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六章 闻凤起舞
    ,!

    其实,乌鸦道人早就被二人的声音吵醒了,只是见他们打情骂俏自己也不好打扰,只得继续装睡下去。很快夜幕降临,大家身上没有充饥的食物,四周又寻不到可以打尖的地方,于是孙长空索性趟水进到河内,用冰魄不断地将里面的鱼往外送。薛菲菲站在岸上负责接住,不一会儿她的面前已经摞起来一座小小的鱼山,两人光顾得玩一时之间竟忘了节制。

    “好了,快上来吧!这么多的鱼,恐怕都够咱们吃一个月的了。”

    孙长空飞身上岸,在月光之下,洁白的皮肤照得人眼发亮。薛菲菲看到这一幕竟是出了神,当意识到自己有所冒犯之时,这才显出一丝羞赧。

    “你这么光着膀子真的没事吗?夜晚风大,我怕你着凉。”薛菲菲的反应极快,为了掩饰自己的“无礼”,他只得故意差开话题道。

    “呵呵,怎么,你还能把我的衣服还给我不成?”

    孙长空略显轻挑的话使得薛菲菲脸上的红晕变得更加醒目,要不是有淡蓝色的月光修饰,恐怕她的那张俏脸已经变成熟透的桃子了。

    “你~”

    薛菲菲又羞又怒,干脆跺脚离开,孙长空想要上前阻拦,谁知乌鸦道人却突然醒了过来。

    他是实在坚持不住了。

    “哎,没想到我这把老骨头还能挺过来,不容易啊不容易。”

    孙长空瞥了一眼他,随即没好气地道:“前辈,您醒得真是时候。”

    听到对方稍带嘲讽的话,乌鸦道人扶着树干小心地站了起来,然后道:“再不醒来可就要被你们的话给甜死了。”

    “原来前辈你!”

    “哈哈,我也是刚刚才恢复意识,放心你们的话我没见到多少。对了,不是有鱼吗?是不是该搭把火烤上一烤了。”

    看着乌鸦道人满脸狡诈的表情,孙长空心道这老鬼真是太猥琐了。多亏他没做出太过出格的事情,不然自己的一世英名岂不是要毁于一旦?

    好不容易将薛菲菲拉了回来,三人围成一圈,并在中间燃起篝火。稍稍处理了一下那些鱼,孙长空便把它们架在火上,悠闲地烤了起来。

    “鱼啊鱼,快快熟,小爷的肚子骨碌碌。”

    借着火光,薛菲菲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对方,生怕自己的行为引起他的注意。然而,这一切已经被乌鸦道人看在了眼里,想了一下,他才说道:

    “薛姑娘,接下来你有何打算?”

    薛菲菲的思绪被对方的话强行拉回到现实之中,迷茫的她看看对方,思索了好久才道:“呃,明白一早我就去凤鸣城,救人要紧。”

    “可那凤鸣城可不是处善地,听说城主黄起凤阴损毒辣,小肚鸡肠,你要是惹了她,那就得做好一辈子被追杀的觉悟,这你也不在乎吗?”

    薛菲菲将手里的枯枝扔到火堆之中,不知是因为火光映衬还是自然发动,他的眼睛之中竟有异采流动。

    “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在所不惜!”

    “好!不愧是江湖儿女,就冲你这股不服输的毅力,我也要和你们去上一趟。”

    “前辈,你说得是真的吗?”

    孙长空早已有了这个打算,只是大家还未从前一夜的血拼之中缓过劲来,如果这个事情再去救人,无疑是危险重重,很有可能救不到人,还把自己搭进去。他本想与薛菲菲两人同去,没想到乌鸦道人居然毛遂自荐,实属难得。

    “男人吐口痰落在地上都是钉子,你觉得这个时候我会和你开玩笑吗?不过,救人归救人,咱们得想个妥当的计策,用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利益……”

    于是,三人通宵探讨策略,你一言我一语,竟给这安静的荒野徒增了几分活力。不知不觉之中,东方已经泛白,孙长空打着哈欠,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话说,你是怎么知道始城的暗道的?”

    薛菲菲探到孙长空的面前,略作神秘道:“你想知道?”

    “当然,我可一直都在纳闷。”

    “那你过来,过来我就告诉你。”

    看着二人的脑袋越来越近,乌鸦道人心知自己有些碍事了,于是借着解手的理由悻悻离开。

    “你……你想干什么?”孙长空惊慌道。

    薛菲菲的脸上露出一丝怪笑,这个时候她与对方已经脸贴着脸,如果方向恰当,都可以亲到一起了。就在这时,她伏在孙长空的耳边悄悄说道:

    “其实我就是始城的人,我的童年就是在始城度过的……”

    第二天早上,三人起程前往凤鸣城,这一路上相安无事,什么也没发生,更不用说始城里的追兵。不过想到之前杀伤了那么多的人,陈家不追究也是不可能的。现在他们必须尽快离开始城的范围,以最快的速度达到凤鸣城。

    为了打破尴尬的气氛,乌鸦道人率先开口道:“你们知不知道这凤鸣城城主的底细?”

