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 堕凤兽
    ,!

    “什么?堕凤兽?那是什么东西?”

    小磊看了一眼远处乌漆抹烟的怪物,心头不禁变得沉重起来。听名字就知道,这玩意有些棘手啊!

    乌鸦道人淡淡一笑,随即道:“这玩意本和凤凰灵鸟同属一脉,可惜在进化的过程之中出现了偏差,不单丧失了飞行的能力,还将一身的金色丰羽炼化成了坚硬无比的甲胄,厉害非常。刚才我连续攻击了数十招,居然都攻它不破,可想而知那堕凤兽已经修炼到了怎样的可怕地步。”

    似乎觉察到了二人在谈论自己的事情,那只大家伙猛然跃起,只见两只前爪之上还保留着当初凤凰动脚的轮廓,活动起来可见上面有烟色的翼膜,虽然不能飞行,但可以辅助自己滑行一段距离,这样在近距离的交战之中,堕凤兽的行动力还是相当惊人,眨眼之间便已来到二人的跟前。

    “走!”

    乌鸦道人轻呵一声,随之跳出数丈开外,而小磊更是灵活,几次翻腾之后已来到之前堕凤兽所在的地方,眼看着对方扑了空。

    “这家伙看着生猛,但明显脑袋不好使嘛!”

    乌鸦道人有些不悦,责怪道:“小磊,不可轻敌。这是那个老妖婆专门用来对付我的,力量之强,绝对不容小觑。”

    小磊满不在乎,向前跨出一步,轻蔑道:“哼,看我把他击落下给你做道下酒菜!”

    说罢,小磊娇躯一震,随即飞向那只堕凤兽,乌鸦道人想要出手阻拦,却已赶不上对方。

    “小心啊!”

    乌鸦道人说话之时,小磊袖中银光毕露,一把像刀非刀,像剑非剑的武器豁然出现,朝着下方的堕凤兽就是一通乱刺。

    “畜生看招!”

    别看小磊身材小小,但爆发力着实惊人,喘气之间他已连续攻出一百三十二招,削得对方身上火光四溅,叮当直响。然而就在他以为对方必死无疑之际,那只堕凤兽竟然发出一道慑人的怒吼,当即便将小磊吓了一跳,手中的武器也一同停了下来。这下,堕凤兽终于有了反击的机会。

    “阿大阿二,给我上!”

    眼见小磊身陷危机之中,乌鸦道人一声令下,两只大猩猩连同自己一起掠向前方的堕凤兽。然而,对方出手实在太快,没等三者赶到跟前,那只堕凤兽竟忽然探出脖子,好像一条灵蛇一般,飞速射向上面的小磊。

    堕凤兽出招怪异,小磊根本没有想到对方会以这种方式反击。眼见那只狰狞的头颅迫空而来,他已无暇闪躲,只得将自己的武器挡在胸前,已缓冲即将而来的撞击。然而,堕凤兽力大无穷,又岂是他们这种凡人能够相抗衡的,只听一声脆响发出,小磊手中的兵器已经一折两半,带着奇怪突起的兽首直接打在了他的身上,将其立即轰飞出去。

    “小磊!”

    眼见形势不妙,乌鸦道人立刻抽身掠向小磊,而堕凤兽则交给阿大阿二对付。凭着自己灵活的身手已经野兽的蛮力,一时之间那头堕凤兽还真奈何不了这哥俩,气得直扇翅膀,口中发出刺耳的尖鸣。

    乌鸦道人几步便来到了小磊面前,这下他已经淡定不了了。他发现,就在小磊胸口靠下一寸的位置处居然有一处凹陷的伤口,里面正在向外不停地淌着鲜血,眼见人就不行了。

    “你这孩子,怎么不听劝呢!”乌鸦道人俯身赶紧为其运功疗伤,可小磊身内就好像有一个无底洞一样,灵气一经流过,便随即泄出体内,根本留存不下。几息之间,他的头上已经见了汗水,汗水是凉的。

    “师父,别浪费气力了,我不行了。”

    乌鸦道人眼圈已经泛红,但仍不肯放弃:“傻孩子,说什么呢!有师父在,保你性命无忧。别忘了,你还没有娶媳妇呢!你不是说过吗?只有娶了媳妇才算真正的男人!”

    小磊轻咳了几声,几乎要将体内的淤血全部咳出来似的,口中流的已不再是血,而是大片大片的血块。

    “嘿嘿师父,我吹牛的话你也信啊!怪不得你讨不到老婆,太单纯了你!咳咳咳~”

    看到小磊的气息越来越微弱,乌鸦道人赶紧把对方放倒在地上,让他能够平稳的呼吸。这时阿大已经在第一轮的交战之中被打了下来,右臂之上出现了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然而,它也不是毫无收获,在它的嘴里,有一片刚刚从堕凤兽身上撕下来的甲胄。虽然体积不大,但足以将这块啃不动的硬骨头破出一个缺口。

    乌鸦道人看了看前方的局势,又不舍地瞅了瞅地上的爱徒,于是说道:“小磊,你能等师父一会儿吗?阿大阿二不是那家伙的对手,我必须得去。”

    小磊已不说话,他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眼睛尽力看向远处的怪物。意思就是不用管我,去吧!

