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三章 纵贯之旅
    ,!

    自从答应了对方的条件之后,孙长空便有种进了贼窝的感觉。可中途反悔又不是一个男人该做的事情。况且,眼下实在没有其它的好办法,要想在传薪活动之前回到苍北仙苑,乌鸦道人是他唯一可以相信的人。

    第二天,乌鸦道人和小磊忙活了一整天,又是浇地,又是除草,恨不得把所有的农事一天之内全部干完。好在,他们还有得力助将阿大阿二,紧赶慢赶,他们终于在日落之前将所有事情全部完成。晚上,乌鸦道人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条鱼,这下小磊可欢喜了。而阿大和阿二仍然只能看着,因为以它们的食量来看,这条鱼连塞牙缝的都不够。

    “小磊,接下来一两个月,你和阿大阿二好好看家,不要让外人进来偷东西。”

    这时,小磊正在津津有味地吃着鱼肉,被对方这么一说,差点被刺卡到喉咙,紧接着剧烈地咳嗽起来。

    “你说什么?让我看家?我不干!我要和你一起去。”

    “小磊,外面的世界太过复杂,你又这副样子,我怕你会出事……”

    “不是吧!我都快三十岁的人了,难道还要整天担心自己的安危不成?我不是小孩子了,让我跟你一起见见世面吧!”

    “然而,外面的世界并没有你想象得那么美好,你说是吧,小兄弟。”

    乌鸦道人略有深意地看着孙长空,这让后者感到尤为不自在。

    “啊……是吧,江湖险恶,人心叵测。现在人们都是带着面具在过活,你根本不知道面具之后的是笑脸还是恶脸。前辈是过来人,他说的话自然有道理。”

    “可你们都这么走过来了,为什么我不行!我不干,我不干!”

    小磊直接把筷子摔在桌上,环抱双臂,竟不再吃鱼,这在他的人生当中恐怕是第一回发生吧!

    乌鸦道人面色极为难看,他不是生气,而是痛心。他不知道自己的一番苦心,为什么得不到理解。难道,真的要像他们一样撞得混身是伤才肯回头吗?

    孙长空敏锐地发觉了这一点,于是语重心长道:

    “小磊,虽然你比我年长,但有些事情我确实比你有经验。其实,从打第一次看见你,我就有种感觉。”

    “什么感觉?”小磊忽然问道。

    “呵呵,你感觉你是前辈的什么人呢?或许说,前辈将把当作什么人呢?”

    小磊想了想然后道:“徒弟。”

    乌鸦道人不语,孙长空的面色也不对。

    于是小磊立刻改口道:“孩子。”

    然而,乌鸦道人的表情不是没有什么变化,而孙长空的神色已经稍稍舒缓了一些。

    “再想想。”

    想了许久,小磊才终于道:“亲儿子?”

    孙长空摇头。

    “其实他把你当成了他自己。”

    “什么意思?”

    小磊茫然,而乌鸦道人支取满意地点了点头。

    “你啊你还真是单纯啊!从我来到现在,你从未叫过一声师父,他也没叫你一句徒儿,你们这是师徒关系吗?”

    小磊想了想,对方说的在理。

    “乍一看上去,你们好像是朋友,但是前辈对你的好是单向的,而你并没有回报什么。”

    小磊点点头。

    “其实,你们的经历很像。”孙长空淡淡道。

    小磊的瞳孔突然放大,显然他是意识到了什么。

    “没错,你们都没有悲惨的过去,草堂被灭派,而你却被灭了门。”

    孙长空缓了口气,继续道:“不同的是,前辈比你年长,因为孤身一人,他遭受了别人未曾经历的苦辣酸咸。而你不一样,你还年轻,而且你的身边还有他。为了不让你,为了不让另一个自己再受那种折磨,他索性把你关在了这里,让草堂给你遮风挡雨。”

    听到这晨,小磊的眼眶已经泛红,他看了一眼低垂着头的乌鸦道人,随即开口问道:“真如他所说的那样?”

    许久,乌鸦道人没有说话。但这个时候,无言就是最好的答案。

    他默认了。

    “好吧!我不去了,你们去吧!”

    小磊偷偷擦掉了眼边的泪痕,然后道:“早去早回,我困了,去睡觉了。”

    留下这句话之后,小磊扬长而去,留下孙长空与乌鸦道人对着那条未叫完的鱼。

    为了不惊动小磊,孙长空与乌鸦道人一大清早便起启离开了草堂。回望着愈发模糊的翠山青峰,乌鸦道人竟有种永别的错觉。

    “难道我对这里已经开始厌倦了?”

