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 败露
    ,!

    不由分说,薛菲菲上前一把将那人从乌鸦道人的身上推开,嘴边说道:“爹,你怎么样啊,爹!”

    看着孙长空不断使着的脸色,乌鸦道人心领神会,于是连忙道:“儿啊!你爹让人给欺负了!”

    旁边那个打人的老者一看这个形势,不禁心头一愣,一看自己势单力薄,再斗下去非得吃亏不可。于是他向后面倒退了几步,借着围观的众人,这才有了些底气,随即道:

    “大家都看看啊!就是这个老头,前年骗了我的整整三百两黄金和有一百颗灵气丹,说我家有恶灵缠身,再不驱邪恐有血光之灾。当时我看他面相淳朴,不像是个歹人,于是便从了他。谁知,他在我家布下法台,搞得我的府上乌烟瘴气,非旦没制得了邪,还把我的小孙子吓丢了一魂一魄。因为这个又请了高僧前来作法这才转危为安,而他则逃之夭夭,不知所踪。我找了他好几年,没想到今天居然能在黄城主府上寻得他。正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今天别说是你儿子为你撑腰,就算你老子回魂再世为人,也休想让你逃过今日之劫。”

    听了那人的一番陈述之后,众人更倾向他所说的话,于是对薛菲菲与乌鸦道人显出不友好的态度。二人心知不妙,但现在已是四面楚歌,无处可逃,只得任由事态发展下去。然而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看在孙某的面子上,这位老人家,能不能放过他们俩个。”

    众人齐刷刷地看向后侧说话之人,孙长空已不知何时站到了人群的最外侧,摆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

    “孙长空!”

    “这小子。”

    “原来这就是传说之中的城主夫人啊!百闻不如一见,果然器宇不凡,实乃人中之龙,难得难得。”

    听到本家都开口说话了,那位老人家也不好造次,只得先停下来恭敬道:“难道大人和这二人相识不成?”

    “大人不敢当,相识也算不上。只是我看这老人面相淳朴,不像是大奸大恶之人。我看,当初你们之间肯定有所误会。”

    乌鸦道人赶紧点头道:“对对对,就是误会。”

    “什么误会?难道你骗我的钱财还有错不成?”

    看到形势稍稍舒缓了一些,乌鸦道人这才挺直了腰板,清清嗓子继续道:“我收了你的钱财不假,但我确实也履行了诺言。”

    听到这,那老人的脸都气青了,怒不可遏道:“什么狗屁诺言,简直就是一派胡言。你在我家的墙脚之中挖出一枚烂瓷片也叫驱邪?呵呵,如果那样的话,天下之人都能做你这等营生了,谁还会去行商做买卖。”

    “非也非也!”

    乌鸦道人摇头手指,神秘兮兮地来到对方的身边,仔细地嗅了嗅然后道:“最近你是不是失眠多梦,而且夜间盗汗。”

    那人当时一愣,随即恢复正常道:“你……要你管我!有又能怎么样?”

    “那你每天早晨起来是不是发现自己印堂发烟,面色无光,口气难闻至极?”

    这时,那人的脸色已经完全吓白了,不禁问道:“你……你怎么知道!”

    “呵呵,你被妖物缠身,还冤枉我招摇撞骗,学艺不精。你啊,被一只蚰蜒精给盯上了。”

    “啊?那是什么东西?”

    那人越听越是玄乎,嘴角吓得不停地抖动起来,好像一只战栗的老鼠。

    “这世间万物,只要存在的年数一多,便有可能学会吐纳之法,进而通晓修行之道。你还记得我挖出来的那块碎瓷片吗?那里就是蚰蜒精的栖息之所。这东西想要消灭不容易,毁了它的道场,它自然而然会另寻它处。之前,我虽将瓷片挖出,但并未伤其根本,所以只要它到别的地方再寻一块遮蔽之物,自然又会恢复如常。”

    “那请先生指教,接下来我该如何是好。”那人连忙问道。

    “这个嘛……”

    说完,乌鸦道人不由得看了一眼对方腰上的钱袋,那人立刻领会了其中的意思,紧接道:“放心,事成之后必有重谢。”

    “呵呵,算你聪明。你伏耳过来,我告诉你破解之法。”

    于是,乌鸦道人在对方耳边小声嘟囔了几句,那人脸色终于转晴,连忙抱拳作揖,显昨极其尊敬。接着他将自己腰上的钱袋解了一下,直接全都交到了对方的手中,然后大步流星地消失在众人之中。

    “喂,道人,你有给他出了什么馊主意。这人也是傻,同样的当居然能上两次。哎,真不知道以前他是怎么活下来的。”

