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 十八黑煞令
    ,!

    孙长空刚要上前辅助苏如云,高远山冷哼一声,随即道:“十八烟煞令何在!”

    说罢,无间道内立时蒙上一层单薄的烟纱,这些烟色之中相继传来空间波动,是有人利用秘法瞬身,进入到了这里。

    不等反应过来,烟幕之中已然跃出一人,银发白肤,烟色劲装,头顶一只贯天角尤为醒目。

    “又是你,银雪狼!”

    果真是冤家路窄,孙长空与银雪狼交战不下四次,每次都是意犹未尽,将完未完。现在的局势已经到达了白热化,今天务必要拼个你死我活。孙长空暗暗觉得,这将是他们最后一次交手。这之后,只有一人能够从这里活着走出去。

    没有古风剑的帮助,孙长空的战力下降了不少。但好在,还不是完全不能看。毕竟,这里与人间距离最近,他能从这里获得更多以前在苍北仙苑积累下的修为。

    “来吧,不死不休!”

    “好!不死不休!”

    银雪狼的独角划过天空之时,溅起一片灿烂的白色雪光。他的身手又有了提升,那是因为之前高峻山又为他装上一双奔跑跳跃的利器,追风腿。追风腿是从噬风兽的身上移植而来,拥有追风踏矢的强大身手。有了它们相助,银雪狼的贯天角如虎添翼,力量更是强大了数分,因此才会有出招时候的奇景。

    见此情形,孙长空自然不甘人后,立即运掌飞上,以手代刀,断浪刀法被他运到极致,掌边位置处已出现淡淡的刀光,将显神威。

    “砰!”

    银雪狼的贯天角,固然凶狠,但招式单一,且可控能力极差,目标稍有移动,便有可能产生偏差,失去胜利的机会。而相比较起来,孙长空的手刀就要灵活了许多。虽然力量难与和贯天角比肩,但凭借多年间的实战经验,他已经总结出了一系列的进攻套路,与断浪麒麟结合起来,威力大增。眼见贯天角逼入禁区,孙长空左手轻抚了一下借力将自己弹开。而就在二人错身之际,他猛然出手,迅急狠绝地劈在对方身上。充沛的刀气如同源源不断的浪涛直接将银雪狼打翻在地。而孙长空仍不罢手,手刀依旧停留在对方的身上,继续向其宣泄更加骇然的刀劲。

    “死开!”

    就在孙长空准备对银雪狼发动致命一击的时候,一道怒斥直接令他分了神。接着,他便听到一股龙吟嘶鸣,

    抬头一看,竟是一枚闪着雷光的夺命刀。

    单看刀身上的光泽,孙长空便知道绝不能力敌,于是赶紧一个后仰将刀刃让了过去。谁知,就在这个过程当中,长刀之携着的雷光竟有意无意地掠了他一下。毫无防备的他,眉毛直接被烧掉了半边,幸存的部分居然还有残余的火苗。

    “这是雷龙九刀,你是……”

    “哈哈!”

    就在孙长空即将说出对方身份的时候,空间的烟雾之中竟再次出现一道人影。他得意,甚至能些傲慢。他的傲慢并不是对所有人,他只对孙长空这个样子。

    “没错,是我关春雷。几日不见,没想到你的实力大增啊!哈哈哈!”

    “你不是死了吗?”

    孙长空的注意力都在关春雷的身上,一时之间竟忘了眼前的银雪狼。一道急光闪过孙长空不得不向后跳出半步。而借此机会,银雪狼也终于从对方的手里逃了出来。

    “哼哼,堂堂十八烟煞令之一的我,会有那么容易死吗?之前留在葬兽场里的,不过是我用来骗你的障眼法而已。真正的我早就重归珍兽堂了。”

    “既然这样,你们就更没有帮高远山的理由了。他刚刚才把高峻山当杂碎一样吃了。你们能这么容忍一个杀害你们主子的敌人?”

    听到这,关春雷不禁大笑起来,剧烈的抖动就连身后的雷龙刀都受到了影响,发动虫鸣般的声音。

    “主子?你说主子。我可从来都没说过高峻山是我的主人。他不过是珍兽堂的傀儡,真正的幕后大手是高场主,你懂了吗?”

    孙长空哑然。

    他本想通过这个机会挑拨高远山与十八烟煞令的关系。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人家本来就是一路人,说来说去还是他太过单纯,以为高峻山那副德性真的能够胜任珍兽堂堂主的位置。说来说去,一切都是套路啊!

