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七章 独行
    ,!

    起初,孙长空以为对方所说是指一种平常生活当中所见到的那种蝎子。然而,当他看到对方全貌的时候,立时感觉到混身的汗毛都炸立起来。怪不得连乌鸦道人都淡定不了了,原来那是一只体形大到与成年人相仿的烟毛巨型蝎。

    看到那对硕大无比的蝎螯,孙长空不禁摸了下自己的脖子,这让是被它夹一下,恐怕整个脑袋都要掉下来了吧!

    “快,你快走,我给你掩护。”

    说着,乌鸦道人一个劲地推孙长空,可他却发现对方纹丝不动,好像长在洞壁上似的。

    “呵呵,这个家伙确实唬人,可我也不是什么贪生怕死之徒,把前辈留在这里,我还真有点不放心呢!”

    “嘿嘿,小子,算你有良心。可你现在不走,一会恐怕多半会后悔的。”

    此时的孙长空已经彻底掉转了方向,将头对向那只蝎子王,冷声道:“谁后悔还说不定呢,你说呢!”

    “哈哈,说得好。一只小小的畜生而已,我毋讶道人还会怕他不成。一会看我指挥,咱俩今天就来个蝎子宴。”

    说着,乌鸦道人将平时用的算命幡拿了出来。孙长空原本以为那只是普通的竹竿,谁能在烟暗环境之下,幡上竟有寒光涌动,杀气四溢。

    “原来这只算命幡就是你的武器啊!”孙长空恍然大悟道。

    “呵呵,算命的时候它就是算命幡,等杀生的时候,他就是夺命幡。”

    话音刚落,乌鸦道人已经豁然掠出,手中夺命幡飞速窜动,化为无数光影,一同刺向那只杀人蝎的背甲。

    然而,不知那知蝎子王到底受过什么训练,那背甲竟坚如铁石,幡杆戳上前不但没有造成伤害,反而溅起大片火花。借着微弱的光芒,孙长空发现对方那保丑陋无比的头部以及沾满血渍的蝎螯,别提有多么触目惊心了。

    “小心!”

    乌鸦道人一招不成,却被蝎子王占了先机。身后致命尾针呈万马奔腾之势不断向他搠来,前方两只蝎螯更像发疯了一般,舞成了千条万条,逼得乌鸦道人连连后退,差点没把手里的武器丢了出去。

    重新缩回收地的乌鸦道人心有余悸,突然觉得腋下一阵冰凉,低头一看竟发现自己的衣服不知什么时候破了个洞。好家伙,这要是身手稍微慢一点的,恐怕现在已经成为死尸一具了。

    “这玩意不简单,看刚才的手法好像是被人专门调教过的,看它动作杂乱无章,但却另有玄机,双钳加上尾针的无缝连击,几乎接近无敌。今天要是只有我一个的话,搞不好还真得死在这里。”

    孙长空笑笑道:“呵呵,看来我终于有用武之地了。”

    “玩笑先不说了,一会你和我一左一右,两面夹击。见过上前掠阵的时候我发现它身上甲衣难破,但身旁两侧却有破绽。只有只能接近它的身体,就把所有招式都往侧身招呼,我就不信它还能抗得住。”

    “嘿嘿,好嘞!”

    之前在通道里施展不开身手,到了这里终于可以勉强抬起胳膊了。孙长空解下武器,直接将脚将刀鞘扯掉,冰魄那股天然的寒气立刻充斥了整个空间。

    “小子,你这武器可以啊!”

    “一个朋友送的。”孙长空几乎不假思索道,好像纳百川的死和他一点关系都有似的。

    “那你这朋友一定相当靠谱。”

    “呵呵,也许吧!”

    一言说罢,孙长空身化流光,已然来到蝎子王的眼前。一时之间空中银光四射,刀气磅礴,孙长空一身杀气凛然,就吓得那家伙连连倒退。见此情形,乌鸦道人借机插入,抄起一边空当径直飞上。

    “快点,趁现在!”

    此时,蝎子王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迫近的乌鸦道人身上,完全忘记了另一个人的存在。孙长空瞧准时机,大呵一声,断浪刀意立时显现。接着,他身化虹,刀如风,断水之式眼看就要完成。然而就在这时,异象发生了。

    孙长空本以为自己的一刀足以让对方毙命,可当冰魄划开对方侧身的时候,另一只小蝎子突然冒出头来,身后尾针更是快得超乎想象,精准无比,直接扎向他的手腕。这要是被对方得逞,恐怕他就要当场没命了。然而就在这时,一股微风扶过,不偏不倚刚好落在那只新生的小蝎子身上。不知怎的,刚出生的它竟好似相当忌惮那风头,立刻缩身起来,原本要刺孙长空的尾针也一同收了回去。良机能遇,孙长空手持冰魄,在施展了断水之后,又接上一记分波反斩,直接将那小家伙一分为二,登时咽了气。

    可能是因为通道内氧气稀薄的缘故,静下来的孙长空只觉得眼前一阵眩晕,差点摔倒,多亏站蹲在蝎子王身上的乌鸦道人扶了一把。

    “你什么时候跑到它身上来了?”孙长空有些迷糊道。

    “呵呵,要不是我及时吹了口气,那只小玩意已经要了你的命了。”

    “这是怎么回事?”

