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章 草堂派
    ,!

    孙长空一看有戏,于是连忙迎了上前。对于他的突然出现,那人并不意外,好像早已料到似的。再看他手中执着一个幡,幡上写着“但行好事”四个大字。孙长空想了想,难道上一句是“莫问前程”吗?

    “这位道长,请问这是哪里?”

    孙长空说话的语气很恭敬,毕竟自己有求于人,强来总是不好。而那人上下打量了他一翻,这才摸着自己的山羊胡,怪里怪气道:“年轻人,你刚刚才死里逃生啊!”

    眼见这个算命先生张口便说了自己的经历,孙长空颇为震惊,要是让对方知道了自己在无妄修罗界里干的事情,那还岂不是要名誉不保?

    “呵呵,道长言过了。我刚刚只不过被几个劫持至此,不知怎的他们突然折回把我丢在了这里。一路上我被蒙着眼睛,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请道长施便,帮帮在下吧!”

    谁知听完这些话之后,那个算命先生非但不再说话,更要转身就此离去。孙长空一盾情况不妙,赶紧上前阻拦。这时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丝狠意,如果对方再敢无视自己,那他可就要不客气了。

    “道长,在下独身在外,举目无亲,只得靠四方的豪杰侠士。您今天帮了我,它****定会涌泉相报!”

    孙长空双手抱起拳头,心想对方再不应自己就只能得罪了。谁知,这回对方居然开口了。

    “你这孩子,明明有求于人,心里居然还在想一些邪念头,真是没有教养!”

    挨了算命先生的一通羞辱,孙长空居然没有发作。因为他感觉眼前的个老人并不简单。从刚才到现在,他就在观察此人的一举一动。先不说他一个人来到这荒山野岭里做什么,就是之前两句的对话已经将他的过往与心思都说得明明白白。难道,对方真有通天的本领?

    “晚辈有眼不识泰山,道长多担待!”

    说远,孙长空竟给那人行了个大礼,以示自己的欠意。而看到这里,算命先生再也没了之前的架子,连忙将他从地上搀了起来。

    “说得好好的,怎么说跪就跪呢。你说实话,你到底从哪来的?”

    孙长空沉吟一下,然后说道:“这里面的事情牵扯实在太多,一时之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反正,我是刚刚回到这片大陆之上,并不清楚自己现在所在位置。”

    “哦?莫非……你是从另一个空间里穿越而来而来的不成?”

    算命先生猜疑地看着孙长空,而孙长空只得尴尬地笑了笑,不知该如何是好。

    “那好吧!你跟我走!”

    于是,在算命先生的带领之下,孙长空随他一起下了山。

    “前辈,你来这里究竟所为何事。这里可不像是人类聚居的地方”

    环视四周,这里虽然景色怡人,碧水蓝天。但此处身在山丘地带,交通运输几乎不能使用,要想同外界进行贸易往来,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是仙人或者是修为高深之人,因为他们会飞。

    “我说了你恐怕也不相信。”

    “哦?你那您说说看。”

    “其实我就是为你而来!”

    算命先生忽然扭过头来,阴森地看着孙长空。一时间,孙长空有种原形毕露的错觉,难道对方早已知道自己的来路,还是说无妄修罗界里发生的事情,他一清二楚?孙长空表面上没有波澜,但心中早已惊起狂风巨浪,看来对方远比他想的要神秘得多啊!

    突然间,对方算了算随之道:“你放心,我的本事还没大到那种窥探过去的程度。顶多是能从一些卦象上来预见某些事情。比如你!”

    “我?”孙长空不禁问道。

    “我有一个习惯,就是每天早上给自己占卜一卦,看看这一天的运势是好是坏。平常时候,卦里反映出的讯息大多就是今日大凶,或者大吉。但唯独今日却是一反常态,让我不得不多加注意。”

    “那你到底看到了什么?”孙长空手中一直握着冰魄的刀鞘,虽然并未触及到刀柄,但只要一个念头闪过,刀身便会跃然而出砍下对方的脑袋。现在他必须万分小心,绝不能走漏一点风声。

    “卦象显示今日西方将有魔星降临。”

    “魔星?呵呵,前辈你真幽默。”

    孙长空知道,自己的笑容一定十分难看,但已经是他最大限度的忍耐了。这要换作曾在无妄修罗界的自己,恐怕对方早已身首异处。

    “你还真别说,虽然我乌鸦道人说好得不灵,但说到坏事却是奇准无比,而且这些事情都已经命中注定,无法改变。如果我梦到了一个人的去世,那他就真的会在第二天丧命。我曾经给自己占过一卦,卦象显示我那天有铁器伤身之灾。所以那天我与所有的金属制品远离,可后来你猜怎么着?”

