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三章 无赖女友
    ,!

    多了一个新成员,这本应该让孙长空与乌鸦道人枯燥的生活加添一些难得的色彩。可薛菲菲胃口极大,一转眼的工夫便已将买来的干粮消灭殆尽,一边抹嘴一边埋怨烧饼不好吃。

    不好吃,你倒是自己去买啊!

    然而,这时的薛菲菲又会显出一副泪眼婆娑的样子。原来,这丫头出门居然不带钱!

    这下,孙长空是彻底没招了。看着面前这个领他束手无策的刁蛮女子,他恨不得将其杀之而后快。

    夜晚,为了避免引起外面人的注意,他们只得摸烟活动。孙长空与乌鸦道人倚在一根立柱旁边,而薛菲菲则躺在一堆稻草之上,虽然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但从其口中传出的小调可以猜到,此时的她必定相当闲适。

    “薛姑娘。”孙长空轻声道。

    “别叫我姑娘,搞得我好像是个孩子似的。喊菲菲都行,珍宝阁里的人都这么叫。”

    “哦,菲菲,你打算在这里待多久啊!”

    “怎么?这么快就嫌弃我了?”

    一言不合,菲菲便从地上坐了起来,隔着两丈来远的距离,孙长空居然发现对方的眼中似有火光跳动,甚是可怕,于是他赶紧调转语锋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看你出门慌忙,好像是得知了什么大事才突然来到这里的。我也是一片好心,兴许我们还能帮得上忙。”

    听到这,乌鸦道人心头一惊,立刻在孙的身上掐了一把,怪他多管闲事。

    “呵呵,什么时候你变得这么好心了?别忘了,我们的人还杀了救你的豪侠匪刀。没有他,就算你插上翅膀也绝逃不出我们的联合封锁。”

    孙长空沉默了。对方不这么说,也许他并不会生气。可一想到豪侠匪刀惨死于敌方屠刀之下的场景,他就不禁杀性大起,身上变得如同火炭一般炽热无比,令人生畏。

    “呵呵,过去的事情,提它做什么。”

    孙长空的及时调整,使得惨剧没有发生。位于其后的乌鸦道人松了口气,刚才他差一点就要出手阻止了。

    “哎呦,你还挺大度。看在你不记前嫌的份上,我就姑且和你说上一说。其实,我这次并不是为了杀人的。”

    “杀手不杀人,这还真是少见。”

    菲菲也不搭理他,继续道:“我是来救人的。”

    “救谁?”

    “我的姐妹,薛飘飘。”

    孙长空莞尔一笑,道:“听名字是你的同胞姊妹啊!她的身上发生了什么?”

    菲菲摇头:“他虽与我同姓,但我们只是同父异母的姐妹。而且,我是庶出,她才是正室所生。”

    “这样啊!听起来这里又有故事,我倒是很愿意继续听下去。”

    “听什么,那只不过我爹年轻时候办过的混蛋事,不提也罢。虽然我与她的地位相差悬殊,而且极不受家父的喜爱。可我这个姐姐对我倒是相当照顾,就算之后我被赶出家门,也是她再三救济,才没有令我饿死街头。之后,他将我送到了珍宝阁,并求吴掌柜细心教导,使我成为了一名优秀的杀手。”

    听到这里,孙长空不由得咳嗽了几声。显然在他眼中,对方并没有所说的那般可圈可点。

    “好吧!那是从前的事情了。如今的我,也不过是一只过街老鼠而已。”

    “那你可知晓你的姐姐是出了什么事吗?”

    菲菲伸呼了几口气才道:“半月前,我听闻姐姐被凤鸣城城主所困,并沦为阶下囚。我一时心急,便从登高城出发,甚至没来得及知会吴掌柜他老人家。这回就算能够侥幸救下姐姐,恐怕之后也免不了一顿严惩。”

    “你就这么肯定?”

    “当然,吴掌柜是什么人,你应该最清楚了。他做事向来心狠手辣,绝不允许忤逆他的人出现。这次外出没有事先通知,就相当于我在违背他的意愿,这在珍宝阁里的罪名可是相当大的。轻则打断一腿,重则……”

    “不用说了,我知道。那你接下来怎么办,外面查得这么紧,你还想去救人吗?”

    “当然!”原本垂头丧气的薛菲菲忽然来了精神,中气十足道。

    “先不说到了那个凤鸣城之后能不能顺利救出你姐姐,单是这些难缠的搜寻者也足以让你吃了一壶了吧!”

    薛菲菲叹了口气,随即道:“昨天清晨,我本想趁着众人都在打盹的时候强行出城。谁成想,暗处之中居然还藏着另一批人马,上来就把我围得水泄不通,差点折在里面。可说回来,你们知道他们在找谁吗?弄得我好像杀了他们全家一样。”

    乌鸦道人嘿嘿一笑,然后道:“你没杀他们全家,可有人要谁他们全家了。”

    “你说的是谁?”

