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 斗兽
    ,!

    乌鸦道人委实没有想到,在将其中的利害关系剖析得这般透彻之后,对方竟仍然做出这样的选择,这实在让他不能理解。

    “丫头,你没有开玩笑吧?你要自己单挑那只猛兽?说实话,就算咱们两个一同留下也未必是那家伙的对手。况且,这里还有姐,如果让对方趁机衔了去,咱们再想夺回来可就费劲了。”

    薛菲菲低垂着头,所以乌鸦道人看不见她的表情,但从语气之中,他可以清楚感觉到对方坚定信念。

    “我说了,不用管我,只要把我姐平安带出这里就没有你的事了。”

    “你!你为了你姐的一只手掌,甘愿牺牲自己的性命?”乌鸦道人目光颤抖道。

    “我愿意!”薛菲菲不假思索道。

    “我姐为我付出的太多,如今该是我报恩的时候了。”

    “你不后悔?”

    “不后悔!”

    “想清楚了?”

    “想清楚了。”

    “可孙长空那小子……”

    “呵呵,你放心,我早就看出来他那只鸿雁是不会安于我这根小树桠上的。出去告诉他,忘了我。”

    薛菲菲像交待后事似的,把一切都说完了,然后起身来到乌鸦道人的身前。

    “前辈,是你自己动手,还是我自己开启呢?”

    就在事情即将走向悲剧的时候,乌鸦道人忽然仰天长笑了几声,随即面色苦涩道:“飘飘,你有个好妹妹啊!”

    说完,乌鸦道人竟向后轻轻一推,第四处机关应声发动。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这让一旁的薛菲菲根本没有反应的机会。

    “前辈,你在做什么!”

    “快,快去把你姐带出这里,那个家伙由我来对付!”

    乌鸦道人伸手从背后拔出夺命幡,掌中摧起一道劲风掠过,直接将上面的白布撕成碎片。刹那间,那道幡杆之上竟有剑光划过,虽然短暂,但甚是耀眼。

    “前辈,你到底是谁?为何能使出如此犀利的招式?”

    然而,乌鸦道人已不想继续解释下去,猛然推出一掌,直接将薛菲菲逼到了薛飘飘的身边。这个时候,整个暗室都在剧烈晃动,穹顶好像虽然都没有塌陷的危险。想到这里,她已顾不了许多,当即扶起地上的姐姐,朝出口的方向飞奔而去。

    “喂,丫头,替我向你姐说声对不起。”

    薛菲菲已经踏上楼梯的脚步骤然停止,她颤抖地看向身后,那个略显老成、但仍相当的精神的男人身上,一时间她好像什么都明白了。

    “走吧!”

    乌鸦道人激出一掌,直接将通道上方的穹顶击塌,薛菲菲透过坠落的碎石,竟在对方的头上发现了另一张面庞。

    天啊!那是一张何等俊俏的玉面。

    “呵呵,黄起凤啊黄起凤,我本以为能够逃过你的掌握,没想到转了圈还是回到了这里啊!能有十足把握将我杀死,那里面的家伙一定是它了。来吧!”

    在无数粉尘的簇拥之下,薛氏姐妹终于逃出了秘道,再次见到了久违的阳光。此刻的薛菲菲已经精疲力竭,要不是自己的姐姐命在旦夕,她恐怕早就昏死了过去。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人类的潜力是无限的。

    虽然她们暂时安全了,但孙长空仍然生死未卜。稍缓了几口气,她赶紧站起身来,环顾四方,发现这里除了狼藉的景物之外,便再无半个人影,就连那些前来道喜的宾客也都蒸发了一般,消失不见了。

    “这是……怎么回事!”

    “别找了,他们都走了。”

    薛菲菲心里咯噔一下,他知道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凤鸣城城主,自己姐姐的死敌黄起凤。

    “他呢?”黄起凤轻声道。

    “如你所愿,被埋在下面与那只猛兽厮杀呢!”

    黄起凤轻笑了几声,随即道:“这可不是我想看到的。”

    “哦?那你是怎么想的?”薛菲菲不禁反问道。

    “我想你们全都死!”

    一言不合,黄起凤已施展凌厉身法掠过薛菲菲直接来到了薛飘飘的身旁,抬手便向对方轰去。现在的薛飘飘本就相当虚弱,稍有差池,便会一命呜呼。眼见自己的姐姐的性命不保,薛菲菲已经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直接飞身来到了薛飘飘的面前,准备用自己的身体挡下即将到来的致命一击。然而就在这时,一道烟影飞闪而过,直接将黄起凤掀飞了出去。

    “你是谁?”看着面前不足四尺的小孩子,薛菲菲不禁问道。

    “我叫小磊,一会儿和你再说。阿大阿二,给我上!”

