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二章 誓约
    ,!

    孙长空看出来了,眼前的两只烟猩猩应该就是之前小磊口中提到的阿大阿二了。他本以为对方口中所说的是两个与他年纪相仿的孩子,谁知居然是两个怪物。就在刚刚的交手当中孙长空已经大致判断出猩猩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灵感境界,恐怕已和沈万秋相差不远。如果单从力量上来比较的话,前者还真未必是他们的对手。

    这时,乌鸦道人已经将小磊扔在地上,后者起身就要再上,但却被一双凌厉的神光给呵止了。“好了小磊,你闹够了没有!”

    小磊气得脖子都肿了一圈,随即愤然道:“可他说我……”

    “说就说了,谁让你长得就容易让人误会。”

    孙长空有些听不太懂,于是问道:“前辈,你的意思是?”

    乌鸦道人长叹了口气,然后才道:

    “你有所不知,小磊本来也是个苦命的孩子。幼时家里遭仇人追杀,父母兄弟全都罹难,只剩他一人活了下来。然而,即便这样,那些人还是对他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并且摧毁了他的生长机质。从二十年前开始,他便一直保护着孩提时候的样子。”

    “什么?二十年前?那你今天……”

    “老子再过几天就要过三十岁的大寿了,怎么,不服气啊!”

    虽然乌鸦道人说的是小磊的事情,但他却丝毫不为之露出丝毫悲伤。他长得年轻,却比真正的同龄人还要坚强得多。这应该就是所谓的精神巨人吧!

    孙长空一听这个,心知是自己冒犯在先了。可因为刚刚动了手,一时之间他又不好示弱,所以只能用眼神来和对方交流。

    “大哥,我错了,我事先也不知道这些事啊!”

    然而,小磊罔若未见,故意将头偏向一侧不去看他。看着对方这副傲娇的模样,孙长空只得尴尬地笑笑。

    “哎,小磊,你都老大不小的了,怎么还这么小家子气。人家都认错了,还不快点见好就收。”

    乌鸦道人的话这时显出了效果,小磊慢慢将头转到了前面,然后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了几遍对方,这才十分不情愿地说道:“好吧!大人不记小人过,这次就姑且原谅你了。你要胆敢再有下次……”

    孙长空接着道:“任凭处置!”

    于是,孙长空便在草堂之中留宿下来,晚上还与乌鸦道人和小磊两人一起吃了晚饭。

    原来,硕大的草堂就只剩下两人和两只猩猩支撑了。想起之前看到草堂破败的景象一时之间他也想明白了,反正也没人住就算是金碧辉煌的皇宫又有什么用呢?不管花多少钱,死去的人就是死去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吃饭的时候,孙长空三人在桌子边,而阿大阿二却依偎在门口处,单独有那么一个地方供二者进食。晚饭的内容很简单,米饭,咸菜。而猩猩它们好对付,野菜,野果,就连树叶都能吃。虽然他们食量惊人,但好在费用不多,乌鸦道人还能承担得起。

    吃饭期间,孙长空还了结到,原来小个的猩猩是阿大,大个的猩猩才是阿二。问起其中的原因,小磊倒是相当激动。因为就是他帮猩猩妈妈接生的。

    别看阿大第一个降生,但从小体弱多病,乌鸦道人用了许多中药调理,都没能奏效。而后出来的阿二就截然相反,它体格强壮,吃苦耐劳,什么粗活累活全不在活下。哦,对了,阿大阿二的母亲在生下它们之后不久就力尽而亡了。所以二者的起居一直都是乌鸦道人和小磊照料。

    “那他俩今年多大年纪了?”孙长空看了一眼门口处的兄弟俩,心中不禁还有一丝忌惮。

    “嗯……差不多快九岁了吧!”

    “什么!九岁就长这么大个。等到成年的时候那还得了。”

    小磊撇撇嘴道:“你懂什么,烟猩猩的寿命较人类本就要短,人家**岁的时候就相当于人类二十四五的时候了。所以现在的阿大阿二正值壮年,哎呀这俩家伙也老大不小了,是不是该去山上给他们绑几个媳妇下来了呢?”

    通过逐步的认识,孙长空发现小磊也不是个太难相与的人。相反,大多时候的他十分开朗,只要不触及他的伤痛,也就是他的身高相貌,那就基本不会出什么问题。看着对方嘻笑的样子,孙长空竟有一种看到年纪时候自己的错觉。

    “对了,我还不知道这里是哪,如果想回到苍北仙苑的话,我应该怎么走?”

