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 开门
    ,!

    一经使用了血影战法的纳百川,立即表现出从压倒的实力,直接将高峻山轰飞了出去。与此同时,他的七孔之中竟涌出烟色的液体,溅到地上直接融穿成无数小洞。

    高峻山连忙起身,然而他发现自己的意识已经十分模糊,一时没忍住的他又吐了口之前的那种脓液,这下他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腹都已融化流出似的。

    “小心,他那血气有古怪。”

    才刚说了一句话,高峻山又要呕吐,但这样一来自己只会愈发弱,所以他只能继续忍着。说来也奇怪,闭气之后他明显感觉之前的那种感觉缓解了不少,而稍一吐息,作呕感又会油然而生。转念一想,他才想到了其中的猫腻。

    而就在这个时候,纳百川已经与高远山打了起来。

    高远山虽然体形巨大,但身体却是异常灵活,就算与纳百川交起手起也毫无含糊,甚至隐隐有超越之势。然而他心理十分清楚,这远远不是对方的真正实力。纳百川在等待时机。

    “给我去死!”

    说话之间,纳百川忽出一掌,高远山明显看到了那只掌印之中夹杂了一些妖艳的血红色。没等他回过神来,掌力已经催发到身前,逼不得已他能用手去抗,甚至已经做好了手臂当场折断的觉悟。然而令他始料未及的是,他的前臂并未出现大碍,却只是在尺骨与桡骨之上出现了一道诡异的弧度。

    “大哥,快闭气。”

    就在高远山中招之际,对侧的高峻山突然呵声叫道。虽然不知对方的用意,但想来对自己有益无害,于是他立即屏住呼吸,合上嘴巴。与此同时,他那变化的手骨竟慢慢回归常态,之前的弯曲处也消失不见了。

    “这是怎么回事?”

    不等高远山想通其中的原理,鬼一样的纳百川已然再次攻来。

    这次他毫无保留,一掌便打在了对方的心口之上。一时间,一股火烧般的剧痛袭入体内,竟然屏气状态下的高远山不禁破了功,换了口气之后,他明显感觉自己的手臂又恢复成了之前的奇怪形状,而且更有加重之势。看到这里,高远山已经再也淡定不了,“嗖”地从地上重新站了起来,摆出一副与对方拼命的架势。

    “别,大哥,不能和他硬拼这家伙的血影战法好像能融人骨肉,赶快想办法将掌力排出体外,不然你会变成一滩血水的。”

    说到这里,高峻山才从地上慢慢站立起来,可以看见,他身下所处的地面已经出现了大片的缺损,更为靠下的位置处竟有如同蜂窝一般的结构,只手一碰便会化作粉末。这便些奇怪的灵气不但能够伤害人体,甚至还能将无生命的死物腐蚀殆尽,当真凶残至极。

    听完高峻山的话之后,高远山冷哼一声,身后将豁然出现了一枚巨大的缺口,接着一道红光闪过,浸入机体的灵气眨眼之间便被排出体外,而他的脸色也渐渐好转起来。

    见此情形,纳百川竟然拍手叫好道:“好好好,不愧是高氏兄弟,这强大的自愈能力真是让我纳某汗颜啊!”

    “少废话,有本事的话接着来!你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卑劣的手段。”

    嘴上虽这么说,但高峻山已经有些站不住了。如果对方还能使出类似招式的话,他还真不一定能抗得过来。

    “呵呵,着什么急。想要寻死,我有一千种不同的方法可以满足你。不过,现在的我要先把那个小子了结了。”

    纳百川脸色一变,身形随之化为无数烟色的羽毛消失在二人的面前。高远山心叫大事不妙,赶紧向后看去,只见对方已经来到距离孙长空不到三尺的位置,要命的血色掌力浮于空中,蓄势待发。

    “快蹲下!”

    此时,孙长空正一心都在开门的事情之上,哪里想到纳百川会掠过二人的围攻进到自己的身边。甫一听到高远山好几乎惨叫的声音,他便知道大事不妙了。按着对方的提示,他只得向前折身,也就在这个时候,那枚血色掌印已经贴着天灵飞过,直接打在了隔世门之上。

    石门受挫,立即激发出无数罡气,其中一道最为强大的巨型风罡,直接斫在了纳百川的腰间,差点将其一劈两半。但即便这样,还是能看到半截肠子淌出了体外,其中腥臭的血水直接溅了孙长空一脸。

    “恶心!”

