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四章 始城
    ,!

    孙长空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一贫如洗的杂毛老道,居然还是一会之长。可这跃离盟是怎么地方,难道是和草堂一样,也是个几近消失的门派。但看这两位守卫的表情也不像啊!想来想去,孙长空决定一会儿再询问其中详情。

    “我和这个年轻人要借用一下这里的法阵,还清二位行个方便。”虽然对方显得十分恭敬,但乌鸦道人并滑因此而目中无人,他还是像从前那般谦逊,和蔼,没有任何的架子。

    “您请,您请,小的们有眼不识泰山,居然在您的地盘耀武扬威,真是有眼无珠。”

    说着,二人赶紧让出一条路来。这下,就连孙长空也觉得自己相当有面子,走起路来竟有些飘了……

    “哎哎,前辈,你刚才手里的是什么东西啊!我怎么没见过。您能不能行行好,也给我弄这么一个。”

    看着孙长空一脸谄媚的样子,乌鸦道人没好气地说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就给你一个。这可是我不舍昼夜,耗费了大半生心血才换来的宝贝。”

    “啊?这么厉害,您到底是做什么的?”

    乌鸦道人叹了口气,接着道:“其实在做算命先生之前,我还在跃离盟里任过职。只是这些年心累了,所以从那里退了出来,回到了草堂。”

    “跃离盟,跃离法阵,这二者有什么关联么?”孙长空着实好奇。

    “那当然,你以为这些跃离法阵是生来就有的吗?他们可是通过人工一点点建造而成的。”

    “这么说……”

    “没错,原先我的职责就是掌管修建跃离法阵的人。也就是所谓的会长。”

    “原来如此,怪不得他们对你这么尊敬。”

    乌鸦道人摇摇头道:“现在不行啦!这帮闲人们依仗着前人留下来的劳动成果,肆意妄为,净做些恃强凌弱的卑劣之事。他们看见来者穿着高贵,便会伺机索要过路费。如果看对方经济情况一般,干脆就将他哄走,不允通过。说来说去,利益才是驱动人类前进的助力啊!”

    “前辈,你这么说就有些太过武断了些吧!天下还是有很多乐于助人,不求回报的善良之辈啊!比如,您~”

    孙长空看着乌鸦道人,乌鸦道人有些惭愧,一会儿说道:“哎,别给我脸上贴金了,说到底,我也有些私心。”

    “哦?什么私心?”孙长空想了想,除了那十年之约之外,好像也没什么别的附加条件了吧!

    “呵呵,这个还不能说,等时候到了,你自然清楚。”

    听了乌鸦道人略带深意的回答之后,孙长空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看来他之前的猜测没错,这个家伙果然还有别的目的。这样的话,他只得对这人更加小心了。

    说话之间,二人已经来到了光柱跟前。探到近处,孙长空才发现这跃离法阵的壮观,单论规模,恐怕就是十个人日夜不间断的工作,想要完在这么大的法阵也得要个一个月吧!便何况,这是用来传送人类的跃离法阵,创建工作之难,工序之多,更是难以想象。如果真的在各个城镇之间全都设立这么一处地方,工程量绝不亚于建造一个王国啊!

    “前辈,你们当时为了建造它们究竟花费了多长时间啊?”

    “不多不少,整整二十年。”

    “这……”孙长空倒吸口冷气。

    人生在世,一共才能活多长时间。而要将其中的二十年奉献在一处无关痛痒的法阵之上,这样的行为实在令人敬佩。怪不得那两个守卫毕恭毕敬,单是这份难得的毅力也足以让人惊叹。

    “好了,不要浪费时间了,快进法阵吧!”

    说着,乌鸦道人向前一步,进入到跃离法阵之中。接着,他的身形开始变得愈发模糊,等孙长空再次聚焦看向那里的时候,对方已经完全不见了。

    “前辈,等等我!”

    孙长空慌不择乱,直接冲入了法阵当中。可就在这时,他的后背突然被人排了一下。

    “喂,还愣着干什么,咱们到了。”

    孙长空还没回过神来,就被乌鸦道人接出了法阵。这下,他彻底傻眼了。

    面前出现的是一处从未见过的地方。他十分可以肯定,自己刚刚来的时候,四周绝不是这个样子。原来,跃离的过程居然这么迅速,根本不给人反应的时间。说实话,他还真想研究一下其中的原理呢!不过想来这些都是机密之中的机密,人家怎么可能轻易透露,于是也就不做多想了。

    “前辈,这是哪里啊?”

    “这是自蓬莱大陆进入初升大陆的第一个城,大家有都称它为始城。”

    “哦?这么说这里还有别的名字?”

