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界崩
    ,!

    孙长空从地上爬起来时候,已经发现自己置身于另一处异度空间之内。与其说是空间,不如说是一条狭长的通道,一条时空隧道。

    面前是找开的石门,石门是外侧是正在生死决战的高远山与纳百川二人。而在他的身后是一望无际的光芒之路,两旁仿佛镶嵌着无数水晶一般,反射出耀眼的金光。看到这一幕,孙长空有些陶醉了。

    但是他知道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好不容易制造出来的逃生机会,稍纵即逝。可当他刚要转身离去的时候,又觉得有些不妥,应该说是有些愧疚。

    “他们俩个人为了让我出界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要是就这么离开,是不是有点太无情了些。可是……”

    看着二人如火如荼的战斗场面,孙长空又是一阵心颤,对于他而言,自己根本无法左右这种级别的角逐,更有可能弄巧成拙,被纳百川控制成了要挟高氏兄弟的筹码。他可不想成为累赘。想到这里,他又将脚停住,不再向外走去。

    “大哥,门开了,咱们也撤吧!”

    高远山回头看了一眼开启的大门,眼中不禁投出两束炙热的目光,多少年过去了,终于还是让他等到了这一天的到来。

    “想走?留下你们的命!”

    这一会儿,纳百川的力量已经趋近全盛之态,身手更是犀利至极,之前高远山还能稳压一头,现在已经愈发力不从心,颓势渐露。如果这个时候突然撤手不但自己危险,就连前面的孙长空都有可能因此遭难,那样的话他们就真的前功尽弃了。

    “不行,必须得把这个家伙了结才行。不然,后患无穷。”

    高峻山一听也对,索性二人将力量全都聚集起来,准备向纳百川发动最强一击。

    “哼,想和我一决高下了吗?好,今天我就让你们见识一下魔界之子的厉害!”

    说话之时,纳百川周围血气再现,犹胜从前。双手之上更是雷鸣炸起,好似两只隐忍多时的洪荒凶兽,吐纳着赤色电光。然而,与这相比起来,他那双猩红的眼瞳更是可怕,凌厉的神光之中似有万种杀机,与之对视一眼都如同被凌迟分尸一般,痛苦难言。

    再看高远山这片的动静就要弱上许多了,他只是攥紧了拳头,双臂之上的青筋高高隆起,好像一只只鲜活的蚯蚓。表面上他不动声色,实际上他一直都在暗暗蓄力,只要对方稍有行动便会立即展开轰杀攻势。如今,高远山的目光已经清澈了许多,那是他的心中毫无杂念,且静如止水。他的想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杀纳百川。

    “高远山,我就让你们知道一下得罪我纳百川的后果!血影战法,无极血屠!”

    纳百川率先出招,甫一动身,身后竟豁然出现一道血色幻影,那是无极血屠力量攀升至极点之时引动的天兆,无量杀生塔。其中关押着的是自纳百川有生以来杀死的所有人的冤气。由这些人的冤气驱动,无量杀生塔飞速运转,力量更是成几何倍数递增。整条通道之中立时被一股灼人的气浪所充斥,即便身在门内的孙长空也能清晰感应。

    “不行,这样下去的话高远山会输!”

    孙长空的力量虽然远在二人之下,但即便这样他仍能感应到双方的实力悬殊,不是一一招两招可以抵平的。如果再让纳百川强行提升力量,高远山必死无疑,而且死状一定是异常凄惨。

    “快点阻止他!”

    眼见形势岌岌可危,孙长空不禁大声提醒道。可他并不知,自己所在的这片空间,看似与外界紧隔一门,但实际内外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他在这里喊,外面的人根本听不见。

    可连孙长空都能看出来的事情,高远山能不知道吗?

    他当然知道纳百川此招的可怕,如果不是之前与高峻山合为一体,现在的他恐怕已经在束手等死。但是现在不同了,他有了“双子”的神奇力量。只要有它在,他相信自己可以改变一切。

    纳百川带着他的无量杀生塔已来到了高远山的面前,前者更是运起一掌,准备发动最强一击。可高远山仍然不为之所动,双手垂在两侧,但身上确实是在蓄力。他究竟要挨到什么时候?

    “高远山,你没有机会了!看招!”

