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 祸首
    ,!

    孙长空与烟风的战斗一触即发,而另一面苏如云与高远山的旷世对决已经宣告结束。

    血色古风在剑气催发之前直贯高远山的身体,而苏如云也被对方的铁掌轰入两侧肋间,上身骨骼尽碎。

    出奇的是,苏如云的身上已不再流血,因为就在刚刚她已经把所有精血全部射入到了古风剑中。如今,她已人剑合一。

    “你这个****!”

    此时的高远山已经失去理智,剧痛加上飞速流失的生命力令他虚弱无比。但靠着体内的一口气,他还是将苏如云击飞出去,而自己则摇晃了两下,噗通一声坐倒在地。

    落地之后的苏如云并没有立时倒下,反而样子看起来要比对方好上许多。现在的她已经杳无牵挂,在无妄修罗界中的千年时间当中,没有一刻能比现在要来得舒服。

    “终于结束了!”

    苏如云轰然倒地,带着她一腔的爱意。弥留之际,她仍不忘看上一眼旁边的沈青,张嘴想要说点什么,却已发现无力吐息。接着,她用世界上最为简单但也最真诚的方式表达了她此时的心情。那就是笑!

    见到苏如云不幸罹难的情形,孙长空立即上前救治。然而,烟风早在之前便已察觉到了对方的动向,所以早早地挡在了他的身前。意思就是,想要有心,先从我这过去。

    孙长空本就是一个性情中人,眼见前辈命在旦夕,当然是万分焦急。别说是个人,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他也照闯不误。

    然而他不想在烟风的身上耽搁太长时间,所以直接选择避其锋芒,从旁边的地上绕过去。谁知对方咄咄逼人,竟再次闪身拦路。孙长空怒不可遏,抬手就是一掌。

    不知是不是情绪激动所致,孙长空的这一击手刀力量奇大,竟已大幅度超出之前的水平。而自以为可以轻松接下这一招的烟风被那其中突增的力道吓了一跳,接招的右手差点没被折断。

    就在烟风恍惚之际,孙长空已经掠过的身边探到苏如云的面前。然而这一看,他就知道完了,对方已经回天乏术,再无生机。

    眼前对方身上的血迹已经干涸,孙长空心中一震,眼眶之中立时涌出两道暖流,谁知就在这个时候苏如云居然奇迹般地开口说话了。

    “傻小子,我还没死,你哭什么!”

    苏如云略显嗔怪的口气令孙长空化悲为喜,他赶紧掏起对方的上半身,凑到近处道:“前辈,你怎么样?”

    听到孙长空问话,苏如云竟是剧烈咳嗽起来,苦笑道:“你……眼神是不是不好使,我都这样了,你说呢?实话告诉你,我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那前辈!”孙长空重提哭腔道。

    “行啦!在这里活了这么多年,我已够本了。”

    说着,苏如云的容颜竟在飞速老化,眨眼之间已变成一位形同枯槁的老人,满头的银发,一脸的皱纹,原本一双明亮有神的大眼睛也变得黯淡浑浊,好像一滩污泥一样。

    喘了两口气,苏如云继续道:“可眼下你还有使命,还不能放弃。”

    接着,她看了眼远处的绿光,口气沉重道:“就算高远山死了,他们也会强行放出魔皇残念。为了天下苍生,为了不让那个魔界之子奸计得逞,你必须要赶在他到来之前将封印破坏了。”

    孙长空重重地点了点头,坚定道:“苏前辈放心,在下一定不辱使命。”

    苏如云的眼神开始涣散,视觉已经渐渐消失,她摸了摸四周,将孙长空的手握在掌心之中:“你过来,我告诉你一件事!”

    孙长空心想对方可能是有些私人事情要和自己说,所以便应着低下头来,侧耳倾听:

    “其实这里真的还有一个出口,位置就在……”

    一言未尽,苏如云的声音戛然而止。远处,高远山伸着手指,顶端还冒着缕缕白烟。

    在苏如云即将道出无妄修罗界的唯一通道之时,高远山居然抢先一步夺走了对方最后的一丝生机。孙长空的心仿佛都冻结了。

    “苏前辈都这样了,为什么不让她好好远完最后一段?”孙长空的口气和他的心地一样,冷冰刺骨,寒气慑人。其余的烟煞令已不敢上前,只有烟风仍站在那里。但是同样,他也因为对方的冷酷而感到了不安,甚至还夹杂着少许忌惮。此子果真非同一般。

    这时,仍坐在地上的高远山狂妄地大笑起来,他已经可以断定今天的胜利已经是自己的囊中之物,所以肆无忌惮道:“听一个死人说话真是太废时间了,难道你没发现从刚才开始他就已经没有心跳了吗?”

