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 明修栈道 暗度陈仓
    ,!

    看到薛飘飘沦为这副鬼样,仍对自己的妹妹念念不忘,孙长空有些明白为什么薛菲菲会不顾自身安危独闯凤鸣城了。想到这里,他的心中就少见得升起一股怜惜之情,恨不得现在就将她救出去。

    然而,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别说眼前的黄起凤与吴掌柜,光是带着这么个半死不活的人,想要自如行动也是相当费劲的。更何况,整个城主府上高手如云,到现在他还没有摸清这里的底细,如果贸然出手不仅救不人甚至还会害了自己。这样的冒险真是太不划算了。于是孙长空选择了忍耐。

    几个下人将薛飘飘七手八脚地重新捆到木架之上。这回她的两侧琵琶骨也被一地算上,现在是真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了。最后看了对方一眼,孙长空不舍地跟随着黄起凤与吴掌柜离开,心道不久之后自己一定会再度回来,不过那就是薛飘飘重见天日之时了。

    “怎么了孙郎,你真的对她?”黄起凤眉头紧锁道。

    “哎呀,凤儿你想多了。我想换作是谁看到这一幕场景恐怕都会受不了,心生恻隐之心的吧!不过仔细想想她也是活该,谁让他和我们高贵的城主争宠呢。”

    说远,孙长空示好地将手中搭在对方的肩头之上,这让黄起凤徒增不少好感。

    “呵呵,我们一向刚正不阿仗义执言的孙少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谄媚了?”

    孙长空用余光瞥了对方一眼,随即冷笑道:“呵呵,人类总是善变的动物嘛。就像之前那样,你不是还对我痛下杀手,恨不得将我们的东西占为己有吗?”

    一听这个,黄起风与吴掌柜脸色全变了。

    黄起凤是怒得发经,而吴掌柜则是吓得泛白。

    “怎么回事舅舅,难道你们之前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瓜葛?”

    吴掌柜立刻定了定神道:“都是些陈年往事,提它做什么。况且马上都是一家人,哪里还有什么瓜葛。就算是干戈也要变成玉帛了。”

    孙长空接着道:“真的?吴掌柜真的肯不计前嫌?”

    吴掌柜咬着牙,生怕自己发生异样的声音。

    “嗯……”

    “哈哈,那可真是太好了。有了吴掌柜的支持,以后我孙长空在登高城中一定可以呼风唤雨,想要什么有什么。凤儿,你可是给我带了一位大贵人啊!”

    看着刚刚还水火不容的二人转眼间便成了好像许久不见的老朋友一样,黄起凤高兴还来不及,哪里还会说什么别的话。

    “那是那是,以后跟着舅舅,有你飞黄腾达的一天。”

    当天夜里,孙长空又出了城主府,不过这次他见到了好像一个世纪没有见过的薛菲菲。虽然对方极力矜持,但可以看出对方见到他的时候还是相当欢喜的。只是一想到这两天他与黄起凤成双入对的情景,他就气不打一处来,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只剩下“嗯”“啊”“哎”之类的语气词,实在没什么好说的。

    “明天,黄起凤就要和我成亲了。”孙长空淡淡道。

    “什么这么快?”乌鸦道人有些不敢相信,在他的设想之中,这个过程最起码需要半个月的时间。没想到,黄起凤这女人如此心急,相识没两天就要和孙长空结为伉俪。就算放眼整个初升大陆,这样的事情也不常见吧!

    “着急好!”孙长空接着道。

    听到这里,薛菲菲忍不住了,于是嘲讽道:“你当然觉得好,那样你就可以和那个贱人双宿双飞是吧!”

    孙长空面色不悦,刚要发作,但又强行将火气压了下来:“你有所不知,你的姐姐情况不太妙。”

    于是,孙长空把自己进入地下暗室之后看到的一切大致地讲给了二人,只是一些细节方面故意隐去不说。他怕自己形容得太过逼真令薛菲菲接受不了,趁着怒火连夜杀人城主府内。然而即便这样仍能看到对方眼角处跳动的青筋。

    “我姐姐她行动不便?不可能,姐姐的身手甚至远高于我,就算受点轻伤也不可能完全丧失行动能力。你快说,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隐瞒我的!难道,难道她已经……”

    一想到薛飘飘此时可能已经不在人世,薛菲菲眼眶之中登时涌出两行热泪,哭得那叫一个可怜。孙长空赶紧上前安慰,一边用手擦拭对方脸上的泪水,一边轻声说道:

    “你是不是傻,如果她真的不幸遇难的话,那我还费这些力气干嘛?反正,你姐姐现在还活着,可再过几天情况就可能有变了。所以,现在咱们只能分秒必争,用最短的时间救出你的姐姐。”

    薛菲菲顿了下随即道:“可城主府戒备森严,别说是大活人了,就算是只苍蝇也未必能飞得进去。我姐姐行动不便,怎么才能带着她一起逃出来?”

