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 夜闯结朋党
    ,!

    孙长空好不容易睁开肿胀的眼睛,却豁然发现二人已经置身在一处地道之中。

    地道十分狭小,只能允许单人爬行。孙长空一边跟着前面乌鸦道人前进着,一边在心中暗暗怒骂,哪个身高不足五尺的土行孙修得这个该死的通道,要是让他知道了,肯定把他塞进马桶里。

    “前辈,还有多久啊?”

    显然,这段困难的爬行令乌鸦道人也是相当憋屈,稍事休息,他才道:

    “看样子还得个一柱香的时间。只是,他们造都造了,为什么不干脆把这里建得宽敞一些,整得跟老鼠洞一样。”

    “就是就是,估计造这通道的一定是地鼠的后代。”

    二人数落了一通之后,心情终于痛快了许多,于是继续前进。可不知怎的,这通道越往里面越是狭窄,好在二人身材都不宽大,还能勉强通过。这要换作三胖进来,早就卡在中间进退两难了。

    “有了有了,前面有亮光了!”

    欣喜的乌鸦道人赶紧加快速度,孙长空不革示弱,紧随其后,可没过多久,对方居然停下了。这让后边的孙长空差点没撞在前面人的鞋底上。

    “又怎么了?”孙长空埋怨道。

    “这帮孙子们是怎么搞的,出口怎么这么小。难道,他们是数长虫的?”

    孙长空借着些许空当看了看前面,发现果真像乌鸦道人所说的那样,位于他们面前的不过是个拳头大小窟窿,光线就是那照进来的。除非那两个人会缩骨一类的异术,不然就是打死他们,也绝不可能从这里出去。

    “难道……是我们走错了不成?”

    孙长空把之前的种种迹象联系起来,又想到这个古怪的通道以及眼前的洞口,一个让他略感不妙的猜测浮现在脑海当中。

    “糟糕,快退回去,这里是他们布下的陷阱!”

    乌鸦道人却是相当淡定,然后道:

    “不可能,我的罗盘绝不会有错。这里肯定是入口,只不过你我没有找对进入的方法而已。”

    他本以为对方还会辩驳,谁知孙长安一言不发,就连呼吸声察觉不到了。难道,他是哑巴了不成?

    接着,他听到一连串物体蠕动的声音,那种怪响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接着他小声问道后面有什么东西。但孙长空还是沉默着不说话。就在他准备推开对方,一探究竟的时候。孙长空一声惊呵把他吓住了。

    “别动!有情况!”

    孙长空不说话那是因为他的后面出现了一位不速之客,他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时候接近他们的。或许是入洞之时,也许从一开始它就一直潜伏在这附近,静候猎物自投罗网。

    那是一条巨大的蟒蛇,虽然看不到对方的全貌,但从那粗壮的身体来看,至少也要有三四丈来长。这么一看,孙长空才幡然醒悟,原来这条通道是给这个大家伙准备的啊!

    孙长空没有让开,但乌鸦道人还是看到了那条蟒蛇的脑袋。但不对于慌张的孙长空,他倒是显得极其淡定,脸上看不出丝毫惧色。

    “原来如此,看来咱们侵入到了他的巢穴之内啊!好不巧,好不巧……”

    听到对方这番言辞,孙长空有些忍不住了:“前辈,你能不能别说风凉话了。我要是死了,你肯定也活不了。”

    “嘿,你这小子怎么说话呢!”

    “可这里如此狭小,我就算有再多能耐也施展不开啊!”

    乌鸦道人没好气地回道:“你不行,我有说我不行吗?既然摆不平,那你就给我让开。”

    看着对方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孙长空心想:“反正不是我逼你的,要去送死我绝不拦你。”

    于是他将身体尽量贴到一侧,让出少半个空间让对方通行。

    乌鸦道人虽然体形消瘦,但这点空隙还是不足以让他挤到前面。而年看到二人的这番活动,那条巨蟒已经没有心情继续耽搁下去,大口一张,直接朝孙长空窜了出去。

    虽然冰魄就在身后,可这里的空间根本就不允许他拔刀出鞘。他恨得牙根痒痒,恨不得将刀一撅两半用刀片作战。然而,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对方已经来到了面前,他几乎可以嗅到对方的口气。这回,他死得心都有了。

    “闭眼!”

    就在自己生死存亡的刹那,乌鸦惊出一语,孙长空虽不知对方做何打算,但本着死马当活死马医的想法便真的合上了双眼。接着,他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气味,接着前方传来一阵骚动,然后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完全消失了。

    当孙长空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那条巨型蟒蛇已经没了踪影,而乌鸦道人得意地看着他,探到前面的手掌上有些泛白的粉末。

    “是硫磺粉!居然是硫磺!”

