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九章 饮鸩仙露
    ,!

    结朋党是近年来崛起的新秀组织,建立十余载却已是闻名遐迩,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然而,令它出门的不是强大的势力,而是无恶无作、无所不为的毒辣手段,令许多江湖豪杰折戟沉沙,永远消失在人门的视线之中。

    这段时间,结朋党一心钻研饮鸩仙露的制作工艺,并且取得了傲人的成果,三个月当中连续成功炼制出两副饮鸩仙露,这样的事情恐怕放眼整个初升大陆都甚是罕见,然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新兴门派居然做到了。这不仅仅在于从人的坚持不懈,还有领袖的决策能力。现在,结朋党只有一人说了算说,他就是张羽。

    结朋党的秘密基地之中,之前进入的二人已经来到正殿之上,先是对上座之人行了个恭敬的大礼,然后其中一人才说道:“张舵主,别来无恙。”

    张羽年纪不大,却已拥有如此显赫的地位,这让他不禁染上了傲慢的恶习,他用眼角最靠外的边缘地带瞧了对方一眼,然后才漫不经心道:“呵呵,我有没有恙肯定不是你所关心的,你和你的主子都是想来看看那药如何了吧!”

    那人爽朗地笑了起来,然后道:“张舵主快人快语,怪不得主子他这么喜欢和您打交道,真是一点脑筋也不用浪费。”

    他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中却是一直在暗骂对方狡诈奸滑,就是想在他眼前刷心眼多半也会被当场识破。不让对方撕破脸皮的唯一方式那就只有不用脑筋,不用计谋。

    “怎么,这回你主子让你来了多少钱吗?因为之前两次交易走漏了风声,不少道上的人都找到了我,愿意用高价钱换上那么一颗神药。我说,这次鹿死谁手还真不一定呢!”

    在张羽如此犀利的言辞之下,那人脸上居然一点慌色也没有,反而十分沉着且自信道:

    “不知张舵主可否知道半年前我家主子遗失了一件如意至宝,实力大损。为了弥补之前的不足,这饮鸩仙露我们可是志在必得的。”

    张羽不以为然,随即道:“呵呵,那得看你有多少本事了。”

    然而,就在他说话之时,那人居然从怀里掏出一物,呈在对方的面前,脸上扬起诡异的笑容。

    “张舵主,这东西够不够换神药的?”

    张羽见到对方手中之物,不由从座位上窜了起来,然后施展移形换影**立刻来到对方面前,近距离观察那只物件。接着,他的脸上竟浮起一丝癫狂之色。

    “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没想到,庇魔珠居然在公子手里。”

    听了对方的话之后,那人显得尤为得意,随即道:“我们主子神通广大,要想从大千世界里找么个玩意还是相当容易的。早就听闻张舵主您的天魔附体**缺一定身神器。我们主人找遍初升大陆,甚至还屠尽了六个门派,这才从一个小道士手里得到了它。张舵主,机会难得,你可要把握好了。”

    张羽十分机智,既然对方以为握住了自己的把柄,他便偏要摆出副无动于衷的样子,淡然道:“小子,你以为一颗破珠子就可以让我失去抵抗了吗?庇魔珠固然稀有,但也绝未达到独一无二的地步。就算没有它,我照样可以通过自己的力量获取。如果你以为凭借这么小玩意儿就能吃定结朋党,那你们也太没把我张羽放在眼里了!”

    张羽眼中忽然爆射出两道异光,诡秘气息油然而生,立时将那人包围起来,使得再无退路。

    “张舵主,这是什么意思?”

    张羽残酷地笑了笑,然后才用一种和白痴低能说话的语气道:“你傻吗?把你截下,我照样可以得到庇魔珠,而且还不用付出任何代价。这样的买卖我想谁都会禁不住诱惑吧!你们主子是厉害,可也太过自负。今天他最大的错误,就是派你一人独自前来取药。他以为我张羽真怕他不成?呵呵,不过就是……”

    张羽刚想说出对方的名字,却愕然发现眼前的人竟不知何时突破了自己的牵制,来到了自己的面前。在对方的掌握之下,那颗庇魔珠放射出些色的光芒,如同一只恶魔的眼珠,睥睨着眼前的蝼蚁众生。

    “你!”

    此时的张羽已经彻底乱了阵脚,他想反击,却已被先制。接下来任何一个动作都极有可能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他不笨,当然想得清其中的利害关系。为了自己的性命,他只得忍气吞生。

    “哈哈,公子手下高手云集,个个都不是等闲之辈。以前我还以为那是谣传,今日一见才知真章。张某自叹不如!”

