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二章 冤家路窄
    ,!

    就在孙长空与乌鸦道人互相调侃之时,破门之外竟传来一阵心悸的喧哗声。二人心中大叫不妙,赶紧躲到了一段残垣之后,然后伺机而动。

    果然不多时一道血影翻墙而入,双脚一个踉跄,直接坐在了地上。看样子,来人并不是追兵。可这个时候出现的又能是谁呢?

    “该死,刚到这里就遇到了严查,再这么下去恐怕要出事啊!”

    孙长空侧耳一听来者是名女子,于是不禁继续好奇向下听去。然而就在这时,对方做出了一个令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动作。

    “呲!”

    那名女子撕下了自己身上的一大片衣料,然后将之包裹在自己左臂的伤口之上。由此,白花花的肌肤暴露在二人面前,乌鸦道人身为出家者,自觉地扭过头去。而孙长空却不管那些,两只瞪圆的招子好像被胶水粘住了一样,说什么也不肯从对方身上移开了。

    “小子,你干什么呢?”

    乌鸦道人小声提醒,没想到一不留神竟放开了嗓子,这下反倒是引起了对方的注意。

    “谁!给我出来!”

    那名女子意识到此处还有他人,不禁心中大骇,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她的身体岂不是叫人看光光了?想到这,她是又羞又怒,立刻将那残余的衣衫向上拉扯了下,那力道之大,恨不得将那偷窥狂碎尸万段。

    “这下好了,没得看了。”孙长空无奈地看着乌鸦道人。而对方却是一脸正气,大义凛然道:

    “看什么看,人家唤你出去呢~”

    “呵呵,前辈,就算出去,也是您先出去啊!”

    一言未完,孙长空抬脚便踹在了乌鸦道人的后腰上,后者猝不及防,直接向将张了出去,差点摔个狗吃屎。但如此一来,先露面的就成了乌鸦道人,而不是真正的偷窥者孙长空了。

    那女子看了对方一眼,冷冷道:“你刚才都看到了什么?”

    乌鸦道人满眼苦涩,他要是看了也就罢了,但问题是他真的什么也没有看到,就算有,也不过是一刹那间的白光,至于其中到底有什么他确实没看清。沉吟了一阵,他才说道:

    “贫道真的没看见。”

    那女子一听这话,当时火冒三丈,周身的怒火恨不得将这整件庙堂全部点了。到了如今,她已动了杀机,至于什么时候出手那完全就是兴起而已。

    “好你个杂毛老道,不在山上修你的道缘,居然下来学那些市井鼠辈干这等卑劣的事情。看来你也是无药可救了,那我就替老天先把你废了吧!”

    那女子说话尖酸毒辣,身手却是异常俊俏,一出手便已锁定了乌鸦道人身上的几大要穴,只要被击中,后者便会成为废人一个,再无东山再起之日。

    乌鸦道人被对方精妙绝伦的身手彻底迷住了,一时之间竟忘记了自保。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对方重击已到面前,只差一寸距离就能触及到他的要害。然而就是这时,另一道身影,第三人出现了。

    出面的当然是孙长空。虽然之前他把乌鸦道人“送”了出来,但真正的意图只是想借此试探一下对方的底细,然后再做打算。而通过刚刚二人的交手,他的心中已经大概有了点轮廓,所以才敢出现在那面女子面前。

    看到孙长空高大如山的身影,乌鸦道人才抚了下胸口,怪声怪气地埋怨道:“幸亏你小子出手及时,不然今天我还真有可能折在这个娘们手里了。”

    乌鸦道人本以为事情将已孙长空制服对方结局,谁知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大大超乎了他的想象。

    “是你!”那名女子突然惊忽道,而看孙长空的表情却没有丝毫意外,显然这已在他的意料之中。

    从字眼上来看这名女子似乎曾经与孙长空有过些交情。但从语气之上又能听出一些嗔怪之意,难道是说二人之前有过未清的旧仇?

    可这个时候的孙长空可要显得淡定的他,他紧紧攥着女子的手,口中随即道:“几个月没见,姐姐你可变漂亮了。”

    此话一出,孙长空的思绪被带动了半年之前他与对方见面的场景。

    死亡,追杀,珍宝阁,琳琅宝刀,神秘布料,在一翻回忆之后,他终于才算说了对方的身份:“珍宝阁的金牌杀手,怎会落魄到如此地步。难道,珍宝阁倒闭了?”

    孙长空的话显然刺伤了那名女子易怒的心灵,听到这里她已忍无要忍,直接挥剑朝孙长空斩去。

    “小子!纳命来!”

    可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势在必得的一剑在对方眼里竟比孩子打闹还要儿戏,剑尖划过对方绵掌之时,一股浑厚的内力由掌而发,直接宣泄在剑身之上。那女子之前没能提防,以至于在强力袭来之时竟没能握住剑柄,让自己的佩剑如同惊弓之鸟一般飞射而出,直接戳在了一旁的地面之上。

    “你的力量为何提升了这么多,这不可能,绝不可能!”

