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一章 唐突的小磊
    ,!

    孙长空揣摸不出起名字的人当时的心思。一般来讲,一个门派,名号那是越响越好。什么倾城派啦,聚贤庄啦,再不济也会起个稍稍带有文化气息的名字。比如飘渺云巅,苍北仙苑。不为别的,说出去的时候好听啊!可这草堂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个门派疏于管理,院内杂草丛生不成?

    思前先后,孙长空认为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性,草堂确实水平一般,而里面的成员上到掌门下到弟子文化程度不高,只能想到这种浅显易懂的字眼。他们给门派取名字的意图也很简单,就是告诉你这有人了,再有想抢地盘的请改道去别处。

    第二种可能性,草堂的创建者是个通天的圣人,无论修为还是文化底蕴地,都已进入化境,做到了返璞归真。于是,平常生活当中的一些东西便被赋予了不一样的内涵。

    草堂曾经的实力究竟如何,孙长空不知道。但从刚刚乌鸦道人的话语来推断,这里曾经一定出个不少能人。不然就连他那种挥手成路的神通都只能排到末了,那前面的众师兄弟修为岂不是要飞升了?

    走神的工夫,孙长空已经迈入了山门,几间破旧的茅草屋兀地出现在他视线之中。

    “不是吧,说是草堂,还真弄了几件这样的房子在这啊!看这样子好多看都没收拾了,被风一吹还不得散架?乌鸦啊乌鸦,看来这几十年你也没干什么正经事啊!”

    乌鸦道人似乎看出了孙长空的心思,于是道:

    “怎么了小友,看不上我的道场吗?还是说,这里与你学艺修道的地方相比,逊色了太多让你接受不了?”

    “不不不,在下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作为一个门派的脸面,这些建筑有些不太相衫了,晚辈为何不翻盖几间,收徒纳人之时也好有些面子。”

    虽然孙长空极力想把话说得圆滑一些,但显然他还是惹怒了对方。要不是身为出家人,恐怕他早已大打出手了。

    “你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懂什么,这些可都是当年我们掌门一手建造的杰作。”

    “啊?那这些建筑有多少年头了?”孙长空不禁问道。

    这时,乌鸦道人伸出一只手掌,随即道:“不多不少,整整五百年。这五百年里,没有添过一砖一瓦,连根草叶子都没掉过。”

    孙长空心中大惊,暗道这些建筑上的到底是些什么仙草,竟能抵抗岁月的消磨,五百年之中都不风化腐朽。就算是铁条搭的,也早该锈成碎渣了吧!

    看到孙长空难以置信的样子,乌鸦道人的神色终于缓和了些,接着道:“你不懂,我们掌门修为之高,当时已经兴世无双。他用自己身上精纯的灵气附着在这些茅草之上,如同为它们穿上一件件衣服一样,免受风吹日晒,雨雪侵蚀。不过近些年来,掌门的灵气渐渐开始消散,要不是我及时续力,恐怕它们已经不复存在了吧!”

    说到这,乌鸦道人一脸怅然,显然是因为之前的话触动了曾经的伤心往事,心痛不已。

    就在孙长空准备上去劝导对方之时,一道童音翻着滚打着圈地袭入到他的耳朵之中。

    “师父,你是不是又让人当面揭穿了骗局,被找上了门来啊!”

    孙长空抬眼一望前面,只见一个不过**岁孩童出现从其中一间草屋之中走了出来,手里还捧着一旧硕大的木盆,盆里都是些换下的脏衣服,装备去洗。

    “哎?你怎么出来了?今天的功课都做完了吗?”

    “功课?你说那些鬼画符啊!早就做完了,阿大和阿二陪我一起做的。”

    乌鸦道人有些不悦,但仍不动怒,随即道:“他俩帮你?他们的任务可比你艰巨得多啊!话说,怎么没看见他们?”

    这时,那个小孩已经把盆到了井边,然后开始打水倒水,打水倒水,好像根本没有听见对方的话似的。

    “嘿,这娃娃有意思!”

    不知为何,那孩子的听觉相当敏锐,话刚脱口,对方已经看向了孙长空,一副要杀人的表情。

    “谁是娃娃,你才是娃娃!”

    虽然有些意外,但孙长空还是很喜欢和这样的孩子打交道。因为这样他就不用费尽心思去预防别人暗算他了。

    “呵呵,这里除了你之外,好像就没人能够承受得起这个称呼了吧!”

