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 黑风
    ,!

    还没看到对方出手的动作,老人家的头就被烟风生生掰断了起来。就在他准备鼓起底气骂出人生当中最后一声的时候,后者居然说出了一句令他无力回击的话:

    “对不起,这是为了场主。”

    于是,他缓缓地合上了眼睛,接着脸上遍布着的青筋也随之消退,恢复成安祥自若的神态。

    毒手老人终于死了。而这一幕已被孙长空看了个清清楚楚,一点不落。

    他的心是震惊的,无论是烟风出手的魄力,以及展现出来的超然实力,都足以让他屏息。但更令他出乎意料的是毒手老人的顽强生命力,即便在身首异处的情况之下,仍有说话的余力。而且,有一个细节别人可以没有注意,但他的慧眼已经捕捉到了那一刹那的情形:没了脑颅的身体居然翘起一指。

    在别人身上,这可能只是一个不经意的无心之举。但对方可是暗器高手毒手老人,一口痰吐出去都可能要人命。这么狠毒的人,怎么会做出这样无意思的动作呢?

    接着,孙长空便看到了真相。

    毒手老人尸身竟然融化了。

    不是腐蚀而融化,而且异常迅速,快到就像一泡破了口的水袋,里面的液体顺势流淌出来,沾到哪里,哪里便会和毒手老人一样化为一滩液体,继续向前扩散。就这样,那些毒水将方圆一丈之内的地面全部融解,断层的边缘处居然和镜子一般光滑细腻,让我禁不住上前去看。可不知怎的用它照出来的人影十分诡异,如同一个个恶鬼的样子,丑陋至极。

    “怪不得他会说那样的话,怪不得他的手指会翘起来。呵呵,没想到烟风你还是个能屈能伸的汉子啊!”

    原来,就在毒手老人手遭断头之难的同时,他已经准备发动攻击。但烟风反应极快,让对方还没来得及出手,便说出了自己的苦衷,借此来取得对方的谅解。毒手老人纵横一生,唯一敬重的就只有高远山一人。如果说对方是因为自己心目中的神明而被迫杀他,那他又为何要在临死之前做出忤逆之举呢?

    想到这,毒手老人释然了,随即便放弃了最后的机会。因为没有及时发动,所以暗器留在了他的袖口之中。一个擅使暗器之人,垂死之前定然会使出最狠,最绝,最毒之式。暗器上的毒物一经接触皮肤,便参透了进去,之后便有了大家看到的那一幕。

    光是从表面上判断,孙长空并不看不出对方此时的心情。但他知道,如果换作自己的话,一定已经大汗淋漓,心中骇然。生死一念间,差一点自己的性命就要不保了,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要肝颤的吧!

    “老大,你没事吧!”

    烟风似乎忘记了手中的人头,竟还拿着它摆了摆手。在力道的灌输之下,内部的血液随之喷射出来,除了烟风之外的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一步,生怕上面的血渍沾到自己一丝一毫。

    “峥嵘一生,你也该歇息了。”

    说着,他将那枚头颅丢入了之前因为毒物溢出产生的那个洞口之中。说来也奇怪,那个深坑似有感应,人头刚一落定,便自行崩塌,将与毒手老人有关的所有一切,甚至包括众人对他的记忆一同埋葬。

    “老九,你怎么样?”

    在烟风的提醒之中,瘫倒在地的老九这才回过神来。他的断指早已不痛,全都因为老人的死被完全冲淡了。一时间,他竟感到一丝幸运,如果换作是自己的话,那现在的指不定是什么样子呢!

    “老大,我没事!”老九憨笑着回答。

    “没事就赶快从地上起来,别给我们十八烟煞令丢人。”

    烟风的态度令老九噤若寒蝉,生怕一言不合自己又拿自己开刀。想到这,他已如巧簧离弦一般从地上“弹”了起来,站得比旁边的石柱还要笔直。

    “行了,你去包扎下伤口吧!这里的空气之中可能还有老头子的毒物颗粒存在,要是被它们侵入体内,恐怕你就要和他一个下场了……”

    不知为何,老九对对于烟风的话相当信任,对方说什么就是什么。听到这,他立即跑到墙角处,用随身槜带的竹筒倒水洗手,冲掉上面的血污,还有可能存在的毒物。

    孙长空比烟风矮了半大之多,所以当对方走上前来的时候,他只得昂着头,显得相当霸道。只有他心里知道,自己本不想这么做。

    “年轻人,你的身手不错,反应更是过人。在你们这个年纪,能有这番作为,已经相当不错了。”

