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剧变
    ,!

    烟风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说话之人就是高峻山。

    他不是惨死于高远山的血口之中了吗?怎么又会死而复生?

    烟风慌了,不仅仅是因为死者原声再现,更是因为现在他那不听使唤的躯体。他发现自己的身体更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以至于身上的皮肤在青筋映衬之下就好像一张枯老的槐树皮一样,煞是狰狞。

    突然间的戏剧性变化令在场众人着实一震,尤其是孙长空,看到对方混身上下突兀的巨大肉瘤那一刻,他便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

    高峻山要从烟风的体内跑出来了。

    因为他发现对方的面貌与那高峻山死前的样子越发神似,只不过在原来的基础上年轻了几十岁,五官的线条也随之变得硬朗起来,看上去着实英俊。然而,他背后的瘤子还是那般扎眼,让人看了一眼就不想看第二眼。

    “你是怎么知道高峻山躲在他的体内,这里有这么多他以前的部下,包括你在内。你怎么就能确定,你没有将自己隐藏在其它人之中?”孙长空看着得意的纳百川,不禁开口问道。

    “这个嘛,其实从打见到这个烟风的时候,我就已经怀疑他的存在意义,不仅仅是为了管理统率十八烟煞令。从他那得天独厚的体质,已经让人望尘莫及的修为来看,他一定还有别的用处。于是我便想到了移花接木,一种能将自身器官甚至意志强行转稼于它人身上的邪术。”

    说到这,烟风因为抵制不住体内的异变,所以开始狂暴起来。双眼血红的亿,猛然张开口大嘴,一束急光掠过,竟是直接将厚达数丈的山体来了个洞穿,难得的阳光从外侧斜射进来,照在众人的阳光,十分暖和。

    然而,除了纳百川之外,无人有心思去享受这段难得的惬意时光。因为现在,他们的命运已不受控制,下一秒便可能身死道亡,再无翻身的机会。

    “然后呢?就是因为这个,你就断言高峻山没死?我可是亲眼看到他死在了高远山的血口之中。这肯定是无可置疑的。”

    纳百川点点头道:“你说的没错,他是死了,但不代表他就不能唤醒另一个自己。”

    “哦?你看到他唤醒了吗?”

    “当然。”

    “在哪里?”

    纳百川指了指走廊尽头的绿光,随即道:“就在那同,高峻山的光还没有熄灭。既然光仍在,那他就还活着。”

    孙长空摇摇头道:“没听懂。”

    纳百川莞尔道:“你不是知道原罪者的事情吗?他们的存在,就是以恶制恶,镇压魔皇残念。”

    “嗯,然后呢?”孙长空迫不及待道。

    “你看到那道绿光了吧!它以及周围的那块区域,便是天阴山中那道镇魔法阵在无妄修罗界的投影。阵眼周围布置有七块象征七原罪的发光符石。只要光芒还在,就说明相应的原罪者仍然存于世间。”

    孙长空眺望了下那片空间,却什么也没看见,只能隐约见到那道绿光在烟暗之中一闪一闪跳动着,好似一个扭捏的小精灵。

    “你眼神真好,我怎么没见那些所谓的符石,更没发现什么光。”

    “你看不见那是因为你还不没有开天眼。开了天眼之后,不但可以能知天文,晓地理,识阴阳,辨真假,而且能通过‘天照’的方法看到别处的情形。”

    孙长空有些不敢相信:“这么说你已经开了开眼,拥有了那般神乎其神的神通了?”

    纳百川勉强地笑了笑:“稍有涉猎,所知寥寥。”

    看着对方那副惭愧表情,孙长空有禁感到有些好笑。纳百川本就是天下高人之中的翘楚,怎么还是这般谦逊谨慎,难道他还怕自己过度炫耀被人诟病不成?这要是换作孙长空的性格,都够他吹牛吹一辈子的了。

    “所以高峻山还活着?”

    纳百川点点头:“你看,他来了!”

    顺着对方的视线,孙长空回头再次看向烟风,那个被视作身体替代品的可怜人。他已经不再惨嚎,甚至连喘息声都变得弱不可辨。然而,他的身后还在进行着改造,变化,一双遮天巨翼赫然从背后皮肉当中飞离而出。现在的烟风已经不再像之前那般风度翩翩,而是变得异常狰狞,神鬼俱忌。

    “高峻山,没想到你和你的哥哥一样老奸巨猾啊!隐藏了这么久,我们居然都没有发现你。”这时,剩余的烟煞令中燕十五豁然开口,表情严肃道。

    “嘿嘿,如果让你们发现的话,那我岂不是要早早归西了。早就知道你们是群反骨仔,从始之终我就没有把你们当成心腹。可怜了我的那副身体,吸收了那么多的天材地宝,居然到最后没有派上用场,反而成全了大哥。”

    高峻山伸手扯下因为身体膨胀被撕成布条的衣衫,随即看向不远处,仍在那里吞噬消化烟煞令的高远山:“然而,到了最后,我们都只是一枚不能决定自己命运的棋子。纳公子,你害得我们好苦啊!”

