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 梁祝再现人间日 真情自留人心中
    ,!

    苏如云一生最爱,便是沈青。

    他们没有民间故事当中那些感人至深的爱情桥段,也没有山盟海誓的珍贵瞬间。沈青是个务实的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就是他一生的愿望。

    然而,他们生在战争年代,四处萧条,民不聊生。二人本不想卷入其中,却又因为命运的戏弄而被牵引到了各自的宿命之中,成为悲剧的开始。

    苏如云天资聪慧,悟性极高,在入门的第五年之后便已经学尽所有,当时的师父惊出一语:此乃天人也!

    而沈青碌碌无为,整天就知道谈情说爱,恨不得和苏如云粘在一起。苏如云的师父害怕对方误了自己徒儿的一生,便趁着一个月烟风高的晚上,将沈青打晕,丢到了后山的山涧之中。

    第二天苏如云寻人未果,寻问此事。他的师父爱徒心切,不想隐瞒,所以将事情原委告诉了他。

    听到沈青惨死崖下的苏如云几近疯狂,当场便格杀了自己的授业恩师。不死心的他一路下到山底,却只在那里发现了一瘫血迹,而且数量相当之多,完全可以致人于死地。但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不甘心的她又在附近找将近数月,最后一无所获。料定对方是被野兽叼当了食物,于是心灰意冷的她自此漂泊,后来进入了飘渺去巅,发誓要断情绝爱。

    可真正的沈青并没有死。他掉落山涧之后,虽然受伤极重,下半身更是完全粉碎,但生命力顽强的他仍然活了下来。就在第二天的夜里,几乎要死掉的他遇到了让他生命发生完全改变的一个人,他就是西域魔佛。

    单从这名号就能判断出此人的作风,定然是心狠手辣,偏邪乖张。他精通续骨生肉之法,看到半死不活的沈青之后,犹为喜悦。这简直就是上天赐给他的绝佳宝贝。

    沈青虽然资质平平,但却有一具强壮的身体。这种情况下,他的试验成功率将会大大提升。经历一天一夜的改造,西域魔佛将沈青坏死的下半身除去,又用一条蟒蛇的尾巴接到上面,做成一个半人半蛇的异类。苏醒之后的沈青看到自己的样子,一时间接受不了,在蛇血的作用之下,他竟拥有了骇然神力,挣脱了西域魔佛的束缚,逃入了深山之中。

    他们不知道,那条蟒蛇本是女娲后裔,因为天生缺陷只继承了蛇的特性,却没能将人类的特点保留下来。而当西域魔佛见到他的时候,误以为只是寻常的蛇类,便将他捉了回去,用到了续体之上。

    偶然间得到女娲神力的沈青很快便成了那里的王者,因为兽性所致,他也忘却了身为人类时的善心,被满满的杀戮**所控制左右,几乎成为了当地的一害。

    恰好当时苏如云在飘渺云巅上学艺初成,被派到附近的地方执行任务。无意之中,这两个苦命人再次相见了。

    然而,此时的沈青因为大量吞食人类,功力大增。在兽性的驱使之下,他认不得对方,便与之打了起来。那时的沈青已经脱胎换骨,即便是天赋异禀的苏如云也不是对手。百个回合下来苏如云已经几近虚脱,而沈青却仍然精神饱满,力量充沛。眼看前者就要惨死在至爱手中的时候,一位高人猛然冲入场中,几下便将沈青打番在地,并将之捆绑起来。苏如云再三乞求,希望对方能把沈青留给他。可高人却已此人兽性入体太深,需要修心养性,方能有机会重拾人性。说来说去,高人给他指了条路,告诉他面年之后去往天阴山附近,那里有一处封魔法阵。在那里,他可以寻到沈青。但代价就是就两人必须永生永世地待在其中,不能走出半步。

    高人本以为这样的苛刻条件,对方定然不会答应。谁知,苏如云居然抹干了泪水,留下一句百年后见,便踏云离去了。

    一百年,说来也长,但却又不长。很快苏如云便成为了飘渺云巅的第一人,从上任掌门手中接过了领派之职。

    百年之后的苏如云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黄毛丫头,天下之大,已经没有几个是他的对手。他自认为,如果当初那个高人再次出现,自己也有能耐在他手中走个三五百招,而毫无颓象。他更是自信,凭借自己的能力定然能解救出被困的沈青,并与他去往天涯海角。

    然而,骄傲的代价是巨大的。苏如云甚至没有向门人交代,便去了天阴山。在那里,他找到了封魔大阵,并触动了机关。她本以为这样就能救出对方,谁知却阴差阳错地把自己送入了无妄修罗界内。

