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真正的出路
    ,!

    孙长空说出那句莫名其妙话的时候,高远山与高峻山已经从这个世上完全消失了。两道流光从门内豁然飞出,穿过无数岩体,直往无间道内。在那里,法阵之上唯一点亮的两块符石骤然失色,随即无妄修罗界的整片大地都开始剧烈颤抖起来。

    嵌在地上的纳百川突然撇了撇嘴,干涩地笑了笑,然后虚弱道:

    “算来算去,没想到你才是最后的赢家。”

    这时,孙长空干脆坐了下来,丝毫不顾周围异动,如释重负道:“经过了千难万险,终于结束了。”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你居然会是这样的人吧?”

    孙长空怂了怂肩,无辜道:“这个世界本就是这样,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只不过是在争取我想要的东西而已。”

    “你想要的东西?那件天魔兽甲吗?”

    孙长空立即用一种看呆子的眼光瞪了一眼对方:“那些身外之物根本入不了我的法眼。”

    “难道……”纳百川的语气有些惊讶。

    “没错,就是那道魔皇残念。”

    “你身为一个凡人,居然敢觊觎我们魔界的圣物,你是不是疯了?”

    孙长空叹了口气,状似失意道:“其实在今天之前,我还一心想着拯救天下苍生,伸张正义什么的。可到头来我发现,自己的一番努力并得不到什么,甚至还多次让自己丢了性命。再看到苏前辈含恨而终,非凡与无欲相继离去之后,我决定这辈子只为自己而活。什么惩恶扬善,什么正道人世,这些我都做够了。好人没有好报,坏人却能逍遥快活,这种世道我真的不想再去守护了。”

    交待了一切,孙长空再次站起身来,然后看了看那扇石门,高远山与高峻山二人的惨叫回音似乎还能隐约可见。

    “哼,做了这么多孽还想出界,做梦吧!”

    孙长空在进入到石门之后,发现里面并不是所谓出界通道。相反,里面机关重重,步步惊魂,稍有不注意便会立即陷入到绝境之中。

    原来,隔世门隔的不是人魔两界,而是阴阳两间啊!

    高远山虽然修为远高于孙长空,但毫无防备的他,加上大喜过望,被冲昏了头脑,遇到陷阱已经来不及抵抗,当场毙命。至死他也没有想明白,进入这里的孙长空为什么不告诉他们这里的凶险呢?

    “你要干什么去?”纳百川淡淡道。

    孙长空并未回头,因为他已无法回头。“当然是去做要该做的事情!”

    纳百川的脸上出现了释然的笑容,接着他缓绘闭上了双眼,等待着自己与整个无妄修罗界的死亡降临。

    孙长空再次回到了无间道,这里已经生机全无,只有几块残肢还在散发着余温。一旁,苏如云安然地躺在地上,好似睡去一样,静静地享受着来之不易的清静。孙长空走到跟前,又帮他整理了下衣衫,然后又将沈青的尸身抱了过来,将二者并排安放。

    “生不能同枕,死就让你们同穴吧!”

    孙长空用力一跺脚,下方的地面居然塌陷了下去,苏如云与沈青便如两只落叶一般,缓缓消失在烟暗的渊底。

    “一切都已经就绪,就差最后一步了。”

    孙长空拿起地上的古风剑,缓步来到法阵跟前。这时,位于阵中的七块镇恶石已经全部熄灭,唯有中间的阵眼还在散发着淡淡的绿光。独身一人,看着这道诡异的翠芒,气氛陡然变得阴森起来。

    “被镇压了这么多年,你也该醒醒了吧!”

    孙长空眼神突然一冷,手中古风连斩数下,直接将法阵切分碎片。那道绿光猛然一震,好似有感应似的,开始尝试从法阵之中挣扎出来。但显然,这法阵威力非凡,即便身遭重创,但仍旧坚不可摧。孙长空看着眼前的情形,不禁变得焦急起来。因为,伴随着每一次的冲撞,整个无妄修罗界都不禁颤抖一下。此时,位于界内各个角落之中的人们都已经感受到了这股异变,而躺在石门前方的纳百川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好像是在庆贺自己的胜利一样。

    “孙长空啊孙长空,你果然还是逃不过魔性的蛊惑啊!其实能不能得到魔皇残念无所谓,重要的是它让魔界有了重见天日的机会。破坏吧,把一切都破坏掉。”

    就在纳百川自言自语之时,他没有发现一个神秘人更在向他慢慢接近。

    “多年不见,你怎么成了这副样子。”

    似乎知道来者是谁,纳百川也没有显露出惊色,而是平淡地回道:“你终于来了。”

    孙长空一连使出数以百剑,但不知怎的,那法阵坚固异常,他与魔皇残念内外夹击,居然还奈何不了它。这时孙长空的头上已见汗水,显然之前的连继攻击令他消耗不少。

    “妈的,这玩意怎么这么结实,难道这里面还有专门的破阵方法。”

    “那是自然!”