    孙长空也不谦虚,满不在乎道:“一般一般,这些天没休息好,加上有伤在身,活动起来畏首畏尾,不然比刚才要麻利多了。”

    “哦?那我如果想见识一下你全部的实力呢?”烟风突然微笑道。

    孙长空面露难色,然后道:“我也想,可你也看到了,我这副样子能保持清醒就已经相当不错了。你要真想见识巅峰状态下时的我,恐怕得等个十天半落月了。”

    “然而情况已经不允许我等那么长时间了,很遗憾,没能早点遇到你。”

    孙长空淡然一笑,随之道:

    “不遗憾不遗憾,你能打赢这样的我也很能说明问题。”

    “什么问题?”烟风不禁问道。

    “说明你比刚才那几个败在我手下的人要厉害啊!他们打不赢的,你能打赢,那当然还是你厉害了。”

    孙长空光顾着说话,竟忘记了运气调息,一不注意引动了内伤,一口鲜血随即喷射而出,差点溅在对方的脸上。

    孙长空一边用袖口去擦,一边摆手含糊说道:“对不住了,一时间没忍住。”

    “无妨,说到底,这都是我们造成的,就算溅到身上也是应该。不过,就算你忍住了,待会一定也会吐出来。”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孙长空明显感觉对方的口气变得可怕起来。那并不是单单的一种情绪,而是与生俱来的气质。

    杀手的气质。

    就在烟风准备对长空痛下杀手之时,那边的苏如云与高远山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当中。

    亲眼目睹了自己的至爱死在面前,现在的苏如云已经心如死灰,一意求死。而感受到对脸上上毅然决然的神色之后,高远山不禁紧握拳头,随时准备迎接最后的决斗。

    “忘情!”

    随着此话一出,苏如云的身体竟发生了犹如利器崩碎的声音,紧接着体内的气息登时萎靡,就连手中的古风剑都发出一道耐人寻味的悲鸣。

    忘情之时,便是灭亡之日!

    心知眼前异变非比寻常,以免夜长梦多,高远山只得率先出手,而且一出招便是毁天灭地之势。

    “立山!”

    高远山奋起直落,双掌轰地。同一时间,相隔数丈之外的地表之下,竟生成无数一人多高的锋利石剑。远远看去,就好像一排犬牙,看得人心神难凝。

    然而苏如云看到了这一切,但却丝毫不为之所动。三丈,二丈,一丈,五尺,石剑越来越近,最终突破禁区,来到他的脚下。高远山不禁将心提了起来,如果这下能够命中,他保证对方必死无疑。

    然而,高远山的想法还是太过单纯了。堂堂飘渺云巅的掌门,无间道的宗主,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死呢?石剑破土的刹那,竟然瞬间解体,化为无数碎屑,散落在周围的地上,但苏如云与躺着的“王”却没有受到波及。

    “青哥,你瞧好吧!”

    牵一发而动全身,苏如云手持古风宝剑,化为两道急光双双射向对面的高远山。后者立即沉气蓄力,等待后招,却不曾想一股以以匹敌的恐怕劲力直戳后心,将其直接拍倒在地。

    从正面而来的苏如云,竟然从背后出来了。

    这是高远山做梦也没想到的。接着,他便感觉到身上的各处大穴都在同一时间被同一股傲人的剑气齐刺而入。这一刹那在他眼中犹如过了百年一样,实在难熬。在对方狂风暴雨般的攻势之前,高远山身下染满血的地面被悉数轰成碎片。而在更加神鬼巨力之下,二人所在的位置越来越低,一直向下沉去。

    “你这个臭女人!”

    不知从哪来的一股蛮力,高远山强行从地上爬了起来,却不曾想撑在地面的手掌被一道剑光掠过,直接一分为二,中、无名、尾指更是飞射而出,不知去向。撕裂声,穿刺声,破帛声响成一团。大量的鲜血不断从高远山的体内涌现到外侧。他已不是人,而是一个魔鬼。一个被千刀万剐却仍然屹立的骇人怪物。

    对此,苏如云熟视无睹。她恨不得对方能够再坚强些,这样自己满心的悲愤才能有的放矢。她已经不知道古风剑在自己身上砍了多少下,就在刚刚他的左手掌骨因为连续使用剑掌而碎裂。但她仍不停手,他要杀下去,仿佛这就她活在这个世上的唯一意义。

    突然间,她的眼前一晃,一道久违的身影出来在他的面前。不知多少个孤独的夜晚他都因为哭喊对方的名字而泪奔惊醒。眼前,他居然再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情不自禁地伸地手,口中随之道:“沈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