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 真假宗主
    ,!

    看着高远山胸前那个面色枯黄的长者,苏如云身形一晃,差点摔在地上。好像,这看似寻常的一次见面,耗费了他几百年的功力一样。她的目光在颤抖,一抹泪光将落未落。

    “你……你们是怎么找到他的?”

    “哈哈,你以为这些年我除了等纳公子之外就什么也不做了吗?你的出现本就让我们怀疑,真到有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其中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平常你都已人皮面具见了,这我和峻山都是知道的。所以,我们一直在样,你这么做的原因。前些日子,我终于找到机会将他生擒。而在其间的研究之中,我知道了你们之前的事情。”

    苏如云有些惶恐,好像生怕对方把那件见不得光的事情公之于众。她尝试阻止对方,可高远山丝毫不为之所动。他将那皮囊从自己的身体当中一点一点地拔了起来,直到露出后面的半截蛇尾这才停下。

    “哎呀,没想到啊没想到,你苦苦寻找的哥哥,居然是个半人半兽的妖兽啊!”

    “你住口!”

    此时此刻,一直压抑着心中激动的苏如云再也忍耐不住,惊虹般的身形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对方。古风剑更是一改往内敛低调的特性,在主人的挥动之下激发出恐怖的剑芒。

    高远山对于自己的实力十分自信,在融合了“王”的力量之后,他的修为已比之前高出了整整一倍。即便面对苏如云这种实力的对手,仍能游刃有余。可令他没有料到的是,愤怒给予对方的可观加成,就令她在功力在暂时间内有了急速的提升。高远山虽然先躲过来势凶凶的一剑,但却已避开另一侧轰来的剑掌。一击之后,他已如同坠筝一般跌落在地。

    趁此良机,苏如云探身上前,强行将那具身体夺了回来,自己盘坐在地,让自己的脑部枕在自己的膝盖之上。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老样子。你看我,我是不是还和当初一般年轻呢?”

    苏如云仿佛疯癫了似的,一边对着那具不动的尸身说话,一边无声地哭泣着。而淌出的泪水,就这么一点一滴地流入到对方的嘴巴之中。

    “喂,你到底在嘟囔些什么!”

    高远山从地上再次站了起来,显然刚刚的攻击并没有对他产生多少伤害。他的脸上仍然挂着那股猥琐奸诈的笑容,好像一个无耻大汉准备蹂躏黄花大姑娘之时的不堪神情。

    “他是怎么死的?”苏如云忽而冷冷道。

    “哈哈,当然是死在我的心里。不过,他并不是立刻死去,而是经过了我的千折百磨之后才终于断气的。不得不说,他的毅力很强大,要不是把他吸入体内,从内部读取生前的记忆,我还不知道你们那些苟且之事呢!”

    “呵呵,哈哈!”

    突然,苏如去发疯似的狂笑起来,笑声凄厉,犹如夜山之中的鬼魈一般,瘆人至极。高远山陡然一惊,心中不禁纳闷这老妖精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不禁向后退了两退,一直扶到支撑天花板的石柱旁边这才停了下来。

    “苏如云,事到如今,你也不要装神弄鬼了。你有多少斤两,我比谁都清楚。如果你识相的话,帮我把封印解了,放了魔皇的残念,一切都好说。不然,别说是孙长空那小子,就连你也休想活着走出无妄修罗界。”

    听完对方的“厥词”之后,苏如云再次轻蔑地笑了笑,随即心不在焉地道:“活着走出无妄修罗界?呵呵,他都死了,我还活着做什么。不过就算我不活了,你也休想达成目的。青哥,你等我!”

    就在苏如云准备放手一拼之际,孙长空这边正在遭遇十余名高手联合围杀的凌厉攻势。只是一个回合下来,他已经混身是血,到处都是刺目的伤口,以及发青发紫的淤痕。

    他好像已经听到了死神的召唤,他感觉自己的生命即将逝去,就连手掌都已经不听使唤。

    然而,与他相比起来,十八烟煞令也不是毫发无伤。他们的身上,或多或少都有对方手刀划过所留下的伤痕,虽然伤势不重,但看起来极其唬人。不知道的,还以为砍入了脊髓之中。

    “这家伙有些顽强啊!这么下去,如果让他做困兽斗争,整不好会牵连到咱们的身上。依我看,得想个法子,靠智谋取胜。”

    “哎呦,老九,看你平时呆头呆脑的,这个时候怎么想起用脑子了?”

