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一章 接二连三
    ,!

    那女子本和孙长空一样,都已经自己死定了。可就在这时,一道救命流光拦下了孙长空,还在后者的身上留下一道刺目的血口。

    “你!”

    孙长空看了一眼身上的伤口,发现那是被一枚极其锐利的铁器划破所至。谁人能躲过自己的感知,神不知鬼不觉地一出手便打伤自己。他看向对面,包括关春雷和银狼在内的十七人。后面两个人的套路他很清楚,这种偷箭伤人事情绝不是他们的作风。所以,目标就在其他的十五个人。

    但这些人一个个面色沉定,不动声色,看不出丝毫异常。单是这么用眼远望,根本找不出凶手。可能是因为怒火灼心所致,一时脑热的他直接向那人群之中劈出一刀,好像是要将他们一举歼灭似的,毫无留情。银雪狼看了一眼孙长空,不禁说了句:“蠢材,自取灭亡。”

    确实,像银雪狼说的那样,孙长空冒然向众人出手,只会激怒牵扯其中的所有人。本来,他还有些活命的时间,但现在看来已经不存在了。

    以一敌十五,孙长空真的有机会逃过一劫?

    当然没有。

    但十五人也不全是心肠歹毒之辈,他们知道自己一方以多欺少,并不光彩。而刚刚暗中偷袭更是极为可耻。如果仅仅因为这个就对人家发起群攻,这也未免太没有风度了些。稍稍缓和了一下,其中一人终于朗声说道:“谁动的手就自己出来吧!别连累了大家。”

    就在那人刚刚说话之后,另一道略显沧桑的声音紧接响起:“战场之上本就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也只有你们这些年轻人还信奉着‘义‘这个字。罢了罢了,既然你们不愿意做恶人,那就让我来吧!”

    接着,孙长空便看见人群之中走出来一个老人。

    说他老都是好的,看他的样子,至少得有百年高龄,体型伛偻,满脸皱纹,就连身上的烟色衣衫都染上一层毫无生气的的灰色。

    可他的精神面貌很好,至少和他的样子比起来要年轻许多。他的脸上都自信的表情,这让孙长空有些不太舒服。

    一个老人能够有十足把握做成的事,那他就一定能办到。因为他的经验比其他人丰富,可以比别人更加全面的考虑问题。而一旦想到了这些问题的解决办法,那一切问题就都不是问题。

    “那照眼下的局势来看,我是死定了?”

    孙长空还在好奇接下来对方将会怎样的手段拿下自己,那位老人竟然已经出手了。

    他滑移动身子,却只是单纯地抖动了下手腕。但他这一简单的动作,竟要胜过刚才那位女子的千锤万锤,就算挨上其中一锤,也没有眼下这一动作来得更加危险。

    孙长空已经看到寒光的影子,但已经没有回避的时间。情急之下,他只得出手去接。可那道光芒却如同无形一样,直接没入了他的掌中,又从另一侧渗了出来。好在,他出的是两只手,一掌被击穿,还有一掌。可那道光影似是鬼魂一样,完全不受外界事物的阻拦,只在孙长空的目瞪口呆之中击破了第二掌。

    这下,孙长空已经无手可挡,惊骇之间他甚至忘记了疼痛。就在这个时候,他做出了一个咬人动作。他当然不是要咬人,就算咬也够不到。他咬的是那枚光。

    可光真的能被咬到吗?

    孙长空感觉自己脸上的汗都流到了眼睛之中,一道甘甜划过他的舌尖。

    接着,他从嘴里吐出一个小指指尖大小的铁器,铁器上端刻有若干花纹,不知有什么寓意。然后,他才感觉到自己的牙齿上传来的一阵酥麻感,用手去摸,竟在前面的两颗门牙感应到两外不规则的崩裂伤。

    孙长空神迹般地接下了攻击。不仅仅是那位老人,就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他甚至感觉自己是在做梦,那么要命的杀招怎么可能被这么阻拦下来。这件事情如果传出去的话,恐怕都能当成传说了吧!

    “好家伙,看我是我小看你了。”老人感叹道。

    “看到没,老不死的套路居然失败了。”

    “你小点声,难道你不怕他朝咱们来几下吗?我不管你,反正我接不下来。”

    就在众人为孙长空神迹般身手讶然失色的时候,老人两次说道:

    “小子,你别得意。你能活下来,完全是因为我手下留情。哪怕我在刚刚的那枚暗器之上涂上一点麻药,现在的你都已经成了马蜂窝了。”

    “嗯,多谢提醒。”

    对于老人的话,孙长空显然没有放在心上。他一直用手指去摸断口的边缘,显然牙齿上的缺口更令他伤神。他还在思考,如果有一天从这里回到人间,自己的容貌会不会受到影响呢?