    “怎么了?”孙长空仍是显出一副相当感兴趣的样子,仔细听着对方的叙述。实际上,他的注意力一直都没从刀上挪开过,甚至他的身上已经初见杀气。

    “那天晚上,我已经自己逃过一难,所以他上床睡觉了。谁知刚盖上被子我便觉得下身一阵刺痛。等我再次揭开裤子的时候,大腿之上已经冒出了血。我凑近一看,伤我的不是别的,居然是一枚绣花针。你要我知道,我的裤子可是从找我学艺以来便一直用着,几十年来一直相安无事。可就是那天,那根不知隐藏了多少岁月的铁针就钻了出来,还扎到了我。从那时起,我就知道了自己对于危险的感知,要远超旁人。”

    “哦?照你说所说,我就是那颗魔星了?”

    孙长空艰难地笑了笑,对话已经达到尽头。是时候下决定,到底留不留这人的性命。

    “那也未必。”

    “呵呵,道长,你果然是在开玩笑。”

    孙长空释然一笑,心中绷起的神经终于再次平复下来。对方不知道,就因为自己不经意的一句话居然歪打正着的救了自己的命,这样的买卖属实太划算了。

    “我没开玩笑,你我相遇就是缘分。既然上天让我来,那就是为了接引你。即便你真的是魔星,我也能将你渡成佛陀。”

    “成佛?算了吧!我没有那么大的觉悟。”不知为何,孙长空感觉此人有些好笑,说着说着怎么就要渡化自己了呢?话说,他不是个道人吗?难道佛道还能相通?

    “当然,我也不是真的要把你变成大慈大悲的菩萨什么的。其实,消除你心中的魔障,为你打开一扇新的大门,这样的结果不也挺好吗?”

    孙长空有些明白,然后接着道:“所以说,你是来帮我的?”

    算命先生点了点头。孙长空的笑成了苦笑。

    什么时候他孙长空居然需要别人来渡化了呢?

    “前辈,你的法名叫乌鸦?”

    算命先生先是摇摇头,接着才回道:“其实我师父当年给我的法名叫‘毋讶’,取无惊无惧之意。可当时众兄弟之中就属我道行最末,所以被他们欺负嘲笑,还把好端端的法名改成了乌鸦这种不吉利的事物。一来二往,大家叫习惯了,就连师父也没辙。之后,世上便多了一个名叫乌鸦的我。”

    “哈哈,前辈,你的那些师兄弟还真是可爱啊!我原先拜入师门的初期,也是和同门打打闹闹,事后基本都不会放在心上,还是很好的朋友。所以您也不用太过在意。”、

    “呵呵,我倒是想再听你们叫我一声‘乌鸦’呢!”

    说到这里,算命先生的脸色忽然黯淡下来,立即无光。孙长空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话,于是连忙道:“前辈,你没事吧?怎么,现在他们不和你在一起生活了吗?”

    算命先生又笑了笑,这回孙长空明显看出对方是在掩饰真实的情绪。

    “四十年了,他们死了有整整四十年了。”

    孙长空骇然:“他们?所有人?”

    算命先生点了点头。

    “他们出了什么事,疾病还是天灾?”

    “一夜之间,整个门派皆被杀尽,除我之外无一生还。”

    “啊?被灭门了啊!不不不……”

    孙长空意识到自己的措辞不当,于是赶紧改口。

    算命先生摆摆手:“灭门就是灭门,这没有什么好说的。你看,咱们到了。”

    说着,他指了指面前的一座矮山,只见山上郁郁葱葱,云雾缭绕,如同仙境。这里便是算命先生的道场,也是为他遮风挡雨“家”的所在。

    透过交缠错结的藤蔓,孙长空在半山腰上发现了一块充满古老气息的牌匾:草堂。

    “这就是你的……”

    “没错,虽然他们不在了,但我还活着。只要我乌鸦道人一天在世,草堂就不会没落。”

    说罢,他大袖一挥,一道劲风拔地而起,硬是切出一条幽长小路。路上砌有青色石阶,一块一块十分整齐,就好像从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看到对方举手投足间展露出的惊人实力,孔长空不禁后怕。这要是贸然动手,还指不定谁死谁活呢!

    “好一个草堂,我倒想看上一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