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七章 比武招亲
    ,!

    三人来到凤鸣城的时间已经是中午十分,不知为何这里的人见到他们都好似看到了鬼似的,纷纷避让逃离,不愿与之对视一眼。孙长空有些摸不到头脑,于是对身旁的乌鸦道人和薛菲菲道:“咱们的身上难道黏了屎不成?怎么个个见了都跟遇到瘟神似的。我记得昨天在河里的时候洗澡了啊!”

    薛菲菲忘了一眼前方空当当的街道,然后没好气地说道:“别自作多情了,看样子问题还是出在他们自个身上。你看看这里,哪里还有生气的样子,明明就是一座死城嘛!”

    飒风袭过,透着一股莫名的荒凉,带着焦虑与不安,三人终于算是真正地进到了凤鸣城中。进城的第一件事,三人便找到了一处服装痁,将自己破烂的衣服换了下来,然后好好地梳洗了一番。看着薛菲菲青春亮丽的形象,孙长空心中不禁激起一丝涟漪。

    以前凤鸣城繁华的时候,这里可是百鸟栖息的人间天堂。据传,凤鸣城里有百鸟之王凤凰出没,众多鸟类闻讯赶来,以求亲眼目睹那传说之中的神兽尊容。一来二往,这里禽鸟的数量越来越多,一些图谋不轨之人借此机会大肆捕捉其中的珍稀品种,并且贩卖到世界各地,供人赏玩甚至食用,不少品种在这个过程中数量锐减,有的直接灭绝,不复存在。就在这些可怜的小家伙们岌岌可危之时,一个人,而且是一个女人站了出来,她就是黄起凤。

    自从当上了凤鸣城的城主之后,黄起凤开始大力治理非法捕鸟的行径。首先,她将那些濒危物种保护起来,使之不受伤害。然后为其提供交配繁殖的条件,使得种群数量渐渐恢复过来。然后,他对那些肆意捕鸟之人给予严惩,轻则数年牢狱之灾,重则性命不保。光是死在她手里的捕鸟猎人就不下于五十个。

    随着时间的推移,凤鸣城又恢复到了以往的安宁生活,而当地的居民也终于可以不用受那些猎人所挟,被迫捉鸟了。

    然而,现在的乌鸦道人有些纳闷,眼前所见的凤鸣城怎么和传说中的那么不一样呢!

    “这里有古怪,一会见机行事,不行的话就分头逃跑,至少不会全军覆没。”乌鸦道人严肃道。

    “嗨,前辈你想多了。始城那么危险的局势都让咱们逃了出来,就凭个女流之辈,也想困住咱仨?”

    乌鸦道人摇头道:“你有所不知。黄起凤虽然身为一个女人,修为手段有限,但她却有一波誓死效忠且身手不凡的手下,让人忌惮非常。”

    “哦?这么厉害?”孙长空仍然不太相信。

    “要不然她怎么能把城主的位置守得这么稳,你以为她凭自己的一人之力吗?”

    这下孙长空终于相信了。保业更比创业难,他当然知道这个道理。不过说实话,他很想见识一下那些人到底有什么独到之处。

    “这么说,如果咱们和他们发生冲突,就有机会和那些人交手喽?”孙长空欣然道。

    乌鸦道人点点头。

    “那好,咱们继续向前走吧!”

    孙长空刚要抬脚,薛菲菲却突然拉了他一把:“你看前面是什么!”

    顺着对方的视线,孙长空与乌鸦道人向前看去,只见前方不远处的地方竟有一个搭起的平台。台下四周倒着些人,看不出是什么情况。而在平台之上,一身红色劲装的女子正在与另一个人打得如火如荼,眼看就要分出胜负。

    “糟糕,那女的要输!”孙长空突然惊声道。

    “我看未必!”乌鸦道人的修为虽然不及孙长空,但凭借其多年的实战经验以及毒辣的眼光,一语便道破了其中玄机。

    果然,乌鸦道人话音一出,那名女子立即变招,袖中忽出一根一尺来长的银光,直接搠入到那人的胸口之中。可怜那个壮汉还没来得及呼喊,便已从台上栽倒下去,蹬踹了两下便不动了。

    “这就完了?”

    眼见刚才还活蹦乱跳的男人眨眼间便成了一具死尸,孙长空有些接受不了,持刀的手不禁微微攥紧,显得有些激动。

    “看来咱们要找的人就是她了。”

    “各路好汉,难道就没有一个能赢得了小女子的了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可令我太过失望了吧!”

    台上的女子不张叫嚣,但台下的众人却没有一个敢上去与其较量比试的。刚有一个要发作,却被旁边一个同伴拦了下来,摇头制止。

    “呵呵,果然都是一群乌合之众,照我说,你们一个个都自宫去当太监算了,哈哈!”

    就在那女子不断出言侮辱在场从人之际,一道电掣般的怒呵呼啸而来:“你们闪开,让我来!”

