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 双子之威
    ,!

    高远山与高峻山就这么一直向下坠落,四处光滑无比,根本无地借力。眼看下方不断袭来的热浪愈发灼人,高峻山突然将目光集中在高远山的身后,惊声道:“哥,快用你身后的双翼!”

    他本以为二人终于有了希望,却发现对方居然无奈地摇摇头,随即道:“没用的,这里的空气相当稀薄,翅膀根本使不上力气。咱们这回可能真的要完了。”

    高远山的脸上出现了少见的绝望之色,这也是高峻山自打出生以来第一次见到对方这般模样。在他的记忆之中,自己的哥哥一直都是个坚强之人,不到最后绝不轻言放弃,这也是他们能坚持走到今日的秘诀之一。然而就是这样的精神巨人,也在自然的力量之下束手无策,只能听从命运的安排。

    “不,大哥,我们一定还有办法。”

    高远山的笑容很是勉强,但他仍旧笑出来了,因为他不想让自己的弟弟太过伤心。

    “我刚刚在下坠的过程当中试过,这里的四周都经过了特殊处理,一般的攻击根本无法在上面留下痕迹。就算能,也无法长时间停步。峻山,咱们这次睦的不行了。”

    高峻山的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毒辣:“我有办法!”

    孙长空眼睁睁地看着两位前辈掉入陷阱之中,等他来到深坑边缘的时候,眼前已经被一片火海所充斥,无能为力。而纳百川十分得意,他张开双手,腹部的伤口已经开始愈合,失去的力量正在慢慢恢复。他微笑,昂首,身体后仰,享受着胜利的果实。

    “你是什么时候筹划了这些阴谋?”

    “什么时候,让我想想啊!应该是在数百年之前吧!早在你们发现这里的时候,我便已经布置好了一切。你可知道,当初为了挖这个陷阱,我有几次都差点葬身火海。不过好在,我的努力没有白费。这帮傻瓜还以为我拿他们没办法了呢!呵呵,要不是有一半的力量都在人间,就算是吹口气我也能要他们的命!”

    说着,他竟真的吹了口气。那股气息十分悠长,飘来飘去,竟来到孙长空脸前,轻轻刮了一下。这一刮不要紧,孙长空竟真的觉得有把刀子割了自己一下,伸手一摸,已出了血。这下,他彻底傻了,原来纳百川的修为这般恐怖,就算方惜时在场也只能望其项背吧!

    “怎么?你是自己走回去呢?还是让我把你的胳膊腿全部打拆、然后抗着走呢?”

    孙长空向后跑动了几步,却不曾想对方竟然领先自己来到了隔世门前,这下他再也没了靠山,也没有石门给他作屏障。如果单纯为了自己,他确实应该听从对方的命令。但那样的话,整个无妄修罗界毁灭不说,就连魔皇残念也会出世。而如果不听的话,那对方一定会使出极其残忍的手段令自己屈服。他不认为,自己是个意志多么坚定的人。如果对方真的想,那他就有可能背叛自己的良心。

    何去何从,还是无路可投,现在孙长空的思绪已经彻底乱了。就在他内心无比煎熬之际,一个疯狂的想法突然涌上心头。

    “哈哈哈哈!”孙长空突然放声大笑,然后慢慢向后退去。

    “呵呵,你是被吓傻了不成?”纳百川轻哼道。

    “你啊你,千方百计布下今日的局,不就是为了释放魔皇残念吗?”

    “是的,怎么,你肯帮我了?”

    “帮你?做梦去吧!”

    一言说罢,孙长空猛然抬头向后奔去。起先,纳百川还以为对方是在做困兽之斗,想要最后尝试地逃命一把。可突然间他发现了不对劲,孙长空所去的方向不是通道,而是下方的深坑。

    “你这家伙,寻死不成!”

    就在纳百川以为自己胜券在握,笑到最后之际,孙长空竟然愉这种自杀的方式来破灭他的希望。他不能容忍,绝不能。

    他先是使出一记惊虹贯日身法,一跃跳出三丈来远,接着又跟上一个鲤鱼打挺,将自己送上穹顶。这个时候孙长空已经来到深坑边上,装备下跳。纳百川心中一惊,连忙急踏脚上石顶,将自己弹向火海之中。

    可纳百川不是为了殉情,他是要救人。

    所以就在离开穹顶之前,他已将缠有匕首的腰带插入到了石缝之中,而自己刚携着另一端继续向前坠去。

    同样是下落,孙长空是自由下落,而纳百川是加速下落。孙长空虽先于他落入深坑,但好在纳百川的速度更快,眼看对方的身影越来越近,他所以一鼓作气,做出一个水中捞月的姿势松开了手中的腰带,直接向前坠去,将自己到达最低点的时候强行将对方揽了上来。再看孙长空的面上漆烟一片,已经被火焰灼烧,伤情未知。

    反身弹上来的纳百川急忙用另一只手接住荡回来的腰带,整个过程不过发生在十息之内,且过程惊险,扣人心弦,实在不能用言语表达。好在,他与孙长空都活了下来。

    就在纳百川悬于空中沾沾自喜之际,一道烟影猛然窜出,出于下意识的自救反应,他将孙长空往前一送,想要用他挡住对方。可谁成想如此一来竟中了那人的套路,对方稍一用力便将孙长空从他的手中夺了过去,而后落到了不远处的空地上。

    “高远山,你居然没死!”

