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屠魔
    ,!

    有了无二真经图光明迦楼王相助,孙长空就真的能与纳百川一较高下了?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这一点,孙长空自己也十分清楚。但他更明白,眼下已经没有令他选择的余地,如果想要得到魔皇残念,那他就必须击倒面前的男人。

    一个比魔鬼还要可怕的纳百川。

    金光护体之下,孙长空再次变幻成大鹏形态,一时间法阵之前灿烂一片,到处都是金闪闪的光芒,纳百川心头一颤,竟有些失神。趁着这个机会,孙长空抢先出手。

    “看我的光明神亟!”

    说话间,孙长空羽翼一振,豁然跃入空中。紧接着他的身前爆发出一阵异常耀眼的急光,比之刚刚释放出来的要强盛不知多少倍。纳百川心道不妙,赶紧抽身逃离。可他哪里知道,孙长空出招不需要任何前奏,当看到出手动作的时候,招式已经迎面逼来。

    那是数十根足有手指粗细的金色光柱。它们并不实体,但个个都是无坚不摧的强力杀器。纳百川云袖翻飞,想要借此化去其中力道。可谁成想,这些光柱非但威力惊人,而且携带着的庞大热量依旧不能小觑,衣料还没挨上并立即自燃起来。见此情况,纳百川立即断袖逃离,连续腾空数次这才将那些起要命的光柱甩在身后。

    “好家伙!”

    纳百川看着地上的余烬,不禁心中一惊,要不是自己反应及时,说不定他已经变成了它们之中的一员。不过话说回来,刚刚那些光柱落地之后,竟好似通晓奇门遁甲,刚一入地便不见了。由此情形,他有了一些猜测。

    “难道,这里面还有五行相克一说?”

    确实,按照刚刚的情形来看,那些光柱射在地上,最起码也得戳出几个洞吧!可现在看来,那些光柱消失的地方毫无损失,居然连点痕迹都没有。难道,他真的见了鬼不成?

    不等纳百川想通其中的道理,孙长空的第二波攻击接踵而至,而且威力更胜之前。

    “不要得意忘形了,小子!”

    纳百川目光如炬,突然飞身上前,与此同时他的身上居然出现了一层纤薄的红纱,远远看去就像一身焰衣一样,甚是妖艳。而有了这件神奇衣服的加持,他的身法竟有了质的飞跃,之前几乎躲不开的金色光柱已经被他远远落在身后,而且一举一动之间都有若干血红色的气息飘动,场面属实美妙。在孙长空的眼中,对方已经不是在战斗,而是在场中翩翩起舞。

    “退!”

    这是孙长空看到这一幕的第一想法,而他也像心中所想那样向后速撤,双翼急张,扫得四下碎石败滚,尘土飞扬。

    然而,当他发现纳百川近在眼前之时,自己这才明白刚刚的一番努力竟然全都白费。与对方快如闪电的身手相比起来,自己的这点雕虫小技根本不足挂齿。既然逃不成,他只得战。

    若要战,那就是必须拿出十二分的力气来。

    孙长空心念一转,立即将体内其余的无二真经图摧动到极致。这一刻,天空之中不仅仅出现了展翅雄鹰,还有紫色魁虎跃跃欲试,战局一下便热闹了起来。看到这,纳百川不禁心只犯起了嘀咕,心道这家伙什么时候学了这么多稀奇古怪的武功,莫非他在无妄修罗界中还有非同一般的际遇?

    不过,想到这里,纳百川竟释然了。因为就算对方现在有通天的本领也休想战胜他,因为他是纳百川,是魔界之子。堂堂魔界之中的贵族一脉,怎么可能被一个凡人打败?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所以他继续向前,而在他右手上的光华已经愈发凝实。

    纳百川的血影战法再次发动了。

    不同于之前的分身,现在的纳百川能十成十地发挥血影战法的力量,做到真正的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区区一个孙长空又怎能例外?随即他的手握成锥形,然后一道红光破体而出,直接将整只手掌包裹其中,形成一只巨大的血影枪,这便是纳百川的另一杀招。

    血影枪甫一出现,四周的气氛立即变得窒息起来。不只是孙长空,就连周围的石壁都好似受到了影响,开始迅速崩塌,好像着急逃难似的。然而即便这样,孙长空身后的两枚幻象稳如泰山,丝毫不为之所动。显然,这样的力量在它们眼中仍不具威胁。

    然而,它们是无二真经图的图灵,并不是孙长空这样活生生的人。现在的他简直要怕死了。但现在的形势已经不容再做它想,既然走到了这一步,就算是天王老子他也要把对方打个四脚朝天。

    “来战!”

    孙长空突然出剑,快比惊虹,势同洪泄。古风之上立即披上了烟、紫、金三色霞光,与那红色血影枪直接碰撞。

    “轰!”

