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章 隔世门
    ,!

    高远山携着孙长空一跑奔,速度竟然丝毫没有受阻。而高峻山一路跟随,虽然已经使出浑身解数,但仍然只能勉强将二者间的距离保持在十丈之内,再想向前多走一步也是万万不行的了。

    “大哥,你慢点,他应该不追不上了吧!”

    “你懂什么,纳百川修为之高,是你我如何也不能相比的。稍有松懈,便有可能让他有可趁之机。当务之急,是带着这个小子前往隔世门,不然让他打开了封印,咱们全都得玩完。”

    孙长空像个呆子似的,一会望望远处的高峻山,一会又看看眼前的高远山,接连的变数已经令他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实在搞不清这群人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高远山,你们这是在干什么?难道,你和纳百川不是一路人吗?”

    “是又怎么样。他想要出界,就必须得要我们兄弟二人的命。我们辛辛苦苦到底为了什么,不就是想在有生之年从这里逃出去吗?现在,他为了自己的目的,居然要牺牲我们二人。他以为高氏兄弟是傻子的吗?”

    “高远山,你们不要跑了,就算到了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你们捉回来。”

    孙长空心神一震,不禁回头向后看去。可令他不解的是,后面除了高峻山之外再无旁人。但他明明听到了纳百川的声音,一种令他如何也忘却不了的嗓音。

    “不用看了,这是纳百川的千里传音,目的就是扰乱心神,让我们不攻自破。”

    “那咱们现在是要去干什么,难道凭你我的力量,还能逃出他的掌握不成?”孙长空随之问道。

    “说来你也许不信,其实现在我们兄弟二人是要将你从这里送出去。”

    “去哪里?”

    “当然去人间。”高远山决然道。

    “可为什么你们突然这般好心帮我,之前还不对我恨之入骨吗?”

    高远山轻叹一声,然后道:“今时不同往日,虽然之前的你已经再三阻挠了原罪者的计划,但好在没有铸成大错。而我也是在看过法阵真身之后,才猜到纳公子的阴谋。他要整个无妄修罗界包括我们这些原罪者给那魔皇残念陪葬。”

    “陪葬?什么意思?”孙长空有些不太明白。

    “你以以为打开封印就这么容易吗?开启封印之人同,必须是一个心地善良且有舍生取义觉悟的人类,而且他们要借助外界的力量,方能有机会将封印破除。”

    “呵呵,看来我的心肠还不坏啊!但那股力量是指?”

    高远山沉吟一声,接着说道:“那就是所有界内人的血脉之力!让一个人类运用魔族的力量,才能唤醒封印之中的魔皇残念,进而使其冲出千年法阵。然后,纳百川就可以坐收渔利,将出世之物占为己有了。”

    “所有界内人的血脉之力是……”

    “这个你不用管,纳公子他自有办法。他的修为已经超乎我等平生所识,想要在短时间内将这里的所有人全部炼化并不是不可能。况且,人间的法阵之中还有一个纳百川。如果二人合力的话,那威力真的不是毁天灭地可以形容得了的。”

    “所以咱们现在怎么办?”

    “你之前入界,应该是从北方沙漠的时空缝隙当中穿越来的吧!那里只能进不能出,所以不能去那里。而我们现在,是要将你送往隔世门,让你从那里逃出无妄修罗界,这样纳公子的如意算盘就打不响了。”

    “可是,他似乎也知道那个地方。万一,他先于咱们到往那里阻截,那现在岂不是自投罗网。”

    “这个你可以放心,银雪狼的身体我也有所了解,短时间内机动性虽然强大,但长时间作战却不是他的专长。这么长的距离,他想在一时之间赶超我们,那是不可能的。”

    孙长空点了点头,又看到对方身后那些搠入体内的兵器,不禁问道:“你为什么要把自己的手下全部吃掉,有他们相助事情不是更简单了些吗?”

    高远山摇头道:“也许你还不知道,早在当初我与峻山建立这烟煞令组织的时候,纳公子已经在他们体内安插了禁制。一旦出现反叛的情况,便立即启动禁制,将其扼杀在摇篮里。好在,后来峻山又搞来一个叫烟风的小子,躲过了接种禁制的步骤,并且成为了高峻山的身体替代品,这样我才能用他的力量来加强自己。”

    “可你却杀了苏如云。而且连他的情人也没有逃过你的魔手。”

    说到这,孙长空心中不禁隐隐作痛。一想到眼睁睁地看着苏如云死在自己的面前,而自己却无能为力,他就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可以的话,那宁愿用一生的时间来换取一时的力量,不为别的,只希望自己能为他们两位前辈报仇雪恨。

    “呵呵,你想帮他们报仇?”