    这下,重生之后的高峻山将矛头对准了纳百川,而与此同时之前被高远山一掌击飞的无欲、非凡以及苦叔三人也相继复苏,两样向这边走来。

    “怎么?要把他解决了吗?”无欲冷冷道。

    高峻山长叹口气,然后状似极不情愿地道:“我不想杀你,但你要把那玩意放出来的话,这里的人谁都活不了。所以,只能委屈您老人家了!”说完,高峻山竟然出乎意料地鞠了一躬,显得十分虔诚。孙长空感觉事情不妙,于是下意识地向后退了几步,坐等这帮人自相残杀。哪怕能多死一个,这也是极好的。毕竟,现在的他势单力薄,一方面要保证自己的安全,一方面又要解救天下苍生,破坏魔界之子纳百川的计划,他必须要借刀杀人,让他们先斗起来。

    于是,孙长空开口道:“我和他可没什么关系,说到底我也只是想从这里出去而已,什么魔皇残念什么的,我一点也不想得到。所以高堂主,从这一点看来,咱们是一路人。”

    听完此话,高峻山冷笑了笑,随即道:“呵呵,你小子实力大增,确实是一个劲敌。如果你之前的话是向我求和的话,那我接受了。那你一会儿不要插手,我们来就行!”

    高峻山摩拳擦掌,周身气势顿时提升了数倍。眼见众人慢慢靠拢过来,纳百川竟不为之所动,反倒是安插在烟煞令中的卧底雷惊蛰先挡在前面,目空一切道:

    “自不量力的东西,你以为……”

    话没完说,高峻山一记快速勾拳直接将对方打飞了出去。雷惊蛰身在半空之中,连忙调换姿势,竟在倒栽葱的状态之下,强行掏出咆哮虎炮,想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可就在他将炮管对准目标之时,竟愕然发现对方不见了。接着,他猛然见到一片烟云袭卷而来,将他的武器已经身体轰得支离破碎。等到落地之际,已经不成人样。

    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当中造成这般恐怖的破坏力,杀人者只有一个,那就是无欲。

    先前他与吞佛剑虽然多次败在孙长空手中,与生俱来的炸力却一直都是杀招。这也是他一直按兵不动的原因,目的就是在关键时候给予对方致命一击。显然,无欲的目的达到了。

    “纳公子,你的手下被解决了呢!”

    纳百川不动怒,甚至一点悲色都没有,他那原本略显干涩的眼睛终于透露出一丝少见的光芒,接着他向早上刚睡起的样子似的,打了个哈气,然后又伸了伸腰,这才慵懒道:“好,那就陪你们玩玩。反正,没有苏如云,你们都是些……”

    接着,纳百川用手指一个一个地指点道:“虾~兵~蟹~将!”

    纳百川豁然出手,孙长空血脉喷张,他想看对方出手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从第二次见到对方的时候,他便有了一睹对方飒爽英姿的想法。没想到,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

    纳百川先出手。他的动作急快,快到令眼睛都捕捉不到他的踪影。而他再次出现的时候,苦叔已经和自己那具庞大的身躯一起掠起。可话又说回来,为什么要分开说呢?因为苦叔的脑袋和身体已经完全分离,他的头先飞了起去,接着才是身体。所以此时的他已经再无生气,一招之间已经横死当场。

    纳百川居然轻松击杀一人,不费吹灰之力。这让在场众人心生骇然之意。然而,高峻山似是早就猜到这一结果,所以在对方出现之时已经攻了上去。有了双翼相助,他的身法又有了质的飞跃。他感觉,自己已经成功突破风阻,一切事物都不能阻碍他的步伐。他的拳之快,势之急,已经达到了平生最强。他有信心,自己的这一拳能将对方送上黄泉。

    然而就在他以为自己胜券在握之时,背对着他纳百川遽地转身,一只扬起的手掌已经将那枚浸满杀气的杀拳停在了自己的身前。

    “你的力量太弱小了!”

    纳百川像是在训斥一位孩子一样,目光充满了轻蔑与不屑。然后,高峻山突然感觉到肩头一酸,整个膀子竟被对方卸了下来,血洒了一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