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四章 夺命狂奔
    ,!

    “我把我知道的告诉你们,但你们要答应我,也要把我带出城外。现在的我身上有伤,与那帮人纠缠不得。”

    乌鸦道人一听这个,当即痛快道:“你早这么说,我们肯定也不会为难你。好的,我们答应。”

    孙长空接着道:“就是就是。你要不提前说,谁知道你会出什么尖酸刻薄的主意。好了,现在条件也说了,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们你所知道的事情了吧!”

    薛菲菲清了清嗓子,根本没有管孙长空,直接对着乌鸦道人说道:“我知道这始城的城墙上里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缺口,那是我们唯一可以不通过城门去到外面的办法。”

    “什么?始城还有这样的地方!你是怎么知道的。”

    听到乌鸦道人不敢置信的语气,薛菲菲得意道:“呵呵,你们不知道的多了,为什么我就不能知道。我不但知道这个缺口,还知道它身在何方。”

    “快说,在哪里。”孙长空迫不及待道。

    “哼,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平白无故拼死往这里跑?那个缺口就在距离这不远的一处草丛之中。不过你们不要妄想去找,因为只有我才知道缺口的确切位置。”

    到此,孙长空是看出来了,这娘们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啊!如果他们不能将她带到特定的地方,对方是绝不会吐露出口的位置。可问题就是,如果对方真的想算计他们,在外面的时候故意招来大批人马,到时她便可以趁着双方缠斗之时自己逃之夭夭。虽说薛菲菲不一定是那样歹毒之人,但他也不得不小心提防。毕竟,小心使得万年船。

    “你的意思就是让我们把你护送到缺口那里呗!”

    “聪明!”薛菲菲点头道。

    孙长空心念一转,随即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如意算盘都被我识破了。你想得倒是挺好,让我们送你出去,万一中途遇上追兵就让我们当替死鬼,而你自己则可以借着这个机会逃脱升天。薛大小姐,我说的没错吧!”

    听完孙长空的推测,薛菲菲直接站了起来,踱步到对方身边,围着他来回走了好几圈。就在孙长空准备问对方这是何意的时候,薛菲菲竟吐了口痰,直接啐了孙一脸。孙长空用手一抹,黏糊的手感令他几近昏厥,他刚要发作,谁知古灵精怪的对方竟跑到乌鸦道人的身后躲了起来。她知道,孙长空不惯她,可身为出家人的乌鸦道人定会出手相援。这下,她便有一枚可靠的护身符。就算对方再怎么恼怒,也不可能掠过道人来杀自己吧!

    “你给我过来!”孙长空指着薛菲菲道。

    然而,此时的薛菲菲已经认定了眼前的大树乌鸦道人,说什么也不肯向前迈出半步,反而隐在后面一会吐舌头,一会做鬼脸。孙长空被她逗得又气又笑,就算有杀气也早已泄了功。

    “好了好了,闹也闹了,如果你没有其它要求的话,咱们就快点走吧!现在距离天亮还有一个时辰,再不抓紧时候的话,恐怕今天就没机会了。”

    薛菲菲看了一眼对面的孙长空,又瞧了瞧眼前的乌鸦道人,这才勉强道:“走就走,不过你们别想我提前告诉你们出口的位置。不然,你们肯定会丢下我这个拖油瓶。”

    乌鸦道人点头默许,孙长空已经无话可说。

    三人所在的庙堂虽然处在始城的边缘地带,但距离城墙还有一段路途,而这其间又有未知的搜寻者,所以这一路过去还是危险重重,不容小觑。

    为了不让自己掉队,薛菲菲只得一边指路,一边双手拉着二人的衣袖,打眼一看还以为是长辈带着孩子出来遛弯,只是这孩子看起来有些太大了,显然极不协调。

    “喂,到了没有?咱们都走了半个多时辰了,怎么还没见到出口。”

    孙长空抬头一看天色已经微微泛蓝,过不了多久就要亮天了。如果在那之间不能出城的话,那他们就等于把自己暴露在敌人的视野之中,到时必定会被当场擒住。

    再看薛菲菲的额头上已经见了汗光,显然现在的她也是相当焦急。可急是没有用的,因为他们距离终点还有一段距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弦外之音突然传入三人的耳朵之中。

    “你们是谁,大半夜的出来做甚!”

