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恐慌
    ,!

    到现在,剩余的原罪者终于明白了眼下形势:高远山要将他们全数歼灭啊!

    孙长空虽然不知道对方的用意,但显然这对他和苏如云是件好事。最起码他们少了这几个难缠的敌人。可当小德子不幸罹难之时,他还是有些伤感,毕竟他们曾经是一起并肩作战的兄弟啊!

    对于遭受伤创的无欲,他倒是没有太多感受。因为他已经无法从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以往熟人的气息。现在的无欲虽然还叫无欲,但绝不是他心目中那个帅气阳光的小伙子了。

    高远山环视四周,继续寻找目标。幸存的几人再也不敢含糊,立刻后退出数十步,以保证自身的安全。趁着这个机会,孙长空拉了拉身旁灰头土脸的苏如云,做一个逃跑的眼神。可对方却严肃地摇摇头,显然不愿就这么离去。

    “现在机会难得,一会让他回过神来咱们谁也跑不掉。”

    这时,孙长空因为激动竟不禁握起了对方的手,满眼的都是埋怨。而苏如云却甩开了对方的手掌,随即道:

    “高远山这个家伙已经知道了这里的最大秘密。如果让他杀掉所有原罪者,那道魔皇的残念便会破除封印。届时,不单单是我,就连整个无妄修罗界者会因此消失。”

    孙长空身体一晃,瞬间恍悟。他忘记了原罪者在此的使命。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镇压阵眼内的魔物。可一旦他们死去,克制对方的力量也会随之消退,法阵更是不复存在。而一旦法阵不存在了,那依托其建立起来的异界空间也要一同崩溃。那样的话,这存在于无妄修罗界的人还能独活吗?唇亡齿寒就是这个道理。

    想到这里,孙长空不禁打了个冷战。自己乃至全界的生命,差点因为自己的天真而毁于一旦。而看着满地的狼藉与血污,他知道,自己必须挺身而出了。

    “爹,我是你的女儿啊?你不认识我了吗?”化身为混沌的高淼淼呆立在一处角落中,声音颤抖道。

    “认得,认得,你是我的好女儿……”高远山虽然已经面目全非,心肠俱变,但他居然还能识得自己的女儿。得知这个情况之后,高淼淼忘乎所以地奔上前去,自己几近浑圆的身体,想要上前去拥抱自己的父亲。谁知就在这时,一道光芒掠过,直接将对方一劈两半。从上空俯视,现在的高淼淼就像一个被切开的松花蛋似的,内部呈现出各种各样的闭合花纹。而那两只小眼睛也因为不甘心而而掉下几颗晶莹的泪花。

    就在高远山准备将自己的女儿收入体内的时候,孙长空突然从后方叫道:

    “高场主,你还记得我吗?”

    高远山陡然一惊,身体不由得抖落了下,然后才开口道:“你们对我没有价值,要逃命的赶快逃。魔皇的残念,我要定了。”

    “哦?你就这么自信?”苏如云冷笑道。

    高远山大笑两声,目光如炬回道:“当然!”

    说话的同时,他猛然振起猿臂,一道强大到无法想象的恐怖力量随之喷涌而出。仅存的苦叔,无欲,以及非凡连忙躲闪,却不曾想还是被激起的气浪所波及,身体打着转地向外飞去。

    “看到了吗?这就是自信的原因!”高远山略显得意道。

    “轰!”

    终于,飞行了一阵之后的气浪终于发泄在四周的墙体之上。无间道是由特殊的材料所制,坚固异常,就算刀砍斧剁都未必能在上面留下痕迹。但仅仅是一招之后,空间当中的一面墙体整个垮塌下来,露出后面岩石的本来面目。

    “高远山,我有一事不明。”突然苏如云问道。

    “说吧,我可以满足你临死前的要求。”

    “你是怎么知道魔皇封印的?你们虽都是用来压阵的原罪者,但事先你们并不知道这里究竟关押着什么东西。你们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又怎能知道这么多?”

    “呵呵,我出不去不假,但我没说别人不能进来啊!”

    “这么说,除了孙长空之,这些年中还有别人进到这里了?”

    “那当然。”高远山得意道。

    “是谁?”苏如云凛然道。

    “他是我的贵人!魔界之子,纳百川!”

    孙长空恍然大悟,怪不得纳百川可以这么放心地让自己进入界中,替他完成任务。原来,他早就在这里埋下棋子啊!可仔细一想,他又意识到了异常的地方:

    “他既然进到过这里,为什么不亲自破除封印,要让你来执行这个任务。难道,他还不如你吗?”