    孙长空本以为这回对方该认怂了。谁知,那小家伙个头不大,脾气倒是不小,听完他的话之后,那孩子直接把打水的木桶摔在了一旁,一个跃身便已来到了孙长空的跟前,出手就是一记猴子摘桃。

    孙长空从小生活在苍北仙苑,受正气熏陶,对于这些旁门左道向来不耻。可他没有想到,一个半大的孩子居然会使会这样阴损的招式,而且还是运用在实战当中。如果让他长大成人,还不得成为一方恶霸。

    小孩的射手俊俏,且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任何迟疑。单从这个方面来讲,他确实应该钦佩对方。可一言不合就使出这种卑劣的招术,就算他再怎么大量也无法容忍。想到这,他决定给对方一点教训。

    “小友,小心!”

    “放心,我会手下留情的!”

    孙长空应了一声,于是左手由掌变爪,向前一搠,直接钳在了那只不及自己一半大小的手掌。然而一招未定,他突然觉得手中一滑,那只小手竟像一条灵活的小蛇一样,瞬间便从他的掌中溜走,继续向他身下游去。见此情况,孙长空有些恼怒,心道这小子怎么这么不识抬举,明明自己手下留了余地,对方居然不知好歹地继续抢攻。难道,他想寻死不成?

    想到这,对方的指尖距离他的“禁区”已经不到一寸。事发突然,他没有办法,只得向后撤步。

    别看孙长空只是稍稍退了一步,但在那小孩的眼中看来就几乎放弃了胜利。呼吸之间,他又攻出七八招,而且招招都是要人命的杀招。至此,孙长空才恍悟,原来这小鬼头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啊!

    然而,在体形上孙长空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虽然对方身手快绝,但却抵不过孙长空的猿臂鹰翅,只见他双手稍一舞动,便已将对方的双手控制在了自己的巴掌之中,任他如何挣扎也无济于事。

    “别闹了小鬼,再打下去伤得可是你自己。”

    “哼,我偏不信!”

    一气之下,那小孩竟一连翻了好几个跟头,逼得孙长空不得不随着他一起上前翻腾。一方面怕误伤了这个家伙,一方面又不想让对方这么轻松脱困,孙长空又给自己设立了一个难题。

    “小磊,够了。”

    就在二人你来我往互不相让之际,在一旁观战的乌鸦道人终于开口制止。但显然,他的话对于这个孩子来讲并没有什么威力,现在的他仍然随心所欲,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阿大阿二,你们快来帮我!”

    看着那孩子张牙舞爪的凶狠相,孙长空不禁想笑。怎么,一个打不过就想一起上?问题是,他们真的能起作用吗?

    就在孙长空内凡嘲笑对方天真之时,他突然觉得头上压来一片烟云,不对应该是两片,一大一小,一前一后。虽然不知来者何处,但他清楚这里一定有古怪,所以便拎着手里的孩子向一边跳开。谁知,那“东西”的反应丝毫不逊于他,孙长空前脚刚起身,那家伙已经接踵追上。借着余光,孙长空扫了一眼对方,当时他就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那是两头大猩猩。

    孙长空在苍北仙苑的时候,也经常可以见到一些猿猴,然而与眼前的这两尊烟塔相比起来,那些简直微不足道,不值一提。

    光是前面那只小的,就已经赶上孙长空两个高,身形健壮,体表都是有棱有角的腱子肉。

    而稍稍落后的那个大家伙,显然是要更强悍一些。光是一只胳膊就能比他的腰围粗上两圈。而那两只如同烟珍珠的眼睛更是吓人,尤其是能在基中看到属于自己的倒映,那就是另一种可怕至极的体验了。

    “逃!”

    这是孙长空的第一个念头。现在对方人多势众,在没有摸清这群家伙的实力之前,还不能贸然动手,以免轻敌。可这么逃下去也不是办法,对方身手之快,已经完全可以和自己抗衡。而更加要命的是,他要同时面对两只大猩猩。要想从两个身手与自己相当的敌人围攻主之下全身而退,这是个极具挑战的任务。这时,孙长空的头上已经见了汗,然而他已无暇去擦。

    “好家伙,一打二,我也想试试,来吧!”

    在退到最后一步的时候,孙长空身形猛然向前探去。这样一来,他已来到第一只体形较小的猩猩跟前。而且他所在位置正好是对方手掌垂落的地方,现在只要抬抬手,就能将孙长空一掌掀飞。

    可是,这都已在孙长空的预料之中。

    不要忘记,他的手中还有一个孩子。就在那只大猩猩装备出手之际,孙长空猛然将那孩子举动了自己的头顶上,然后做出一个防备的架势。就在这时,乌鸦道人出手了。

    他一掌击飞了前面的大猩猩,又轻易从孙长空的手中夺过瘦小的小磊。这个时候,后面那只大家伙还不肯罢休。乌鸦索性大呵一声,直接将真吓退了。

    孙长空回头看了看对方,发现乌鸦的下颔还没来得及合上,这回他终于知道自己的力量是何等渺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