    女子明明记得半年之前对方还需要自己手下留情才能侥存残命。可现在的孙长空就像吴下阿蒙,三日之间就要刮目相看。这种飞跃似的成长,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方,让那名女子嫉妒不已。

    “呵呵,这有什么,只不过是运气好了一些罢了。不过看你的样子,过得并不是太好啊!”

    孙长空不认为自己出言不逊,他只是在陈述事实。

    现在那女子蓬头垢面,衣不避体,一双不知多久没清理过的绣花鞋上已经见了泥,其上的图案更变得暗淡无光,好像丢了魂似的。

    “要你管!我就是沿街乞讨也和你没有关系。别以为打飞了我的剑就能为所欲为,别忘了我可是杀手。一个杀手要是没有几十上百种杀人技巧如何在江湖之上立足?今天算你走运,就让你见识一下我薛菲菲的可怕之处。”

    那叫薛菲菲的女子在同一时间,竟从自己身上十六个不同的地方取下了暗器,并向同一目标孙长空身去。天空之中立时昏暗一片,好像被无数蝗虫包围了一般,阵势相当吓人。不过,这只能唬住一般人,对于孙长空来讲这不过是一碟小菜,挥挥手就能轻松接下。于是,他真的架起了双手,在天空之中乱摸一能,那些暗器遇上孙长空的双手,竟好像老鼠见了猫似的,气势立时萎靡不说,而且力道也骤然消失,散落在孙长空的四周。

    化险为夷之后,孙长空轻轻拍了下手,得意道:“还有别的本事吗?”

    眼见自己的强势杀招被对方三下五除二轻松化解,薛菲菲的脸都给气歪了。就在她准备使出平生之中最强一式的时候,孙长空突然出手制止道:“你确定要出手吗?这可是你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还杀不了我的话,那死的只会是你!”

    孙长空的语气听似相当平静,但其中却隐含着一股咄咄逼人的杀意,叫人不得不为之胆颤。薛菲菲知道对方没有在说笑。他既然这么说,必然能够做到。

    “好吧!我放弃!”

    出乎乌鸦道人的意料,他本以为对方会拼尽全力,坚持到底。谁成想,这名女子竟是这般识相,一句话就给唬住了,他不知道自己该赞扬对方聪明呢,还是该说对方愚蠢呢?

    孙长空朗声大笑,走到一旁将地上的佩剑双手呈给了对方,开口道:“原物奉还。”

    薛菲菲的脸上毫无愧色,而是摆出一别心安理得的样子,欣然接受了对方的示好,随即道:“我并不是怕了你什么,只是担心动静太大把外面的追兵引来,真是邪了。”薛菲菲愁眉不展,脸上那种含苞待放的样子还真让人不得不怜惜几分。

    “怎么,你是不是惹了什么大人物,让人家一路追踪至此?呵呵,这也难怪,像你们这种亡命之徒,有这样的下场也是理所应当。不然,你们也就失去存在的价值了吧!”

    对于孙长空的恶语相激,薛菲菲不以为然,然后才说道:

    “这天下之大,还没有我不敢动的人。只是这次奇怪了,刚一入城就被一群不知从哪窜出来的狗腿子盯上了,一开始我还能应付几个,可之后人越来越多,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我只得逃了出来。谁知,居然能这里遇上你。话说,旁边那个猥琐老道是谁啊?怎么看,你们也不像父子。”

    不等孙长空说话,乌鸦道人先冲了过来,怒气横生道:“你说谁猥琐?我乃草堂第三代单传弟子,拥有门人上万,堂堂一派之长,也是你这种黄毛丫头能污蔑的?”

    趁着对方不明自己的底细,乌鸦道人想好好诈对方一把,好让这女子不再小看自己。可薛菲菲上前打量了下他,显出一副极端鄙视的样子,随后爱搭不理道:“就你还一派之长?我看你也就是蛇鼠窝里的一粒屎吧?”

    “你!”

    乌鸦道人允许别人看不起自己,但绝不能容忍自己的草堂遭人诋毁,正所谓人活一口气,他已忍无可忍,更无需再忍,手中夺命幡直刺薛菲菲肋间,后者当下一慌,差点着了道,多亏孙长空突然出手,挡下了乌鸦道人的攻势,然后道:“前辈息怒。薛姑娘是吧,你可要看清楚了眼下的形势,现在的你可是腹背受敌,如果这个时候让别人知道你在这里,呵呵,恐怕不用我们动手你都会立即成为一具死尸吧!聪明点,和我们合作,说不定,咱们还能互相帮助。”

    薛菲菲惊魂甫定,看着对方坚定的眼神,她才略带玩味道:“互相帮助?怪不得你们会躲在这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原来你们也遇到了麻烦!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可真是缘分啊!”

    说完,薛菲菲竟像一只小麻雀似的,跳着来到孙长空的身边,一把抱住对方的胳膊,摆出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孙长空心道不妙,这么看来他们好像是被这丫头赖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