    “哈哈,你不知道吧!蝎子天性怕风,一遇气流便会立即伏地。我刚刚就是利用了它这个弱点把你的小命捞回来的。”

    孙长空尴尬地笑笑,心道修为武功再高又能如何,最后在丰富的江湖经验之上还是一败涂地。看来,他是真的要好好跟这位前辈学习一下生活常识了。

    “你休息够了吗?这里又是蟒蛇又是蝎子的,想必待会还有毒物要来。再不走,恐怕又要陷入困境了。”

    孙长空点头同意了对方建议。

    经历了刚刚那张殊死搏斗之后,孙长空与乌鸦道人终于风回路转,前面的路越走越宽阔,不一会便见到了出口。

    这里的出口可不像之前的那般小气。看这大小,就算塞个狗熊进来都绰绰有余。好不容易站直了身体,孙长空好好地伸了个懒腰,顿时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活过来了。

    然而,当他看向乌鸦道人的时候,却发现了异样。

    只见对方脸色发青,嘴唇紫得发烟,一头虚汗,脚下更像个醉汉似的,东倒西歪。孙长空赶紧上前,想要上前搀扶,却被对方制止了。

    “别碰我,我着了那畜生的道了。”

    这时,孙长空才发现乌鸦道人的腋下的破口,但令他感到好奇的是,里面并没有血口。

    “前辈,你!”

    乌鸦道人靠着墙边坐了下来,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倒出些药丸来张口吞下。接着,他又连续运气调理,过了好久才虚弱地睁开眼睛,这时他的眼白之上已经布满了血丝,甚是狰狞。

    “小子,你听我说。”

    “前辈请讲。”孙长空恭敬道。

    “那只蝎子王厉害无比,虽然没有被他直接伤到,但毒液沾到了我的皮肤之上,渗入进体内当中,还是对我造成了伤害。现在我必须一直抵御,不让毒气攻入五脏六腑。这个过程,短则一个时辰,多则甚至需要一天。接下来的路我不能陪你走了,你得一个人进去。如果你怕里面有什么情况的话,那就别去了。”

    “前辈,你确定你一个人能搞定自上的毒?”

    乌鸦道人坚定地点了点头。

    “那我就没什么牵挂了。既然你不行了,我自己去也成。这样,你把冰魄留在这里,如果有东西接近你,也好有个家伙使唤。不得不说,你的那只夺命幡威力确实不怎么样。”孙长空打趣道。

    “呵呵,是啊!我老了,我的老伙计也不中用了。还是你们年轻人好,同样的武器在你们手中都能焕发出不一样的威力。但没有了他,你能摆平敌人吗?”

    孙长空没有回答他,而是起身向前走去。

    “你放心,他们还杀不了我!”

    乌鸦道人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缓绘闭上眼睛,进入了逼毒的过程之中。

    这样凶险却又刺激的独行,孙长空已经记不得这是第几回了。但每一次,他都乐此不疲,好像自己天生就喜好徘徊在生死边缘上似的,说不定哪次就坠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之中。

    然而,他并不在乎。

    孙长空享受的是过程。

    果然,没走多久他便听到了前面的说话人,终于有人出现了。

    “哎,听说了吗?今天又有两个不长眼的进到这里来了。”

    孙长空心道,原来他们早已知道自己和乌鸦道人的存在啊!说来说去,他们只不过是在人间的眼皮底下献丑而已。只是不知道,他们想到自己可以活着来到这里吗?

    “这么说,神药又可以早一步完成了。”另一个紧接道。

    “唉,那也不是。毕竟饮鸩仙露是世间奇药,要是能这么容易炼成,也就不会这么珍贵了。好了,别说了,一会儿又挨骂了。”

    听着二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孙长空这才探出身来,走到刚刚二人所在地上。在那里,他看到了如同人间地狱的一幕场景:那是一座由无数人骨堆积起来的山丘。看这规模,这里最少得有上千人。这么多人死在这里,为什么就没人发现呢?

    孙长空有些好奇这些人的来历,但这些骸骨不知存放了多少年,别说是能证明身份的物件,就连衣服也都风化消失了,一丝痕迹都没有。但可以看出,这些人全都死于非命,因为这些骨骼上布满了伤痕,或深或浅,大小不一。想到这里,孙长空淡淡一笑:

    “看来,这是个很有趣的地方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