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 凶兽
    ,!

    乌鸦道人一生经历可谓是相当丰富,一般人就算过上十辈子恐怕都看不完他这一生见识的场面。可这个时候,他是真的慌了。因为他不知道发声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出于经验判断,那个家伙个头肯定小不了,说不定比一般的老虎狮子还要健壮几分。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遇上这些猛兽,无疑是极其凶险,而且这里的光线又不好,万一被其偷袭成功把自己的胳膊腿咬断,那他就只能坐着等死了。

    好在,他的旁边还有个能动的人。

    然而薛菲菲虽是名杀手,但他杀的都是人,从未对这些飞禽走兽有所涉猎。要让她捕只兔子,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可里面的东西又要比兔子凶悍几分呢?

    “道人,怎么办?”薛菲菲心慌道。

    “我……我哪知道。不过,咱们带着你姐直接出去应该惹不到它吧!”

    薛菲菲一想也对,他们是来救人的,又不是来训兽的,对方是死是活,与他们何干。于是她赶紧将自己的姐姐自己木架之上松绑,可接下来问题来了。对方的四肢上仍有锁具禁锢,一时之间竟找不到个合适的办法打开他们。这些手铐脚镣都是由上好的钢材打造而成,想造蛮力破开根本不现实。而且,就算能够打开,富余的力量也会伤害到里面的皮肉,后果难以估计。二人就这么看着地上薛飘飘,一点办法都没有。

    乌鸦道人摸搓着胡须,略作沉思道:“按理说,锁具都有相对应的钥匙供其打开闭合,可那东西肯定是在黄起凤的手上啊!这个时候,咱们可怎么去拿。偷吗?恐怕还没走到那里,吴掌柜就将你我拦住了。要不然……”

    说话之间,乌鸦道人看了一眼薛飘飘,目光凶狠道:“只能强行将她带离这里了。”

    薛菲菲一听这话,立即领会了其中的意思。对方说所说的“强行”,就是把薛飘飘被锁住的手脚全部斩断,然后再带着躯干出去。害怕对方做出过激的行为,她直接扑在自己的姐姐身上,一边哭泣一边大声道:“不行不行,绝对不行。我姐她已经受了这么多伤害了,如果这个时候再断了她四肢,你叫她下半生怎么过啊!”

    乌鸦道人叹了口气,摇头道:“不这样做,咱们还有孙长空,都要被她活活拖死的。”

    菲菲抱着薛飘飘大声痛哭,突然间不知他碰到了哪里,竟有一声暗括打开的声音“咔”。

    接着,乌鸦道人便发现薛飘飘右手上的锁具竟自行脱离,掉到了地上。薛菲菲喜出望外,惊叫道:“开了开了,你看开了!”

    乌鸦道人当然看到了这一幕,于是他俯下身子,捡起那只锁具仔细端瞧,不一会便有了眉目。

    “原来如此!”

    “什么原来如此?你说的是什么意思?”薛菲菲不解道。

    “你还记得刚刚我触动的那个机关吗?”

    薛菲菲点头:“当然,当然记得。要不是误触机关还发现不了另一个暗室呢。”

    “现在我告诉你,那机关不止控制打开暗室的大门,还能打开这些锁具,你明白了吧!”

    薛菲菲悄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那个女人真笨,居然把开锁的办法用这种方法呈现出来,真是愚蠢得很。那接下来咱们怎么办,我看其它的锁具还很牢固,是不是说这里还有其它的机关可以发动;而一旦触发了所有的机关,我的姐姐是不是就可以重获自由之身了。”

    乌鸦道人应和着点了点头:“应该是这样。”

    薛菲菲喜悦道:“那还等什么,咱们快找吧!”

    说完,薛菲菲已经转身来到墙壁跟前,一点一点地摸索起来。果然没过多久,她得寻得了第二处机关,成功解下了薛飘飘左脚上的锁具。这下,薛菲菲更是信心十足,速度不禁加快起来。乌鸦道人看着对方,不知为何又叹了口气,站起身来与她一起开始寻找。半柱香之后,第三处机关启动,薛飘飘身上的束缚又少了一个,她的右脚也恢复了自由。

    这时,薛菲菲已经接近疯狂,她的双眼不断在墙上探索,希望从中找出一些不同之处。可过了许久,事情都没有进展,而乌鸦道人却已停了下来。

    “我说……”