    “当然!”

    “那……”

    “我保证,你听了之后就绝不想过去了。因为那个名字太晦气了。”

    “说说看,我也好奇!”

    “始城还有个名字,它叫做尸骨城。”

    “啊?尸骨?我没有听错吧!”

    乌鸦道人摇摇头。

    “你没听错,就叫尸骨城。”

    孙长空有些发呆,这起名的人是有多恨这个地方,居然想出这么用了这么不吉利的字眼,难道他是想这个城里尸浮遍地,血流成河不成。

    “你不知道,原来这里被人屠过城,和草堂一样,被人一夜之间杀得片甲不留。那时的它还叫落日城。”

    “不是吧!他还有别的名字啊,前辈您怎么不一口气说完啊!”

    “你这年轻人,怎么性子这么急,这听故事有一下子跳到结尾的吗?而且,现在天色已晚,咱们得找个旅店住下了,明天再继续赶路。一会儿吃饭的时候,我再给你好好说说。”

    孙长空一想也对,于是跟着对方四处寻找,最后还是在城中心的位置处找了家装修不是太好的小店,落脚休息。因为赶路太过疲惫,二人也没去大堂,直接在屋子里吃了起来。

    “我说,你们这里怎么这么动荡,一言不合就灭门,屠城,我在苍北仙苑这么多年,可从未听闻过这么惊悚的事情。”

    乌鸦道人吃了口鸡肉,这才道:“呵呵,所以说你们这些人身在福中不知福啊!这里地处两个大陆的交界之处,本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大规模的流血事件时有发生。就前不久,这里的一个大户王家,因为得罪了在整个初升大陆之上都名声赫赫的陈家,直接被满门抄斩,一个不留。”

    “孩子呢?”孙长空不禁问道。

    乌鸦道人摇摇头。

    “这个陈家是不是那个号称族内有仙人坐镇的那个陈家?”孙长空突然问道。

    乌鸦道人有些惊讶:“你听过。”

    这时,孙长空想起了自己抢邪兵,杀霍英的往事,面色阴沉地笑道:“不但知道,还打个交道呢!”

    “那你一清楚陈这的势力喽?”

    孙长空显得相当从容:“其实在我看来也就那样。可能是我并没有见到那个传说当中的陈家仙人吧!不过,真正的强者不是靠唬人,而是要靠实力的。就算那个仙人再怎么厉害,一直龟缩在家里也没有什么用。”

    “小子,你还真说错了?”

    孙长空有些好奇:“哪里错了?”

    “那个仙人虽然从未露面不假,但他却并不是没有用。相反,他足不出户,便能杀掉相隔数以千里的目标。那个王家就是这么没的。”

    孙长空实在想象不出杀人于千里之外是何等景象,于是他接着道:“那你是亲眼见到了?”

    乌鸦道人摇头:“我虽未见,但别人却目睹了那堪称神迹天谴的瞬间。”

    “他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

    乌鸦道人那双沧桑的眼睛之中突然闪出一丝金光,紧接道:“他看到了一道通天的雷闪从天而降,直接劈中了王家大宅。等人们上去察看的时候却发现里面的人全都死了,而且死状各不相同。有的被一击穿心,有的则是体无完肤。有的身中百箭,有的面色如鬼,中毒而亡。很难想象,这些人,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被同一道攻击以不同的方式全部杀死。这种手法,恐怕只有仙人才能想得出了。”

    听到这里,孙长空倒是有了不同的观点。

    “如果说,那道霹雳只是意外,而这那之前这些人都已经被杀死了,这样的事情有没有可能?”

    乌鸦道人摆手:“不可能,那里有这么巧的事情。再说,陈家早在一个月之前便预言了王家灭门的事情。难道这还不能说明杀手的身份吗?”

    “我并不是说杀手不是陈家,而是说动手的未必是那个隐世的仙人。”

    “哦?你的意思……”

    “我说他们就是在虚张声势,夸大事实。故意让大家以为那是仙人的手笔,实际上是他们暗中动的手脚。”

    “可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呢?”

    孙长空立即回道:“这不明摆着嘛,吓唬人呗!要我说,谁也没见过那个人,说不定根本没这么个人。一切的一切,不过是陈家给外人制造的假象,目的就是增加自己的势力,好让别人不敢打他们的主意。”

    “不,你说错了。”

    孙长空有些不耐烦,没好气道:“又哪里不对了?”

    “确实有人见过那个陈家仙人,而且现在他们还在这个世上。”

    “哦?是谁?”

    “天幕尊府的天地双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