    看着对方一脸若无其事的表情,老人想发怒,却又怕掉架子。于是强忍怒意,面带笑容道:

    “小伙子,听我这个老家伙一句劝,做人不要那么嚣张。”

    孙长空一脸茫然,回击道:“我嚣张?我嚣张的是你吧!从刚刚出场的时候,你就显出一副怜悯相。我问你,你摆给谁看呢?”

    看到一向傲慢惯了的老人受到孙长空这番冷言冷语之后,其中几人居然开始偷笑起来。关春雷强行绷住脸皮,才没有让老人看到自己失态的样子。

    “我嚣张,那是因为我有资本。你呢?你有的只是弱小。在我眼里,你不过是个黄口小儿,我用一根手指头就能玩死你。”

    听了此话,孙长空不怒反笑,而且还是哈哈大笑。好像,刚才老人的言论是这天底下最最幽默的笑话一样。

    “那我可以告诉你,在我面前你就是只秋后的蚂蚱,马上就要入土了。现在的我连根手指头都不敢动,生怕一个喷嚏把你的那把老骨头打散。”

    “没教养,没规矩,该死,该死!”

    每个字,老人念得格外用力。每个动作,都暗藏无数杀机。话刚说完,孙长空便被成群结队的暗器盯上了。照这个架势看来,孙长空要被万~簇~攒~心~

    要说以前的孙长空,拿这些玩意真没办法,除了跑就是跑。跑不掉,只能待在原地等死。可现在不同了,他的力量得到了恢复,之前的修为重归体内。这让他人从前所学的武学功法再次有了提升。而接下来,他要使出的便是断浪刀法之中的三千患水。

    三千患水作为“断浪”之中的最强之式,以攻击范围之广,杀伤力之大为特点,一直被其视作杀招之中的杀招,因为其恐怖的内力消耗,非到万不得已绝不使用。然而,现如今局势危急,已不容他再迟疑下去。他挥动起自己带血的手掌,缓缓闭上双眼,心中同时默念法诀,周围的所有事物都好似受其影响,变得缓慢起来,那些来势凶凶的暗器也不再那么面目可憎,并且散发出一丝俏皮的气质。

    “断浪之三千患水!”

    呼吸间,天空之中湿气大涨,仅有的一丝光亮竟被一团不知来自哪里的烟暗掩盖而去。与此同时,空中接连传来清脆的碰撞声,然后地上又如同附和似的发出几道铿锵。然后,这些声音越来越多,很快便快如疾雨,多如牛毛。在场众人因为噪声刺耳不得不用手掌去捂,但即便这样仍能隐约听到。

    “我的天,这个家伙到底做了什么!”、

    一言未毕,一道飞虹闪现,直接来到老人身前,他们知道,该是出手的时候了。

    为了保护老人,众人竟忘记了自己的安危,纷纷冲了上来。而银雪狼与关春雷相视一眼,似是有些迟疑,但仍是跟了上前。

    孙长空啊孙长空,你的生命也就到这里了吧!

    另一边,苏如云手持古风剑,正与高远山进行着残杀搏斗。一连打了几百回合,他发现对方的实力丝毫没有衰减,这让她对这个斗兽场的场主又有了全新的认识。

    “高远山,这么打下去你不累吗?有什么招式都使出来吧!”

    苏如云的剑法已臻至化境,就算剑未至也能靠手中古风的剑意伤敌于千里之外。她每挥一次剑,其实就相当于两次攻击,一次在明一次在暗。

    可显露真身之后的高远山实力非比寻常,即便正面挨了对方那么多次剑击,却仍然气淡神颐,一点也没有不适的意思。一来二往,苏如云已经有些吃不消,而他却仍然从容不迫。

    “苏宗主,你想不想知道为什么今日的我会如此强劲。”

    苏如云一剑荡开对方,纵身跳离远地,一边下坠一边不屑说道:

    “这还用说嘛,肯定是用了一些旁门左道,强行提升功力。不过你放心,这东西绝对不会持久。等你力量回落之时,便是你命丧当场之日。”

    听完对方的最后一个字之后,高远山才终于笑了起来。接着,他胸间的那张血口又再次蠕动起来。接着,他的身前猛然一鼓,好似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跑出来一样。保险起见,苏如云又往后退了两步,这才道:“你要做什么?”

    高远山继续诡异笑道:“让你看看你的老朋友!”

    接着,苏如云便在对方的身前看到了个与宗主长相颇为相像的一个人。

    “是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