    令纳百川怎么也想有想到的是,坠入岩浆之中高远山居然还活着,而且力量之大,更胜从前。而高峻山却是不见踪影,看样子是焚身而亡了。

    “高远山,你真是无能啊!连自己亲自弟弟的性命都救不了。不过,你也很快就去陪他了。”

    说着,纳百川突然腕上一用力将自己送回了地面上,而高远山携着孙长空,仍然背对面他,一言不发,不知在搞什么名堂。

    “好了,回过身来吧!你有什么伎俩我还能不知道吗?”

    “是吗?”

    听到对方疑问的语气,纳百川先是一愣,他似乎突然发现了什么异样。

    “这个声音不是高峻山的吗?”

    刚想到这里,纳百川就真的看到了高峻山那张狰狞的面孔,一颗头,一张人脸,居然嵌在了高远山的胸口之上。

    高远山与高峻山居然合而为一了!

    全体之后的高远山,实力大增,才一出手便已激起惊涛骇浪之势。浑厚的掌力在绵长的掌风之中愈发可怕,不等纳百川躲避,便已重重轰落在对方的心门之上。

    这一击几乎要了纳百川的命!

    鲜血与内脏交汇出的红色丝绸散入天空之中,纳百川飞似的向后退去,几次停步却都未能成功。最终,他跌倒在墙边,与自己的尊严一同衰落。

    他纳百川居然受伤了。

    在他的印象之中,除了当初那个布下法阵的高人之外,就再也无人能够伤得到他。然而,如今,一个小小高远山,他居然做到了。这让他那颗不羁的王者之心重重挫伤,痛如刀割。

    “妈的,你这混蛋!”

    纳百川失去了以往的风度,甚至已经不顾形象。他一边破口大骂,一边怒气冲冲地向对方走来。然而,高远山早已是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巨手一扬,已将对方击出数丈之外。此时的孙长空仍在高远山腋下,看到纳百川被如此蹂躏,他不禁跃跃欲试,也想亲自体验一把。

    “哇!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难道是那家伙变弱了不成?”孙长空欢声笑道。

    “不是,他的实力依旧强劲,但显然重组的我们更厉害。”

    这回,说话的是高峻山。因为位置的缘故,此刻的孙长空与高峻山正好可以平视相望。而看到对方如此的惨状,孙长空有些于心不忍,慢慢将头转向另一边。

    “你们在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峻山,你和你解释,我来应付这个家伙。”

    纳百川又一次发起进攻,只不过这回丧心病狂的他居然采取了远袭的策略,站在十丈开外的地方,不断地向他丢石头。

    当然,这里所说的石头并不是平时我们用来打水漂的石子石片,而是仅一块就重达数千钧的巨大岩石。此处位于地下岩层之中,纳百川伸手朝旁边的石壁中一搠,然后向外一拉,一块岩石就出现了。依靠着自身强大的力量以及敏捷的身手,呼吸之间他已经向对方攻出四十三次飞石。而与此相对应的,高远山也接下了四十三次飞石。可他并不满足,于是他将接下来的岩石,又加上两倍的力气用劲腿一个一个地回击过去。这下,场面变得格外热闹起来,双方你来我往,互不相让,各碎石打在脸上,痛得孙长空直叫唤。这是他有生一来第一次这般被动。

    苍天啊大地,你们就让我参与一下吧!

    就在孙长空心中暗自祈祷之时,高远山手臂一松,他竟真的掉落下来,接着飞石来袭,他只觉得面前飒风阵阵,骇人惊魂。但好在他也不是吃素的,左脚虚踩,右脚后移,准备给对方一记强力回击。

    “走你!”

    机会难得,孙长空一时技痒,忽而回予一记孙氏谭腿。可当他真正感受到飞石之上可怕力道的时候,他才知道是何等可笑。

    “不!”

    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孙长空打着转,飞速向后坠去。孙长空刚要稳住身形,却突然发现身后突现一物,用手一摸竟是隔世门。刚刚回过味的他,身后的支撑力猛然撤去,惊魂未定的他立时倒地。当孙长空挠着剧痛的头再次站起之际,他惊讶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石门的另一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