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 替天行道
    ,!

    一路前行,孙长空终于来到了对方的大本营,也就是结朋堂的秘密基地之中。这里必说得有三五十口子的人,而且个个形色慌张,好像生怕自己的行为给自己招致杀身之祸一样。可令孙长空更加在意的是他们手里的东西。

    这些人的手里都有一个运送物体的简易独轮车,车上载着些乌漆马烟的块状物体,离着老远就能嗅到一股浓烈的恶臭气味。换作别人或许不知道,但因为有了无妄修罗界的经历之后,他可以肯定这上面的东西,一定是动物的尸体,或者是人类的也说不定。

    这些生灵死前到底经历了些什么,竟让他们的尸体人畜难分,死无全尸。带着疑问,孙长空躲过来人的视线,继续向前方行去。

    “还不给我快点,你是不是不想活了?瞅我干什么,快走啊!”

    突然孙长空听到了人的呵斥声,接着他的耳边传又来几道鞭击的声响,啪啪啪,全都打在了人的身上。那人挨了几下之后,发出一阵哀鸣,便又没有了动静。

    “不是吧!这里还是一个奴隶场?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有这种地方。”

    在孙长空在印象之中,这样的地方早应该随着时代的变迁而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可他怎么也想不到,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上基地之中,居然还有这么一处少见的奴隶场,接下来是不是会有更加难以入目的画面呢?‘

    之前孙长空见到的大多都是寻常的劳动力,他们只负责运输,并不管其它事情。而到了这里,才真正揭起了这人间地狱的一角。

    首先孙长空见到了一口大锅,锅里盛满满的黄汤,下面加火熬制,看起来像是在做大锅饭一样。可现在早已过了饭点,尤其是在这么诡计的地方,就算想吃也没有胃口,那这锅里的东西是用来干什么的呢?

    那些身上只披一件破烂衣衫的奴隶们不停地向锅下加柴,那黄汤沸得呼呼直呼蒸气,偶尔还会有那么几滴落在地上,激起大量白烟。孙长空心道,这哪里是什么晚饭啊,分明就是穿肠毒药。然而就在这时,另一幕让他惊骇的事情发生了。

    一个奴隶,背着另一个奴隶慢慢向锅边走来,就在孙长空期待对方下一步要做什么的时候,那人竟把背上的人向锅里一扔,头也不回地走了。于是,孙长空就眼睁睁地看着锅里的人消失在了黄汤之内。

    “这……他们是在烹人吗?真是太过分了吧!”

    一般稍有灵识的生物都有一个黄共同的特性:它们绝不会猎食自己的同类,或者用他们的身体作为自己的能源物质。具体为什么会有这种不约而同的习性,谁也不知道,这可能属于精神洁癖之中的一类吧!可眼下这些人竟做出如此违背人伦道德、天理不容的行径,就连孙长空也忍受不了了。现在他恨不得立即上前把那口大锅踢翻,又或者把这些冷血无情的人全部屠光,借此才能消除心中的怒火。可他仔细一想,这些人也不过是从人指使,真正的主谋还没有现身,再多观望一会儿也不迟。于是,孙长空贴着墙壁继续向前行进。结果没走几步,他看了第二幕惨剧。

    位于他面前的一个四方形的空间,空间被划分成东西南北四个区域,每个区域之中又有许多像竹竿一样实至要大上许多倍的木桩,一根根整齐排列,间隙一样大小,顶端被削成长锥形,而人便被插在这些木桩上,木桩从下身刺入,从口中穿出,血液顺着木桩向下流淌,看那上面厚厚的一层血污,真不知道有多少冤魂死在上面。

    一眼看去,这些木楔已经几乎全部占满,少数几个空余的上面的血渍也是十分新鲜,想来上面的人刚刚被人带走,恐怕就是被丢入铁锅之中的那几位吧!

    这些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又为什么要遭受如此酷刑,孙长空想不通。如果单纯为了惩罚某人,完全可以采用其它更让人印象深刻、却又不至死的刑罚。这样被木楔子贯入体内,想不死都不行,惩戒的意义也就不存在了。人死了,还能改正错误吗?当然不能。

    况且这里有这么多的人,不可能都是因为犯罪才被押到此处的吧!所以说这些人并不是因罪身亡,而是因为某种利益驱使才会酿成这种惨剧。这里的可能性很多,但长空首先想到的是:饮鸩仙露。

    之前听乌鸦道人口中提及的情况,加上之前所看到的种种迹象,孙长空觉得炼药的过程必定是一种神鬼共愤、令人发指的极端卑劣的行径。不然神药的负作用也不会那般恐惧,简直就是索命的阎王令。可那些熬制后的黄汤究竟如何提炼,孙长空仍是不知情。

    心中默念了两遍往生咒,孙长空这才民安地离开了这片屠宰场。然而不巧的是刚要离开通道的他竟被后面的两个护卫发现了。

    “你小子哪里来的,怎么还不去干活!”

