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 天网 情剑 回魂刀
    ,!

    老九的金丝天网,材质奇特,乃是取得火脉紫金加之天蚕冰丝编织而成。然后再将成形的网放入到炼炉、强酸水、千年寒冰水以及熔融的铁水之中分别浸泡七七四十九天,等到最后一道工序完成之后,这张金丝天网已经刀剑不入,水火不浸,任你有上天入地的本事,只要被他罩住,就再难有脱身之日。

    所以,他对自己的宝贝很是自信,这也是他实力的源泉。

    其实,面对孙长空这样的对手,他都不屑于请出自己的天网。但情况特殊,这家伙属实难缠,稍有怠慢便会被其追面痛击,死不了人也免不掉一身刀伤拳印,痛苦难言。

    与老九相比起来,孙长空的心底确实没有什么谱。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情况,别说是战斗,就连站立都费劲。现在的他,只想要张床,然后在上面大睡三天三夜。不知怎的,他这前半生和床十分有缘,睡觉时候在床上,昏迷的时候也在床上。而恰恰,近些年来他错迷的次数越来越多,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份隐情所致。

    思量间,老九和他的金丝天网出手了。

    不得不说,他使网,已经到了化境的地步。一张看似软绵绵的天网,在他手中竟被舞得神乎其神,时而像五指盖天,时而像大鸟扑食。只要他想,他可以让金丝天网硬如钢铁,然后倏尔一变,化身一条九节神鞭,穿梭在麦芒之间。

    眼见天网到来,孙长空连飞身的机会都没有,只得在从地上滚身躲避。可令他几乎崩溃的是,刚刚的战斗令周围的地面全是青一色的碎石,倒在上面就在滚钉板一样,恨不得将全身的皮肤全都刺破。等他再次起身的时候,之前愈合的伤口又有不秒崩裂开来,与那漆烟的石屑混成一体。

    “哈哈,小子,你还挺能躲的嘛!继续努力啊!”

    老九做了个鼓劲的动作,手上金丝天网再次飞出。然而,这回他的手法变了。他的出手速度明显变快了许多。而在这股力道的带动之下,天网飞行起来就像一道巨大的石鉴,撞在岩体之上竟划出一道整齐的切痕。这要是斫在身上,恐怕也不会好过吧!

    现如今,那张巨网如同一件袈裟一般,在老九的控制之下不断从孙的头上穿过。这么看去,这有点像少林派的至尊武学袈裟伏魔功。只是唯一的区别在于他的网不如袈裟那般正派,而他这个人显然也不是什么英雄好汉。

    自古以来邪不胜正,孙长空虽然躲得辛苦,但并没有放弃希望。他相信自己一定会露出破绽。

    果不其然,就在来回的翻腾之中,孙长空发现对方一个习惯。那是就每次金丝天网回手之际,他都要从口袋中掏出把滑石粉,以减少手掌与网之间的摩擦力。他突然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破招的好点子。

    “好!你还是喜欢舞那张破网吗,我就让耍个痛快。”

    孙长空看准时机,突然伸手在头上飞过的天网一上摸了一下,接着朝对方相同的方向滚去。老九以为对方要近身攻击,所以格外小心,收网的刹那,准备来一记鹰网扑兔。谁知刚被他收起的网面之上,竟传来一股莫名的粘稠感,等他现在去阻止已经来不及,由于刚才的粘滞感,他的一根手指竟被勾在了网面的窟窿之上。

    “啊!”

    天网之中的金丝坚韧无比,更是柔中克刚的利器。因为手指上的力道没有借势卸掉,以至于金丝直接割在他的手指关节之上,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他的两截手指已经不翼而飞了。

    抱着受伤的患处,老九痛苦地在地上来回挣扎着。他的脑子里面已经什么都不在想,他只要杀了面前这个断指仇人,再将对方一刀一刀得切成碎屑。

    “哎,果然不出所谓,老九还不是他的对手啊!”老三叹息道。

    “我倒没觉得什么,至少那小子又得调息一段时间数!趁这个机会,咱们可以将其一举击溃。”

    “八妹,人家刚才可是对你手下留情了啊!不然,就算老头及时出手,你也要被一刀开了瓢喽!”

    “老四,你什么意思!”

    看着对方一副怒不可遏的凶相,银雪狼假装起忌惮的样子,举着手无辜道:“我只是实话实讲。”

    “老四,我怎么越听越不对呢!”

    这时,那个擅使暗器绝活的老人家再次开口,一脸冷笑道:

    “从刚才开始,你就在为他说话。如果你不是被打傻了脑子的话,那你一定就是他的同伴!”

