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 入赘
    ,!

    黄起凤怒了,这比她之前任何一生发怒都要来得猛烈,来得可怕。在场的看客纷纷向后撤去,生怕对方的怒火会波及到自己的身上。

    然而就在此时,另两个人动了,而且一下子便拦住了人群之中的孙长空。

    “你们要干什么?”孙长空冷冷道。

    “请你回到台上,比试还没有结束。”其中一人恭敬道。

    “呵呵,你是瞎子不成?难道非要我把你们城主打得不能自理才算数?”

    孙长空的话语显然惹火了那两个人,另一个人接着道:“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呵呵,我这人什么酒都吃,就是不吃罚酒。怎么,难道你还要按着我喝不成?”

    对方甚至连招呼都没打,抬手便抓向孙长空的肩头。而同一时间,孙长空也做好了准备,他已在相应的位置处聚好了几倍的灵力,只要对方敢在上方发力,他保证令其吃不了兜着走。

    “住手!”

    就在双方大战一触即发之时,台上的黄起凤突然开口阻止道。而那人听了命令之后,也相当配合地收回了自己的手掌。见此情形,孙长空也只好散去暗桩,肩头之上腾起阵阵白烟。

    “你叫孙长空?”黄起凤忽然道。

    “是在下!”孙长空毫不迟疑道。

    “那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擂台。”

    “知道。”孙长空回答得依旧很痛快。

    “你刚才赢了我。”黄起凤的口齿忽然有些含糊,好像故意不肯将字咬清似的。

    “那又怎样?”孙长空仍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这让周围的看客有些着急。这小子不会是来捣乱的吧!

    “你赢了我就得娶我!”黄起凤斩钉截铁道。

    “娶你?哈哈!”孙长空仰天大笑了几声然后才道:“对不起,我这人有洁癖,不喜欢别人用过的东西。”

    “你!”

    “找死!”

    “你们给我退下!”

    这回黄起凤直接从台上落了下来,刚好站到孙长空的面前。至此,后者才算看清对方的容貌。

    “这就是黄起凤吗?果真生得惊为天人!”

    孙长空不敢在脸上表现出来,但心中却不由得为之一吼。他见过的美女也不少,但没有一个能像面前这个尤物令人这般不能自持。就算是四大美女同台竞技恐怕也只能黯然失色。

    “你确定你要拒绝这样的我?”

    看着对方那双似有万种风情的双眸,孙长空紧张的咽了下口水。他想听听远处乌鸦道人与薛菲菲的意见,可又怕自己的眼神会暴露二人的行踪。如果这个时候被对方发现自己的意图,那可就真的是前功尽弃了。

    “这……城主绝色无双,如果真能得您垂青,定是荣幸之至。”

    “该死,这家伙居然这么容易就答应了,说好的矜持呢。”

    一处拐角之中,薛菲菲乌鸦道人隐身于此,看着不远处发生的一切。但听到孙长空随随便便说出如此轻佻之话,她恨不得将对方的舌头给割下来。

    “呵呵,莫着急,他也是迫不得已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淡定一些,看看接下来的情况。”

    “看什么看,接下来就该拜堂成亲,送入洞房了呗!哼,男人果真没一人好东西!”

    薛菲菲狠狠地瞪了一眼面前的乌鸦道人,然后跺了下脚转身跑开了。可怜的乌鸦道人被夹在中间,先是看了看远处的孙长空,又瞅了瞅越来越远的薛菲菲,不禁叹了口气。

    “哎,我这是图什么呢?”

    此时,孙长空与黄起凤正在进行最最粗浅的认识。而在这个过程之中,后者却掌握着主动权。他先是围着孙绕了两圈,然后转到一个不经意的位置处,突然出手捏了他一把,孙长空吃痛“哎呦”了一声,却把对方逗笑了。

    “哈哈,瞧你个大男人,居然还这么怕疼,不过身体还是挺结实的,我喜欢。”

    孙长空轻笑了声,然后回道:“黄城主,您就是这么相相公的?”

    “怎么?反正都是我的男人,我掐一下怎么了。呵呵,我不但要掐回头我还要里里外外仔仔细细地看一遍,以防你有什么难言之隐……”

    说着,黄起凤朝着孙长空挤了下眼睛,孙长空如遭雷亟,当时便打了个激灵。

    “黄……城主,请……请自重!”孙长空吞吐道。

    “哈哈,怎么了,你还害羞了?”

    看着二位变得愈发熟络起来,那两名护卫直接将看热闹的众人驱散开来,而自己也随着人群一同消失在了大街之上,只留下孙长空与黄起凤。

    “要不,去我府上坐坐?”孙长空看了一眼对方,发现那双大眼睛竟好像会说话似的,不断地挑逗着他,激发着体内身为男人的原始兽性。

    没想到我孙长空守身如玉二十余载,今天竟要破功了。老天啊,我是该谢你还是该骂你呢?