    “其他的兄弟们,你们还在等什么,还不赶快出来见见我们新一任的最强斗者。”

    随着关春雷的呼唤,那张巨大的烟幕终于滑落下来,十六名训练有素堪称精英的绝强死士出现在孙长空的面前。

    他们之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高的犹如半截烟塔,矮的还不如个三五岁的孩子。这些人虽然各不同样,但他们却有一个共通一处,他们全都是十八烟煞令中的一员。

    十八烟煞令的总体实力孙长空没有见识过,但看这般阵式,加上已经露过相的关春雷和银雪狼的实力,他可以断言自己绝不是他们的对手。就算采取车轮战一个一个的来,他也只会油尽灯枯。他能一击将银雪狼击倒,那是因为有了多次的交手经验的缘故。现在要他与这些从未谋面的陌生人打,能不能取胜都是个问题。眼下,他只得祈祷其余的人不要像关春雷那般棘手就行。

    “那接下来,咱们该怎么打,一对一,还是一起上?”这时一个女人从后面走了上来,略带玩味地看了看孙长空,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怎么?八妹,你对有兴趣?要不,你先来?”银雪狼还没从刚刚的失利之中缓解过来。这时,有人挑唆打仗他自是不爽。

    “呦,三哥怎么心眼这么小,不就是被一个黄毛小子打倒在地吗?来,让小妹给你出出气!”

    孙长空不没把话听远,那名女子已经率先出手。

    看对方身材修长,体形匀称,走出路来却是步履蹒跚,好像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太婆一样。然而,接下来他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对方的走路方式已经让他够惊讶的是,可令孙长空更为接受不了的是她手里的兵器:一只光柄就有一人来长,重要至少有四五百斤的镔铁锤。

    一个女人,你不练剑,不学鞭,舞什么锤子啊!

    孙长空在心中一边埋怨着,一边与对方周旋开来。

    不知怎的,那看似笨拙的家伙,在那女子手中竟被用得游刃有余,一点也不毫力气。可当镔铁锤而来的时候,孙长空又能清楚感觉到由锤头激发出来的凛冽气浪,光是吹在脸上就让人受不了。这要是结实地挨上一下,还不得被拍成馅饼?

    渐渐地,女子的攻势越来来猛,锤影也是越来越多,孙长空的身边净是劲风,刮得他两耳翁翁直响。不知是不是自己的幻觉,他总觉得眼下能够移动的范围越来越小了。

    “看到没有,小妹快要赢了。”这时,烟煞令中的一人道。

    “那是当然,八姐的烟风锤是个慢热活,一开始还看不出厉害,到后来可是越耍越猛,到了结束战斗之前最后一击的时候,已经是无坚不摧。是什么最强斗者又能如何,不还得乖乖等死。”

    孙长空虽然一听都在决斗之上,但耳朵却也没有闲着。刚才几人的对话,他已经全部记在心里。虽然内容足以令他骇然,但不得不承认,他们的话还是很有帮助的。

    “越斗越厉害是吗?那好,我就让你现在就败!”

    孙长空一连退了数十步,这才刚刚拉开一些二人的距离。与此同时,他像拔刀一样抽出自己的手掌,麒麟幻象,御风降临。

    麒麟刀诀虽然只有五字真诀,但能被孙长空运用到得心应手地步的,只有破字诀。其余的砍劈削斩很少使用。眼下,他便找到一种十分恰当的对策。

    那是就斩。

    麒麟刀诀的斩字诀中有一招叫做“狂乱斩法”,是已毫无规律可循的连续斩击来克敌制胜。眼前的女子,虽然招式快猛,咄咄逼人,那是因为一切都在他的节奏掌握之中。而一旦破坏了原有套路,她的攻势也会随之瓦解。

    现在唯一令孙长空在意的是,不知自己的双手手刀能不能让这狂乱斩法发挥威力呢?

    “小子,你往哪逃!”

    女人虽然看到了那道异象,但自知节奏比一切都要重要的她,不敢有丝毫迟疑,立即冲杀上前,欲要将之重新困于自己的锤法当中。可刚一靠近,她便感觉到不对劲了。

    同一时间,她的身体上下,最少有十个地方出现了惊人的刀气。刀气虽算不上凌厉,但是气势汹涌,让人不寒而栗。敌人就在面前,是拼上性命与之抗横。还是委身自保,再打进攻机会。身为女人的他,显露出女人天性中的软弱,她怕了,所以就退了。

    这一退不要紧,更多的刀气随后接踵而来。他的镔铁锤虽然体形巨大,但能够用来抵御攻击的部分却不多。她习惯于占尽先机,却不曾想落入下风的自己,竟是越来越不如从前,之前的全方位抡击已经变成了眼前一小范围持击。孙长空心中暗喜,突然拔地而地使了一招劈浪刀式,直击对方面门。

    那名女子的脸色像死人一样,无色无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