    “五哥,我也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说完,老九将手臂上的伤口晃了晃,苦笑道:“这样的招式,你以为能抗住几次?再挨上两下,我这条膀子就废了。”

    看着二人互不相让的架势,一旁稍大的中年男子,走上前来,劝和道:

    “五弟,老九看大家打他一个,有些吃力,所以想寻摸个主意让大家少费点力气,这是好心啊!九弟,你挂彩了我们也很同情,可究竟该怎么既快又稳得拿下对方,这也不是件容易事。就算想办法也得劳些神……”

    “二哥,你不用当和事佬了,我有办法!”

    说着,一个手持金丝天网的年轻人从后面走上前来。他是唯一一个还没有与孙长空交手的人,所以精神状态十分良好,眼神之中竟有金光闪烁。

    “哦?十三仔,你的天网能派上用场了?”

    “那当然!这里空间不大,但地势还算开阔,这让我的金丝天网可以在绝大多情况下发挥过半的实力。二哥你也知道,曾经给堂主捕猎妖兽的时候,我这网可没少立功啊!”

    “二哥”想了一想,好似经过了痛苦挣扎之后这才勉强道:

    “你万事小心,实在不行还有兄弟们给你撑腰!”

    老九爽朗地笑笑,撇下句:“瞧好吧!”

    就在对方走上前去与孙长空对阵之时,另一个人探过身来,在老二的耳边轻声道:“他去行吗?那小子现在已经豁出了性命,一招能顶之前的两招。老九实力平平,要是着那小子的道,恐怕……”

    听了对方的提醒,“二哥”居然淡然一笑,随即面露狡黠道:“有人主动送死,我们还能拦着吗?老九能杀得了那小子最好。要是杀不了,甚至不小心死在了对方手里,那只能算是他大意轻敌,技不如人。不过不管怎么说,他的牺牲都会消耗一部分对方的体力。那之后,咱们再想动手就要轻松多了。”

    “二哥”并没有放低声音,反而好像故意让大家听见似的,除了老九不知之外,其余人全都听得清清楚楚。对此,银雪狼显得颇为气愤,而关春雷倒是极其平静。

    “什么玩意,还是做哥的呢!”银雪狼开口讽刺道。

    “老四,你是不是对我不满啊!”

    “不敢不敢,没了义父撑腰,我也只和你们一样,是个给人卖命的狗腿子。不同的是,你这只腿小,您那才是大腿啊!哈哈!”

    可能是稍显中性的性格所致,银雪狼的口舌简直比市井泼妇的伶牙俐齿还要厉害数分。听似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入到“二哥”的心里竟好比刀子一样,要不是当着这么多人,他早就出手伤人了。

    “既然你已经知道自己的靠山不在了,那做人就低调一点。别忘了,咱们十八烟煞令可是一体二心,虽然都是给高场主办事,但你们毕竟是外来的,而我们才是……”

    “你们是什么?亲生的?哈哈,你们也不看看,刚才高场主连他闰女都宰了,还会少你们几个打下手的?别忘了,你和我们一样,都是替他们那些大人物卖命的,人家用到我们的时候,自然会给我们好处。可一旦失去了利用价值,我想咱们哥几个都不会比那一分为二的高淼淼好到哪里去吧!”

    银雪狼的话不无道理,在场之人都知道这个残酷的实情。可眼下,他们又能如何,倒戈相向,临阵叛敌吗?他们不想,也没有那个胆子。只有他们知道,得罪高远山的后果是什么。他们就算是死,也不想落到对方的手里。因为那样将会生不如死。

    “那你的意思是什么?”

    “我?”

    银雪狼突然将目光投向高远山与苏如云所在地方,面透凶光道:

    “我要让他死!”

    老九拿着自己的得意武器,已经来到孙长空的面前。而后者仍在地上加紧调息,尽量在敌人到来之前恢复到最佳的状态。

    “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就算你能侥战胜我。然后呢,还有十七个身手实力与我相当的对手在等着你。呵呵,听我一句,赶快投降,这样还能免去一些皮肉之苦。”

    孙长空豁然站立起来,不知怎的,近距离看过之后,老九发现此人的身形竟比刚刚高大了几分。他那原本瘦削的身体在对方面前简直不堪一击。

    “我要是不同呢?”

    “那你就去死吧!”

    老九终于失去耐性,接着他的金丝天网便跃入空中,呈大鹏展翅之势,猛然掠向孙长空的头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