    听到这里,乌鸦道人的脸上竟有一丝悲色闪过,过了好久他才将嘴里的饭菜咽下,含糊道:“你说的那个地方在初升大陆的东北方向,而这里提蓬莱大陆与初升大陆的交界地带,处于后者的西南部。也就是说,如果你想回到那个地方的话,必须要横跨整个初升大陆。”

    “那样会很困难吗?”孙长空紧张地忘记了咀嚼嘴里的食物,所以鼓着腮子问道。

    “这个”

    “这个怎么样?”孙长空继续追问道。

    “这个说难也不难,但对你来讲肯定算不上容易。”

    “怎么讲?”

    “对于那些修为高深的修道者来讲,这点距离弹指一瞬的工夫便到了。可像你这样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的,估计得正经走段时间了。”

    “那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乌鸦道人认真想了一下,然后说道:“差不多半年。”

    “啊?这么久!”孙长空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你以为呢!”乌鸦道人没好气地回道。

    “那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现在是仙元三四四年。”

    “苏前辈所说果然没错!”

    通过进入无妄修罗界之前的时间与现在的时间相比较,实际上他在界内只度过了半年的时间。而苏如云所说的界内时间流速过快也就顺理成章了。

    思绪到这,孙长空又想起了另一件事。

    进入苍北仙苑内门,且满一年的弟子,将有一次长老亲传的机会,被称作传薪。有的内门弟子经过苑内长老的点拨亲授之后,实力大增,之后在修行的过程当中也顺风顺水,前途无量。所以对于孙长空来讲,这次传薪活动他非去不可。

    想到这晨,孙长空忽然从座位上起身,向乌鸦道人作揖道:

    “晚辈有要事傍身,需要在近段时间内赶回苍北仙苑。我知道真人您修为高深莫测,一定有快速达到那里的办法。如果您真能助我一臂之力,之后就算是当牛作马也在所不辞。”

    乌鸦道人端着碗,不知该如何是好。好大一晌,他才忽然吐出口浊气,沉声道:

    “当牛作马也可以?”

    孙长空看了对方一眼,用力点了点头。

    “可我已经有阿大阿二了,干体力活,你肯定不如他们。”

    “可他们能听却不能说,整天对着两个哑巴,您不感觉有些乏味吗?”

    “你的意思是……”

    孙长空重整思路,继续道:“如果前辈真能帮我这个大忙,那我愿意在苍北仙苑附近选一处上好的宝地,供您重振草堂。到了那里,您就再也不用忍受寂寞了。”

    孙长空用一种渴望的眼睛注视着对方,然而乌鸦道人的脸上并没有出现他所希望看到的喜色。他忽略了一件事情。

    “草堂是当年掌门一手创办,现在掌门不在了,草堂里的这些茅草屋便是我派的图腾。如果为了一己私欲擅自迁离,恐怕掌门他老人家在九泉之下都难以安息吧!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这是行不通的。”

    “那您说怎么办?”孙长空索性道。

    “我说怎么办,你都能接受?”

    “嗯!”

    “杀人放火呢?”乌鸦道人话风一转,脸色阴森道。

    “这……”

    孙长空不知该如何是好。

    “哈哈,和你开玩笑的。天底之下,除了当年那个灭我草堂的不黄戴天的仇人之外,我和任何人都没有过结。所以你放心,你不会让你去杀人的。除非,他是大奸大恶之人。”

    “吓我一跳。”孙长空终于舒了口气。

    “可我接下来要说的,估计你也不会感到有多么轻松。”

    “但说无妨!”孙长空屏气道。

    “听好了,我说的并不是现在。而是哪一天你心无牵挂之时,你便回到这里,与我们共同渡过十年时光。”

    “十年!”

    “十年多吗?”

    孙长空仔细一想,确实也没有那么令人难以接受,可为什么听起来那么恐怖那么令人感到绝望呢?这是不是等于把自己卖给对方十年?天啊!这个乌鸦道人不会有断袖之癖吧?

    “请恕晚辈直言,等我真的杳无牵挂之时,恐怕您……”

    “哈哈,你怕我那个时候已经不在世了?”

    孙长空点点头。

    乌鸦道人爽朗的笑声仍在回荡:“没有关系,不管我是不是还活着,你都要来这里,守着草堂,守着我们,一起渡过十年。十年之后,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们之间再无瓜葛,你看怎么样?”

    孙长空想了一阵,实在没有其它的办法可行,于是咬牙道:“好!就按你说的办!”

    “哈哈哈,年轻人说话就是痛快!”乌鸦道人捋着胡须,再次放声大笑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