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九章 吃醋
    ,!

    当天夜里,孙长空被安排到了一件厢房之中入寝。虽说孙长空与黄起凤大婚在即,但毕竟还不是真正的夫妻,如果这个时候贸然住到一起会招人闲话,即便黄起凤并不在意别人的看法。

    趁着夜深人静,孙长空翻墙出了城主府,果然在不远的拐角处发现了乌鸦道人,但并未见到薛菲菲。

    “怎么就前辈一个人,她呢?”

    乌鸦道人叹了口气,随即道:“呵呵,你还说,不全都是因为你始乱终弃么。你把我们扔在外头,自己与黄起凤风流快活,让谁谁不生气。”

    孙长空挠了挠头,这才想到之前自己只顾着自个的感受,将忘了还有一个好吃醋的薛菲菲。如果想在这个时候讨好对方,恐怕又要耗费不少精力吧!

    “哎,她怎么不想想我为什么会去那头母老虎的府上,不还是为了救她那个好姐姐吗?不过话说回来,那个看上她姐姐的男人到底是怎么样的,这么好的城主都不要,居然会和一个平民百姓相好。现在倒好,害了自己,也害了别人。”

    “小子,你还是太年轻啊!”乌鸦道人忽然道。

    “哦,此话怎讲?”孙长空有些糊涂。

    “你现在经历的事情还太少,对于女人,还只停留在‘观色‘的地步当中。等你什么时候真正成熟起来,你就知道一个人并不只有外貌那么肤浅的特征,还有其它一些可贵的品质。”

    “比如?”

    “那可多了去了。比如说诚实,专一,闲良淑德,孝顺,持家,等等等等。要是和你一点点说的话,恐怕说到天亮都讲不完。说到底,美貌并不持久,如何让一个女人在美丽过后,仍有留住男人的本事,那才是问题的关键。”

    “所以说薛菲菲姐姐虽然相貌不出众,但她有其它的可取之处?”

    “对头。”

    孙长空点了点头,然后陷入到沉思之中。

    他当然是在考虑自己身上的问题。自打自己懂事以来,进入到自己生命之中的女人屈指可数。

    一个是与自己青梅竹马的方柔,一个是有患难之交的柳如音,现在又冒出一个萍水相逢的薛菲菲。三个虽然都是一等一的美女,但却各有千秋。如果非得要形容的话,方柔就是家常小炒,虽然可能不太值钱,但一定最合自己的口味。而柳如音就是自己吃不起的满汉全席,只能看却没有资格吃。薛菲菲就是路边的小吃,偶尔吃上一次确实过瘾,但长时间下去,说不定就会有厌烦的时候。哪一天,三个女人站到一起让他作出选择的时候,那恐怕就是他的世界末日了吧!

    “喂小子,我说话你到底听到了没有,你想什么呢?”

    乌鸦道人的声音忽然传入到孙的耳朵之中,这才将他从思绪之中唤回到现实当中。不知不觉,他已在外面待了半个时辰,月色已不知之前那般沁人。

    “我在想,明天吃什么。”

    “哎呦,小祖宗啊!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吃呢?如果再不想出一个好的对策,你可要给人家当压寨夫人了!我说你不会那么肤浅,真的想和黄起凤过往一生吧?”

    孙长空神秘地笑了笑,转身朝来时的路走去。

    “你放心,我知道分寸。还有,记得替我向菲菲问好。”

    看着对方愈发迷离的身影,远处的薛菲菲气得直捶墙。其实自打一开始的时候,她便待在这里,小心谨慎地观察着对方的一举一动。可当乌鸦道人提到黄起凤的时候,她发现孙长空的脸色立即就变了,这让她这个春心初开的小女子着实忍受不了。要不是自己之前说过不来,她非得擒住孙长空好好说道说道,看看这个负心汉到底是怎么打算的。然而,一切都太晚了,孙长空已经彻底消失不见了。

    人生当中的机遇又何尝不是在一次次犹豫之中像这样与我们擦肩而过呢?

    第二天,城主府中上上下下能动的人全都在张罗成亲的事情。在他们之中,就数孙长空最为清闲。除了与上门的客人打招呼之外,他做得最多的就是喝水。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掩饰他焦虑的心情。自己还没怎么准备好,这人生的头等大事居然就这么儿戏地降临了。想来想去,他真的有种感觉,老天在戏弄他。

    黄起凤因为还有要事傍身,所以一个上午孙长空都没看到对方的踪影。到了快吃饭的时候,他这才见着黄起凤风尘仆仆地回到府上,后面居然还跟着一个人,一个熟人。

    “孙郞,我给你引荐一下,这是我世上唯一的亲人,我的亲生舅舅,听说你们是老乡,哈哈,你说巧不巧。”

    当黄起凤让开身子,让二人直接面对面的时候,孙长空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你是?”