    “当然是他们的主子。找不到要找的人,这些人都得死。”乌鸦道人的声音很轻,但沙哑的声音之中似有千万个细小的锯齿,一点一点地从心头上划过,搞得气氛立即紧张起来。

    “哪个人有这么大的本事?”

    这回是孙长空说的话:“陈家的少主,陈世杰。”

    “这……”薛菲菲猛地吸了口冷气,差点没叫出声来。

    他当然听过陈世杰的大名,更清楚陈家在整个初升大陆上的倾世权力。就算是朝廷遇上,也要忌惮三分,更不用说他们这种小老百姓了。

    “你们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听完薛菲菲的问话,孙长空与乌鸦道人全不说话了。突然间,在她心目之中,一个可怕的猜测渐渐显露。

    “难道,你们……”

    孙长空索性说道:“没错,他们一直苦苦寻找的就是我们二人,准确来说是我。”

    “你怎么惹到他们了?”薛菲菲不禁问道。

    “没什么,只不过杀了几个不该存在于世上的败类而已。”

    说这话的时候,孙长空的口气很是傲慢,甚至有些嚣张,这让乌鸦道人有些不太自在。不知为何,他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越来越不容易捉摸了。

    薛菲菲轻笑道:“你的胆子好大,就不怕我猛然喊出一声把外面的人都招进来吗?”

    孙长空不语,但空气已经变得凝滞起来,一股莫名的寒意随之袭上心头,使得薛菲菲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你可以试试。”

    “哼,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说完,薛菲菲再次躺下,这回她是彻底没声了,连喘气的动静都小了不少,显然她知道现在的孙长空十分危险,自己稍有异动便可能招来杀身之祸。

    “小子,你也别这么紧张。他既然敢问,就不会把咱们的事情吐露出去。不然,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孙长空垂下头,低沉道:“可……凡事都有万一,现在时局特殊,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如果这个时候被那帮人找上门,恐怕……”

    “原来你担心这个啊!”

    说罢,乌鸦道人站起身来,跺了跺脚继续道:“我的身体已经差不多全好了,那毒虽然厉害,但还奈何不了我。可以的话,今晚咱们就可以筹划出城。”

    孙长空有些犹豫:“今晚……是不是有些太着急了?毕竟,外面的情况咱们还不是很清楚,万一中间遭到围堵,那可就是糟糕了。况且,咱们这里还有一个麻烦。”

    孙长空知道薛菲菲听得见,所以也没有避讳,干脆让她听个清楚好了。

    “我先说好,我可不是什么麻烦。也许没有我,你们根本就出不了城。”

    薛菲菲虽然没有起身,但此时说话的底气比之刚刚坐着的时候要强势三五倍,这倒让孙长空有些意外。

    “那你说说看,你到底有什么独到之处。”

    “呵呵,说了你们也不信。”

    “你倒是说啊!说了我们才要选择信不信。”乌鸦道人紧接道。

    “那不行,你们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不然我绝不说。”薛菲菲执拗道。

    孙长空冷笑道:“绝不说?你信不信我让你永远都说不出来。”

    他本以为自己的话可以唬住薛菲菲。可不知对方哪根弦搭错了,嘴里忽然传出一道凄厉的哭泣声。孙长空立即上前用手捂住对方的樱唇,低声道:“别哭,有事好好说。”

    薛菲菲猛得甩开对方的手,委屈道:“知不知道人家是个女孩子?动不动就杀杀的,你就不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心吗?枉你还是个大男人,遇到你样的也是我前半世造下的孽。来吧,杀了我吧,杀了我吧!我不活了。”

    眼看一个刁蛮女子变成市井泼婆,孙长空也没了辙,好在还有一个乌鸦道人。

    “前辈,这怎么办啊?真杀了她?”

    薛菲菲一听这话,再也忍耐不了,直接在对方的手上狠狠地咬了一口。靠着自己一嘴的皓齿,她愣是将孙的右手咬得血流不止,这时孙长空也不想再耗下去了,抬手就要轰,这时乌鸦道人终于开口了。

    “别着急,让她说条件,只要不是太过分的,我都可以答应。”

    “可是前辈……”

    乌鸦道人摆手道:“放心,我看这个丫头也不是什么坏人,顶多就是受人指使杀了些人罢了。说到底,他的心灵还是干净的。来,说说看。”

    薛菲菲恶狠狠地瞪了孙一眼,然后抹干眼睛周围的泪水道:“还是前辈通情答理。”

    孙长空心说道之前不还听人家是猥琐老道儿吗?怎么才半天时间就成前辈了?女人啊,还真是一种善变的动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