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镇魔法阵
    ,!

    经历了千难万险,牺牲了那么多条人命,孙长空终于来到了法阵安置的地点,气氛陡然就得异常紧张起来。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突然,站在前方的纳百川沉声问道,这让孙长空着实有些吃惊,心想这天下之大,还有什么事能瞒得过这只狡诈的狐狸呢。

    “什么事,只要我知道的一定告诉你。”

    “你是怎么知道我碰不得这法阵里的机关呢?”突然,纳百川伸手向那法阵之中探去,谁知手掌刚刚掠过边界线,便被一道不知从为而来的火焰逼退了回来。但即便这样,他的手背之上还是出现了少许灼伤,只是情况并不严重。

    孙长空挠了挠头发,一脸惭愧道:“这……其实也得我蒙得吧!要是你能接触这法阵的本体,那早在外面的时候你就可以动手,何必要煞费心机让我来这呢?况且,当时设计法阵的人那么神通广大,没有理由会想不到你们魔族会前来破阵。要是你防止这件事情发生,那他就必须对法阵做一些特殊处理,防止你们得逞。”

    说着,孙长空居然抬腿迈入了法阵之中,然而并没有什么机关陷阱发动。不知为何,他居然还觉得自己的呼吸更通畅了些,好像吃了一味提神醒脑的灵药。

    “果然……”

    孙长空踱步于法阵之中,而纳百川只能在外面傻愣愣地看着,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等待接下来对方的动向。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忍不住道:

    “当时法阵的创造者担心有魔族之人潜入这里,从内部破坏封印,所以就设下了这个巧妙的机关。这些机关对你们这种凡人无用,但对我们这样的魔人而言却是要命的杀招。不瞒你说,在你之前已经有八名残留于人间的魔界精英进入到了这里,但全都殒命在此。而我也是因为有人相助,才能侥幸活下来。”

    “那你为什么不找这里的人来帮你,却要费尽心思让我一个外人进到这里。”孙长空有些不明白,所以接着问道。

    “你难道不清楚自己的身体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吗?”

    在对方的提醒之下,孙长空摸了摸自己妖怪般的面庞,一个大胆的想法随即涌上心头:

    “难道,那位高人怕哪一天这里的人造反要强行放出魔皇残念,所以将这里……”

    “对,他将这里变得了一方小型的魔界,长时间生存在这里的人,会被这里的魔界灵气所同化,最终成为真正的魔人。”

    “怪不得我感觉自从进入了这里之后修行的感觉完全不同了,原来是这里的魔界灵气所致。”

    “是的,多亏你进入这里的时间不长,虽然外貌产生了变化,人类的基础还没有被动摇。但如果继续待在这里,过不了三五十年,你也会成为魔界的一份子。”

    听了对方的话,孙长空突然喜上眉梢,激动道:“这么说,我还能变回从前的样子?”

    这次,纳百川没有说话,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以示同意。

    “哈哈,这么说,我和方柔还有希望啊!”

    说到方柔,孙长空的心中便不禁想起另一个的名字,柳如音。从之前与苏如云的对话之中他得知,无妄修罗界的时间流速要远快于人间。所以虽然他在这里渡过了五年,在外面过来只不过渡过了五六个月,那么说的话自己的亲友还并未到淡忘自己的程度。一想到能和师父师兄弟们重聚一堂,他便禁不住心中狂喜,要不是面前有人的话,他非得在地上打几个滚不可。

    然而眼前他还需要解决一个当务之急:如果在保证自己出界的情况之下,不启封这里的禁制。虽然他对解决的办法还没有头绪,但苏如云临终之前的话却是提醒了他。

    “其实这里真的有一个出口,位置就在……”

    从当时苏如云的口气可以判断,出口位置离无间道并不远,甚至有可能就在无间道内。可这么大的一个地方,哪里都能藏得一个容人通过的出口,要想在这里找出它,无疑是大海捞针,雪中挑絮。仔细想想主动寻找出口的办法不太实现,除非是发动这里的所有人。

    然而,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里除了纳百川和外面的高远册之外,几乎都只是逃出这方天地。而前面二人又是众人之中的最强者,想要忤逆与他们对着二,那就是自寻死路。除非,他能想到一个人众人主动寻找的机会,而不惊扰到纳百川与高远山二人。

