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 兄弟
    ,!

    无欲与非凡一样,消失在了属于自己的符石之中,然后光芒消失,烟暗两次吞噬了这里的活气。如今,法阵之中只剩下两枚亮着的符石,一个属于高峻山,一个属于他的哥哥高远山。

    看到这里,高峻山不禁回忆起曾经身在人间时候的事情。那时,他和兄长还只是两名普通人。

    二人生在贫寒的穷人家庭之中,过着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他们每天最最盼望的就是夜幕将临,那样的话他们就不用再为生计奔波,为活下去而拼命。

    然而,世事难料,一场瘟疫带走了村里的八成大人,其中也包括他们的父母。从那之后,他们便成了孤儿,并进入到了人生当中最为烟暗的一段时期之中。

    那个时候的他们以乞讨为生,每天与比自己大上十几岁的叫花子争夺资源,抢夺乞讨的成果。因为他们年纪太小,又加上身体发育不良,所以在这些争夺当中二人往往都以失败告终。带着满身的伤,吃着猪都不吃的泔水,禽着比海还咸的泪,二人立誓,将来一定享尽荣华富贵,再也不让人从自己手中夺走半分好处。在这种强大的信念支撑之下,他们两个人一天天地熬了过来,高远山变得胃大无比,可以吃下一切可以吞下的东西,然后几个月也不用进食。而高峻山比自己的哥哥有头脑,他知道积累,只有自己的东西,才能不被别人夺走。所以他尽量让自己喜欢的东西都贴上自己的标签,谁要胆敢触碰他的物品,那下场一定是极其悲惨的。

    再然后,他们偶然受到某位世外高人的指点,学得了一身本事,高远山习得了修罗斗狱,而高峻山而领悟了插稼人体的移花接木。兄弟同心,齐力断金,很快高氏兄弟的名号便在道上传了起来,一些想借他们搞出些名堂来的人主动找上门来,但结果都是有去无回。渐渐地,高远山高峻山成了当地的恶霸的代名词,附近的人家甚至不敢夜里出门,生怕遇上这两个煞星。

    不知为了多久,一个身穿杏色长袍的修道之人偶然路过,得知了他们的事,便已“一饭之酬”,前去收服二人。一开始高峻山听到这个口风的时候还以为对方是在开玩笑,可当他对方那人的时候他才自己玩笑的是自己。

    他与高远山甚至都没看清对方的容貌,便被一个硕大的口袋罩住了头,接着一通电炮飞腿,直接将他们打晕过去。而当二人再次醒来的时候却是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另一方世界之中,再也无法与外面取得联系。

    待在这里的数千年时间当中,他们想尽一切办法脱身,却没有一次能够得逞。而就在某一天的傍晚,高峻山发现了一道流光坠落到了一座山顶之上,那便是苏如云之后的故事了。

    苏如云的出现,无疑为二人的生活又带来了不少的冲击。对方修为虽然在进入这里之后大大衰减,便即便这样仍是界内独一无二的顶尖高手,受万人敬仰。为了不做对方的手下亡魂,他们只得讨好苏如云,渐渐地成为了无间道的分支,然后便有了斗兽场与珍兽堂。那个时候,聚恶岭也才刚刚成形,同样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势力。就这样,无妄修罗界在这几人的相互牵制之下达到了一个微妙的平衡,在此过程当中,他们也发现了与自己有些相同经验的入界人,苏如云将他们称作原罪者。至于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这也是之后高峻山小心翼翼从对方口中打听到的。

    不知为何,同为入界人的苏如云,我知的内情要远远多于七人之合。要不是因为性别对不上,他们甚至以为对方就是将七人困于界内的罪魁祸首。

    弹指一瞬,千年的时间过去了,他与高远山都拥有了属于自己的领域,也渐渐脱离了无间道的管辖,有意与苏如云作对。而后者仿佛没有发现一样,就这么随着他们的性子来,这促成了之后七人商定出界的天大阴谋。

    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高峻山仍有一件事情不明:为何当初那位高人不将他们与那魔皇残念一同毁灭,反而将他们困在此地,永世不得出界呢?难道是对方心理变态,故意为难他们?又或者说,这里面有着他们不知道的隐情,使得对方必须做此决定?

    或许,这个答案并不那么重要,但如果真能弄清这里的原因的话,说不定他心中的愤懑还能少有一些。

    高峻山还看,别看他表面上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其实心里早已释然,多年的时间冲刷,已经令他看透了许多。当时,他还天真地以为,陪着手下这群孩子,捉捉鸟兽,没事的时候坐下来喝喝小酒,不也是挺好的事情吗?

