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 两败俱伤
    ,!

    最后吴掌柜是在城主府最北面的一处凉亭顶上被发现的。他的右半边身子几乎完全粉碎,腰椎更是险此被从中间扯断,腹中的肠肚散了一片。不过令人惊奇的是,他没有死,而是苟延残喘地活了下来。

    下人找到他的时候,发现他的口中含着一块白玉,更是这块不起眼的玉石救了他的命。不过玉石已经一分为二,想来是功效发挥的时候造成的。看来这东西并不能长久使用。

    而当黄起凤拖着沉重的身体醒来的时候,她发现四周除了断壁残垣之外便再无其它,孙长空,乌鸦道人,薛氏姐妹,那个孩子,还有两只大猩猩全都不知所踪。稍稍环视了一圈,她发现自己的心爱之物堕凤兽已经死去多时,漆烟的血水竟将整池水染得如同墨汁一样,其中的鱼虾全都翻白,死得不能再死了。

    “我要你们血债血偿!”

    歇斯底里的怒吼使得整个城主府都不禁为之颤抖,怒气上涨,使得她一头秀发无风自逸,由烟变白,煞是吓人。

    转眼之间,黄起凤就成了一个妖怪,一个头顶雪发,面如冷霜的无情之人。他发誓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把将他们一个个地找出来,然后用尽世上最残酷的办法将其折磨致死。

    很快,凤鸣城便张贴告示,通缉包括孙长空在内几人,悬赏万两黄金,这对黄起凤没什么,但对天下英雄却是一笔不小的诱惑。个别人抱着侥幸心理,抓个与孙长空他们长相相似的人去冒名领赏。大家本以为以黄起凤平常的作风,这样的人有去无回,死定了。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黄起凤不但没有动怒,甚至还赏赐了那人不少的钱财,并将那个抓来的人施以极刑,场面极度惨烈。在那之后她还宣告众人,宁错杀一百,不可放过一个。于是在黄起凤的鼓动之下,大家全都加入到了抓人的行列之中,短短三日之内被错之人便有上百名,几十个号称正道人士讨伐者一共领走了八千多两黄金,这种令人发指的事件随后便在初升大陆之上传了起来,纷纷都要给黄起凤效命。

    一个黄起凤的力量是弱小的,一个城主府的力量也不大,就算是整个凤鸣城倾巢而出也不是那么棘手。可当面对天下之人围捕的时候,孙长空真的慌了。

    小磊尸骨未寒,薛飘飘重伤昏迷,乌鸦道人萎靡不振,剩下的孙长空与薛菲菲只能相依为命,商量下一步的计划。

    “原来,乌鸦道人就是你姐的情郎啊!这我还真没有想到。”

    孙长空看了一眼不远处抱着小磊尸首、双目呆滞的乌鸦道人,不禁叹了口气。世事无常,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

    “我本以为有了他们的帮助,对付那个怪物能更有把握一些。谁知却间接地害了小磊。如果当时我借故支走了他,他是不是就不会躺在那里了?”

    薛菲菲为自己的冒失后悔不已,而孙长空则拍了拍她的肩膀,叫她不要往心里去。毕竟,这种事情谁也不想看到,如果要怪的话,那就只能怪黄起凤那个老妖婆。

    “人死不能复生,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让小磊入土为安。再这么放下去,尸身恐怕都要臭了。”

    “是啊!可道人一直抱着不放,咱们也不好过去抢吧?”薛菲菲飞快地转动大脑,希望能找到些对策。可搜肠刮肚一番,还是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除非,把他老人家直接打昏,然后趁机把小磊夺过来,在附近找个地方好好安葬了。可这么一来,是不是对乌鸦道人太过残忍了些呢?

    “要不……”薛菲菲试探道。

    孙长空摇摇头,他已猜到对方的心思。

    “前辈本来就已经心力交瘁,这个时候如果再给他造成伤害的话,我怕他一辈子都缓不过来。再看看吧!”

    孙长空往火堆里扔了些柴火,火上架着小磊最喜欢吃的鱼。然而,现在的他已品经尝不到这番美味了。

    一夜就这么过去了,孙长空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觉的,醒来的时候发现薛菲菲靠着自己的大腿安祥地睡着,样子甚是可爱。

    看到这一幕,孙长空笑了笑,他竟在这一刻找到了幸福的感觉。

    原来所谓的幸福竟来得如此突然,如此简单。确实,幸福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有人认为家财万贯是幸福,有人认为酒足饭饱是幸福。有人觉得妻妾成群是幸福,有人觉得始终如一是幸福。人们对自己的幸福定义太过广泛,说到底,能满足自己内心需要的都可以称得上是幸福。只是有时该如何评判其中的度,那就成了一个大问题。如何做到知足常乐,便成了关键。

    现在的孙长空知足吗?

