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 魔皇出世
    ,!

    孙长空抽剑的动作很是潇洒,这让纳百川咽喉上的血喷溅得异常壮观,好像一泓泉水,咕咕地向外涌出。

    “你……你怎么会!”

    纳百川的视线一直集中在孙长空的心脏附近,他怎么也想不能一个被击碎了心的人如何能够转危为安。

    “你说它啊?”孙长空指着自己的左侧胸口继续说道:“你的碎心掌能摧毁它,我有说过自己无法修复它吗?兵不厌诈,刚才我那副病怏怏的模样是装给你看的,要不你怎么能够轻易我重伤无力反击的假象呢?枉你修为高出我那么多,居然败在了我这个无名小辈手中,纳百川啊纳百川,你死得不冤枉啊!”

    说完,孙长空轻挥古风,上面的血液立时滚成一颗颗的晶莹珠子没入到法阵之中。也许他没有注意,他法阵内部竟升起一道道火烟,虽然势头不大,但足见异端。

    “怎么样啊纳百川,你是让我自己动手,还是自行了断呢?”

    孙长空拿着剑,一步步向纳百川走去。而后者只得随之一直向后退,退着退着就来到了石壁旁边,再无退路,他不禁仰天轻叹,口中伴着水声艰难地吐出几个字:“天要亡我!”

    话音刚落,一旁的法阵突然发生了情况,好像一盏茶杯摔落在地上发出的声音一样,那道绿光居然冲破层层禁制,直奔远处的纳百川。

    看此情形,孙长空相到不想,伸手便要去抓。可对方速度实在太快,而因为事发突然他又慢了那么一瞬,就这么点工夫绿光已经飞出数丈之远,距离纳百川已不足一丈。

    自己得不到魔皇残念还好,但如果让纳百川坐享渔翁之利,那别说他,就连人间也会生灵涂炭。想到这,他不禁把将一横,索性将手掷了出去,目标是那道绿光。

    “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

    孙长空的心情十分复杂,一方面他想保住那道魔皇残念,之后也许还有周旋的余地。另一方面,他又怕纳百川得了这股力量,不旦旧伤全消,就连修为也会大大提升。那样的话,他就真的死路一条了。

    想到这里,孙长空也想明白了,修为可以慢慢攒,命没了那可就一切都结束了。

    再说古风剑追击魔皇残念。孙长空出手的时候,绿光就已经飞了出去,而当古风接近对方的时候,绿光已经来到了纳百川的眼前,再有一瞬的时间,便会与其接触。眼看情况万分危险,古风剑竟不知受哪股力量的影响,豁然跃出三尺距离,直接来到了绿光身后。如果时间接着进行的话,那魔皇残念必定会被贯体而亡。可就在这个时候,濒死的纳百川做出一件令人瞠目结舌的事情。

    他豁然挪开那只堵住血口的手掌,用自己的喉咙去接那道绿光。这样,古风剑没入魔皇残念已经是在纳百川的身体之中完成的了。于是古风在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之后再次刺中纳百川,并将他钉在了墙壁之上,高高地悬在空中。几次挣扎之后,纳百川终于将头一歪,惨死当场。

    “该死,就差一点!”

    回想着刚刚魔皇残念出世的情景,孙长空仍然有些不甘心。他与成功只有一步之遥,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消失在古风剑之下,想他算尽万事,最终还是没能料到这一步。

    “既然魔皇残念已经破除封印,那这个地方也要马上不复存在了吧!”说远,孙长空巡视四周,想要寻找出口的位置。然而,这里空空如也,除了这个独零零的法阵之后便再无其它。

    “看来出口只能在那里了。”

    孙长空看了看石壁上仍然睁着眼的纳百川,不禁心头一震,仔细想想,他竟飞身半空,将其遗体取下,放在了地上。然后,他又将对方的双眼合上,这次算完事。

    看着手里的古风宝剑,孙长空不禁自言道:“剑倒是好剑,可惜的是我并不善于使剑。我本应该将你归还给飘渺云巅,但如果被问及其中相关细节,又怕牵扯出这里的事情。所以,你怎么看?”

    孙长空望着古风宝剑,好像是在等对方的答复一样。不一会儿,孙长空叹了口气,摇着头,来到之前埋葬苏如云的地方。这时候,他感觉到了作为江湖儿女的凄凉。同样沉浮在这片汪洋大海之中,又有谁能知道自己明天是死是活,身在何方呢?

    “经历了这么多年的摧残,你也该休息了。我们再也不见吧!”