    “小友,咱们别来无恙啊!”

    “吴掌柜!”

    孙长空怎么也没有想到,今时今日,自己居然可以在他乡之中遇到曾经的故人,只是他并不喜欢对方,甚至还充满了当初的仇恨。

    “原来你还忘得我,看来我吴掌柜还不是那么一无是处啊!哈哈!”

    孙长空陪笑道:“那是那是,吴掌柜德高望重,为人处事都令人信服,这样的您,我怎么会忘记呢?”

    说着,孙长空竟示好地抱起对方的手掌。吴掌柜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股强大到几乎可以碾压世间一切的恐怖力道豁然袭上自己的身体之中。他万万没有想到,半年多的时间当中,对方居然成长到这种令人敬畏的地步,说他是年轻一代的翘楚精英也不为过了吧!

    “你!”吴掌柜刚要发怒,孙长空立刻放开了手,然后装出一副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继续保持着自己那副虚伪的“嘴脸”,与黄起凤有说有笑。

    “舅舅,你还没吃饭吧,走咱们走后面。”

    说完,黄起凤拥着吴掌柜向后院行去。

    “孙郞别愣着了,还不快来陪舅舅用餐。”

    孙长空敢保证,这是他吃过的最最沉闷的一顿午饭。当时的气氛十分紧张,黄起凤坐在二人中间,刚好将他们隔开。但她明显能感觉到来自身旁两侧的炽热目光。一开始她以为他们二人在瞅自己,谁知过了一阵他才发现问题出在他们二者身上。

    “你们怎么光看着不吃啊?”孙长空应了一声,然后装着扒了两口饭,而吴掌柜仍然纹丝示动。

    “凤儿,你们是怎么相识的啊?”突然吴掌柜开口问道。

    “我之前不是和您说过了吗?比试招亲。其它那些废物根本不行,只有我的孙郞打赢了我。是吧?”说完,黄起凤竟然调皮地朝孙长空眨眨眼睛,满脸都是幸福的表情。

    “你都这么大了,这种事情本来我不该插手。可比试招亲这种形式,在原来还能看得见,可近些年已经鲜有使用。不因为别的,这种方式选出的女婿大多都不靠谱,要不就是空有一身蛮力,不通人情世故。要不就是别有所图,妄想坑骗女方家中财物。凤儿,你可要想清楚啊!”

    听到这里,黄起凤有些不太愿意了,于是道:“舅舅,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说孙郞不可靠吗?”

    吴掌柜朗声大笑,随即道:“哈哈,凤儿,你这要和舅舅吵架不成?”

    就在二人因为孙长空事情即将发作之时,后面跑来的一个下人打破了眼前僵持的局面。

    “不好了,不好了,那个女人又在自残了。”

    一听这话,黄起凤脸色立变,变得比发霉的馒头还要难看。接着她已俊俏的身法直接跃出数丈开外,跟着那人一同朝后侧行去。

    “呵呵,真是太巧了,现在就剩我们两个了。”吴掌柜捏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而孙长空却是不敢移动分毫,他生怕对方会借机会偷袭自己,以报之前的羞辱之仇。

    “怎么?你想在城主府上动手?”孙长空轻笑道。

    “城主?呵呵,那是在你们看来。在我的眼中,这里只有黄起凤,我的外甥女。别人,谁都不好使。”

    “哦?那咱们比划比划?”吴掌柜挑衅道。

    孙长空捡起桌上的筷子,略带玩味道:“奉陪到底!”

    在常人的手中,那根筷子只是一根木条而已,可在孙长空这种修道之人手中,却是要人性命的凶器。他说话的同时,筷子已如惊弓之鸟一般飞袭向吴掌柜的咽喉。

    然而毕竟是老江湖,此时的吴掌柜在孙长空强招之下显现出超常的沉稳,他未有其它物件,只凭手中酒杯便接下了那枚充满杀意的“筷剑”,但事情并未结束。

    因为他发现那根筷子上的余力仍然有效,他已觉得握杯的手指已经微微发烫,那是筷子与杯底剧烈摩擦之后产生的热量。一只小小的筷子居然就能造成这般恐怖的破坏力,这要换作利剑呢?

    吴掌柜已不敢继续再想,生怕自己的心神受到影响。眼见根筷子越来越近,他不禁大呵一声,手腕急转,刚好把那筷子罩向地面。只听噗地一声闷响,整根筷子已经没入地砖之下了。

    “好凌厉的剑!”吴掌柜额头上的汗水已经淌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