    纳百川突然急啸一声,在距离对方不到三尺的位置之时,隔空推出一掌。他的面色瞬间变得狰狞起来,就好像一个千年老妖得知了自己的阴谋诡计得逞了似的,肆意狂笑。与此同时,他身后的无量杀生塔骤然缩小,化为无数刺眼的血水,直接涌入到掌背之上,随即那只推出的手掌光芒四射,余辉万丈,射在周围的石壁之上竟真的扎出了若干个孔洞。

    纳百川的这一招简直比噩梦还令人惧怕。换作常人恐怕还没中招就已经活活被吓死。如果直面这一掌,也许真的会死得连渣都不剩。

    无极血屠威力之大,实属旷古绝今,即便没有直接接触到目标,也能发挥其九成以上的威力。所以纳百川在还没有击中高远山的时候便已出招,只求出奇制胜。

    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沉浸在无限血光之中的空间竟是猛然间黯淡下来。接着,他便觉得胸口发闷,头晕目眩,脚下已经站不稳,恨不得立刻躺在地上。

    “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是用力过多体力不支了?”

    就在纳百川好奇自己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的时候,另一道声音跃然而起:“纳百川,你输了!”

    下一刻,一股强大到无法形容的毁灭之力撕开了所有的阴霾,冲出无尽烟暗,掠过他的无极血屠掌直接倾泄在他的身上。这一瞬,他只觉得四肢百骸,五脏六腑,三魂七魄,连同头发汗毛一起都被摧毁了,此时已经不能用痛来表达他心中的感觉,现在他只想一死了之。

    高远山的拳头,干净漂亮,收回的时候更是相当利落,一点也不拖泥带水,他像收刀一样将自己的手掌慢慢放回原处,不再做任何移动,因为它已经断了,而且断得粉碎,断得不能再断。刚才的一拳虽然成功对纳百川造成了致命的伤害,但同时他的掌骨也因为其中力量过大而被反震致毁,没有十天半个月是不能用了。

    再看纳百川已经倒在地上,他身后的石壁已经尽数破碎,这是高远山的拳势透过他的身体然后没入到石壁之中造成的结果。而在碎片除去之后,那上面居然出现了一道人形的轮廓。

    光是拳势都能将石壁击碎,那身中拳劲的纳百川呢?

    他的身上没有一滴血迹,然而他的身后空地之上已被鲜血染血。高远山的拳头居然硬生生地将他体内的气血逼出了体外,不留一丝一毫。失去了气血的支持,纳百川已经无力回天,再无翻身的可能。

    可能是因为筋骨尽数的缘故,现在的纳百川显得着实瘦小,一眼看去他不是躺在地上,而是从地上长了出来,样子十分滑稽。但即便这样,他还在喘息,平衡均匀,丝毫没有因为自己受伤而受到影响。

    不是有句玩笑话吗?长寿的秘诀就是保持呼吸,不要断气。现在的纳百川恐怕就是这么想的吧!

    “大哥,这家伙还没死,要不要再补一刀!”

    此时高峻山的眼色已经煞白一片,显然刚才的一拳对他的内力损耗也十分不小。而更加难看的是高远山,可能是用力过猛,他的身体右侧竟开始肿胀,右臂比左臂足足粗了一倍。他的右手更像一只皮球,圆滚滚的,好像用针一刺就会炸开似的。

    “咱们也消耗了不少力气,反正现在的他已经不足为惧,就放他在这里等死吧!”

    高峻山虽然不情愿,但毕竟现在是自己的大哥掌握战局,所以也就不再勉强了。

    “好,那就让他在活活耗死吧!”

    这个时候,孙长空已经从门里小心翼翼地走了出来,看到纳百川那副惨状,不禁同情地摇了摇头。可一想到对方之前犯下的种种罪行,他又恨不得将其杀之而后快,非凡与无欲这两位老朋友,全都死在了他的手中。

    但如果这么说起来的话,高远山也算是他的仇人。因为他杀了苏如云,飘渺云巅的掌门人。如果好还在世的话,恐怕纳百川也不会这般肆意妄为了吧!

    “孙长空,你居然还不走。你不怕我利用完你之后将你杀了灭口吗?”高远山冷冷道。

    “哎,怕又能如何。你们这么厉害,如果有心杀我,我也逃不掉啊!况且,我的命也是你们救下来的,如果落在纳百川的手里,说不定我已经是一具死尸了。”

    “好,我就是喜欢你这样的性格。可怜,咱们之间有太多的恩怨,不然,我一定会和你成为挚友。”

    孙长空摆了摆手,随之笑道:“挚友就算了,只求到了人间之后咱们能再也不见。”

    “哈哈,好一个再也不见。既然这样,我们兄弟二人就先走一步了!”

    不等孙长空说话,高远山已经箭步窜入到石门之内,很快便消失在了光幕之中。

    看着对方消失的背景,孙长空突然昂起头来,仰望上方的穹顶,接着他又淡淡了说了一句:“下辈子再见吧!”

    “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