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 拳脚较量
    ,!

    事隔半年之久,孙长空再次使出无二真经图中的秘学飞鹰伏魔手,注定要给这片大地带来一场空前的腥风血雨。烟色的灵气化身为一道漆风,直接涌入到孙长空的手掌之中,后者登时发生异变,刚才还是人类手掌的样子,眨眼间已经幻化成鹰爪模样,而且前端的角质锋利得吓人,就算和冰魄相比,也不逞多让。吴掌柜看到这番情景当时一惊,身体不由得向后飞撤而去。

    “想跑?没这么容易。”

    所谓三十年河东三三十年河西,当初的孙长空还对这精明狡猾的吴掌柜忌惮不已,如今却是毫无畏惧,对待他就好像和邻家的玩伴一样,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根本不用考虑后路。因为他确定,对方绝不是自己的对手。

    “小子,别得寸进尺!”

    眼见自己被逼得连连败退,而对方没有任何收手的意思,吴掌柜当即长啸一声,佝偻的身体立时高大了许多,随即跃入到天空之中。

    “豹拳!”

    一言惊出,劲风携着一股短力射而出,直击孙长空的面门。由于对方变招太快,孙长空疏于防范,竟险此着了吴掌柜的道。即便如此,他仍能感觉到头顶之上不断传来的瘆人寒意,这也要是被打中了,恐怕脑袋就要当场开瓢了吧!

    虽然吴掌柜一出手便展露出了与之年纪极其不符的迅捷,但孙长空同样不落人后。因为有雄鹰展翅图的加持,以及飞鹰伏魔手的辅助,孙长空的身法也出现了质的飞跃,原本横向前行的身体兀地掉转方向,并朝头上方的吴掌柜袭去。这样的变数当真让人难以应对。

    “这这这!”

    吴掌柜一记奇袭非但没有收获,反而将对方又一次逼到了死角之中。因为恐慌,他的眼角都几乎绽开了,一撮灰须闪着光亮,不知是汗水还是口水。孙长空的飞鹰伏魔手俨然来至,他猛然屏住呼吸,并将全身的劲力皆都聚集于右腿之上。

    “孤狼枪!”

    话出之时,吴掌柜的脚尖之上竟笼罩上了一层藏青色的气体,接着他的整条腿全都变作了一杆笔直的长枪,正好迎在了孙长空的爪功之上。

    “砰!”

    巨大的爆炸不单引起了外面其它人的注意,甚至令整个城主府的根基都在颤抖。正在外面招呼客人的黄起凤突觉异样,立即飞身向事发地点赶去。

    “你们两个还愣着干什么,赶快下去救人!”

    孙长空踉跄地掠出爆炸的中心,脸上死气沉沉,显然是刚刚用力过猛所致。他的掌心之上已经隐隐发青,虽未出现太大损失,但也得缓上一阵。

    然而与他相比起来,吴掌柜的运气就要差太多了。刚才的爆炸不但波及到了他的下身,甚至还有一道气劲趁乱窜入到了身体之中,肆意破坏着其中的神经脉络,还未落地,吴掌柜已是口吐鲜血,右脚受伤严重,靴子也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好家伙,你这半年之中究竟得到了哪位高人的亲传,实力为何会有这般翻天覆地的变化?”

    看着对方吃惊的表情,孙长空强装镇定,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呵呵,老子自学成材,不用别人来教。怎么,你是打算投降了吗?”

    吴掌柜被气得冷笑了好几声,这才漠然道:“你以为凭这点能耐就能要老夫的性命?”

    孙长空站直了身子,中气十足地回道:“那咱们走着瞧!”

    说完,他向旁边的空地之上扫了一眼,发现薛菲菲和乌鸦道人已经不见踪影,看来他们已经听了自己的话下到秘道之中去了。这下,他已再无保留的必要,索性将自己的战意提升到了极致。

    “死来!”

    孙长空甫一出击,脚下所处的大片古板纷纷碎裂,吴掌柜一看形势不妙,对方这是变招了啊!

    腾空之际,孙长空的周身已经升起大片紫色的雾气,远远看去那竟是一头凶恶的猛虎,这是魁虎下山的起手之式。

    “好,你用虎,我也来!看我的飞虎拳!”

    虽然脚上带伤,但这丝毫不影响吴掌柜手上的功夫。他站如松,稳如钟,双腿分立,侧身迎敌。然后,力道由脚跟发出,经由腿,腰,肩,肘腕,一直来到拳端之处。在这一刻,拳头之上已经泛起淡淡的红光,那是因为高温聚集所致,所以四周的空气立即变得滚烫起来。然而对于这些,吴掌柜已经全然不顾,他的目标只有孙长空。

    “轰!”