    乌鸦道人诡异地笑了笑,默不作声。热闹没了,众人相继散去,只剩下孙长空和他们二人留在院子之中。双方摆出第一次相见时的生涩感,但眼神之中却流露出异样的光彩。

    “您就是孙公子吧!初次见面,幸会幸会。”

    孙长空附和着行了一礼,恭敬道:“你们是……”

    于是,乌鸦道人将之前与黄起凤说的那席话又原原本本地讲了一遍,孙长空也没听清,料到差不多的时候才回道:“原来是他老人家,真是让他老人家破费了。”孙长空故意将声音拉得老高,生怕别人听不见。而薛菲菲则一直在后面使着眼色,让他不要再废话下去了,救人要紧。

    “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一天之中居然可以连得人生两大幸事,真是孙某的福气啊!要不,二位随我在庭院里走走,我也好招待一下,以尽地主之宜。”

    这个时候,薛菲菲走上前来,拜谢道:“那就有劳陈公子费心了。”

    说远,三人聚成一团,拥着朝假山方向行去。

    “嘿,这陈公子真是奇怪,看他对女色不怎么感兴趣,倒是和那两个男人打得火热,莫非……”这时,委身暗处的一个人说道。

    “你在干什么?”

    就在那人疑神疑鬼之时,一道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差点吓散他的三魂七魄,尿都快惊出来了。

    “谁?”

    吴掌柜眯着那双满是皱纹的双眼,古怪地笑了笑道:“呵呵,一个过路人而已。”

    在孙长空的带领之下,三人很快便来到了目的地,也就是薛飘飘被关押的地方。只是因为当时没有看清黄起凤的动作,所以现在的他还在摸索机关的位置,以便打开通往暗室的走廊。然而就在这时,一道人影突然闪过树林,豁然出现在薛菲菲的身后。

    孙长空的注意力都在寻找机关之上,根本没有看到发生的一切。而薛菲菲背对着那人,也没能察觉到对方的存在。所以,现在的三人之中,只有乌鸦道人知道那人到来的事情。于是,他立刻惊呼道:“小心!”

    “心”字还没喊完,那人已经出手掠向薛菲菲的面颊,后者只觉得左脸突然间清爽了许多,接着他便看到了身后的出手之人,这时他的脸色已经沉若死灰。

    “吴……昊掌柜!”

    说完这几个字之后,薛菲菲已经丧失了抵抗的意念,直接跪倒在地,好像身上的血液都被人抽离了似的,混身上下都呈现相同的惨白色,看起来相当瘆人。要不是看她仍有气息,乌鸦道还以为对方已经魂归天际。

    “你就是吴掌柜?”

    在乌鸦道人说话的同时,孙长空也终于打开了暗门,随着锁链传动的轰响声,他扶着假山缓缓站起身子,并且看向不远处的吴掌柜。然而这个时候,对方也在注视着他。

    “他们果然令有所图!只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曾经的冤家居然聚头了,真是稀奇稀奇。”

    孙长空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大摇大罢来到薛菲菲的身边,然后咧着嘴笑了起来。

    “吴掌柜,看到你的亲信和我待在一起,是不是有种众叛亲离的感觉啊?”

    吴掌柜冷笑了两声,随即道:“呵呵,这种杀手,珍宝阁要多少有多少,难道还差她一个。只是你不要太过看重,她不过是我的一个玩物罢了。”

    听到这里,薛菲菲已经将头埋到自己的胸间,好像生怕阳光照在自己的脸上似的,缩成小小的一团。孙长空俯下身子,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道:“不用害怕,我在这,谁也不敢动你!”

    听了孙长空的“狂语”,吴掌柜哈哈大笑了三声,接着道:“孙少侠,你这海口夸下得也太早了些吧!你以为之前所见到的就是我吴老邪的全部实力了吗?天真!”

    说罢,吴掌柜大袖一扬,磅礴灵气如开闸洪水一般倾泄而出,直接将三人全部包裹其中。乌鸦道人脸色一变,立即默念法咒,一道淡蓝色的光华飞过,将三人的身体死死护住,这才没让对方的灵气侵入体内。然而一保三对于他来讲还是略显勉强,不一会乌鸦道人的脸上已经大汗淋漓,两只架起的手臂更是瑟瑟发抖起来。

    “哼哼,你能支持得了一时,我看你怎么支持得了一世。不过别忘了,我吴掌柜可不是死人啊!”

    “那是,我当然知道!”

    吴掌柜眼前猛然间有烟影飞过,等到重新聚焦的时候,他已发现孙长空如同鬼魅一般已然来到了自己的身前。

    “吃我一招飞鹰伏魔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