    等众人的视线齐刷刷地投向说话之人的时候,一道金光已经跃上了擂台,豁然出现在那名嫂子的面前。

    “黄起凤,你莫要欺人太甚,念你是一介女流,我等本不应该和你计较。可你这些天来伤人无数,死于你身上的亡灵更是多不胜数。如果老衲今天再不出手,那就真的有愧我佛慈悲了。”

    至此,大家才看出来上台的高人竟是一名僧侣。只见他一袭黄袍加身,白眉雪髯,脸上刀割般的皱纹却是显得十分精神,好像一笔笔勾勒的纹路图腾,使之看上去好像带上了一种无上的威严。

    “嘿嘿,你们这帮男人果真没用,最后居然派上个秃驴与我对阵。也好,今天我就让你们知道一下本城主的厉害。”

    话音刚落,黄起凤魅影如棱,竟以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来到了那名僧人跟前,一手使爪飞扣对方琵琶骨,一手使掌急攻胸膛要害。对方出手实在太过迅速,以至于在场众人根本没有看清台上的局势。等到黄起凤身形再现之时,自己这边的僧人已经处于极大的劣势当中,生死只在一念之间。一声闷响跃起,就在大家以为那僧人必死无疑之际,擂台之上竟是升起一道耀眼的金光。

    “这是……”

    黄起凤丹瞳收缩,就在她还没有意识到其中究竟出了什么异端的时候,手掌所触的位置当中猛然弹出一道强劲的短促之力,虽然伤害有限,但足已将她震飞出去。与此同时,她的身体四周竟在同一时间传来梵音诵唱,一枚枚烫金大字飞扑而来,结成一条气劲天锁,将她牢牢困死其中。

    “你!你,你放开我!”

    黄起凤愈是挣扎,那道气劲天锁就愈是收紧,到了后来她已无力呼吸,只能靠着残存的一丝空间来保证自己的基本生理活动。

    “黄施主,苦海无涯,回头是岸。你的杀孽已经够多了,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就算对方杀招在先,那名僧人还是没有妄动杀念。在他的心目中,天下只要有佛缘之人,都能被渡。虽然现在黄起凤滥杀无辜,罪孽深重。但她毕竟也造福过人类,阻止了许多杀孽。单凭这一点,他就不能放弃她。

    然而,黄起凤并不领情。她一边嘴中骂声不断,一边鼓起全身的力气,意图挣脱气劲天锁的束缚。于是空间之中形成了一白一黄两道迥异灵气相互拉锯的态势。只是一来二往,那道由无数经文组成的金色锁链竟渐渐体力不支,光芒也随之黯淡下来,显得十分晦气。

    僧人一看形势不妙,赶紧往那些经文大字之中注输灵气。然而一切都已经太迟了,只听一声开天劈地般的巨大轰鸣之后,黄起凤腾空飞起,使出一招杀式凤舞九天,直击对方命门。

    眼见那位僧人性命不保,另一道身影忽然掠上擂台,一手推开身后的僧人,反手便是一掌,刚好迎在那记要命的凤舞九天杀招之上,黄起凤的身形骤然一消,接着他便看到了一个飘逸的身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你是谁!”黄起凤凛然道。

    “孙长空!”

    力由脚跟而发,一路经过一十三个大穴,最终来到掌心之上,直接破了杀招,并将黄起凤逼飞了出去。在其它众人看来,黄起凤便如同一只落迫的凤凰一般,颓然跪倒在地,发丝已经完全凌乱。

    “好一个孙长空,接招!”

    这回,黄起凤已经彻底愤怒,出手的速度以及反应的身手都较之从前有了长足的提升。孙长空眼前一花,只见同一时间不下八枚掌印已向自己身上大穴轰然袭来,这要是中了全部的招式,恐怕性命堪忧啊!

    “好家伙!”

    孙长空脚尖轻点,已将自己送出数丈之外。然而,那黄起凤身法更是精妙,龙飞凤舞一般便跟了上来,而且还进一步缩小了二者间的距离,这下孙长空已经不得不接招。不然,下一刻遭殃的就是他。

    “少得意!”

    说实话,为了保留实力,孙长空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还不敢太过崭露身手。可对方咄咄逼人,他已无法继续隐忍,于是冰魄应运出鞘,上来便使出一招劈涛。

    凌厉的灵气化为无穷的巨浪,排山倒海一般涌向对方。黄起凤虽然出手凶狠,但并未完全丧失理智,心知此招非同一般,于是赶紧撤招闪开,然而就在她刚刚落稳脚跟之时,一道鬼影飘然来至,骇然杀意随即遍布周围。

    “黄城主,得罪了!”

    “砰!”

    一声碎响掠起,孙长空的左掌已将对方击飞出去,黄起凤口吐鲜血已跌到擂台的边缘,差一点就要落在界外。她本以为对方会乘胜追击,再次发动攻势。谁成想,孙长空挥刀入鞘,抱起拳头行了一礼,居然转身要走。

    看到这个局势,黄起凤不禁恼怒,对方这是要反悔不成?

    “你给我站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