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魔界之子
    ,!

    纳百川的样子,孙长空已经有些不记得了。但对方的声音,他却是印象深刻,眼前银雪狼体内的声音,不是别人,正是属于纳百川的。

    如今的孙长空百感交集,我就像一个人在荒芜人烟的戈壁之上独自行走了三天三夜,突然发现前方有人的时候,却看清对方竟是个杀人越货的强盗。他不知自己该哭,还是该笑。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现在他的表情一定难看极了。

    “呵呵,没想到你还没有忘记我啊!”

    “纳百川”猛得挺了挺稍显弯曲的身体,这下他的身材显得更加高大了。但孙长空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之前没有发现。

    “你怎么来了?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孙长空轻声问道,生怕吓跳了对方。

    “什么时候?我想想,差不多就是从这片天地初开的时候吧!自从有了无妄修罗界,我便一直待在这里,或者应该说是囚禁在此。”、

    孙长空有些糊涂,厉声问道:“你在胡说什么,你我明明是在人间相识,你怎么可能会一直待在无妄修罗界。”

    纳百川摊开手,显出一副无辜表情道:“这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如果人被关在这里,怎么可能会自由进入到人间之中。”

    纳百川朗声大笑,然后漫不经心道:“所以说啊!你还是单纯呢!照你所说,我岂不是什么也做不成了,更甭说是将你拉入局中,让你充当一切事情的导火索。不知你有没有听说过一种邪术,它叫做天魔解体。”

    孙长空先是一愣,这种邪功他确实有所耳闻,但却已经是失传愈千年的魔族绝学,而且一般人还学不到,只有纯正的魔族皇室血脉才能修炼。但天魔解体究竟有何神效,他并不知道。而眼下看来,纳百川似乎很熟悉这种异界奇功。

    “你就别买关子,这和你能同时出现在人间与无妄修罗界有什么关系。”

    纳百川神秘地笑笑,然后摩擦着手掌道:“当然有,我用天魔解体将自己分成了两个独立的个体,一个被抓到了这个不见天日的巨大监牢之中;一个则暗中潜入人间,秘密地进行着我的计划。”

    说罢,纳百川看了他一眼。孙长空知道,对方所说的计划就是自己。

    “其实这些看来,我找了不止一个帮手进入这里,可他们有的半路夭折了,有的意识力不坚定干脆自戕了。而你,就是他们之中最最成功的一个。”

    “呵呵,成功地把无妄修罗界搞成了这副鬼相?”

    孙长空环视四周的惨烈场景,一想到地上的这些人都是因为自己的出现而死,他便忍不住心中绞痛起来,甚是哀伤。

    纳百川啊纳面川,为了达到自己的私欲,你究竟还要害死多少人啊!

    纳百川倒是不以为然,轻松道:“你对这里应该多少也应该有了些了解。说到底,这里本就是一处不该存在的空间。它的作用,只是为了镇压我们魔皇的遗志而已。然而他还是小瞧了我们,我纳百川,魔界之子,还是达到这里了。”

    “纳百川,我有一事不明!”孙长空突然道。

    “哦?什么事,我也想听听。”纳百川淡淡道。

    “人间的你那般强大,就算是苏掌门恐怕也不是你的对手,你为何不亲自进到这里,那样事情不就简单多了吗?”

    纳百川眼神很是奇怪,孙长空感觉对方正在用一种看待天真孩子一样的目光注视着自己。他有些不太自在,但又不能做什么,所以只得挺起腰板,让自己显得正加沉稳些。

    “之前我带入进入无妄修罗界之时,是不是经过了一道火墙,知道那是什么吗?”

    孙长安摇头。

    “呵呵,那道火叫无量业火,是被当初设计这处异度空间的人强行加持在那里的。无量业火有一特性,就是能够斩断通过者与外面世界的因果联系。之前你在人间的一切所得,都会被无量业火阻在外面,一点也带不进去。”

    “可我……”

    孙长空刚要说话,纳百川伸手阻止,接着道:“你想说你的力量并没大幅度衰退是吧!那是因为,在无量业火的眼中你身上的力量并不足以影响另一侧空间的正常运行,所以你的实力便被大部分保留了下来,并进入到了这里。”

    “所以……”

    孙长空心中恍悟,就算对方不再说下去,他也已经明白其中的隐情。

    原来,无量业火对他这样的人没有什么影响,对于像纳百川那样高手中的高手来讲,无疑便是穿肠毒药。如果强行进入的话,别说是开启封印,就连一身的修为也要化为乌有。想到这,孙长空不禁好奇,当初创造这片微型天地的到底是哪位通天神人呢?

