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混战
    ,!

    眼见高峻山受此重创,非凡赶紧上前帮助解围。然而,他十分聪明地故意与对方保持着距离,只让自己那些看得见却摸不着的煞气不停搔挠周旋。因为没了特定的攻击目标,纳百川一时间竟被这些不起眼的煞气绊住,陷入了困境当中。

    “不错嘛,没想到这些年来你的功力又有精进。非凡,或者叫你煞,应该都行的吧!”

    非凡表面上不动声色,其实心底里比谁都要慌。

    他与高峻山的关系说不上熟悉,甚至有些陌生。只是因为原罪者,这个共同身份,他才不得不与对方走到了一起。

    单是策划这场阴谋,他们便用了整整三个月。等到他以志儿身份见到孙长空的时候,已经是半年之后的事情了。

    其实,非凡并不想听命于别人。他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自己。

    从前在人界的时候,他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只是因为身体当中持续不断向外释放的煞气,令无数人重伤丧生,这才成了人们眼中的妖怪。

    他并怨恨那些误解他的人,只是他也不想被人当成异类关在这个有进无出的牢笼之中。他必须出去,只有那样,他才能重获自由。

    为了这个想法,他放下了尊严,放弃了原则,甚至连起码的人格都不要了,他化身为志儿,只为让计划最终实施。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在他们之后居然还有一个更大的阴谋。而这个阴谋,居然要整个无妄修罗界陪命。这是他万万不能容忍的。

    可纳百川实力高深莫测,又岂是他非凡能够想象得到的。三十个回合之后,纳百川已经摸清了他的套路。就在一个凌空腾飞的动作之后,他居然猛得翻身坠地,并向下方接连击出数十掌。这些掌击的力道虽然不是太过强大,但声势却是异常排场,几下之后便已令空间之中狂风肆起,飞沙走石。其中的煞气更是不能自持,纷纷涌向四周。

    非凡自是无恙,他对煞气早已免疫,就算在这种环境之中待上一辈子也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可其他人就不同了,这里最是忌惮煞气的要说烟煞令的老九。

    他是在场的活人当中唯一的女性。女性主阴,恰恰是煞气最为喜好的目标。激荡出去的煞气,有将近十分之一都进到了她的体内。不一会,老九的皮肤之上便出来了鸽子蛋大小的疱疹,稍一受风便会随之破裂,流出淡黄色的脓汁。

    女人一向爱美,老九也不例外。如今见到自己这副鬼相,她哪里还能接受得了下辈子以这种面容苟活于世,便一掌拍在息的头上,脑浆迸溅,当场死亡。

    眼见自己的同胞惨死于毒物煞气之下,烟煞令之中有几个头脑不太灵光的,不去围攻那个罪魁祸首纳百川,竟将非凡视作杀人凶手。几个人操着各自的武器,摆出一副不杀此人誓不罢休的架势刚刚,非凡还能凭一人之力缠住纳百川,经这几个头脑发热的家伙一搅合,缠斗之势立即瓦解,纳百川重得自由之身。

    脱困的第一时间,纳百川便掠向了非凡。他心知,此子身兼异能,如不迟早格杀,恐有娈数。所以,这一次他已运起七成功力,单是手中透射出的骇然掌风,就足已将常人的身体撕裂。

    眼见杀招在即,一方面还在与那几个烟煞令混战的非凡心中大惊,赶快侧向移动,将其中一位烟煞令的身体挡在自己的面前。他本想,对方若要有十成把握击杀自己,这回定然要收招再寻机会。可谁成想,纳百川好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就要此掌硬取他的性命。眼见面前背对着自己的烟煞令,竟是不闪不避,直接用手掌迎了上去。呼吸间之只近空中传来“咔嚓”一声爆响,那人的身体已经将纳百川轰得四分五裂了。

    又有一名同伴身遭不幸,其余围攻非凡的烟煞令立马调转方向,纷纷攻向那仍在空中滑行的纳百川。然而,面对众人的全击,纳百川仍然一脸从容,好像根本没有看见一样,纵身一跃继续向前。

    眼看那记杀人掌即将来到跟前,那几个烟煞令哪敢怠慢,立马用自己手中的兵器去顶。什么镔铁棍,断头刀,斩道大剑,破风锤,只要能举起来的全都使了上去。在他们看来,这么多的武器一起合攻,就算要不上对方的性命,但也不至于落于下风吧!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更何况,他们所面对的是魔界之子,纳百川。他的力量,谁也不能小觑。如果谁胆敢小看了他,那下场一定是极其悲惨。

