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 屠杀
    ,!

    那人速度之快,出手之犀利,已经让周围灯盏为之失色。然而,孙长空一副泰山崩于前而不惊的样子,双脚站立之稳,就好像是从地下面长出来似的。眼见对方掌影婆娑,他竟只是闪了两下,然后用手挡开那些掌攻便无恙了。再看对方已经神色慌张,显然已经知道了他的厉害。

    “怎么?就这点能耐?”

    孙长空的“嚣张”令那人着实大怒。情急之下,他已不想有所保留,瞬间将自身的力量提升到极致。在看那些空中的掌印,竟包裹上了一层淡淡的青色,样子显得尤为唬人。

    然而,在孙长空面前,这简直就是玩笑把戏。他的手刀穿过层层掌影,又绕过对方两只架起的手臂,一股骇然力道随之倾泄而出。在张羽看来那人的身后竟是腾起一股血雾,接着便“失魂落魄”地倒了。

    一刀,孙长空只用了一记手刀,便轻举此人性命,这样恐怖的身手实在让人错愕。张羽向后挪动了两步,刚要开口呼救,谁知孙长空已经豁然逼近,一只手掌还罩在了他的脸上。

    “敢出声就打死你!”

    “别别,好汉饶命,有事好商量。”

    张羽在心中不停地咒骂着老天,今天他到底是什么了,先是一个名不见经传却是身手不凡的取药之人,然后又来了一个举手投足之间杀死了与他实力相当的能人异士。看来他今天命中必有一劫啊!他回答时候的声音极小,生怕自己一个词眼上面的用力过大导致自己性命不保。还好,对方并没有动手。

    “说!你说得那颗未成形的神药到底在哪里!”孙长空怒斥道。

    “我……我……”

    张羽并不是不知道饮鸩仙露所在地点,只是他在想如果真的把药交了对方,那他还能活命吗?况且,从眼前的局势来看,对方并没有放手的意思。如果他贸然道出神药所在,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我只能带你去看,并不能把药交给你……”张羽的双膝一软,差点跪在地上,要不是有孙长空的手掌支撑,也许他已经瘫倒在地了。现在的他哪里还有什么舵主的样子,分明就是个受挫的市井无赖。

    “为什么?你是不是又在耍什么花样?”

    孙长空的眼中划过一丝睿智,显然对方的心思他早已看破。而从他出手的力度来看,一掌击毙对方不是没有可能,所以此刻的张羽甚是心虚。

    “不敢不敢,只是这药未成形,还没能凝聚,现在它还是像那些黄汤一样,只是颜色更加浓郁了些。”

    “哦?那你是怎么提炼神药的,我倒是很有兴趣了解一下。”

    听到这,那张羽索性真的就跪下,一副求神上香的表情祈望着面前的“煞神”,语气悲哀道:“您就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吧!这仙露的制作工艺我也是从别人那里学来的,如果我胆敢走漏半点风声,别说是我,就连妻儿老小家中养的猫猫狗狗都得陪葬。您省省好,能不能不要为难小的。”

    一开始孙长空还本想放对方一马,可一见到那副谄媚卑贱的模样,孙长空就气不打一处来。你怕他杀你全家,就不怕我灭你满门?他们花着你的烟心钱,还能安然活在世上,这样的人家恐怕也不是什么善类。想到这,孙长空居然笑了笑,面色和煦道:“好~好~,我知道你养家不易,所以就不为难你了。可你也得合作一下,告诉我药在哪里啊!不然,我只能问出其中的配方,自己去研究了。呵呵,到了那时,你可能就没什么存在价值了。”

    以为孙长空松了口,张羽赶紧说道:“有有,我这就带你去看药,您随我来!”

    说完,张羽回身走到自己的座位旁边,在扶手下方的位置轻轻一扭,背后的石壁上豁然打开了一扇只能允许单人通过的小门。孙长空心中一惊,暗道“好狡猾的家伙,居然把药放在这么明显的地方,这要是被人知道了秘道的存在,饮鸩仙露还得分分钟遗失。”

    好在,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并不多。除了张羽之外,知道这里的恐怕只有里面的炼药师傅了。

    随着张羽进到秘道之中,孙长空清楚感觉到这里的空气比外面的潮湿了许多,而且其中还夹杂着些许异香,但并不是来自于某一种香料而是十几种味道混合而成,吸过一口之后便忍不住想再吸一口,就好像着了魔似的。再看前面的张羽却故意放缓了气息,就连距离他这么近、听觉异于常人孙长空都无法察觉对方的呼吸,难道他是死不成?

    “喂,你是在搞什么鬼?怎么这里的气味这般奇怪,莫不是有什么毒物掺在里面,意图迷惑侵入者吗?”