    “可以的话,我现在就想动手。”

    高远山忽然大笑起来,朗声道:“报仇也等出了这里再说吧!”

    突然,高远山的身形猛地向下折去,穿过层层枝叶,孙长空发现自己竟然又回到了百兽城中。此时天色已晚,路上的行人愈发稀少,只有几个边上的小贩还在收拾着自己的摊位。

    一切都是那般井然有序,丝毫没有觉察到这里发生的一切。他们可曾知道,就在刚才,他们差点就要和整个无妄修罗界一同被抹杀掉了。

    “隔世门就在珍兽堂的地上暗道之中,咱们抓紧时间。”

    高远山拉了下孙长空,却发现对方纹丝不动,好像僵在那里似的。

    “你怎么……”高远山有些愤怒,便碍于紧张的事态,他只得将火气压下来。

    “我听苏前辈说了,一经开启隔世门,整个无妄修罗界与那被封印的魔皇残念便会随之消失。他说的是真的吗?”

    高远山看着对方坚定的眼神,不禁吸了口气,然后颓然说道:“是有怎么样,这里的人本来主是弃子,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守护那处封印。而如果想要破坏封印,将魔皇残念彻底摧毁,那就只能牺牲他们。”

    “可他们是无辜的,你们没有发现这里的人活得很是自在,无忧无虑吗?”

    “那又怎么样,到了最后不还是难逃一死!我告诉你,如果你现在不和我们走,被纳百川捉了去,不单你我都得死,那魔皇残念也要重见天日。现在的纳公子已经相当强悍了,要是再让他得到了上古魔皇的力量,别说是人间,恐怕三界六道都别想太平。你是想做个受人唾弃的千古罪人呢,还是忍一时之痛保住人间苍生呢?”

    高远山的一席话终于打动了孙长空的心,前者将手一拉,他便不由自离主地向前行去。就在这个时候,他不禁回头望了一眼那个仍在忙活着的伙计,说不定这就是他最后的一天了。

    “对不起,我救不了你们。”

    珍兽堂内已经狼藉一片,显然在爆发战斗之前,纳百川便已来得这里,捣毁了一切可以摧残的东西,无论是人还是物。三目蛟被格杀在距离正堂的跟前。临死之前这位忠实的奴仆还保卫着这里,不让敌人来犯。看到这一幕的高峻山情绪失控,抱着三目蛟的号啕大哭起来。高远山也没阻止,只是与孙长空战在远处看着他,一言不发。

    “他为何要赶尽杀绝呢?”

    “这是纳百川的作风,做事之前定要做好万全的准备,这样确保中途不会出现意外。然而,他还是算漏了我,以为我会为他卖命到死。”

    “峻山,我们走了。等从这里出去之后,咱们给三目蛟立个空塚。”

    终于,高峻山从地上站了起来,告诉了自己的爱宠,三人一连三进门,终于来到了后边的庭院之中。原本这里是植被的天堂,处处都充满了鸟语花香。然而如今却已满目疮痍,尸骸遍地。一只被高峻山甚是喜欢的百灵鸟也竟被当场烘烤了,成为了一堆碎骨。看到这,他又不禁心中绞痛,一口鲜血差点夺口而出。

    “身外之物,不留也罢。反正也要出去,难道你还能带着他们一起走不成?”

    “大哥,我是不明白,那个家伙为何要这般残忍,它们是无辜的。”

    看着高峻山可怜的模样,高远山蹲下身子,拍打着对方的肩膀道:“这里的百姓不也是一个道理吗?他们本和这件事情无关但还不得给那魔皇残念陪葬。世间本来就没有那么的公平,就算有,也不是咱们这些凡夫俗子能预见到的。要我说,人生在世,最重要的两个字就是活着。活不成,说什么仁义道德都是胡扯。”

    高峻山点了点头,而孙长空则被对方这么一通教训而略有感悟。他并不是认同对方的观点,只有略微理解了之前高远山为何会有那般极端的行径。与纳百川的恶行相比,他们所做的委实微不足道。

    “隔世门,今天真的能够顺利将你开启吗?我还真有点期待呢!”

    孙长空心中汹涌澎湃,一股年少的热血随之冲入脑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