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章 暗室里的囚犯
    ,!

    孙长空举手投足间展现的身手已经令吴掌柜心惊不已,就在较量即将进入第二回合的时候,黄起凤竟然回来了。

    “哎?怎么好端端的,杯子破了一个角。”

    不明真相的黄起凤拾起那只被破了一边的酒杯仔细端详了一番,这才隐隐觉察出其中的猫腻。

    而就在这个进修,吴掌柜居然率先开口道:“呵呵,刚才你不在,我们又不好先行用膳,所以就借着闲暇工夫比划了两招。怪不得能赢你,闲婿好功夫啊!”

    被吴掌柜这么一说,孙长空也不好推辞,于是拱手道:“雕虫小技,何足挂齿,还是您这样的高人巨擎才是实打实的真功夫。”

    “闲婿莫谦虚。”

    “呵呵,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二人同时大笑,好像真的要消除之前的所有误会似的,一齐干了杯中之酒,然后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对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孙长空忽然道。

    黄起凤的脸色有些不太对劲,调整了许久这才回道:“没……没事,只不过是个下人在闹事而已,回头稍加惩戒就可以了。”

    这时吴掌柜横插一句道:“那个丫头还是不肯说?呵呵,为了一个男人何必呢?”

    “舅舅,不要在吃饭的时候说她的事情,孙郞还在……”说完,黄起凤不由得看了旁边的孙长空一眼,略显尴尬道。

    “怎么?还有什么不能告诉我的吗?凤儿,我们可快是一家人了。”

    黄起凤有些为难:“这……确实不太好说。”

    吴掌柜接过话茬道:“哎?都是一家人了,哪里还有什么好说不好说。你不说,舅舅可就替你说了。”

    说罢,他的眼睛之中居然闪出一丝狡黠,好像是在酝酿着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一样。

    “说吧,什么事情我都能接受。”孙长空尽量将自己的微笑摆得最为温柔,然后牵起对方的纤手,眼如明镜一般皎洁剔透。

    “哎,说就说了,反正你早晚都会知道。你也听说了,我上一任夫君和一位女子私奔的事情了么?”

    孙长空轻轻点了点头。

    “那女人就被我囚禁在府中,而那个负心汉却不知所踪。本来这女子是我舅舅的一个亲信,经常来我府上做客。谁知一来二往,居然和我的夫君苟合了。被我发现的当晚,二人妄图逃出凤鸣城,但那女人被我的一名手下捉了回来,而那个负心人却不知所踪。既然他们要私奔,肯定有事先约定的地点。为了让她供起负心人所在之地,我便把他锁了起来,施以各种酷刑。可不知那女子哪来的硬骨头,被我折磨了近半个月仍不敢松口,最近甚至动了轻生的念头,前不久刚把舌头咬断,今天又将自己的经脉震碎了大半。照这样下去,负心人的下落还没有问出来,她恐怕就要先死掉了。”

    “这……”

    甫一听完这段话,孙长空是相当愤怒的。可救人为重,为了接下来的计划得以实施,他只得强装镇定,然后道:“你的夫君从头至尾就没有回来找个那个女人吗?”

    不知为何,听孙长空说“夫君”的时候,黄起凤总有些不太自在,于是道:“那都是过去式了,现在只有你才是我的夫君。我现在要找他出来,也不过是想发泄一下心头的怒火而已。哼哼,千万不要让我抓住他,不然我定让他后悔做人!”

    黄起凤手扶餐桌,一时间用力过猛,直接将四根桌腿一齐震碎,一桌子丰盛的佳肴就这么毁了。

    “呃……对不起我失态了。”

    孙长空轻拍着黄起凤的后背,安慰道:“没事没事,我知道你也是一时冲动。不过话说回来,我很想见识一下夺你所好的女人,究竟是何方神圣。难道,他有什么独到之处吗?”

    黄起凤冷笑道:“哼,一个狐狸精能有什么本事,无非就是靠些花言巧语哄骗男人呗!你真的想看现在的样子吗?我怕你会连续好几天没有胃口……”

    “哦?此话怎讲?”

    “因为我已经把她折磨得不成样子了。”

    此刻的黄起凤表情十分古怪,虽说充满了得意的神色,但其中又隐藏着一丝悲哀。真不知这份悲哀是为自己痛失情郎所感,还是为薛飘飘不幸遭遇所伤呢?

    “呵呵凤儿,这你就多虑了。我虽不是什么亡命之徒,但也见识过不少世面,杀过一些败类。死人我都见过,难道还会怕一个大活人不成?”

    听完孙长空的话,吴掌柜接着道:“听你们这么一说,我也有些想念曾经的那个旧识了。要不,我也跟着一起去看看?”