    孙长空一边做出干呕的动作,一边弯下腰来扶着石门连续大喘气。可不知纳百川的血是什么做的,时间越长血腥气越重,喘气的工夫他已经被那股怪味熏得头晕眼光,就差当场昏厥了。

    这个时候,纳百川已经坠到地上,即便他身受重伤,高远山与高峻山仍不敢接近。他们之道垂死挣扎的厉害,尤其是面对这种高手中的高手,更不能有半丝马虎。之前与苏如云的战斗就是那样,要不是有烟煞令给他充饥续命,现在的他早就死在无间道内。

    就在二人纠结于是否动手之际,纳百川竟强挤出一丝笑容,随即道:“来啊,你们过来杀我啊!我的命就在这里,想拿就来拿!”

    接着,他一边将掉出体外的肠子塞回体内,一边用另一只手朝二人借出挑衅的手势,样子着实嚣张。可不知怎的,对方越是勾引,高氏兄弟就越不想冒险,他们似乎已经嗅到了阴谋的味道,看到了致命的陷阱。一旦进入,便会化得尸骨无存。

    “我劝你们快点动手,不然凭这躯身体,一柱香内我就能够止血,半个时辰就能伤口愈合。再有一个回笼觉的时间,我就能重回巅峰时期,像捏蝼蚁一样轻松杀死你们。”

    说完,纳百川居然还真地做了一个捏东西的动作,只是样子相当猥琐。

    “大哥,怎么办,到底上不上?”

    说实话,高峻山已经忍不住了,他又怕其中有诈,迟迟不敢动手。之前纳百川的血影战法仍让他忌惮不已,再挨上那么一招的话,他不敢保证自己还会有战斗力。所以眼下看来必须速战速决,趁他病要他命!

    然而,高远山却并不怎么样。他比高峻山要远远清楚纳百川的为人,他是一个不打无把握之仗的人。就算他有九成的胜算也不会出手,除非经过重重思考将那一成的不确定转化成确定量。在他看来,对方这般张狂,必定是他已有了取胜的妙计。可越是这样想,他就不禁考虑到另一个问题:对方是不是在诈自己呢?

    实则虚之,虚则实之。这种微妙的心理战,曾经无数次起到至关重要的神效。

    纳百川重伤已经是铁一样的事实,问题是他到底还有没有一战之力。如果说有的话,他为什么不打,而要像一个泼妇一样在那耍威逞强。

    那答案只有一个:他已无力战斗,只能靠攻心计让他们误以为自己还有保存的实力,不敢贸然出手。

    想到这里,高远山猛然向前走了两步,他望着对方的面孔,希望能在上面找到一些紧张的痕迹。然而,纳百川很是从容,就好像没有看到高远山一样,仍在那里得意地冷笑。

    难道,其中真的有诡计?可他究竟还有什么没有使用的底牌呢?

    高远山殚精竭虑,希望能从过往的记忆之中搜寻出对方一些手段,秘术。可想来想去,他还是无所获。这么说的话,纳百川真的是江郎才尽了吗?

    “也许,他真的……”

    “大哥快点吧,我快不行了!”

    说话之时,高峻山再次口喷烟浆,便与之前不同的时,那些液体之中居然还漂浮着一些碎片状的物体,仔细一看竟是内脏的残骸。至此,高远山才知道,原来高峻山并没有将体内的血色灵气逼出体外,而是让他们趁虚而入,体内的脏器大量受害,已经到了命悬一线的地步。看到对方虚弱的样子,高远山赶紧用手去扶,可高峻山只是摇了摇手,随后有气无力地回道:“想把这个大麻烦解决了,之后我想怎么疗伤就怎么疗伤。”

    高远山担心地看着对方,认真道:“你确定还能坚持?”

    高峻山已经闭息不说话,微微地点了点头。

    “那好,咱们兄弟二人就把这个魔头了结在这。峻山,上!”

    话音刚落,二人如同脱弦快箭一般飞速射向对面的纳百川。后者看到这一幕,竟好似如释重负一般,吐了一口悠长的浊气,两只眼睛立即闪烁起可怕的神光。

    “说来说去,你们还是逃不出心中的魔鬼啊!然而……”

    纳百川故意将话止住,因为他已经发现面前的地面正在向下坍塌,位于其上的高远山与高峻山未能反应过来,直接随着落石一起坠了下去。

    “该死,这家伙到底什么时候挖了这么大的陷阱!”

    恼怒之下,高远山不禁向下方看去,一探其中虚实。可没过多久,他便再也怒不起来。

    因为他发现深坑的底部不是别的,竟是融化万物于弹指之间、泯灭众生不费吹灰之力的高温岩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