    孙长空虎口一松,古风剑顺势跌落,在几次磕绊之后,终于没了踪影。

    “去吧,去找你的主人,陪着她,一直到天荒地老。”

    这个时候,整个无间道以及无妄修罗界已经几近崩溃,从前兴盛一时的百兽城早已不复存在。空间之中开始不断出现烟色的虚空,苍穹好似一枚破裂的镜子,好像随时都能坍塌下来。

    这恐怕就是所谓的天塌吧!

    而这个时候孙长空已经来到了另一个房间之中,确切说是一件石室。这是他在无间道内第一次苏醒时候所在的地方,那时也是他与苏如云第一次交谈。然而,短短的一天时间之中,物是人非,他与苏如云已经在阴阳两隔,再无聊天的机会。这让他在日后的生活之中对于重逢异常看重,因为他明白了什么叫做珍惜。

    还是那面镜子,只是站在面前的人不再是苏如云。孙长空伸手触摸了下镜面,一股沁人的清凉之意立即涌上那颗才刚恢复不久的心脏。

    “果然在这里!”

    当孙长空将手移到镜子中心位置的时候,这里居然出现了一个圆形的空间。这个空间不大,只难令一个人俯身通过。但对于孙长空来讲,这就已经足够了。

    从自从进入到石门之后,他便一直在回想苏如云的话。那时的他几乎可以断言,出界的路就在无间道内。可这里的布置简单得令人发指,根本没有地方可以藏得住一条通道。而且,从苏如云当时的口气之中可以判断,通道所在之地他一定曾经到过。而这镜子就是其中的一处。

    好在上天没有完全抛弃他,好在他没有放弃求生的希望。孙长空最后看了一眼身后的房间,然后纵身跳上那扇镜子,进入了通道,一路向前行去。

    通道之中漆烟一片,孙长空只能一边行进,一边摸索,以防有什么意外发生。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又在想另一件事情。

    “苏如云明明知道通道就在这里,但她为何要将自己困在界内百年之久,不与外界联系呢?难道,他真的和某个人有什么约定?还是说,对方会满足她的要求?”

    孙长空想了又想,当事人已经离世,他已法查证。这里面的秘密,恐怕要随着苏如云一同被永远留在这里了。

    不知过了多久,前方的通道之内透过一缕难得的阳光,孙长空加快脚步,迅速接近目标。只是当他探出洞口的刹那,脚下的落空已经让他失了神。伴随着一连串天翻地覆的翻滚之后,噗通一声跌入了一处水潭之中。

    不知有多长时间了,孙长空已经许久没有享受过这种沐浴的感觉了。无妄修罗界水源贫乏,别说洗澡就连渴水都是问题,珍兽堂中的水池那是个例,撇开不算。

    过了一阵,孙长空这才想起来:“我这是在哪里?”

    看了看四周,一眼望去尽是青峰翠山,烟云雾霭,若不是有清凉的潭水让神志保持清醒,他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呢。

    “对了,我的身体!”

    孙长空翻身上岸,赶快检查身体上下的情况。果然,与纳百川所说的一致,他身上的异变已经开始退去,外貌体形已经逐渐恢复到原来的样子。看着水中倒映出的那张熟悉的脸庞,他终于忍不住开怀大笑起来。

    “太好了,我终于变回人形了。”

    虽然重回人类身躯,但孙长空也不禁有些怅然。自己在无妄修罗界的那么多积累,恐怕也要随着自己的出界而消失不见了吧!不过想想这样也好,“轻轻地我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就像人生老病死一样,生不带来,死不带走,无牵无挂,一尘不染,不也挺好的吗?

    之后,他又从水里捞出了冰魄。抽出一看,他居然发现之前刀身之上的若干崩裂痕迹竟消失了不少,虽然并未完全恢复,但好在可以临时应急了。用了这么久,孙长空这才知道,原来冰魄拥有兵器之中少见的自愈能力。

    之所以孙长空之前没有发现,那是因为无妄修罗界灵气混浊,异于人间,就算能够冰魄能够吸收灵气,也不能运用自我修复之中。现在好了,回到了人间之后的冰魄如鱼得水,短短的一柱香工夫就已经恢复到了这种程度,想必用不了一天半天,它就能重夺光辉了。

    “回是回来了,可我怎么才能从这里走出去呢?”

    就在孙长空四下张望,想要寻找一条下山路径的时候,一道悠长的吆喝突然令他耳边一亮:“上通天文,下晓地理,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载。先算命后给钱,不灵不要钱!”

    好么,来人是一个算命的江湖术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