    孙长空摸着下巴,不小心把刚刚替对方擦泪的手指放到了嘴中,一股苦涩的味道立即渗入到味蕾之中。

    “有了,我有办法!”

    说完,孙长空将二人聚到一块,小声嘟囔了几句,乌鸦道人的脸色忽明忽暗,说不上是怎样的态度。

    “这……真能行吗?”乌鸦道人半信半疑道。

    孙长空叹了口气:“事已至此,死马只能当活马医。不然咱们这次就白来了。”

    想了许久,薛菲菲才重重地点了点头,开口道:“好!就这么办!”

    次日,城主府里里外外全被青一色的红绫所装饰,就连两边的大门也刷了上朱漆,显得尤为亮眼。来自五湖四海烟白两道的各届人士纷纷前来道喜,并送上自己最真挚的祝福。说来也怪,这个时候本应该孙长空这个大男人在外面迎宾接客,可一反常态的是黄起凤居然担起了重责,穿着一袭红纱立在大门跟前,不断地抱拳作揖,而孙长空却不知去向。

    当然,这些不是孙长空能够说了算了。这些事情早在昨天的时候就已经说定,黄起凤待客,孙长空什么也不用做。因为来的都是女家的客人,孙长空根本不认识,介绍起来也是相当麻烦,与其那样还不如黄起凤自己接待,这样既省力,还能让气氛不至于太过尴尬。但这个过程当中还是出现了一些插曲。

    “请问二位,你们是……”黄起凤拦下抗着贺礼的两个陌生仆人,略显迷惑道。

    “哦,我们是受登高城张家委托,前来给孙公子道喜的。”

    “啊!是这样啊!我还以为夫君没来得及通知家中,不会有亲朋前来呢。不过也好,既然这样就赶快进来吧!你会你们往上席坐,好不容易盼到两个娘家人,我黄起凤自然是要好好招待一番。”

    两名仆人行礼谢过,在下人的指引下进入到了城主府内。

    “还真别说,孙长空的办法还真有效。”

    虽然薛菲菲经过了乔装打扮,但那股女人天生就带的娘气很快便让他的身份有所显露。乌鸦道人一直低着头,生怕被附近道上的旧识认出。听到对方这番言辞,他连忙扯了一下对方的衣袖,低声怒道:“姑奶奶,你就不能掩饰一下吗?”

    经过乌鸦道人的提醒,薛菲菲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于是连忙改口道:“我说,孙公子的命真好,居然可以当上凤鸣城的城主夫人,真是可喜可贺啊!”

    乌鸦道人已经拿这女人没了办法,只得应了两声继续专心抬着那口箱子。

    很快,他们二人便被引到了后院之中,这里已经被大大小小的贺礼全部堆满,而他们把带来的箱子,单论体积的话也排不上号。不得不说,黄起凤大婚,好大的手笔啊!

    “好了,你们谁来这里登记一下。”

    在下人的提醒之下,乌鸦道人应了一声,跟着对方先行离去。薛菲菲闲来无事,独自在院中游荡起来,突然他在人群之中发生了两名乞丐,一老一少,一大一少,与那周围身着绫罗绸缎的达官贵人们形成了鲜明的反差。都说鹤立鸡群着实醒目,没想到鸡立鹤群同样吸引眼珠啊!=

    薛菲菲一时好奇,于是拉过旁边的一个下人张口问道:“请问,他们是谁?”

    那丫鬟看了一眼她所指的那人,然后爱搭不理道:“哦,你说他们啊!就是两个要饭的而已。今天城主高兴,允许所有人进入城主府内,前提是不能佩带武器。”

    “啊?”由于惊讶过度,薛菲菲一时没忍住暴露了自己原本的声线,对方古怪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离开了。

    “早知这样,我们就不用这么辛辛苦苦地乔装进来了。孙长空啊孙长空,你看你这出的什么馊主意!”

    就在这时,薛菲菲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一阵喧哗,转身定睛一看,竟是乌鸦道人和另一个年纪稍大的长者扭打在一起。可能是怕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乌鸦道人保留了实力,所以明显落于下风,甚至还被对方骑到了脖子上,一顿拳打脚踢。

    “你这个招摇撞骗的老混蛋,看我不把你的胡子一根一根拔下来。”

    见此情形,薛菲菲心道完了,大水没冲龙王庙,结果把旁边的土地祠给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