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五章 一男一女一老头儿
    ,!

    冲杀声,哀呼声充斥着薛菲菲的耳朵,眼见孙长空与乌鸦道人因为自己舍生忘死、不顾性命让自己脱逃,她却什么也做不了。

    薛菲菲的状态薛菲菲当然最为清楚,之前与孙长空交手的时候已经是她最后的一丝战力。现在就算没人动她,她也随时都有摔倒的可能。她太虚弱了,虚弱到需要有人上前搀扶。然而,这样的人现在已经找不到了。

    “好!我在城外等你们!”

    想到这里,薛菲菲的眼中又涌出一大泡的泪水,接着,她向那厮杀最为惨烈的位置处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拼命像目的地奔去,他知道时间已经不多了。

    一路上,薛菲菲在四周刻下了数个“薛”字,已做标记,以供孙长空他们赶上来的时候寻找路径。而当在缺口外面留下最后一个“薛”字的时候,她脸上的泪水已经干了。

    “你们还是没能赶来。”

    远处的喧哗声已经越来越小,死斗似乎趋近了尾声。她不知道胜利的究竟是谁,所以她决定再等一会儿。

    路口,只要二人一露面,薛菲菲就能看见他们的样子。即便出现的人不是他们,她也能在第一时间逃出城外。只是天色亮了起来,使得薛菲菲的脸色显得愈发苍白。她噙着唇,吸得几乎可以见血。她焦急等待着,生怕他们来不了,更怕一会出现的人不是他们。

    如果他们都死了,自己真的可以心安理得地活下去吗?

    薛菲菲本算不上性情中人,常年的杀戮已经令她那颗少年之心蒙上一层冷酷的胄甲。然而孙长空的出现却点亮了他的世界,不是今日,而是多年前的那一天,她第一次感受到了生命的坚强,以及奇迹的力量。好像只要有这个家伙在,一切不可能的事情都会变得极有可能。而为了那几乎不可能的奇迹,他愿意在这继续等下去。

    “苍天啊!我愿意用我一半的寿命做为交换,请你保佑他们,让他们活下来吧!”

    等待的过程中,薛菲菲发神经似的许了个愿。她从未向现在这般虔诚,事实上在这之前她也没有任何信仰。但为了能让二人的转危为安,她愿意这么做。

    突然间,薛菲菲的脑海之中有一道闪电划过,接着她豁然看向前方,两个人影果真出现在了她的视野当中。

    “是他们,是他们!”

    看到孙长空与乌鸦道人的时候,薛菲菲高兴得跳了起来,现在的她不再是麻雀,而是一个欢悦的孩子,她仿佛看到了自己病逝已久的娘亲一样,激动得泪眼婆娑。

    终于,二人来到了她的面前,但孙长空的状态显然不容乐观,因为薛菲菲发现乌鸦道人正扶着对方。

    “他怎么了?”她看了一眼几近昏迷的孙长空,尖声大叫道。

    “快,先离开这里再说!”

    乌鸦道人刚一张口,嘴里便涌出了大量鲜血。看到这种情形,薛菲菲赶紧将二人带入到缺口之内,潜行了没几步便来到了城外的荒野之中。

    这个时候,孙长空与乌鸦道人已经精疲力竭,身上的伤口多到数不完。薛菲菲一生当中杀人无数,她还没见过哪个人受过如此之多的外伤还能幸存下来的,可眼前的二人却是做到了。

    “水,水!”

    孙长空的意识已经完全模糊,借着最后一丝求生的本能,他微弱地向薛菲菲说道。

    薛菲菲抬头一看,此处荒凉萧条,除了几颗零星的树木外,便只有一望无际的黄土。这个时候,叫她去哪里找水。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乌鸦道人却说道:

    “始城外以东三十里外有一条河。”

    说远,乌鸦道人便昏死过去,没了知觉。

    当孙长空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和乌鸦道人已经身在一处河畔边上,几步之外便是一条小河,虽然流量不大,但足以救命。他摸了摸身体,身上伤口大多已经愈合,只有少数还在渗血,但已无大碍。

    再看乌鸦道人已被裹成了半只粽子,虽然捆绑的手法略显笨拙,但好待已经止住了血。旁边扔着几只用完的药瓶,显然是它们救了乌鸦道人的性命。不过最最令孙长空在意的是,对方身上的绸带有些特别,那竟是些女装的面料。

    “你醒了啊!”

    孙长空抬头一看,当即便将视线投向了另一边,因为他发现此时的薛菲菲居然一丝未挂。

    “你这是……”孙长空通红着脸说道。

    “你们都病成了那样,我总不能用你们御寒的衣服做绷带吧!哎,反正也被你们看过了,索性就让你们一次性看个够吧!”