    孙长空本想靠说话来缓解自己的焦虑,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说话之际另一边的烟暗中竟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

    “你怎么会……”

    “我为什么不能来这?”

    孙长空拿着剑,缓缓向后移动,但是他已没有退路,就像他陷害高氏兄弟让他们带入死境之中一样。

    “纳百川!”

    他已不敢眨眼,他生怕对方趁此机会要了自己的命。而且,眼前的纳百川并不是被高远山用重拳打伤的那个,而是如假包换真正的纳百川。

    纳百川居然入界了。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但我只想告诉你,镇恶石失去的效果,我就能进入无妄修罗界了,就是这么简单。多谢你为我摆平了那么多的麻烦,还让我与界的自己重新合体,光凭这个,我就得免去你妄图窃取魔皇残念的罪过。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本来真的想将天魔兽甲赠于你,现在功过相抵,就不算数了。”

    “呵呵,这么说我还得多谢你手下留情不成?”

    纳百川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哈哈,说你是强盗也不为过。你饶我,我还不想饶你呢!都是你的奸计,害我在这里受了这么多的折磨。要不是我有意推动事情的发展,现在的我还在为高远山卖命呢!”

    纳百川显得很是清高,回击道:“你又不是我绑着过来的,当时你完全可以选择不来。说来说去,就是你太过贪心,识不出其中的玄机,所以才堕落于此。你们人类啊,就是这种贪婪的本性,改也改不掉。”

    “你少在那说风凉话,你又何尝不贪。只是你会掩饰,能将自己真正的意图很好地藏起来,在自己需要的时候才会将其显露。所以,你根本没有资格在这对我说教。说到底,你我都是一类人。”

    听到对方的连番反击之后,纳百川举起双手,笑着道:“好好好,你说得都对。可现在的呢,你还是得听我的。而且,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

    “如果我不这么办呢?”孙箜故意挑衅道。

    “那我一定让我后悔生在这个世上。”

    “哼,那就来试试!”

    孙长空豁然亮剑,甫一出招便出直取对方咽喉。从刚刚到现在,整个过程之中他都没有半丝犹豫,似是早已下定了决心。这一击,不成功便成仁!

    然而,面对这样的攻击,纳百川竟然看也不看,剑身扎来,他只向旁边稍一闪身,然后用指尖在侧面轻轻一弹,孙长空便已不能自持,直接向旁边飞了出去。

    看似不经意的一指,其中却是隐藏着千钧之力,孙长空起身一看,自己的虎口已经崩裂出血,肩膀更是酸痛不止,好像是在经脉之中注入一壶陈年老醋似的。

    “不要逼我手,不然你会死得很难看。”

    孙长空擦了擦手上的血,冷笑道:“死?你会舍得杀我?没有我,你怎么破除封印。”

    从刚刚交手之中孙长空便已经知道,对方刻意留手定是留他还有用处。不然已纳百川之前表现出的个性来看,早就将他格杀当场了。只是一时之间,他还不知道自己的用处到底在呢。或许是为了魔皇残念,或许是为了离开界内。不管怎么样,现在的他是死不了了。

    “孙长空,你很机灵,但这并不是件好事。因为这个,你可能害了自己。”

    “呵呵,要不是我机智,我恐怕早就死在了斗兽场中,成为妖兽的大餐。既然我能幸存下来,就说明老天对我还是相当眷顾的。只是你呢,你究竟想不想让我死?”

    这回,纳百川竟破天荒地猛吐了口气,显得略微严肃,然后才道:

    “说实话,在今天之前我确实有过放你一马的想法。”

    “那今天之后呢,你必须要杀我了?”

    纳百川依旧冷漠地摇摇头:“不知道。”

    孙长空晃动了下自己的脖子,虽然厉声道:“那还等什么,今天你我只能活着从这里走出一个!”

    孙长空周峰杀机大盛,古风宝剑在这股力量之下竟放射出金色的光芒,纳百川脸色突然一变,惊声道:“你小子,什么时候已经将这股力量运用得如此自如,你这是什么功夫?”

    孙长空的身体因为光明迦楼王的相助,气势立时攀升到几个等级,单是表面看去已和纳百川相距不远。

    “要你命的功夫!”

    孙长空挥剑杀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