    看着二人略显病态的神色,黄起凤无奈地摇摇头,只得在前面带路。

    城主府后面有一处景色秀丽的花园,此处鸟语花香,绿荫连天,好似一处原始森林一般。其间偶有飞禽珍兽经过,更为这里平添了几分神秘。

    花园的中心有一座巨型的假山,一条曲径贯穿其中,黄起凤走到这里,忽然停了下来。

    “人就在这里,你们确定要下去一看吗?”

    “呵呵,来到来了,还有不去之理吗?”孙长空随即说道。

    “就是就是,说实话我也好久没看见飘飘了呢。”

    看着吴掌柜那副虚伪的嘴脸,孙长空恨不得啐他一口浓痰。枉你还是人家的旧识,这个时候难道只知道看热闹吗?

    黄起凤来到假山的一块岩石之后,轻启机关,随着一连串机械锁链运转的巨响之后,一条通向地下的暗道豁然出现在三人的眼前。孙长空有些好奇,对方到底是如何设计这等巧妙装置的呢?

    “好了,跟我进来吧!”

    孙长空刚一下到里面,便感到一股潮湿之气扑面而来,其中还夹杂着**发霉的臭味,真不知道这里已经多久没与外面接触了。

    通道的尽头是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暗室,四周插着若干火把。可能是因为这里空气稀薄的缘故,火把上的余焰竟是无精打采的,好像早上没有睡醒一样。所以,即便有照面设施,暗室里的光线仍然极其有限,根本看不清四周的环境。不过,孙长空还辨别出暗室的内侧有一个人。一个说不上是死是活的人。

    它被绑在一座木架之上,手脚被沉重的精铁锁链牢牢固住,一点移动的空间都没有。那人披头散发,形如疯傻,但不知为何,即便看不到对方的正脸,但孙长空仍然从对方的身上感觉到一股不屈的意志。正是它支持着这人活到了今日。

    “姓薛的,你的老朋友来看你了。”

    听到黄起凤的声音之后,那木架之上的人显得相当激动,它猛然抬起头来,差点吓了孙长空一跳。

    “他……他的眼睛怎么了?”

    黄起凤笑了笑道:“这女人这么不长眼,连我黄起凤的男人都敢染指,你说我留它们有何用。所以,我就亲身把他们剜了出来,顺便塞到了他的嘴里。”

    孙长空听完险些将刚刚吃下的午饭吐了出来,干呕了好久才略带怒意道:“你……你怎么这么残忍?”

    听到对方的质问,黄起凤冷笑着回道:“我残忍?如果我残忍的话,竟就把她碎尸万段了,绞烂喂狗了。”

    “你!”

    孙长空伸手一指对方,却不知该说什么好。他不禁想到了自己,如果将来某一天让自己的内人得知了自己的风流之事,对方是不是也会用相同的办法折磨自己呢?

    想到这里,他不禁打了个冷战,赶紧将那些荒谬的设想通通打消。

    “怎么?你心疼她了?”黄起凤严肃道。

    “不……不是,我只是感觉这样对待一个女人有些于心不忍,哪怕你杀了她都比让她以这副不人不鬼的样子活下去要强。”

    “可我并不是观音菩萨,我只是一个复仇者。既然是为了复仇,我当然是希望她越痛苦越好。可惜没有找到他,不然我一定要让他看见他的姘头是如何一点一点死在他面前的。”

    就在这时,吴掌柜拍手叫好道:“心狠手辣,有我吴老邪的风范。”

    那女子似乎辨认出了吴掌柜的声音,原本安静的暗室之中立即被剧烈的铿锵声所充斥。她用尽所有的力气摇晃身上的锁链,碰撞之下使得一些刚刚愈合结痂的伤口又一次迸裂开来,流出暗红色的血液。

    “不要激动飘飘,听说菲菲已经来到附近了。我想,她是来救你的吧!啧啧啧,真可怜,不久之后他就要变成你这副鬼样了。”

    听到这番话之后,薛飘飘挣扎的幅度明显变得更加剧烈,以至于下方固定的木架都在来往晃动。终于,在她多次努力之后,木架轰然散落在地,她也总算摆脱了束缚。

    孙长空本以为,对方在脱困的第一时间会选择和他们斗个鱼死网破。可是他错了,因为薛飘飘在匍匐前进,原来他的手筋脚筋已经全被挑断,再无恢复的可能。现在她所能保留的最后一丝尊严,那就是坚强地活下去。

    “放……放过她!”

    在对方嘴巴一张一合的间隙,孙长空发现对方的舌头已经完全溃烂,能够发声已经是她努力的最大成果。然而,就在这时,黄起凤蹲下身子,托起对方的下巴道:“你放心,你们谁也跑不了。”

    不知为何,孙长空的后脊之上豁然升起一道凉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