    黄起凤还没回过神来,只觉得背后“噌噌”传来两道劲风,接着他的身体竟不由自主地向前飞行,胃中绞痛难当,恨不得将昨晚的饭菜吐出来。

    关键时刻,小磊与阿大阿二及时赶到,阻止了黄起凤的阴谋得逞。差一点,薛氏姐妹便要命丧当场。三者的霹雳登场,真的可以称得上是天降奇兵。

    黄起凤还没落地,小磊已经正面迎上。别看他身材短小,但身手却是异常凌厉,眨眼之间便已攻出三十二掌加六十四拳,找得对方鼻青脸肿,口歪眼斜,一代美女佳人就这么沦为了猪头悍妇。

    “你……你敢找我,看我不把你们……”

    黄起凤刚要接着往前说下去,却被从后面赶上来的阿二从身上踩了过去。阿二作为一只成年的大猩猩,身材魁梧,体重更是沉得要命,让它从黄起凤的身上走过,那就相当于让碾子从豆腐之上翻滚过去一样,薛菲菲当时就听到了几声脆响,想必是对方体内的骨头断裂的动静吧!

    “敢踩老娘,你居然……”

    虽然身负重伤,但黄起凤仍然负隅顽抗,口上不饶人。阿二忠厚老实能忍她,这不代表阿大就能一样好脾气。突然之间一道烟影闪来,抬起她的下巴,一套连续组合大耳光扇得对方那是满眼金星,当即便晕了过去。看到这一幕,小磊才吐了口唾沫,骂了声晦气,之后来到薛菲菲的身边。

    “你没事吧!”小磊温柔道。

    “没……没事,你们是……”

    “哦,我是乌鸦道人的徒弟,这两个是我们驯养的家兽,不用害怕,它们不会主动伤人的。快,阿大阿二,和这个大姐姐打招呼!”

    不知为何,让面前这两个形如宝塔的猩猩叫自己姐姐,薛菲菲怎么也接受不了。不是因为特种的差别,而是因为这两只大猩猩怎么看年纪都比自己大上不少,叫声姐姐岂不是把自己喊老了吗?

    女人的思想就是这么奇怪,前一秒还在生死危难之间,后一秒却已在想这些不着边的题外音。但小磊不一样,他还记得自己来此的目的。

    “对了,乌鸦道人在哪里,昨天他用秘术与我们联系,命我等连夜赶来。可寻了一圈,我也没看到他的身影啊!”

    其实,薛菲菲的第一个念头是不告诉小磊实情。其实对方救了自己,但毕竟一切都是因乌鸦道人而已。要不是他与自己的姐姐相爱,惹怒了黄起凤,就不会出现今天这个局面。可她转瞬一想,世间****,只要不违背人伦道德就不应有错。自己的姐姐追求自己的幸福有错吗?既然这样的话,乌鸦道人又命不该绝。想了许久,她才终于有了答案。

    “我想问你一句,乌鸦道人平时对你们怎么样?”

    小磊想了一下,然后道:“这个老家伙平时太小气了,饭里都不见点肉腥,吃回鱼跟过年似的。还有这人平时太懒了,所有的衣服都得我来洗。那鞋袜啊一穿就是好几个月,回头洗的时候那味道……不说也罢。”

    “然后呢?他就没有什么优点吗?”薛菲菲接着问道。

    “这个……”

    小磊搜肠刮肚地想了半事,竟是在乌鸦道人身上半点优点也想不起来。渐渐地他的脸色开始泛红,好像真的是个犯了错的孩子。

    “我还真想不起来耶~”

    薛菲菲哭丧着脸道:“那你还给他当牛作马,听他使唤。这种人,不应该远远地躲开吗?”

    “那要不行。”小磊急忙道。

    “他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可是发过誓要一辈子守在他身边的,就算他入了土,我也要给他看坟。”

    薛菲菲忍俊不禁,随即道:“你这人说话好有趣。”

    小磊挠着头道:“呵呵,道人也这么说。对了,他到底在哪?”

    “就在那!”薛菲菲指了指那堆乱石道:“他就在下面,可通道已经被他轰塌了。也许他现在已经……”

    薛菲菲本以为小磊会表现得相当悲情,可令他想不通的是对方居然开始大笑起来,丝毫不顾自己师父的死活。

    “哈哈,这还真像他的作风。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没能诫掉当英雄的毛病。师父,快出来吧!”

    话音刚落,众人所在地面开始翻动起来,同一时间不远处的一处水潭之中接连跳出两道烟影,一大一小,各自落在庭院的一角,呈对峙之势。

    “师父,你今天怎么没有带面具啊!”

    那个俊美的男子摸了一下自己的下巴,这才意识到少了些什么,随即道:“今天天气太热,为师想凉快凉快!”

    小磊又看向对面不远处的那只凶煞,继续问道:“那个大家伙是什么,用不用我们帮忙?”

    乌鸦道人冷笑了两声,然后才道:“对付堕凤兽,当然是大家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