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 神药
    ,!

    孙长空自是听过这两个人的大名,事实上在他的心目中,对方的实力要比苍北仙苑的方惜时还要厉害上那么几分。都说天地双尊天下无敌,就算遇上仙人也有一战之力。可他万没有想到,印证这件事情的居然是陈家的老仙人。

    “可那场战斗究竟怎么样了?到底孰强孰弱?”

    乌鸦道人叹了口气道:“然而谁也不知道最终的结局如何,但确实有人见识过那场旷世大战。”

    “啊?是谁?”

    “其中一个就包括你们派的方掌门……”

    孙长空愕然:“原来掌门也在场啊!”

    “在场不光是他,还有飘渺云巅的苏如云,天幕尊府的四大长老,陈家的十二太保。”

    “原来这么多人都亲眼见证了这场战斗啊!但为什么之后无人提起这间事情呢。”

    确实,要不是乌鸦道人谈起这件事情,恐怕他还不知道初升大陆之上居然还爆发过这么一起轰动整个天下的巅峰对决。这里面必定还有隐情。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可能他们在当时达到了某种约定,不让在场的人将对决的结果公之于众。所以最后的胜利究竟属于哪一方,可能只有这几个人知道了吧!”

    乌鸦道人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听见门外的走廊上响直一阵喧哗,仔细去听,是两个男子路过交谈。

    “神药准备的怎么样了?上面催得很紧啊!”

    “你放心,陈公子要的东西,我们结朋党什么时候怠慢过?饮鸩仙露虽然稀有,但也难不住我们。你走之前,我一定将东西给你。来,跟我到那里去看看!”

    谈话到了尾声的时候,二人已经下到了楼梯之上。孙长空收回心神再看乌鸦道人,对方却已是满脸骇意。

    “前辈,你怎么了?”

    “他们刚才说的是不是饮鸩仙露?”乌鸦道人惊慌道。

    孙长空想了想才道:“好像是叫这么个名字,怎么了,这东西真的有他们说的那么厉害吗?”

    乌鸦道人愁眉不展,怅然道:“厉害不厉害我没有试过。但如果他们所知的与我知道的那种东西是一种的话,那事情就大了。”

    “什么意思?”孙长空不解道。

    “你有所不知,这饮鸩仙露听起来很是洋气,但实际是一种对人体伤害极大的急药。何为争药,就是可以在短时间内提升人们修为力量速度的药物。急药对人体大多无益,服用了它的人也会在之后的一段时间内出现疲倦,无力,气虚等负面症状。但这些比起之前所提到的钦鸩仙露,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之上。”

    “哦?那这饮鸩仙露又有什么独到之处呢?”

    “独到称不上,毒道它倒是能数得着。吃了那药的人将在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必死无疑。”

    “啊?这么毒?”

    “这还不算什么。等那人死了之后,谁也不能去触碰他的身体。不然便会混身溃烂,化为脓水而死。”

    孙长空咽了下口水才道:“这玩意如此歹毒,怎么还会称得上是仙露呢?”

    这时,乌鸦老人眼中又闪出一道光芒:“因为,他的药效实在是天下无双,绝无仅有。恐怕就是真的灵丹妙药也要逊色一筹吧!”

    “那您说说看,这药到底强在什么地方?”

    突然间,乌鸦老人伸出了两个手来,将手指全部叉开,然后道:“十倍,他能让一个人的修为在一瞬间提高十倍。”

    孙长空对于修为的概念还不是很明确。他只是知道,十倍修为要消耗几百甚至上千年的时间才有可能达到那种程度。而绝大多数还没有等到那个时候,便纷纷羽化仙逝了。

    “一般人听了这种药还好,要是让你们掌门那种级别人的大能之人吃上那么一颗,就算是天,他也能轰上一块来!不过在我看来,应该没有哪个大人物蠢到那个程度去试这种药吧!”

    “那照您看,这些药是给谁的呢?”

    “只有一种可能。死士!”

    像一些名门旺族都会豢养一批只听命于自己的死士,他们没有自由,没有人格,他们的使命只有一个,那就是无条件地听从主人的安排。有些人会用特制的药水给这些人泡澡,经年累月下来他们便失去了痛觉,而且皮肤之上会结出一层硬质,能够替他们阻挡很大的一部分伤害。就算不幸受伤,也丝毫不会有所察觉,因为他们只是单纯的机器,没有七情六欲,自然不会自己什么叫疼。

    “看来,某些人要有大动作了。不行,我要去看看!”

    乌鸦道人说完就要往门外冲,孙长空一把拉住了他,说道:“前辈别着急,我和你一起去。”

    “你?”