    孙长空有些犯难了。

    走廊的另一端忽而传来了几声凄厉的呼嚎,接着便是高远山那几近痴狂的笑声。大家都知道,这家伙一定是把其余的几个烟煞令一同做成了大餐,命丧血口了。听到这,高峻山竟然甚是扫兴,那表情好像是在说你们怎么这么不争气,这么多人居然连个高远山都对付不了。高峻山对这群手下是又爱又恨。爱是因为,十几个人都是他一手联养长大的,虽然其中有一半是自己兄长高远山的心腹,但他眼里并没有什么区别。而他恨又是因为,当自己身处绝境之时,甚至假死的状态之下,居然无人为他流过一滴泪。而以义子身份加入到十八烟煞令当中的银雪狼,也应当是纳百川更是毫无动容,竟将兄弟相残看作一场精彩的闹剧。

    从那时起,他在烟风的视角之中,便已看透这里的一切。想他一生功绩无数,含辛茹苦,到头来居然连个亲信都没有,真是可悲。

    “高远山这么搞下去真的没事吗?”孙长空不禁问向纳百川。

    “呵呵,你放心,他在我眼中,就是一个荡平阻碍的清道夫而已。凭他,还影响不到我的计划。既然这样,咱们接下来就要进入正戏了。”

    一言未完,纳百川猛然击出一掌,刚好拍在非凡的后心之上。后者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已经不由自主地跃向阵内。眼见法阵之中雷鸣电闪,天兆横生,孙长空连忙上前相助。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非凡跌在法阵当中的一块符石之中,身形瞬间化为一道流光融入其中,再也没了踪影。

    看到这里,孙长空已经彻底愤怒了:“纳百川,你到底做了什么?”

    就在孙长空厉声质问之时,刚刚与非凡相融符石骤然无光,完全黯淡了下来。现在,法阵已经只剩下三块发光的符石。

    三块符石就相当于三条鲜活的人命,而当所有符石全部失去光辉之时,便是魔皇残念出世之日了。

    “你别那么激动,我只是让他回到了他该去的地方而已。不仅仅是你的朋友,就连之前死去的原罪者,他们也只是被剥夺了肉身,真正的灵魂已经归入到了对应的符石之中,恢复成了法阵刚刚建立时候的样子。他们并没有死,只不过换了一种存在的方式而已。”

    纳百川的声音十分刺耳,听起来就像一只乌鸦在啼叫一般。而与此同时,他将视线又投到了无欲的身上,后者感觉身上的所有汗毛都已经跳了起来,额头之上豆大的汗珠不停滚落。

    “来,相信我,你不会死,只不过是回到了你应该去往的地方。”

    纳百川伸出手,显出一副相当真诚的样子。他的眼睛好像是在说话,每眨动一下,便是无数甜言蜜语。

    然而,无欲并不相信这个狂人的话。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一旦进入到了那些奇怪的符石之中,那他便会永堕苦海,再无翻身之日。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宁愿拼死一战。

    无欲的实力本就雄厚浑实,可在纳百川的面前,这点功力还是有些不够看的。他心里十分清楚,自己并不是纳百川的对手。所以,他也没有想过要杀掉对方。哪怕一个分神的工夫,他便有机会从这是些破口之中逃到外面。等进入到了茂密的丛林之中,对方就是想追也是有心无力,那样的话自己就能逃脱升天。而现在的问题就是,那究竟能不能让对方稍稍分神呢?

    “让我无欲投降,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说话之时,无欲豁然出招,完全不给自己反应的时间。他自以为自己的身手已经够快,就算不能将之重伤,也能让他愣住几息。对于现在的无欲来讲,这已经足够了。

    吞佛虽断,但剑意未灭。所以无欲发出的意剑威力仍是相当可观,甚至有些屠戮人间的意味。然而,不知纳百川的双手是什么做的,当无欲那只冠绝天下的剑指搠入他的掌心之中时,竟如同石沉大海,惊不起半点波浪。愕然之下的无欲想要抽身撤去,却没有料到自己反应居然如此迅捷,直接将他的剑指连同整只手全都收入了自己的掌心当中。伴随着一连串翻覆地的摇动,他已经跌入到法阵之中,他的身后便是一块符石,一处为他精心装备的住所。

    这时的无欲已经失去了逃生的机会,他恶狠狠地瞪了外面的纳百川一眼,对方却只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而后他又将头转向旁边的孙长空,而对方正用他看对方的眼神望着自己,表情相当复杂。

    “你真的还把我当朋友?”无欲淡淡道。

    孙长空不想说话,但不知为何他怕头竟是默许地点了点头。真不知是心魔作祟,还是他原本的心思就是这样呢?

    无欲脸上出现了少见的笑容,好像释去了所有的负担似的,兀地向去坐去,而当他刚接触到身前之物的时候,空间当中的光芒立时攀升到一个极点。

    “好!”

    最终,那抹笑容成了永恒,他还似永远保持着那股微笑,消失在了这个世上,却永远活在了孙的记忆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