    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就在孙长空以为自己能够有惊无险走完这段路途的时候,一个路过的搜查者发现了他们的踪迹。孙长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杀人灭口,绝不能让对方招来同伙。可就在这时,乌鸦道人忽然开口了:

    “呵呵,这位大爷,您行行好,让我们过去吧!我这孙女得了重病,不能见光,一见光就会混身溃烂。这不,我们趁着夜色外出看病,所以就出来了。”

    那人轻“咦”了一声,随后狐疑道:

    “什么怪病,我怎么没听过,让我看看!”说完,那人就要向前走,乌鸦道人赶紧制止:

    “别,这病易传染,让您得了可就不好了。”

    那人生得也是好生勇猛,接着道:“大爷我才不怕那些,少废话。”

    此话刚说完,一道流光奔射飞过,直接洞察了那人的咽喉。可怜的他还没能看清三人的面貌,便已栽倒在地,当场死亡。

    “哎,真是作孽啊!天堂有路你不死,地狱无门你偏来投。现在好了,你如愿以偿得成了鬼了。”

    乌鸦道人又快速地念了几句用来超度亡魂的经文,才转身离去。然而就在这时,身后的深巷之中传来一阵嘈杂声。

    “快,人在这里,快追!”

    孙长空一看情形不妙,立刻拉起乌鸦道人和薛菲菲一路飞奔。之前,薛菲菲对孙长空还有气在,这下已经彻底被吓得烟消云散了。攥着对方厚实的手掌,他竟感受到了一股久违的安全感,那是她之前只从娘亲身上体会到的感觉。

    “喂,你在想什么?我问你,接下来咱们该往哪走?”孙长空摇着仍在沉思之中的薛菲菲,此时的他脸色铁青,混身青筋暴起,面对如此众多的追击者,他已做好随时血战的准备。

    “往左,到了尽头再往右。”

    薛菲菲如梦惊醒,一时之间不知该做些什么。他回头望了一眼,发现身后至少有上百名烟衣人在死死追逐,不肯落下一丝一毫的距离。这些人是疯了吗?

    她当然不知道,上面已经下达了死命令,如果今晚不能将杀人的凶手缉拿归案,就要拿全部搜查者的家人抵命。那可是七八百号人的性命啊!换作是谁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也会癫狂。他们已经将自己的性命置之度外,哪怕用自己的死去换全部人的性命,那是相当值得的!

    眼见这些吃人的魔鬼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薛菲菲不禁心慌了起来,一时之间忘记了脚下的节奏,不小心跌倒在地。

    这个关键的时候,犯下如此的低级错误那就等于放弃生命。孙长空被对方这么一扯,差点没摔倒;而因为之前二者的缘故,乌鸦道人也不得不停下了步伐。这个时候,追兵已经近在眼前。

    “看来这场大战是在所难免了。此事因我而起,你们两个先走吧!可以的话,最好能给我留个标记,好让我之后追上你们。”

    说到最后,孙长空的嘴边浮起一丝淡淡的苦涩,他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那样的机会。

    这个时候薛菲菲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内疚道:“是我自己不中用,关键时刻掉链子。那出口就在右转之后左边第三十步左右,那里有一丛杂草,应该可以看得到。既然是我扯了后腿,当然应该由我……”

    就在她准备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孙长空猛然挡在了他的面前,好似一尊凶神恶煞,却两次给了她一股强烈的安全感。

    “这种时候怎么可能让你一个女人家受此重任,保护好自己,我去了!”

    薛菲菲不太明白对方最后一句“我去了”的含义。他是在向自己单纯的告别,还是对整个世界乃至阳间说再见。但不管怎么样,对方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说出如此轻松的话?难道,他不怕死?还是说,他根就不认为自己会死?

    思绪未尽,人群之中已经暴发出了几道寒光刀气,那是冰魄出鞘的威力。接着,周围的几个人被削成了人混,还有几个躲闪不及被直接枭首,头都飞了出去,无所依托的躯干却还在那里摸索着,直到鲜血染红了所有的衣衫才肯倒下,成为一个个名副其实的血人。

    再看那些人中间,一个双眼血口,犹如地狱恶鬼般的人影正在那里来回窜动。他并不是毫发无伤,对手太多,这么点工夫他的身上已经出现不下十余道伤口,浅得只划破了点皮肉,深得已经可以见骨。然而,那人对这些全都毫无感觉,他的信念只有一个,那就是杀!

    就在孙长空冲阵伤敌之际,乌鸦道人豁然从后面走了上来,拍拍薛菲菲的肩膀道:“好孩子,以后别再多那些营生了,找个好人家,平平安安过下辈子。”

    不等薛菲菲回应,那道苍老的身影已经没入到了人群之中,也就在这个时候,泪水已经模糊了她的视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