    乌鸦道人上下打量下对方,一副瞧不上眼的表情道:“你在你们门派的年轻一代之中可能还算个人物,但在外面可没人惯着你。说不定他们捉了你,拿你试药也说不定。”

    孙长空摊开手道“你看现在的我害怕这些吗?”

    乌鸦道人猛拍了下自己的额头,恍然道:“忘记你是魔星降世了。”

    孙长空有些尴尬:“前辈,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咱们再不追可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二人赶紧上楼,出门四面环视了一圈。好在,那两个人刚刚下楼,好像是要去往什么地方,截下了一辆马车,直接向城外驶去

    。看来,这个神秘的地方还挺远啊!

    好在,孙长空与乌鸦道人都是修道之人,虽然不能腾云驾雾,但要凭虚御风还是相当容易的。当然,于是年纪轻的孙长空能拥有这等俊俏的身法,乌鸦道人还是吃了一惊,心中暗道此子果真不简单。但他的表情只得装成不以为然,尽量让自己不被落下。

    因为双方相距较远,所以前面的马车一直都没有察觉得尾随的二人。就这样,马车一直向前,一直来到了一处小树林之中,这才从大道了拐了下来,消失在漆烟的夜色之中。

    “这怎么办,万一进去被他们发现可就前功尽弃了。”

    乌鸦道人摆手:“莫急,只要他们不是遁地,我就能找到他们所在之地。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

    说完,乌鸦道人从怀中掏出一枚罗盘,显得十分得意。

    “你不说,我还真记不得了。”

    二人怕撞见对方的人,所以在外面等了许久,直到所有嘈杂声等消停了之后,他们才猫腰探入树林之中,生怕脚步声引起对方的惊觉。

    走了没几步,孙长空便到一阵之窸窸窣窣的声音,再拨开树叶一看,之前拉车的那匹马正在一旁吃着草料,而车上已经空空如也,连个鬼影都没有了。

    原来,那赶马的车夫和他们是一伙的啊!

    孙长空仔细一想也对,这么秘密的地方怎么能让一个外人发现。如果一定要这样的话,那人恐怕已经不在这个世了吧!

    “前辈开始吧!”

    孙长空的意思是,赶快施展八卦定位异术,找到那个地方的入口。可当他尝试摸向一旁的时候,却发现对方已经不在身边。

    “前辈!”

    孙长空稍稍加大了嗓门,可依然无人回应。就在他准备向外继续摸索的时候,一只手掌猛然落在他的肩上。

    “谁!”

    受到惊吓的孙长空,二话不说反手一记断浪刀法直劈那人脖颈,见此情形,对方已经大惊失色,几乎吓死过去。

    “是我!”

    听到声音孙长空才惊觉那人居然是乌鸦道人。可刚刚对方不是在自己的左侧吗,什么时候跑到右边去了。想到这里,孙长空立即住手,可因为用力过猛,他的手掌之上已经被震出了血丝。

    他被自己的断浪刀气震伤了。这实在有些尴尬,但孙长空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要把对方劈头盖脸地臭骂一通。

    “你这个老道,怎么一点规矩都不懂。大半夜里,还是在别人的地盘上,你就不怕我一掌杀了你吗?”

    当然,现在的乌鸦道人脸色也没好到哪里去,毕竟自己刚刚才从鬼门关里走出来。

    “好了,小祖宗,是我的没规矩好了吧!你再这么嚷,敌人都被招来了。到时,就算你杀我,我也没命活了。”

    “那你跑这边来干嘛?”

    乌鸦道人指了指手里的罗盘,小声道:“你看!”

    原来,罗盘之上有一枚红色的磁针,根据不同的需要,磁针能够指向不同的方位。而现在,孙长空所在地方正是所指的地点。

    “这里就是入口的位置。”

    孙长空看向四周,可这里一目了然,别说是机关了,别连个遮风蔽雨的地方都没有。这要是阴天下雨被从入口里灌进了水,不用他们动手,这里的人自然都会变得水王八了。

    “前辈,你的玩意是不是失灵了?你看这里像是有入口的地方吗?”

    对于孙长空的置疑,乌鸦道人略显怒相:“你可以侮辱我,但不能侮辱我的专业技能。我可是……”

    乌鸦道人刚往后退了一步,整个身形便突然向下折去,孙长空上前去拉,谁知竟被牵扯了进去。二人一通翻滚,装得七荤八素,早就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了。

    “他娘的,今天的运气怎么这么差!”孙长空一边扶着头,一边叫骂道。

    谁知这时乌鸦道人突然说道:“运气还不错,咱们到地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