    孙长空仍不敢正眼瞧对方,只能声音颤抖道:“薛姑娘,你可真不愧是江湖儿女啊!能有这样的觉悟,当真令我们这些男人们汗颜。”

    说到里,孙长空突然想到了什么,直接脱下了自己残破的长衫,向对方丢了过去。

    “不嫌弃的话你就先穿上,等一会到了别的地方,我再给你买件新的。”

    薛菲菲接过那件衣服,先是一愣,然后温柔道:“你真的不看?”

    “不……不看!”

    “哼,不看算了!”

    孙长空在对方话语之中竟听到了一股莫名其妙的怒意,等他再次看向对方的时候,他发现薛菲菲已经被自己的长衫包裹得严严实实,那些破损的地方已经被她巧妙地避开,耷拉在外面,完整的部分刚好罩住关键位置。

    “好快的速度!”孙长空心中暗道。

    看着对方傻乎乎的模样,薛菲菲不禁笑了笑,然后道:“难道你是让那帮人打到了脑子不成,看你那傻样。”

    孙长空挠着头皮,不知该说什么好。过了好久,他才道:“这是哪里,我们怎么会在这?”

    这时,薛菲菲已经坐到了他的旁边,近处一看,孙长空发现对方的十指都有不同程度的磨损,好像刚从地里将自己刨出来一样。

    “这是距离始城三十里之外的一处水源。你一个劲地喊‘水’,我没有容器,所以就只能将他们二人一块抬到这里来了……”

    “就你一个?你是怎么做到的!”

    孙长空不敢相信,体态如此瘦削的薛菲菲居然仅凭一人之力能将他们两个大男人带到三十里外这么远的地方。这是怎样的毅力才能办到的奇迹!之前毁衣救人的事情就已经令他感激不已,现在得知了这么多的隐情,孙长空已经有些不能自已。现在的他恨不得将对方拥入怀中,好好亲吻一下这个令人又气又爱的小女人。

    薛菲菲指了指远处的木架,然后才道:“多亏了它们,不然我真不知该如何是好。我生怕带走了你们其中一人,另一个便会死在那里。左思右想,哪个我也不想放弃,所以就想出了这个办法。”

    孙长空有些后悔,他后悔之前自己对眼前的这位女子冷嘲热讽,甚至大打出手。原来,一个女杀手还能如此体贴温柔,富有爱心。看来,人都有善良的一面啊!

    “菲菲!”孙长空突然点名道。

    “怎么了?”

    “我感觉你不应该做杀手。”

    薛菲菲干笑了两声,她想听听对方还要说什么。

    “我感觉你应该做一名郎中。”

    “女郎中?”

    薛菲菲立即摆手道:“不行不行,我这人马虎惯了,万一错把毒药给病人用了怎么办。像我这样的,就适合当杀手,不用负责,杀了就杀了。不像医者,如果没能将病人从鬼门关救回来,还有可能受良心的谴责,这种受累不讨好的事情我不干。”

    孙长空大笑了几声,这才接着道:“哈哈,不用管那么多,只要尽力了就行。”

    薛菲菲仍然不依,继续道:“那可不行,我们做杀手的,如果没有完成指定任务,是需要接受惩罚的。”

    “然而,行医和行凶并不一样,人们对待医者与杀手的态度也不会相同。还是那句话,尽力就行。你看,你绑的绸带多么漂亮啊!”

    说完,孙长空往乌鸦道人的肋间一指。原来,薛菲菲不知该如何打结,索性便找打一个生活当中最常用的蝴蝶结。孙长空看后继续放声大笑,而薛菲菲却已惭愧得不敢说话。

    “说真的。”

    突然间,孙长空握住对方的手腕道:“别再为吴掌柜卖命了,和常人一样,过点平淡的日子不好吗?”

    “可是我……”

    “有什么可是的,难道你和那些娼妓一样,被卖给他了不成?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愿意用钱赎你,几万几十万几百万都可以。”孙长空目光坚定道。

    “真的?”薛菲菲生怕自己自作多情听错了话,所以再次问道。

    “真的。”这回说完之后,孙长空的目光已经如同利剑一般,闪着凌厉的光采。至此薛菲菲才敢肯定,对方确实没有骗自己。一时间,她感觉自己终于有归宿,她恨不得现在就和对方私奔,跑到天涯海角,过着只有他们二人的生活,然后平平淡淡渡完一生。这样的想法难道不好吗?

    然而就在薛菲菲心猿意马之时,一个念头突然打破了所有的幻想。

    “我还要救人!”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他差点将正事忘了。凤鸣城,薛飘飘,她还有一个同胞需要拯救,而且刻不容缓。刹那间,她那才刚舒缓一些的面容,不由得再次紧绷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