    “这下你明白了吧!其实我也好很是钦佩,那个人竟能通过一己之力,建造出一个独立于其它空间的异世界。而且还想到了阵中阵的办法,将魔皇的残念困在此处。就算他能靠自己或者外界的力量逃出升天,也无法挣脱出这枚比天还大的牢笼。”

    其实凭借纳百川的实力,加上高远山的力量,想要强行越过苏如云的看守破除封印,不是没有可能。但即便这样,没有外人的相助,想要走出无妄修罗界还是痴心妄想。所以这才有了孙长空这步棋。

    “可无间道是怎么回事?他为自己要把自己的门派建立在封印之上。”

    听完对方的问话,纳百川显得十分尴尬,因为就连他也不知道其中的隐情。

    “这个……恐怕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吧!她不对你说,一定有她自己的道理。但我敢肯定的是,这绝不是巧合。一定有人有暗中指使、甚至威胁她这么做。”

    孙长空有些吃惊,随即道:“苏掌门神功盖世,举世无双,全天下能打过她的恐怕都超不过一指之数。你说,这样的人会因为别人的力量而被威胁吗?”

    纳百川摇摇头,回击道:“不不不,你说错了。苏如云的修为高深,我承认,但说举世无双,那就真的抬举他了。孙长空,你之前所见,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初升大陆而已。你可知道,外面还有更加广阔的地域未被探索。不说别的,单是被隔离于人间之外的魔界,也就是我的家乡,便是一股强大的势力。里面高手如云,就连我也不敢说自己能在其中如何如何。况且,就算苏如云真的天下第一,但到了她那种层次的人,早已看透生死。你看她之前弥留之际,有一丝一毫的惊恐吗?如果说真有人能威胁她的话,也不是靠武力威胁。”

    “那是什么?”孙长空不禁道。

    “比如说诱惑。”

    孙长空看了看地上的苏如云,想要从对方的身体上找到些线索。而直到将视线移到旁边的沈青之时,他才意识到什么。

    “难道是他!”

    纳百川略有深意地点点头:“人生在世,无非就是情与理。既然理不能,那就只有情了。或许,他和那个人达成过什么协议,只要她完成了,他的情人就能恢复原样,或者重现人间。当然,这都有可能。反正,苏如云的存在,确实是我进行整盘计划的最大障碍。想要得到魔皇的残念,我必须除掉他。”

    就在孙长空向纳百川了解一切事情真相的时候,烟风那边已经停下了援手。

    经过了一柱香的争夺之后,四位烟煞令还是被触手拖到了那张血口之中。而二位倒地的同胞也没能逃出死神的魔爪,双双毙命。

    “你究竟是谁?为何会冒充我们的成员!你把老四弄哪去了!”烟风看着拥有银雪狼面貌的纳百川,咬牙切齿道。

    “我就是我,一直都没有变过。从一开始加上烟煞令的时候,我就已经是这副样子。只不过,现在的我将心扉找开,让你见识到了真正的银雪狼。再告诉你一句,其实高峻山早就知道我的身份。表面上我对他毕恭毕敬,其实他不过是我的另一名帮手而已。”

    “呵呵,帮手?你就让他那么死在了高远山的口中了?”烟风冷冷道。他本想靠这个嘲讽一下对方,谁知对方大笑了起来。

    “你是不是与我一样,也经受过高峻山移花接木的改造?”纳百川语气急转,忽而问道。

    “是有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他现在人都死了,还能管到我不成。”

    面对甚是得意的烟风,纳百川晃动了下食指,一连咋舌了好一阵。

    “你以为刚才死的就是高峻山的本体了吗?实话告诉你,他早就给自己留了后招。这个家伙和高远山在很久之前便已不合,为了防止对方暗算自己,他早就做好了万全准备。”

    “什么万全准备?”烟风不禁道。

    纳百川向拔剑一样,缓缓伸出手指,猛然指向对面的烟风,大声道:

    “还在等什么,高峻山快快现身!”

    烟风一脸迷茫,甚至有些想笑。对方的怪异举动,彻底令他糊涂了。莫非,对方已经痴呆了不成?可是看他一副飒爽英姿的样子,也不像那种失魂的人啊!

    就在他低头思考之际,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别找了,我就在这里。”

    “怎么是你!”

    烟风怎么也没有想到,就在自己万分困惑之事,那道久违的嗓音竟然再次出现在他生命之中。

    高峻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