    老人家的说话分量极重,就算是“二哥”也不得不侧目。

    “对啊老四!今天你和老六怎么都这么奇怪!你一句话不说,你却一直停不下嘴。难道,这里面真有我们不知道的隐情?”

    面对众人的咄咄逼问,关春雷没有任何表情,而银雪狼倒是变得相当从容,一副老子问心无愧的模样。

    “你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老四,你别卖关子啊!有话就痛快讲!”

    “对啊对啊!四哥,你要想摆脱嫌疑,就快点证明自己的立场。不然,大家伙发怒起来,谁也救不了你。”

    “我看也未必,估计是眼见自己的义父就这么死在了高场主的手里,心情悲愤所致。也许过段时间就会好起来了。”

    “十一郞,你怎么还为这叛徒说话,难道你和他们也是一伙的?”

    那个叫十一郞的赶紧投手投降示弱道:“别别,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现在特殊时期,咱们就得团结才行。但……”

    “好了,别但是了!”

    至此,大家的争执终于因为一个人的声音而停了下来。他们不敢抬头,就连银雪狼少见地优萎靡了,没了之前的嚣张气焰。他就是十八烟煞令的第一人,烟风。

    从外面看来,没有能猜得到长相平平、穿着平平的他居然就是十八烟煞令的首领。可一旦认真起来,十七个人不有敢造次的。他可以忍受别人对他的辱骂,他绝不允许有人分裂整个团队。曾经有几个人出言不逊,想要自立门户的队员,直接被他格杀在他三步之内,对方甚至没有想到他居然能做到如此决绝,如此无情,就算是杀与自己朝夕相处、甚至前一夜还在把酒言欢的弟兄,他也不会眨一下眼睛。然而,这才是作为一名杀手的素质。因为这个原因,现在的烟煞令才会如此强大,如此不可阻挡。

    烟风从刚才就有些忍耐不住了,但看到高远山那边情况不妙,不想给他增加负担,所以他没有出面。可眼下局势愈发混乱,他知道再不阻止,十八个人的烟煞令就要不复存在了。

    “大哥,他……”

    八妹风刚要说话,烟风丝毫不含糊,抬手便赏了一巴掌。这要换作第二个女人,恐怕都禁受不了这等羞辱,非得一头撞死在石壁之上不可。但她却是相当听话,巴掌打了,她也就不说了,甚至连气都不敢大声喘了。

    “还有要说话的吗?”烟风烟着脸淡淡道。

    “你个当老大的,连心都放不平,怎么让我们口服心服。”

    那个老人还是说话了,不因为别的,就因为他的资历,在整个团队之中都无人能与之匹敌。他所经历的,是整整三代烟煞令。而之所以只有他还在这里,那是因为其余人都死了,活下来的只有他自己。

    在一次又一次的生死角逐之中,他渐渐看清了这个世道,无非就是人吃人,强凌弱。你善我就是欺,你恶我更畏。这在个过程当中,他那种蔑视生命的畸形人格也渐渐形成,最终成为了现在这副模样。

    他就是毒手老人。

    毒手老人名声在外,道上之人无不敬他三分。可以和解的,就绝不愿与他多交次手。因为和他交手的大多都死了。其中只有二人例外,高远山,以及眼下的孙长空。

    然而孙长空只是暂时无碍,以他的性格,迟早都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害了他。

    而对于高远山,他的态度就是另一种层面了。

    他不把对方当成朋友,当成师尊,而是奉作心中的神明。在他眼中,没有高远山做不到的事情,达不到的目标。只要跟着他就会前途无限,飞黄腾达。

    他现在正是为了捍守这位大能的尊严而坚持着,即便得罪了面前的这位首领也在所不惜。

    烟风看了一眼毒手老人,之前的狠色立即消失不见,显得极其尊敬。而后者也似乎意识到了这一点,不禁竖直了身子,欣然接受这件殊荣。

    “十八,你虽然排在最后,但确实是我们当中最为年长的,单是这一点我就得给您行个礼。”

    烟风恭敬地抱起拳起,在对方面前鞠躬作礼,然后继续道:

    “但是,没有规则不成方圆。于情我敬重你,于理,你也要敬重我。刚才那种情况之下,你不自爱,居然还带动挑事。你说,我能不能饶你?”

    听完这番话,毒手老人,摊开手说道:“饶不饶也不是你能说了算!”

    “我能!”

    毒手老人回神之时,正是他魂归九幽之际。

    他的头就在烟风的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