    孙长空与薛菲菲默契地同时摇头。

    乌鸦道人叹了口气道:“这城主名叫黄起凤,据说是位倾国倾城的大美女。”

    孙长空一听这个来了兴趣,急问道:“那到底有多美?”

    薛菲菲有些不太乐意,于是讥讽道:“哼,天下男人果然都是一样的货色,见一个爱一个。”

    孙长空自知理亏,所以不再说话。

    乌鸦道人哭笑不得,缓了一阵才继续道:“我也没见过,所以不太好形容,但听说是拥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貌。”

    孙长空大惊道:“这么厉害?”

    乌鸦道人点头以示肯定。

    然而就在这时薛菲菲却古怪地冷笑了下,显得极其不屑。

    “怎么了菲菲,难道你知道其中的隐情?”孙长空不禁问道。

    “我当然知道。”

    “那你倒是说说看。”乌鸦道人饶有兴趣道。

    “哼,她就再美又能怎样,到最后不还是输给了我的姐姐。”

    “什么?输给你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们两个比试过?”孙长空迷惑道。

    “你以为我们都像你们男人一样武功之上见高低吗?除了修为武力,我们还有别的比试方法。”

    “哦?那比如?”

    “比如魅力。”薛菲菲得意道。

    “你姐姐的魅力比那个黄起凤还要厉害?”

    “那是。”

    乌鸦道人有些不太相信,于是道:

    “难道,你姐姐也是一位绝代佳人?”

    薛菲菲摇头:“他和我的相貌相仿,只是身条不如我的修长。总得来说只能算是中规中矩。”

    孙长空打量了下对方,然后结合自己的想象,大致在脑海之中构造出了薛飘飘的样子。如果真像薛菲菲所说的那样,她的姐姐确实没有什么太过出彩的地方。

    “既然这样,你怎么能说自己的姐姐魅力高于黄起凤呢?莫非你有衡量的标准?”乌鸦道人继续推测道。

    “当然,不然我也不会夸下这么大的海口。”

    “那你倒是说说看,你的标准到底是什么。”孙长空有些迫不及待想知道对方的答案了。

    “我的标准很简单,就是你们这些男人。”

    “我们?我们怎么怎么当标准,我说菲菲啊,你把我们搞得越来越糊涂了。”

    “哎,我说的当然不是你们两个,而是另一个和她俩都有关系的男人。”

    乌鸦道人脑中突然灵光一现,随即道:“难道……”

    “嘻嘻,还是道人反应敏捷,我姐姐抢了黄起凤的男人。”

    “啊!”孙长空愕然。

    “这!”乌鸦道人不知该说什么好。

    孙长空和乌鸦道人都在同一时间表达出了自己的惊讶之色。尤其是前者,张大的嘴巴都能清晰看到深处的后槽牙了。

    “你姐姐居然抢人家城主的男人,她的胆子是有多大。怪不得黄起凤要把她囚禁起来呢,以她的势力就算杀了你姐姐恐怕都不费吹灰之力吧!”

    “她敢,她要是动我姐姐一根毫毛,看我不把她的凤鸣城打成鸡啼窝。”

    薛菲菲的说话方式很是幽默,乌鸦道人笑得差点背过气去。

    然而说远之后,她的眼神变得更加忧郁了。她十分清楚一城之主的实力,和她相比,自己甚至连给人提鞋的资格都没有。先不说救人,如何突破重重看守进入到城主府内都是一件困难至极的事情。想到这里,她的脑子已经涨成两个大了。姐姐啊姐姐,你惹谁不好为何却偏偏要得罪这只烈火凤凰呢?

    乌鸦道人整理了下思路,然后愁眉之间竟有了一丝顿悟:“怪不得。”

    “怎么了?”孙长空不解道。

    “你们刚来这里有所不知,这黄起凤最近性情大变,竟在城中公然摆下擂台,比试招亲。原来,是他的情郎被人抢了啊!呵呵,在天下豪杰面前证明自己的姿色魅力,好吧,这很符合一个黄起凤的个性。”

    孙长空转念一想,突然有了一个好主意:“要不,咱们就从这里下手?”

    薛菲菲虽然不知对方有何妙招,但看那副猥琐的表情,她便嗅到了其中的阴谋气息。

    “怎么下手?”

    孙长空坏笑了两声,随即道:“今天,我就让他知道一下,小爷的厉害。”

    “混蛋,你休想!”

    薛菲菲抡起拳头砸在孙长空的头上,后者只觉得眼前一片金光忽闪,好像有无数星星在向他挤眉弄眼,甚是嚣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