    乌鸦道人故意拍打了下手掌,那股气味引得孙长空接连咳嗽了好一阵都终于缓和了些。

    “算你小子有点见识,咱们这些行走江湖的,走门再外,免不上要遇上些毒物,这硫磺粉可是其中一件克敌法宝,我可是绝不可忘的呢。”

    听到这,孙长空不禁心中感叹,还是这些老江湖经验丰富,准备万全,这要换他自己在这,恐怕已经沦为那厮的腹中之物了。

    “不过就像你说的那样,看来咱们走错路了。这里并不是入口,而是一道陷阱。不过,这些人还真奇怪,居然养这么个玩意在这里,他们就不怕这东西哪天饿了肚子把他们当早点吃了?”

    孙长空想了想,确实也无法解释这些东西。不过说到这里,他对前面的那个洞口倒是有些兴趣。

    按理说,挖陷阱就挖吧,还留什么气孔,难道他怕那蛇闷死不成?还是说,这个洞口还有别的妙用?

    “走了,咱们折返吧!估计那家伙走远了。如果再遇到它的话,大不小再来一把硫磺,我就不信它不跑。”

    于是,二人接着又向回爬去。可没过多久,孙长空突然就停下了。

    他明明记得来时只有一条路径,可眼下自己的眼前居然出现了两条方向截然相反的通道。可到底走哪一边,实在是拿不定主意。毕竟,刚刚已经有了蟒蛇之难,如果前面再出现个什么怪东西,而乌鸦道人又没有好的应对手段,那他们可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前辈,走哪边?”

    一开始乌鸦道人也是头雾水,可既然都说了有陷阱,像这样的迷宫也就是见怪不怪了。稍作沉思,他开口道:“今天我的罗盘可能有些问题,所以才会把咱们引到了这里。所以,接下来的路还是靠咱们的直觉吧!”

    直觉?前辈,你好歹也是经历了不少事情的老江湖,怎么能说出这般不负责任的话呢?要知道,一个选择就可能决定之后的生死。这样的直觉也太要命了些吧!

    “前辈,如果要说直觉的话,我感觉您的比较靠谱。毕竟您的经验丰富嘛!”

    “可经验这东西是不能用在直觉上的,尤其是这种情况,那些机关陷阱的布置者,就喜欢揣度我们这些老江湖的心思,越是以为安全的路,里面越是危机重重。越是看起来凶险的路……”

    “那进去肯定就死无全尸了。”孙长空接茬补了一句。

    “你这孩子!”乌鸦道人无奈地摇摇头。

    “所以说,接下来还要看我自己的意愿呗?”孙长空问道。

    “嗯,你选吧,我相信你的直觉。”

    “好!”

    孙长空将心一横,也不管自己心里的想想法,直接闷头向前行进。乌鸦道人见引情形,微微笑了笑,脸上竟有一丝满意的表情闪过。

    前行了一段距离,孙长空感觉明显吃力,于是道:“我怎么感觉咱们一直在向上走啊!”

    “那很好啊,说明咱们距离地面不远了。”

    孙长空想了想,好像是这么个道理,索性也不再去管那么多,继续上前。可没走多远,他突然觉得手下发滑,凑进一看,净是些粘稠的液体。

    “血,这里有血!”

    自打在无妄修罗界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现在孙长空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相当强大。有些时候,他只是装作惊讶,害怕,实际上心里一点波动都没有。因为,他不想让别人把自己当成怪物,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怪物。

    乌鸦道人探到前面,看了看,同意了孙长空的判断。可这里除了那条蟒蛇还能有什么东西能流血呢?难道是这些侧壁?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就在二人疑惑之时,头上掉下来的重物差点让孙长空晕死过去。

    “妈的,谁砸我!”

    孙长空恼羞成怒,张口就骂。现在的他已经天不怕地不怕,大不了就是一场大战,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毕竟,他还有大部分的实力还没有展现过。如果令乌鸦道人与他单打独斗,对方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然而,就在他摸到落物的时候,他才终于闭上了嘴。

    他摸到了一个人,一具死人。

    好端端的,怎么会有死人从天而降,砸到自己的身上。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就在孙长空迷惑之时,乌鸦道人突然尖声叫道:“快走,快走,又有东西过来了。”

    孙长空感到有些莫名奇妙,于是道:“你不是有硫磺吗?”

    乌鸦道人面色铁青,推着他向前行去:“硫磺对蛇有用,可没说对别的毒物奏效啊!蝎子王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