    “你胡说!”

    似是因为孙长空的话冒犯了他心目中的神灵,气愤之前,他身上的鲜红色竟变得着实耀眼。一眼看去,就好像只灯笼一样,极其吓人。

    “纳公子他神功盖世,就算放眼整个人间,恐怕也找不出几个能与他匹敌的对手。只是那时时机不成熟,就算放出魔皇的残念,他也无力将之炼化。所以这才迫不得已,将计划推迟。”

    孙长空有些明白了,但仍有一些疑惑,于是接着道:“可身在界内,又怎么知道谋划何时重启,你又怎么能够保证找开了封印,他一定能将残念制住,为己所用。”

    突然间,高远山的脸上显出一丝狡诈,他看着孙长空,一动不动,好像他的身上有好吃的食物一样。

    “看我做什么?”孙长空没好气地问道。

    “答案就是你,你就是纳公子给我的信号。”

    孙长空如遭雷亟,回想起之前的无数幕场景,他才终于大彻大悟:原来他就是从头到尾推动谋划进行的关键人物啊!

    无论是入界,还是进盟斗兽场受到严密监控,甚至是被原罪者挟持,去找开那扇石门。高峻山等人追击至无间道内,与苏如云拼死一战。这一切的一切,竟都在纳百川的预料之中。如果这些都是真的话,那此人的城府深得也太恐怖了些吧!

    “那他也是从那扇石门当中出去的吗?”

    “不可能。”这回居然是苏如云抢先回答道。

    “哦?为什么?”孙长空不禁问道。

    苏如云平复了下不安的心,这才继续道:

    “之前你看到的那扇巨型石门,其实是法阵的阵斗。所谓的阵斗就是一旦阵法被外力破坏、镇压之物强行破阵之时,被事先设计好的机关便会应需发动,毁掉法阵以及其中包含的所有事物。开启石门就相当于启动阵斗。如果阵斗一旦起效,整个无妄修罗界都会化为乌有。既然无妄修罗界还健在,那就说明石门没有开启过。”

    听完苏如云的解释之后,孙长空的后心都被汗水打湿了。生死一念间,要不是之前对方及时出现,阻止了自己的行为,那这里所有的人岂不都要因为自己而死?想到这几个人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竟要整个天下人陪葬。不得不说,就算让他们死上一万回也绝不为过。

    可他突然注意到一个细节,非凡低沉着头,好像被人拆穿了把戏似的,显得十分惭愧。而与其相比起来,苦叔和无欲就显得坦诚了许多。做就做了,有什么好后悔的。宁愿不负天下人,不愿天下人负我。他们是原罪者,不需要担负正道人士所说的仁义道德。他们的目的很明确,活下去,而且是好好地活下去。然而为了这个目标,他们已经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从目前的形势来看,今天在场的所有人都难逃一死。

    苏如云道出了其中的隐情,高远山本想瞒天过海的想法也只能就此打消了。

    “没错,纳公子并没有从石门那里出去。但他究竟是怎么脱身的,呵呵,恕我不可奉告。还有,你们问我了这么多问题,是不是也该换我了。苏如云,你到底是从派来的?显然,你和我们不是一路人。难道,你是这法阵创建者的人?”

    一想到那个记忆深处的仇人,高远山不禁提不起一怒意,甚至还有些心有余悸。他在恶梦之中不只一次看到那个人的背影。对方修为之高,已经可以与真正的仙人相比。或许,他就是一位陨落在人间的落魄神仙呢?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绝不会去招惹眼前的苏如云。因为那样的话,只会给自己引来杀身之祸。不得不承认,当年那位高人已经手下留情了。不然,对方想要杀死他,甚至是七位原罪者,几乎不用吹灰之力。可从苏如云的神态看去,事情的真相显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

    “我并不知道你所说的法阵创建者是谁。但我清楚一件事,我的到来绝不是偶然。要不是我,不是无间道的出现,恐怕整个无妄修罗界已经沦为炼狱了吧!这么说来,你们应该感谢我,感谢我为你们创造的一切。”

    “放屁,你和那家伙就是一路人,多管闲事。今天,我就是让我知道一下多事的后果!”

    这一次,高远山终于不再有所保留。他身前的血喷大口终于张开了,而且甫一开启,便发出一道好似只有地狱当中才能听到的鬼哭神嚎。

    “闪开!”

    苏如云运掌一推,将孙长空送到一旁。接着,他聚起全身的力气,准备迎战她自出道以来最强一战。

    “苍天,大地,一起哭泣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