    两次爆炸相相差不过几句话的工夫,但产生的动静却是截然不同。第一回,孙长空的飞鹰伏魔手与吴掌柜的豹拳相冲,力道短促,但瞬间的能量巨大,所以即便只有一刹那的声音,也足以让人双耳欲穿。

    但这第二回就不同了,拳头这种功夫方式本就是靠力气见长,谁的力量大,后劲强,谁就占据优势。孙长空使用了魁虎下山图之中的灵气之后,拳力深厚,连绵不绝,与吴掌柜的飞虎拳有异曲同工之妙,于是两道拳劲相撞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分出高下,而是缠绕到了一起,呈现焦灼之势。一道道低沉的爆响声不断从两拳之中散波出来,吹得四周草木凋零,尘土飞扬。更加令人胆颤的是,那些声浪引起了人体内脏的共鸣,不由自主地跟着节奏抖动起来。这样的话时间短了还好,时间稍一拉长,便会给人体造成不可预料的伤害,轻则五脏尽损,重则当场死亡。孙长空年轻力盛,身体还能抗得住。可吴掌柜本就有伤在身,这又遭到声浪的次生伤害,体内好几处伤势立即恶化蔓延,一时间没忍住的他又是一口鲜血喷出。不过,那血已是相当浑浊,好像刚从地下刚捞出的桐油似的,粘稠至极。

    “吴掌柜,还要拼下去吗?我怕你撑不住啊!”

    孙长空话虽说得轻佻,但实际上自己已经快到极限,如果这个对方还不收手的话,那接下来败的必是自己。如果让积蓄了这么长时间的拳劲全部倾泄到自己的身体之中,那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吴掌柜轻咳了两声,随手将嘴边的血渍拭去,原本黯淡的双眼之中竟再次爆射出灿烂的神光,好像之前他所受的伤都已痊愈了一样。稍回了几口气,他才开口沙哑道:

    “小鬼,你知不知道得罪谁,也不能得罪老人的道理呢?”

    孙长空摇头。

    “呵呵,我本不该和你拼力。但我看你太过嚣张,如果再不煞煞你的锐气,恐怕之后就无人能制得住你了。我告诉你,姜还是老得辣!”

    说完,孙长空忽听到对方的拳头之中爆发出连续的脆响,接着一股强大的拳力轰然跃出,直接撞在了他的身上。呼吸之间,孙长空只觉得全身上下所以的骨头都要被人碾碎了似的,七孔之中同时冒出大量的血水。

    “砰砰砰砰!”

    吴掌柜一拳将孙长空击飞还没完,那未曾削减的力量继续作用在后者的身体之上,直接将他轰出了数十丈之远,沿途之上的障碍物刚一撞到他的身体,便立刻化为灰烬,根本由不得任何挣扎。就这样,孙长空在第十次碰撞之后终于停了下来,然而此时的他混身上下已经没有一点完好的地方,鲜血淋漓。

    “姐,你在哪?”

    不知为何,这次的暗室与孙长空上回来得不同,里面漆烟一片,火把并未燃起。找了好久,薛菲菲才找到火把所在,并用身上的火折子将其点燃。

    “我说,那小子自己在上面没事吧?对了,你的那个吴掌柜实力如何?”

    听到乌鸦道人的追问,薛菲菲不敢说话,只是自顾自地寻人。

    “菲菲,你说句话,不行的话,我上去帮他一把。”

    说罢,乌鸦道人转身欲要离去,然而薛菲菲又一把将他拉了回来。

    “咱们的时间不多,他撑不了多久!”

    “什么?你说孙长空打不过那个吴掌柜?”

    薛菲菲的眼神有些颤抖,稍停了一下,她才微微点了点头。

    “这……不行,我得上前。”

    “别去了,他们打都打了,现在估计已经见了分晓,你现在上前岂不是添乱。万一吴掌柜捉了你要挟孙长空就犯,那该怎么办?”

    乌鸦道人一想对方说得也有道理,可自己又不能见死不救,左右为难之际,他不禁用拳头砸了下旁边的墙壁,谁知不经意间竟触动了机关,一道石门缓缓打开。

    “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二人装备前去一探究竟之际,远处的烟暗之中竟传来几道“呜呜”声。薛菲菲反应机敏,顺着声音一直向里摸索,终于在木架之上找到了那个人。

    “姐!真的是你吗?”

    此时的薛飘飘由于舌头溃烂已几乎不能言语,费了好大力气,她才从喉咙之中发出几个古怪的字眼。

    “不!要!进!去!”

    “啊?不要进去?里面有什么东西?”

    薛菲菲刚一开口,薛飘飘就开始剧烈抖动起来,这是癫痫发作的前兆。看来由于之前的过度惊吓以及惨无人道的折磨,她已经快要不行了。

    “快帮我按住她!别让她咬了舌头!”

    然而,乌鸦道人的生活要远高于对方,早在对方开口之时他已将自己的手掌横着塞到了薛飘飘的嘴里,只听咔嚓一声,乌鸦道人心想完了,掌骨被这丫头咬断了。可没等他从痛楚之中缓过神的时候,一道来自于更深处暗室的可怕动静豁然响起。

    “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