    然而,他的兄长高远山却并不这么认为。

    高远山本以为自己也已经放下了仇恨,但每次见到斗兽场中有斗兽者战死的情况发生,他便不由得内心狂热起来。

    他不是悲伤,而是兴奋。一见到那些新鲜的血肉,他就忍不住流口水。因为这个,他不只一次在观看完比赛之后杀个人,然后找个偏僻的角度独享美食。高峻山也撞破过几次,劝说无果。所以,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大哥变得越来越凶戾,越来越嗜血,直到前不久,他发现对方已经因为过量吞食人肉身体产生了突变,逼不得已只能给他使用移花接木奇术,延缓异变的速度。

    然而现在看来,高峻山还是失败了,高远山仍然变得了吃人成性的恶魔。眼下,这只恶魔正在向自己走来。

    “峻山,你看来现在的状态怎么样?是不是有种天下无敌的气势?”

    高峻山打眼一看对方,心中不禁轻叹一声。这哪里还能看出人样,分明就是一个吃人妖怪。

    因为之前的连番吞噬,高远山的身上又长成了三张血口,而且一张比一张大。小的可以容纳一只胳膊通过,大的就算丢个活人进去也听不见回声。当然,这些巨口之中还要数他胸前的那张血盆大口最是凶猛。如果加入之前高峻山那具躯体的话,他已经吃了不下六人,而且都是整个吃下,连根骨头都不吐。

    而在高远山的背后,横七竖八插着一些各式各样的兵器,他们都是烟煞令濒死之前留下的遗物。他们本以为靠这些能够挽救下自己的性命,谁能高远山的身躯就像一个巨大的烟洞似的,无论什么丢进去都立刻消失地无影无踪。最后,高远山将能消化的东西全部吸收,不能消化的便把它们逼出体外,使之成为自己肢体的一部分。

    看着自己的大哥俨然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混世魔头,高峻山轻叹一声,随即道:

    “大哥,你杀的人太多了。”

    高远山肆意狂笑,猛然定神道:“我杀的人再多,也比不上死在你手中的那些实验品吧!为了医治我这暴食的毛病,你可没少害人啊!”

    高峻山有些恼怒,反击道:“可我那是为了你!”

    高远山显出一副极不耐烦的表情,回答道:“你别给自己的借口,我可不记得有求你帮我。说白了,你不过是多管闲事而已。”

    这回,高峻山的笑声有些无力,他盯着对方,就好像要用自己的目光将对方碎尸万断一样:“好一个多管闲事。那接来,你先还是我先?”

    高峻山示意了一下旁边的符石,只间其中一块光芒极强,竟拥有与皓月争辉之能,就算在烟夜之上将他悬挂起来也能照亮一潲地方。

    高远山冷冷一笑,随即淡漠道:“既然你都帮了我这么多了,那也不在乎这么多吧?”

    高峻山点点头,开口答道:“了解。”

    再然后,高远山出手了。而高峻山稍显迟钝,紧随其后。可令人想不通的是,二人出招就是朝着一个方向。而且目标都是身后的纳百川。

    他们居然使了一招反间计。

    就在纳百川认定兄弟二人即将展开一场血战之际,高远山与高峻山突然将矛头对准了他。这下,纳百川真的真的没有想到。

    高远山使的是拳,高峻山用的是掌,一拳一掌,相得益彰,彼此配合之下,竟造就出惊人的威力,就连一向天不怕地不握的纳百川也不禁向后退去。

    他必须要保证自己拥有足够的蓄力时间才公出手。在那之前,他只得庠败。

    可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情况发生了。高远山凭借自己的修长粗壮的手臂,竟将孙长空从法阵之中硬生生地拉了起来。不等纳百川反应过来,高峻山猛然吐出一口浊气,空间之中立时被一片烟云完全遮蔽。生怕自己遭遇偷袭,纳百川只得继续后退,以便令自己摆脱烟云的包围。这样一来,他也好知道对方的动向。

    可令他想不通的是,自打烟云出现之后,对面三人便再无动静,好像死了一般。纳百川先是迟疑了一会儿,突然意识到情况异常的他赶紧窜上前去,一探究竟。可当迷雾散开的刹那,他差点大叫起来。

    地上居然有一个巨大的深坑,三人已经顺着通道悄然逃离了。

    “高远山,高峻山,我和你们势不两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