    乌鸦道人想要引起对方的注意,可薛菲菲丝毫没有听见,好像魂魄都已飞离了身体似的,犹如一具行尸走肉。因此他又不得不加大声音,这下才唤回了对方的神志。

    “怎么了?”薛菲菲如梦似醒道。

    “要不咱们别找了,少一只手没什么大碍。而且,我刚刚看了,他的手筋都被挑断了,就算续上也没有多大用,留下一只手,只不过是个装饰而已。”

    “不行!”薛菲菲超乎想象的反对态度,让乌鸦道人有些心惊,他知道自己刚刚的话一定是伤害到这个小朋友的心灵了。

    “我姐姐虽然长得不漂亮,但不能落下残疾啊!她……她还那么年轻,她还没有嫁人。如果真让她少个手,以后找人家都遇不上好的。而且咱们不还在吗?集合你我的力量,就不信找不出最后一处机关的位置。我不和你说了,我要继续!”

    “好了,别找了!”

    突然间,乌鸦道人大声吼声,这下就连里面那只凶兽的动静都小了不少。

    “机关在我这里!”

    薛菲菲有些不太理解,对方明明知道机关所在,为何却要隐瞒不说,这让长期处于焦虑之中的她有些恼火。

    “你倒是启动啊!”薛菲菲尖叫道。

    “不能启动,启动了这个,咱们就完了。”

    “什么?你什么意思?”

    看着对方懵懂的表情,乌鸦道人再也忍耐不住了:“大小姐,你就不想想这里面为何要放置一只猛兽,而这只猛兽却迟迟不出来。”

    薛菲菲仍然找不到头绪,眼中的迷茫愈发浓郁。

    “告诉你,这是一个陷阱。”

    “不可能,这明明只是一个机关而已,哪里会有什么陷阱。”

    乌鸦道人已经有些不耐烦,接着厉声道:“接下来我把这里面的玄机全都给你讲明白,听完之后你再做打算。首先是这里面的暗室,它为什么会在这里,而里面又为何会有一只猛兽?其实,这就是对我们这些救人者的一种警示。在咱们刚来这里的时候,黄起凤就已经告诉了我们,这里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救人之前要做好必死的准备。”

    乌鸦道人选择了一个相对舒服的方式倚在墙壁之上,接着道:“之后的关键就在那四个锁具上了。一开始发现锁具脱落的时候我就觉察出了不对劲。如果黄起凤真想将你姐困死在这里,为何不选择常规的锁具?那样既可以保证犯人不被救走,又能减少其中的工序,何乐而不为。”

    其实刚刚薛菲菲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只是因为当时太过惊喜,所以没来得及深思。现在回想一下,这里面确实不合理,但她又解释不了对方这么做的目的。

    “那您的意思是?”

    乌鸦道人继续道:“咱们先把这锁具的事情放一边。在你看来,黄起凤认为谁最有可能来救人呢?或者说他最痛恨的是哪一个呢?”

    薛菲菲想了又想,一开始她觉得是自己。但可她又想到,自己与黄起凤素未谋面,根本谈不上恨。接着,另一个人的影子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你说的是我姐的情郞,也就是黄起凤的前夫。黄起凤最恨得一定是他。”

    乌鸦道人的面色这才好看一些,这丫头的脑袋终于开窍了。

    “没错,黄起凤想到的救人者是他的前夫,所以这陷阱也就是他为你姐和他前夫量身定做的。”

    “可这个陷阱是怎么回事,怎么就为他俩定做了?”

    乌鸦道人接着问道:“你不纳闷,里面的那个猛兽为何迟迟没有跑出来袭击咱们,而是乖乖地待在暗室内侧。”

    薛菲菲的眼中显出一丝光芒。

    “难道不是它不想出来,而是因为它出不来,它和我姐一样,被锁住了对不对!”

    终于,薛菲菲道破了其中的隐情,而乌鸦道人也终于松了口气,捋着胡子缓了好半天。

    “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姐身上的锁具和那头猛兽身上的是一体双关。这边找开一处,另一头同样也会卸下一副。”

    这会,不用乌鸦道人说,薛菲菲自己就知道了:“当我姐姐身上锁具全部脱落之时,也就是里面那头猛兽重获自由之日!”

    “就是因为这个,我才迟迟不肯启动这第四处机关。因为既然黄起凤敢把那家伙安排在这里,那他就一定有自信救人者逃不出那东西的魔爪。所以如果要把你姐完完整整带出这里的话,那咱们就必须要去里面的家伙决一死战。”

    听到这里,薛菲菲不禁向后退了两步,差点倒在地上。借着墙壁她缓和了一下心中的情绪,然后开口道:“你带我姐走,我来对付那只家伙!”

    “你!”乌鸦道人睁大了招子大呵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