    听到对方的质问,孙长空并没有说话,他知道,这是事实。他在扶起对方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了这一切,只是他没有想到即便没有心跳苏如云竟仍能说话。这一点,足可以看出对方深厚的底蕴,绝不是高远山这种旁门左道可以相提并论的。

    “发现了如何,没发现又能如何。你杀了她,就得给他填命!”

    “哈哈!就凭你!”

    “就凭我!”

    话锋如剑锋,但在孙长空的心中,那却成了刀锋。剑与人都已射到高远山的面前,后者还没来得及出手,便已被对方一腿挡开,古风宝剑再无顾虑,直接刺穿了对方的身体。方才,苏如云的最强剑招忘情虽已将他重创,但并没有达到生死攸关的地步。但是孙长空的这一剑就一同了。他是几乎抱着必死的决心冲杀上来的,出手毫无余地,力量充沛,气势十足,加上古风这柄神兵利器,这一剑几乎达到了见神杀神遇佛杀佛的恐怖程度,就算是巅峰时期的高远山也未必能有一拼之力。更何况,现在的他已是强弩之末,能够在这耀武扬威完全是因为十八烟煞令在场的缘故。可令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孙长空出手太快,快到让自己的手下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就算实力最强、距离最近的烟风也只是反射性地踏出一脚;而与此同时,孙长空已经杀到了身前。

    “你!”

    高远山挥了下手臂,想要将对方捉到跟前。而孙长空毫无惧色,竟是随着对方的意思向前走了一步,让高远山好好看清自己的脸。

    “是我,孙长空,你的仇人。”

    高远山兀地一愣,接着猛地站起身来,哈哈大笑起来。随着每一次的胸脯起伏,都有大片鲜血从他的口中,剑伤之中喷涌而出。可他根本不管不顾,他只想笑,似乎要让自己活活死在这道狰狞的笑声当中。

    “孙长空,你以为这样就能阻止魔皇残念破除封印了吗?哈哈,你太年轻了。接下来好戏才要上前,看好了!”

    高远山突然一定,身体之中立时传来一连串可怕的爆鸣声,那是来自于各大要穴死穴的气爆,那居然生生把自己全身的穴道废除了。他难道是疯了吗?

    在巨大的力道之下,插在胸口上的古风一跃而起,重新落到了孙长空的心中。而就在这时,异象出现了。

    高远山身前的巨大血口终于全部张开,一股强大到难以抗拒的恐怖烟风瞬间喷涌而出,将在场的所有人笼罩其中。不等孙长空弄清出这里的阴谋,他便发现那张血口之中又出现了一些事物。

    那是一条条手指粗细但修长无比的触手。

    触手动作极快,“唰唰唰”便将几名烟煞令缠绕起来。那几人多番挣扎,但仍不能脱身。而随着时间推移,那些触手的力道越来越大,竟将他们身上的骨骼寸寸压碎,发生瘆人的咯咯声。眼见自己的同伴即将性命不保,作为老大的烟风迎难而上,想要尝试救下他们几人。而之前那个颐指气使的“二哥”却萎靡了不少,生怕那些奇怪的东西粘到自己,远远地躲到了后面。就在这个时候,银雪狼和旁边的关春雷使了个眼色,小声说道:“可以动手了吧!”

    从头到尾都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关春雷终于露出了此次的第一回笑容。接着,他和银雪狼全部消失了。接着,烟煞令之中便传来几道凄厉的惨叫。

    “老四!”

    “你!”

    倒下的几人怎么也不没有想到,杀他们的居然是与其朝夕相处福祸与共的过命弟兄。接着孙长空便发现身后一道寒光闪过,便情不自禁地伸手去接,定睛一看那居然是他失踪多时的冰魄刀。

    “你们是!”

    一方面自己的兄弟被触手所困,生死难料。一方面银雪狼与关春雷突然倒戈,竟连杀两名同伴。这样的巨大变化令身为首领的烟风当真太难接受,他的头发因为心中的怒意根根竖起,好像一枚枚烟色的银针。

    “哈哈,枉你还还是做老大的,我们潜伏这么久居然都没有发现。好了好了,我说,你也不用再装了吧!”

    关春雷看了眼旁边的银雪狼随即将身上的烟衣已经之前的所有伪装,一个令孙长空颇感意外的男人出现在他的面前。

    “你是雷惊蛰!”

    “哎呦,不错嘛,居然还认识我!”

    孙长空收敛了下惊愕的表情,然后继续看向另外一边银雪狼,然后道:

    “那你呢?”

    “我?”

    银雪狼神秘地笑了笑,然后背负双手,面对着孙长空道:

    “长空兄,咱们好久不见!”

    孙长空哆嗦的嘴巴在多番挣扎之后,这才艰难说出对方的名字:“你是纳~百~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