    这时,张羽却是古怪地笑了笑,接着才道:“你有所不知,这扑鼻的沁人香气不是别的,正是来自那饮鸩仙露。”

    “啊?居然还有这等事!”

    “你刚刚也看到了,饮鸩仙露其实就是榨取人体内部的精华,混以十八种毒物调和,最后配以上等急药,方能显现出真正的功效。不过在那之前,我等会找人试药,一旦成功便会将之迅速提炼,将满满一锅黄汤浓缩成到一只小小的药瓶之内,每一滴的仙露之中都饱含了巨量的精华,吞下之后想不厉害都难。”

    “哦?你怎么突然这么好心,把这里的玄机都告诉了我?难道,你不怕我依葫芦画瓢,将仙露的秘方偷学了去?”

    张羽笑道:“不是我小看了佻,这饮鸩仙露威力之大,世间属实罕见。但这么珍贵的宝贝,哪里会这么容易被人参破。就算我把其中的炼制步骤告诉了你,但不知毒物急药的种类,以及它们之间的配比,还是无济于事。所以,我自然不用担心。”

    现在孙长空几乎从声音之中都能听出得意的神情,于是他冷冷笑道:“你还挺聪明,这都唬不住你。”

    “呵呵,行走江湖这么多年,经历的事情太多,这让我养成了一个习惯,凡事都为自己留条后路。这样的话,就算其中出了叉子,我也能有主动权,不然只能等死。”

    “怪不得结朋党能在江湖上屹立不倒。”

    “是啊!屹立不倒。”

    说话的工夫,二人已经出了通道,出现在孙长空面前的,是一个大型的提炼装置,高度超过十丈,其间流淌的都是与那黄汤相近的液体,只是颜色更深了些,黄中带红,已经有了些雏形。

    “药在哪里?”孙长空不禁问道。

    张羽伸手一指身后的巨型装置,得意道:“这就是药!”

    孙长空不悦,怒声道:“你在逗我?”

    “我确实没有骗你,这真的就是饮鸩仙露,只是还没有完全成形而已。”

    “那何时能够成形?”孙长空不禁急忙问道。

    “嘿嘿,看到这些原料的颜色没有,什么时候他们变得纯正烟色,那就是神药大成之际。”

    “可现在它们还只是停留在深黄色而已。”孙长空有些失望,他本以为过程能够更快一些,五个时辰只是对方拖延时间的一种策略,他本以为这里将会出现更加厉害的求药人,出得起更高的价格来买药。可是现在看来,他是想多了。

    “这些黄色的液体之后会转变成红色,然后再变成紫色,但紫色堆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量变引起质变,饮鸩仙露就能成了。”

    “可我有些好奇,炼药究竟有没有捷径?”突然长空问道。

    “哦?你怎么会这么说?”

    “就凭你能把我引到这里,我就知道这里面一定还有我不知道的事情。”

    “哈哈!”张羽突然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孙长空疑惑道。

    “我本来你是傻子,这么看来也并没有我想象中那般不堪啊!”

    “这么说我猜对了?”

    张羽点头。

    “说到底,饮鸩仙露只不是把众人身上的精华集中到一副汤药之中然后注入体内,发挥神效。所以想要快速成效只要达到一个标准就行。”

    “精华的数量?”孙长空接着道。

    “聪明。可那样的话又得需要很多人为此送命,得不偿失。所以一般情况之下我都会安心等待成药的时机,不会刻意勉强。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是药引自己送上门!”

    张羽的话就好像是一句暗号一样,不小五十个人从暗中现身,将孙长空团团包围,困得水泄不通。这么看来,孙长空是掉入敌人的圈套之中了。

    “我之前饶过你一命,你居然恩将仇报。”孙长空冷冷道。

    “可你也威胁了我,差点要了我的命。就凭这一点,你就不该活在这个世上。”

    “可我放了你。”孙长空的语气有些沉闷,却其中却带着一丝隐隐的危险,只是没人注意罢了。

    “嘿嘿,可我不会放了你。你要后悔,就去下面慢慢体会去吧!兄弟们,还愣着干什么,把他给我杀了丢到炼炉之中。有了他身上的精血,完成神药只需半个时辰。”

    接着,孙长空便听到四周的空间之中最少同时响起十道冲杀声,他们个个手怀武艺,却心狠手辣,死人不眨眼,更不会留情。

    血在跳跃,就像鲜活的生命,甫一落地便丧失了生机,然后泛红,变干。

    乌鸦道人猛然从恶梦之中惊醒,他在梦里看到了孙长空混身浴血的惨烈场面。身上的毒素已经被逼出了九成之多,现在的他已经可以正常活动,只是身体还有些虚弱。可就他装备起身前去探查之际,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前辈,你醒了。”

    “你!回来了?”

    看着孙长空一脸灿烂的笑容,乌鸦道人有种恍然隔世的错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