    领会到对方的心意,乌鸦道人一扫之前的阴霾,手中的夺命幡已被他握得如同刚从火炉里取出来的一样,散发着骇人的热量。他知道,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堕凤兽,你伤我徒儿,看我不要了你的命!”

    说话之间,乌鸦道人身化流虹,澎湃剑气应运而生。与此此时,阿二也不堪重负,跌飞出好远,于是堕凤兽便暴露在了他的面前。

    心知对方此招力量惊人,堕凤兽机智地选择了避让,双只前爪轻轻一震,已将自己送出都比远,停在了那座假山之上。见此情况,乌鸦道人立即折返,再次驱剑逼上。这时,夺命幡已经势达巅峰,剑气如龙。纤细的铁杆竟然放射出血红色的光芒,那是温度过高所致。现在的乌鸦道人已经心无旁念,唯一的想法就是要格杀眼前的畜生。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另一道剑气出现了。

    “是薛菲菲!”

    一直伺机待动的薛菲菲终于出手了,而且甫一用剑便直取对方腹上的那块缺口,那是堕凤兽身上的唯一弱点。一切发生得太过迅速,以至于堕凤兽毫无招架之力,等它回过神来的时候,薛菲菲手里的剑已经没入了它的身体之中,一直到了剑柄,三尺多长的剑岙就这么全部捅入了进去。

    钻心之痛立即袭上堕凤兽的脑海,它已不能自持,于是开始疯狂地翻腾。他将握剑的薛菲菲甩到地上,然后自己带着那柄剑一窜下跳,所过之处无不是废墟一般,满目疮痍。墨汁一般的血液到处喷洒,落到哪里,哪里便立即被腐蚀朽化,化作一处处蜂窝。到众人才知道,这家伙的潜力居然如此巨大,如果真让他进入到人世之间,不知还要掀起怎样的风波。这下,更是坚定了乌鸦道人击杀此兽的信念。薛菲菲得手之后,堕凤兽的套路明显混乱起来,借此机会乌鸦道人连忙接近,口中念诀,随手将夺命幡抛入空中,同时大叫一声:“咤!”

    那只幡杆如同被神力加持一般,放射出耀眼的光芒,进而刺向不远处的堕凤兽。只听“呲”的一声尖啸,幡杆戳中了那柄入体的宝剑,并令它全部搠入到对方的体内。接着一道血雾喷出,堕凤兽的背后又出现了一枚血洞,宝剑居然洞穿而出了。

    “干得漂亮!”

    瘫倒在地的薛菲菲虽然有伤在身,但看到这一幕之后还是忍不住大声叫好,全然忘了自己的伤情。而在施展了这一击隔空御剑术之后,乌鸦道人终于落到了地上,面色惨白得叫人心疼,他的力气已经所剩无己,但依旧坚持往回走去,他想去看看小磊怎么样了。然后,当乌鸦道人走到对方面前的时候,他彻底怔住了。

    小磊面带微笑,双手合十,不携一丝纤尘地安然离去了。

    “小磊,我给你报仇了!”

    说完,乌鸦道人坐倒在地,他没有哭,只是呆呆地看着对方,回忆着以往二者的点滴生活。而这个时候阿大阿二已经知道了小磊了死讯,双双来到他的遗体之前,低首,默哀。

    薛菲菲表情忧郁地看着地上那个孩子模样的人,眼中立时涌现出大片的泪水。她知道,如果不是为了自己与姐姐,对方也不会招惹到那只凶煞。现在她们得救了,而小磊再也不会起来了。

    “呵!”

    就在众人为小磊的逝去悲伤之际,一道怒吼夺空而来,随即两道身影先后落地,正是之前酣战的孙长空与吴掌柜。刚才,二者斗得难解难分,一时兴起竟跃出了城主府,等他们回来之时才发现这里已经变了天,到处都是狼藉的景象。孙长空的眼睛最尖,一下便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小磊。于是他连忙运掌逼开对方,而自己则来到了众人旁边一看究竟。

    “小磊怎么了?”孙长空轻声道。

    薛菲菲一看“支柱”回来了,于是索性投入到对方的怀中,放声痛哭起来。

    “他死了,他死了!”

    “死了?谁干的!”

    薛菲菲一指远处的落凤兽,悲声道:“就是它。不过道人已经给他报过仇了。”

    孙长空心头一颤,想到之前还那么活泼可爱的小磊竟然殒命于此,不禁心中悲愤难当。而就在这个时候,吴掌柜不和时宜地再次袭来,正好给了孙长空发泄的机会。

    “小子,接我这掌!”

    孙长空眼中无光,此刻充斥其中的只有瘆人的死气。他要泄怒,他要杀人。

    “给我去死!”

    孙长空心头一动,体内四枚无二真经图立即运转,爆发出的恐怖力量直接席卷全场,当即便把吴掌柜锁定其中。他本已做好万全的准备,更自信自己这一掌所向披靡。然而当他迎上那股莫名能量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是何等的可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