    果不其实,那些兵器刚刚触及到纳百川探出的手掌之时,便开始纷纷溃败,进而瓦解。上好的镔铁挨了那一掌,直接被挫骨气扬灰。而断头刀的寒铁刀身亦是不能幸免,当场应声折断,断口如刀切一般平整。还有那斩首大剑和破风锤,可能是材质稍好的缘故,虽未完全破坏,但表现之上竟出现了若干密集的裂纹,用手一碰竟往下掉碎屑,想来也是不能用了。而再往后,就是他们几个烟煞令了。

    纳百川的杀人掌力量属实恐怖,一连经过了那么多道阻拦,却仍能内劲充沛,气势如虹。四人的身体在他那排山倒海的鬼力之下,直接沦为肉泥,背部还有一些碎骨破体掠飞,射入到非凡旁边的石壁之上。

    这下,纳百川已经与非凡直面相对,如果他不收掌,那死的一定是对方。可就在这时,孙长空忽然呵斥道:“住手!”

    不知怎地,向来杀罚无度的纳百川竟在孙长空的一句话之后放弃了进攻,一个鹞子翻身,他已经从空上落到了地上,随即运掌凝气,然后顺势将余下的掌力逼入到脚下的地面当中。一时间,无间道中的底部轰隆轰隆传出数道响彻云霄的断裂声。在场众人大骇,如果没猜错的话,对方刚才一记残掌余劲便半埋于地下数百丈当中的龙脉生生震断了。

    这到底是何等可怕的力量?苏如云真的是他的对手吗?

    孙长空心中犯起嘀咕,但对方这时已经开口说话:“孙长空,你是袒护他吗?你可要知道,他和其它的原罪者一样,可是整整骗了你五年呢。”

    孙长空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笑了笑才道:

    “他骗我,我确实生气。但再怎么生气,我也不会放弃这个朋友。”

    “呵呵,朋友?孙长空啊孙长空,为什么你还是像当初咱们第一次见面时候那样天真烂漫呢?你老他是朋友,他们有把我当做朋友吗?”

    “朋友就是朋友,这个没什么好说的。他们骗我,一定也是有自己的苦衷。不仅是他……”

    说远,孙长空看了不远处的无欲,淡淡道:“曾经和我称兄道弟的人我都一样对待。”

    无欲似乎意识到对方在所说自己,脸上竟显现出少有红晕,尴尬地咳嗽了一声。

    “没有他们,或许你已经完成任务,从这里走出去了呢?”

    孙长空立即反驳道:“能不能出去我不知道。但我清楚,没有这些朋友,我早已不再人世。”

    纳百川凛然道:“这么说,你非要与我为敌喽?”

    “不一定,或许为了他们,我可以帮你做些你做不到的事情。”

    “比如?”

    “比如打开封印。”

    孙长空说得轻巧,但在其它人听来却是如同得知了噩梦到来了似的,脸上全都出来了相同的表情,恐惧。

    他们十分清楚解开封印意味着整个无妄修罗界将失去支撑,化为乌有。而包含于其中的上到名门宗师,下到平民百姓,都将跟着一起陪葬。先不说他是否有办法逃出这里,就算有,他真的忍心让那么多人为自己的一时私欲牺牲吗?

    纳百川的表情变得十分微妙,他先是有些惊讶,接着又变得甚是喜悦,好像终于将心中的一块石头放下似的,显得愈发活跃,好像刚得到零花钱孩子一样。

    “你说话当真?”

    孙长空正色道:“在朋友身上,我从不含糊。”

    “那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姑且相信你一回。你跟我来!”

    说完,纳百川挥了挥手,让对方跟上自己的脚步。而孙长空也没迟疑,小跑着追了上去,在经过非凡身边的时候,忽然开口道:“小子,你等我有时间了,肯定好好收拾你。”

    非凡身体一震,他不知该如何是好。

    孙长空的口气很是奇怪,像是一本真经,却又夹杂着那么一点点俏皮,说不上是认真还是开玩笑。但有一点非凡可以肯定,对方是真心的。

    确实,没有孙长空的及时阻止,现在的他已经像那几个烟煞令一样死无全尸,或许那已经算不上是尸体了吧!

    孙长空与纳百川向走廊尽头行走,刚刚修复好手臂的高峻山向无欲使了个眼睛,示意非凡与无欲二人一起跟上。而见识了对方几招之内将自己一伙几近覆灭,幸存的烟煞令已经不敢再有冒进的行动,只得留下静观其变。然而,就在这时,远处的高远山忽然从地上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朝他们走来。

    “吃!吃!吃!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