    然而最终孙长空还是没能禁得住诱惑,跟着黄起凤一同来到民城主府上。

    城主府位于凤鸣城中心地带,周围道路四通八达,交通十分便利。而沿着这里向北走上半个时辰就可以达到这里的跃离法阵。然而,现在的孙长空已经没有那个心思,现在他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旁边的女人身上。

    “城主好。”

    就在二人刚刚进入大门的时候,两个门卫走了前来,看了一眼孙长空,然后问道:“这是……”

    这时,黄起凤竟彰显出了只有男人才配拥有的洒脱,随即悦色道:“这就是你们以后的城主夫人,记好了。”

    两名门卫一听这话再也不敢继续问下去,只是孙长空却在他们的脸上看出一丝轻蔑。不过想想也是,自己堂堂一个大男人,居然沦落到给一个女子当“夫人”,这样的小白脸行为怎能不遭到同胞的卑鄙?想到这里,孙长空也就释然了。

    “怎么,你们两个有意见?”

    “不不不,属下不敢。”

    “不敢还愣着做什么,不知道我和你们的城主夫人没吃饭吗?快去吩咐下人准备,我饿了。”

    门卫连头也不敢抬,灰溜溜地进到门中,一路小跑不见了。这时,黄起凤才牵起孙长空的手,一同跨入了大门之中。

    “进了大门,你以后就是我黄起凤的人了。”

    孙长空的内心深处是十分反对男卑女尊的。但不知怎的,他的身体竟背叛了自己的思想,不由自主地跟着对方的动作,继续向前行去,丝毫没有抵抗之力。

    我的天啊!我孙长空真的遇上了命中的克星了吗?

    一路探进,迎上来的下人们纷纷对二人行起大礼,以示对他们的祝贺与尊敬。这个时候孙长空的心中已经发毛了,他不知当这出戏演到最后将已怎样的结局收场。他本可以甩开对方的手扬长而去,可偏偏他又不想做那个负心人。孙长空啊孙长空,你这是造了哪门子的孽啊!为了救一个女人的家人,而把自己送入到另一个女人的怀抱之中,这样的事情也太过荒唐了吧!

    “快,给我联系亲朋好友,告诉他们我马上就要拜堂成亲了。还有,给我联系附近最好的裁缝,我要穿最漂亮的嫁衣,我要全天下的人都来祝福我的婚姻。你说好吗,孙郞?”

    这一声孙郞叫得孙长空酥到了骨子里,活到这么大,他还没受过哪个女孩这般亲昵的称呼。某一刹那的念头,他甚至想就这么浑浑噩噩地过完一生算了。可仔细一想又感觉自己赔了,不想就此埋没于平凡之中。可能,这就是年轻人的本性吧!

    “黄城主,你是不是太过着急了些,毕竟咱们还没有完全相熟,彼此身上的优缺点还不太清楚。就拿我来讲吧,晚上睡觉的时候我的呼噜声可是远近闻名的,只要声音一起,全村的狗都跟着一起叫唤,别提多闹心了。你确定能忍得了?”

    “哈哈,打呼噜?那真是太好了,悄悄告诉你,我也打呼噜,只是没有像你那么厉害罢了。”

    “对啊对啊,万一因为我的怪癖搞得你晚上休息不好,进而影响到白天的正常活动,耽误了凤鸣城内数以万计的百姓,那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黄起凤也不用下人,直接自己斟了两杯茶,一杯递给孙长空,一杯则让自己一饮而尽。看着这迥异的画风,孙长空忍不住咋舌起来。

    “这个你可以放心,我这人也有个怪癖,那不是不听懂呼噜声睡不着觉。而且,声音越大,我睡得就越香。为了这个,我专门让人牵了几只会打呼噜的大黄狗,你猜怎么着,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失眠过。哈哈!”

    看着对方得意洋洋的样子,孙长空机械地附和着陪笑了两声,然后才道:“呵呵,黄城主好风趣。”

    谁知,黄起凤脸色骤然一变,冰冷道:“你叫我什么?”

    “黄城主啊!”

    “你再说一遍!”

    这个时候,孙长空已经听到那茶杯被攥得咔咔直响的动静,于是他赶紧转动心念,然后出口道:“起凤?”

    这下,对方的面色明显好转了不少,只是还是有些不太自然。

    “念你初犯我就不和你计较了。不过,起凤这称呼听起来太俗,你就叫我凤儿吧!哈哈,就叫凤儿!”

    一言方尽,黄起凤直接坐到了孙长空的身上,后者丹田之中当即升起一团邪火,差点冲毁他的理智。

    “凤儿啊凤儿,你这是要我为你而疯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