    他并不知足。

    他的心上不单有面前的薛菲菲,还有身在远处的方柔与柳如音。甚至,就是之前的黄起凤,他也在某个不经意间起地歹念,他不认为自己贪心,只觉得这是人的正常需求。男人嘛,谁不想被万花簇拥呢?

    就在孙长空的神智处在清醒与模糊之间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了一件事情。

    乌鸦道人与小磊双双不见了,而阿大阿二却依旧倚着枝干呼呼地熟睡着,丝毫没有发觉这一点。

    孙长空赶紧站起身来,他后怕对方一时之间想不开做出一些轻后的事情,那样就太让人心寒了。这里身处丛林身处,视野相当糟糕,这样的地形本来可以防止追兵过快得发现自己,但同时也为寻人增添了不小的烦恼。

    都说动物的嗅觉远高于人类,于是孙长空将阿大阿二,用手比划了两下,哥俩立即领会他的意思,一同加入到了寻人的行列之中。就这样,三人分开寻找,孙长空则一路向北,朝不远处一座山丘行去。他总觉得,对方可能会在那里。

    前行了大约两里的路程,孙长空终于接近了那座山丘,果不其然,上丘之上真的有一人影。孙长空大喜过望,赶紧迎了上去,谁知乌鸦道人正坐在丘上吹着凉风,四周却看不到小磊的尸体。

    “前辈,你出来的时候能不能先知会一声,这让我好找。再见不到你,我都准备回去给你立个牌位了。”

    乌鸦道人轻笑了几声,随即道:“怎么,你还怕我寻死觅活不成?”

    被对方这么一问,孙长空有些尴尬,不知该说些什么。过了许久,他才尝试道:“前辈,小磊呢?你把他放到了哪里?”

    乌鸦道人一指身下的山丘,轻松道:“我把他葬在了这座山丘的下面,他以前就爱坐在山上吹风,这回我让他吹个够!”

    乌鸦道人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沙土,缓了几口气继续道:“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不听人劝。你看,现在知道苦头了吧!真希望来生的时候他能改掉这个坏毛病,不然照样得吃亏。”

    孙长空听着点了点头,开口道:“前辈的话,小磊在九泉之下一定能吃到的。”

    谁知,就在他刚说完话之后,乌鸦道人猛然探到跟前,神秘兮兮道:“小子,你也一样,不要执迷不悟。”

    孙长空有些茫然:“前辈,你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

    乌鸦道人挥了挥手,不再说话。

    看着对方远去的身影,孙长空的眼角不禁跳动了几下。

    “哼,说我执迷不悟吗?我只是在追寻原本属于我的东西罢了。”

    二人回到驻扎地的时候,阿大阿二已经在那里候着了。看到乌鸦道人安然无恙地归来,兄弟两个若是欢喜,立即跑到对方的面前,摆出一副听话的样子。

    “水,水!”

    就在这个时候,昏迷了三天三夜的薛飘飘终于有了知觉,薛菲菲赶紧把她从地上扶了起来,小心地喂了几口水,对方这才安静下来。

    “飘飘,你还能听得出来我的声音吗?”

    乌鸦道人突然的问话让薛飘飘如遭雷亟,他颤抖着唇,颤抖着手,整个身体随着一起颤抖起来。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慌张,他的眼窝之中淌下两行血泪,嘴中不断发出“呜呜”的动静。

    “不~不~”

    薛菲菲知道对方的声音勾起了自己的姐姐伤心回忆,于是连忙示意道人别再说话。可乌鸦道人偏是不听,反而来到她俩的身前,蹲了下来,几乎贴着薛飘飘的耳朵说道:“你受苦了,对不起。”

    这下,薛飘飘再也不抖了,她挣开自己妹妹,寻着声音向乌鸦道人摸去,直到触到自己胸膛的时候,才终于停下来。接着,她又向上探去,感受着对方的每一雨肌肤,每一个器官,当碰到对方鼻子的时候,终于不在动了,而是放声大哭起来,两只拳头不断砸着面前的负心汉。

    “这些天你都去了哪里,为什么要把我一个人留在那个地狱之中!”

    薛飘飘的口舌虽然含糊,但只要仔细辩论还是能够听出个大概。看到这一幕,薛菲菲也忍不住了,随即大声询问道:

    “你救了我的命,我本应该对你千恩万谢。可你对我姐始乱终弃,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你居然狠心离去。道人,你到底是何居心。”

    乌鸦道人点了点头,沉吟道:“是我太胆小,是我太自私了,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所以一切的后果都应由我承~担~”

    说罢,乌鸦道人那张俊秀的脸庞立即铁青一片,接着一道暗红色的血浆顺着嘴角流出体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