    乌鸦道人摇摇头,苦笑着。

    “话说,不和小磊道个别真的没事吗?”

    “哎,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个把月就回来了。以前我去外边算命的时候,也时常好多天不回去。他也不小了,确实不需要我一直陪伴左右了。”

    “如果你是个父亲的话,那你一定是个好父亲。”孙长空莞尔道。

    “可我并不是一个好徒弟!”乌鸦道人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整个草堂只有你一人存活,难道这里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乌鸦道人苦笑着,随即道:“当年草堂在附近也是名门大派,手下弟子众多,我不过是其中最微不足道的一个。”

    乌鸦道人眼中闪着光芒,好似是在回想当时的情形。

    “可我们的敌人太强大了,几乎一夜之间就让草堂变成了人间地狱!”

    “一夜之间可以摧毁一个门派,这个人也太强大了吧!他是谁?”

    乌鸦道人摇摇头:“谁也不知道,很多去追寻这个结果的人,都死在了追求真相的道路之中。”

    “那你们又是怎么和他结冤的呢?”

    “没有原因,唯一的可能就是当时的草堂太过强大了。那个人急需证明自己的实力,所以就拿草堂开刀了。”

    孙长空并不认同对方的说法:“证明自己实力的方法有很多种,灭门肯定不是最好最有效的办法。除非,他还有别的目的。”

    “草堂向来以仁为本,很少与外界结仇。即便是有,也是些不入流的旁门左道,不足为惧。此人的出现,几乎已经让初升大陆以及蓬莱大陆陷入动荡,多方势力相互合作,希望能将其围杀剿灭。可就在草堂灭门之后的第二天,那人就蒸发似的的不见了。他遭遇了什么,又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

    “那他除了残害了草堂之外,还做过些什么。”

    “在来草堂之前,他还摧毁了几个门派,但规模实力比起草堂,根本不值一提。”

    “那你们和这些门派有过来往吗?”孙长空问道。

    “绝对没有。事实上,其中有些势力,就连我们也没有听过。只是知道,它们都被同一个人从这个世上抹杀掉了。”

    孙长空摸着下巴,沉吟道:“看来这里面还有一个天大的隐情呢!”

    说话的工夫,二人已经走出了几十里路,对于常人来讲这样的速度已经惊为天人。但和整个初升大际相比,这点距离实在微不足道。

    “我说,咱们就这么一直走下去吗?”孙长空突然问道。

    “当然不是。”

    “那……”

    “咱们要去一个地方,那里有你需要的东西。”

    “什么东西,我怎么不知道。”

    “呵呵,你到了就知道了。”

    看着对方神神秘秘的样子,孙长空心知对方是不会轻易说的,于是也不再强求,反正到了地方就一目了然了。

    思量间,孙长空已被落下了好几丈之远。

    大约半天的光景,二人便已走出了群山环抱,到达平原地带。来到了这里,孙长空终于见到了村庄,还有生气。看着远处一道一道徐徐升起的饮烟,孙长空不禁感叹,活着真好!

    “别磨叽了,再不快点,今天就到不了目的地了。”

    其实,孙长空心中已经大致有了答案,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听一睦长老茶余饭后之中有提到,那是一种用于不同城镇之间的特殊跃离法阵。说白了,就是将人从一个地方,瞬间转移到另一个地方的神奇装置。有了它们,几百里上上午里的距离只需要弹指一瞬。即便是天涯海角也能轻松达到。

    可现在的问题是,这样的跃离法阵能随便使用吗?尤其是像他这种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在他看来,乌鸦道人成功的机率都比他大得多。

    果然,不出所料,在二人不远处的地方,一道巨型光柱赫然伫立在天地之间,经过一个上坡之后,孙长空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跃离法阵。

    “走吧!”乌鸦道人淡淡道。

    “可我……”

    “不用担心,有我呢!”

    说远,乌鸦给他使了一个相当暧昧的眼神,这让他有种如遭雷亟的错觉。

    天啊!我还是和他保持一点距离吧!

    没走几步,两个全副武装的守卫者走上前来,直接挡住了去路。

    “出示通行证!”

    孙长空心叫大事不妙,别说什么通行证,就连这跃离法阵也是他第一次见到。他有些尴尬,甚至有些恼怒,他甚至想好了,待会如果对方强行阻拦,自己该有何种方法教他们做人。

    然而,乌鸦道人却是一脸淡然,当他将手中的红色册子交予对方之手的时候,两名守卫顿时脸色大变。

    “跃离联盟中原区会长!”

    前面的字孙长空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可最后两个字他可是十分清楚。

    原来,乌鸦道人还有这等显赫的身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