    刚入界中的苏如云与孙长空一样,孤独无依。好在,她还有一身残缺的修为,令他在众多兽人之中快速崛起,最后建立了界内的第一大派,无间道。

    再然后,他听说了聚恶岭的事情,并见到了阔别百年的沈青。

    那时的沈青已经收敛了兽性,不再滥造杀孽。但究基根本,他还是一头野兽,仍是以为活人活兽为食。好在,对方是兽中之王,不担心被其它妖兽猎食掉。而苏如云则做为人中之皇,出现在了沈青的面前。

    二人百年后的第一次见面便是一次旷世大战结束。虽然功力大不如从前,但此时的苏如去仍然是力盖群雄,任凭沈青功力再乍样浑厚,仍抵不过神剑破体。最后古风刺入心口三分,而沈青的手距离苏如云只有不到一寸。他败了,似乎也将自己对苏如云的感情也一同输了进去。

    沈青他告诉对方,自己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一无是处的傻小子,经历了这么多年的时间冲刷之后,他对苏如云已经再无感情可言,并劝告对方不要再继续纠缠。

    然后,他又讲起了地盘的问题。扬言要建造一个只属于妖兽的天堂,个地方就是以后的聚恶岭。除了兽类之外,唯有世间至毒至恶之人方能入内。如果有哪个胆敢贸然进入,一律杀无赦。

    苏如云似乎也认识到了二人的变化,终于不再强求,答应了对方之前的条件。

    从那之后,苏如云便命令众人,禁止进入那片森林,如同躲瘟神一般,远远地离开了那里。

    然而,感情这种东西是奇怪的,你越是想要忘记它,它越是死皮赖脸地存在于脑海里,怎么也不会消失。几乎崩溃的她,竟想到了令人怎么也猜不到的方法来排解这种思绪。

    他用一张人皮面具来伪装自己,将自己变成心目中的那个沈青。渐渐地,他与沈青成为了一个人,而她时常与自己说话,就像沈青从前和自己讲话的时候一样。直到最后,世上没有了苏如云,却多出一个沈青。她不再去思念心中的他,因为她已经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放下了这份感情。

    所以真正的忘情,不是忘却,而是放下。而当一个人说要忘情,反而正是他拾起那份感情的时候。

    忘情正是拾情,拾起那份尘封已久的真情。

    所以,苏如云看似无情的每一剑,其实都夹杂着他对沈青浓浓的爱意。爱之深,恨之切,他已将自己对沈青的爱意,全部化成为了无尽的招意,倾斜在高远山的身上。每发一剑,她的心脏就好似被刺了一下似的,痛苦之极。

    然而,现在的她居然再次看到了沈青的身影,这让他那原本无处发泄的爱意竟有了地方施展,所以随之出现的恐怖剑招也一同消失不见了。

    苏如云再次看到了那张魂牵梦绕的脸庞,她恨不得马上跑上前去用尽所有的力气拼命亲吻一下。然而,就在她准备上前之际,她的身体之中传来一阵悲鸣。

    那是真有骨骼碎裂之时才能发出的可怕声响。以往苏如云都是在别人身上听见,如今报应来了。

    当她再次集中注意力看向前方的时候,沈青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高远山那张挨千刀都不解恨的兽面。而他的眼瞳之中居然还燃着一股诡异的火光。

    “修罗斗狱!”苏如云艰难道。

    “哈哈,我的好宗主,看来你并没有摸清我的所有套路呢!还是说,我的演技实在精湛,竟然让我分不清面前的究竟是沈青还是高远山了?”

    “不……”

    苏如云口吐鲜血,却仍然执意道:“你不是沈青,我也不会认错他。他虽然死了,却仍活在我的心底里。”

    “好好好,你说得对!既然你这么喜欢他,那就和他一起去死吧!”

    这时,苏如云终于深吸了口气,好像这就是他人生当中最后一次吐纳一般。他有胸腔高高隆起,其间又有一阵窸窸窣窣的骨裂声。

    “就算是死,我也要带着你!”

    突然间,苏如云如同正在放气的气球一样,飞速向高远山袭来。后者连忙后撤,生怕因为对方的临死反扑而受到牵连。

    但显然,苏如云早已算好了一切,她知道自己一定能够赶上对方。而且,他的古风剑已经达到了有生以来的最强剑势。

    “给我去死!”

    苏如云猛然开口,将体内所有精血全部喷涂到古风之上。后者周围所包围的剑光立时从金黄色变化为另一种浓郁到让人心惊的血红色。这一刻,正已不正,邪不分邪,苏如云以血祭**,强行提升剑气,只为杀了这眼前的这只兽!心!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