    对冲产生的巨大力量使得二人周围出现了一道通天彻地的强大旋风。旋风在力量的不断积蓄之中持续扩大,不一会便已经形成了一条彩色狂龙,盘踞于狭长的走廊之中。

    “很好!”

    见到巅峰状态下孙长空所施展的骇人功力,就连纳百川都不得不开口夸赞。然而,孙长空自己倒是相当淡定,因为这本就是他的力量,只不过是在进入无妄修罗界之后暂时失去了而已。而因为所在区域以及封印摇摇欲坠的缘故,孙长空已经能够与人间的气息进行交互,之前隐去的修为自然又恢复完整。眼看自己的三副无二真经图在自己的控制之下竟勉强能够与纳百川平分秋色,孙长空喜出望外,手上忍不住又加上几分力道。

    “纳百川,今天魔皇残念我要定了。”

    说话之时,加持在古风之上的又一股力道已经显现神威,终于,在连续的消耗之下血影枪轰然崩溃,露出其中的手掌原形。就在孙长空以为胜券在握之际,对方居然突换手势,使出一招灵蛇出洞,顺着持着古风宝剑的手臂一路探进,等来到躯干附近的时候再次变招,使出一记碎心掌,直接拍在了孙长空的右侧胸膛上。

    掌打的是右侧,威力却是在左侧显现出来,这便是纳百川的独到之处。因为在掌力刚刚打入体内的时候,威力的蓄势便未达到最大,等运行了一段时间来到对侧心脉之时,力量这才完全爆发。因为这个原因,碎心掌的杀伤力极大,受过的人大多都是心碎而亡,死状十分惨烈。

    要说孙长空不知道这一掌的厉害吗?那是不可能的。可是他已经无暇顾及。刚刚同时使用三张无二真经图已经令他几乎透支,而古风宝剑对灵气的消耗又是极其恐怖,除非像苏如云那种修为极其高深之人方能使用。但他的冰魄因为之前的战斗已经破烂不堪,难当重担。所以想要对付纳百川他只能这种入不敷出的方式来相拼。一来二往内息渐渐跟不上了,就算杀招在前也无力应对。只对一道清脆的爆裂声之后,巨大的旋风砰然消逝,就好像那颗受了伤破碎的心脏一样。

    孙长空捂着心口,踉跄退了几步,然后痛苦地半跪下来,另一只手将剑撑在地上,不让自己摔倒。这一时间,他感觉自己所有的生机都不见了。他甚至听到了血液不断从心脉之中喷涌而出的尖鸣声,那就像来自地狱的召唤一样,令人浑身发抖。

    “哈哈哈,孙长空,你还是太年轻啊!我不得不佩服你,之前某一个瞬间,你的力量居然超越了我,如果你能抓住那个机会将我一举击败,恐怕也不会落得现在这副惨相吧!”

    “哼哼,突然出手偷袭算什么英雄好汉!”孙长空虽然命在旦夕,但嘴上仍不相让,看到对方这般嚣张,不禁开口辩驳道。只是他忘记了自己有伤在身,刚一开口身体的淤血便不断向外涌出,看那恐怖的出血量,分分钟就能让他血尽而亡。

    “所以说你还是太过天真,本就是生死相搏,哪里会分偷袭不偷袭。记住,只有胜利者才能有机会评判对错。你这样的,呵呵,就只能给我当牛作马。”

    说远,纳百川走上前去,伸手抄起孙长空的衣领,转身就往法阵的方向行去。时间不多了,他必须要赶在对方灯枯之前借其解开封印。

    此时的孙长空已经不再说话,而是头部低垂、双手下方,两只腿像失了魂似的耷拉在地上,任其拖行,一点感觉都没有。

    “纳百川,你说只有胜利者才能品评对侧?”

    本就是这种紧要关头,而对方居然能在这个时候说出这种无关痛痒的话,委实令他有些恼怒。就在他装备放下对方,令其发挥出生命中最后一点价值的时候。一道银光闪过,竟然没入到了他的咽喉之中。

    “你……你!”

    纳百川不敢相信,古风剑居然拖着孙长空的手,插在了自己的身上,而且是死穴咽喉。他已经不知该如何是好,所以赶紧放下抓着对方的手掌,连忙像向闪去。然而他发现,对方的速度竟比自己快,无论他如何挣扎都无法逃过那段入体的剑尖。

    古风剑当然不会自己行动,指使它的必须是孙长空。孙长空慢慢抬起头来,眼中毒辣竟比蛇蝎还犹有过之。他终于笑了,因为现在的他便是胜利者。

    “演了这么一出苦肉计,可真是让我好生痛苦。不过纳百川,你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