    孙长空心头一愣,但又觉得如此也好,自己可以进入到敌人内部一探究竟,于是也不作声,只显出一副忌惮的神情,意图从通道路口出去。然而,这个时候另一个人突然开口叫道。

    “别让他跑了,他不是……”

    一言未尽,孙长空飞身直来,豁然踢出一脚,那人还没反应过来,已被送出好几丈外,刚好落在其中一根闲余的木桩之上,当场毙命。

    眼见自己的同伴遭此横祸,那人也不呼喊,竟是机智地双脚一曲,跪在地上求饶道:“大爷行行好,放我一条生路。我上有八十岁寡母,下有不能自理的小儿,一家上下四口人全得靠我一个人养活。我也不想做这种营生,谁让这世道……”

    “好了,你起来吧!只要你不叫人,什么都好说!”

    孙长空的回答很是痛快,这让那个护卫变得相当心安。之前他所说的是不是真无从查证,但不想成为自己同伴那样的下场那是毋庸置疑的。

    “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孙长空呵斥道。

    那人不敢隐瞒于是说道:“我们只是奉命这在里炼药。”

    “你说的药是指饮鸩仙露吗?”这时,孙长空的眼中闪过一丝睿智,只是因为对方低着头所以没有看见。

    “大人英明!”

    “哼!为了炼个药,就得杀这么多人吗?”

    “大人有所无知,那神药异于常类,必须要身强力壮的青年男子的体内精血,方能凝炼形成。而且,此药的成品率极低,我等已经在这坚持了半年之久,但只造出了三副。其中两副已经被人取走,第三副还在进行之中。”

    听完对方的讲述,孙长空当即吸了口冷气,没想到啊没想到,这听起来古怪的奇药,其中居然还隐藏着如此恐怖至极的秘密。青年男子的精血,好吧,怪不得要在大锅里熬制,这不是炼药,这分明就是在炼人!

    孙长空沉吟了一会儿,接着道:“那炼制这么一副仙露需要多少条人命?”

    那人想了一下,似乎也被自己脑海之中的答案吓了一跳,之后才道:“差不多五百人。”

    孙长空语调变了一百八十度,成了女人的声音,阴阳怪气道:“什么?”

    “大大……大人息怒,我们也没有办法,上面让我们这么做,我们也只能照着办。要是不依,恐怕我也要像他们一样被串在这里了。”

    说完,那名护卫看了一眼自己的同伴,脸上的肌肉不禁抽动了两下。如果刚才自己贸然出声的话,那死的就是他了吧!

    “这么多的人,他们都来自哪里?他们失踪,难道就没人追查吗?”

    那人听完之后,稍稍能够直起腰杆,接着道:“您有所不知,这些人不是一般人,都是罪大恶极,按罚当诛之人。”

    “你说他们是……”孙长空疑声道。

    “他们都是各地的死刑犯,早就应该被处死了。”

    “这……”

    孙长空心中骇然,他突然好像发觉了一个不可告人的天大秘密。

    “呵呵,大人,听小的一声劝,您现在最好从哪里来,再回哪里去。我们结朋党的靠山很是强大,就连朝廷衙门也得忌惮我们三分。这些死刑犯的来历我不说,您也应该猜到了。如果没有那帮人点头,我们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的药人呢?”

    对方的话听在耳中竟犹如晴天霹雳一样,使得孙长空的脸色煞白一片。对方似乎看出了他的骇意,于是连忙趁机逃出通道。然而他怎样想到,孙长空早已防备着一手,冰魄化为一道寒光划过对方的身体,那人登时栽倒在地,再也没有起来。

    “哼,趁机会想溜,想得倒美!”

    之后,孙长空拖着那人的尸体,并且将其放到了与之前那人相距离不远的一根木桩之上,并褪去二人衣衫,尽量让他们和其它死者的外形保持一致,不让他人过早发觉。

    孙长空将刀收回鞘内,扬长而去,只留下两滩新鲜的血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