    虽然心里有一千个不愿意,但碍于对方的实力,张羽只得装出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好声说道。

    而那人显然也是个自负之人,听完对方的夸奖之后,瞬间便换了一张嘴脸,再次恢复到从前的谦和状态,慢声细语道:

    “既然然张舵主都这么说了,您的面子在下肯定是会给的。只是,万一这里面有人给出更加诱人条件交换神药,不知……”那人故意将声音接长,等对方接后话。

    “公子武功盖世,修为莫测,能够给公子炼药那是我们几辈子修来的福分,高兴还来不及呢!放心,药上已经刻上了公子的名号,谁要胆敢染指一下,那就是和整个结朋党为敌。

    从头到尾听完张羽的这番陈词之后,那人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泰然道:“那就请张舵主给我带路看一下制药的进程?”

    张羽陪笑道:“请!”

    在张羽的带领之下,二人来到了炬药的核心地带,一处被称作轮回药道的地方。

    这里和孙长空之前遇到的地方类似,同样有许多人待在这里,不同的是这里的是活人,面孙长空看到的是一群被穿成串的死人而已。

    这些活人无一例外,都在做一件事情。

    喝汤!

    液体的颜色以及散发的味道,这分明就是那口大锅的炼化产物。原来,那些黄汤不是用来直接炼药的,而是给这些活人往胃里灌的。这些人的嘴巴全都拴着一个漏斗,漏斗下端插入喉咙之中,另一端却与上面顺沿下来的管道连接在一起,只要上面有黄汤流过,便会立即被这些人们吸食的一点不剩。

    这种触目惊心、恐怖至极的的场面就连那公子派来取药的人都不禁为之动容。尤其看到那些人被撑得高高隆起的肚皮之时,他甚至有些怀疑,眼前这些人是不是怀孕了。

    “这就是饮鸩仙露的制作过程?呵呵,这也未免太过恶心了吧!如果让公子知道饮鸩仙露是从这些人的身体而来,恐怕再也无人尝试这种可怕的急药了。”

    张羽面露不悦,但却仍强装笑脸道:“公子识大局,自然不会被这些琐事牵绊。如果真因为这一点瑕疵百放弃神药,恐怕你们损失的就远远不是一颗庇魔珠那么简单的了。”

    那人想想,对方言之有理,于是释然道:“也罢,反正不是公子吃,那些人又懂什么干净不干净,只要能提升修为就行。话说,这药还有几天才能完成?”

    张羽显得极春得意,伸出一只手掌骄傲道:“五个时辰。”

    “这么快?不会药效失准吧?”

    “这一点你绝对可以放心,根本不会发生药效倒退的情况。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黄汤的浓度越来越高,所以炼药来也就事半功倍、得心应手起来。”

    说完,张羽伸手拉过旁边一名正在受罪的犯人,直接将他一掌击毙。这个时候那人发现,死者体内流淌出来的不是血,而是与黄汤相似的液体,只是颜色又浓郁了些,如同液态的黄金一般,煞是好看。

    “原来如此,看来是我错怪你了。”那人微笑道。

    “哪里哪里,您没见过制药的过程,自是不知道其中的隐情,稍有误会也是理所应当的。”

    “呵呵,是啊!原来张羽张舵主这么大度啊!真令在下惭愧惭愧。”

    说着,那人竟抱起拳头,故意讽刺道。

    谁知就在这时,一道平静的脚步声从昏暗的通道之中缓缓传来,不知为何,二人竟在同一时间感受到了相同的凶险信号,于是不得不正视前方,一看究竟。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来者居然是个赤身luoti,一丝不挂的尸体。对方脖颈处的伤口像一张狰狞的大嘴,可怕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

    “大半夜的,是谁在这里装神弄鬼,趁老子还没有发怒,还不快快现身。”

    说来也奇怪,张羽的话着实有力度,刚一说完,那具尸体便轰然倒下,其后随即现出一人的身形。他当然就是孙长空。普天之下,恐怕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在此时此景,开这种无聊玩笑的人了吧!

    “你是谁?来这里作甚?”张羽惊声道。

    孙长空摊开手掌,微笑道:“听说你们这里有传说中的神药,所以我特意前来看看。”

    “那你看见了没有?”张羽阴森道。

    “还没呢,不过看样子,再过五个时辰我就能成功见到了。”

    “好家伙,刚才的对话全被这厮听到了,此子不能留,杀!”

    说话之时,也是取药之人霹雳出手之时。

    墙壁上的烛光骤然黯淡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