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暴食天君高远山
    ,!

    随着高峻山的眼神,众人年向无间道内那条最为幽长的走廊。就在那道绿光旁边,竟站着一道伟岸的身影。孙长空因为分神,竟让小德子趁机挣脱。而其余几个也因为袭击无果纷纷退了回来。

    “那是高远山吗?”

    孙长空淡淡地说着,走向苏如云的身边。此时,对方的脸上竟有丝毫光彩,眉头紧锁,阴云遮眼,好像是遇上什么麻烦一样。

    “也许是吧!但那只是他曾经的身份,现在的他已经恢复到了前界之前的模样,暴食天君,就是他了吧!”

    突然间,孙长空发现那道人影的身上竟裂出一张巨大的嘴巴。与常人不同,他的嘴巴居然长在身上,横跨于两乳之间。他甚至还隐约看到了嘴中遍布的尖利牙齿,已经上面散发着的森然寒光。

    “现在的他很厉害吗?我怎么看你的表情有些太自然。”孙长空小声问道。

    “高远山的实力在七人之中虽不是最强的,但他可以通过一种专有办法短时间内提升力量。”

    “啊?什么办法,能提升多少?”孙长空接着问道。

    这时,苏如云轻叹口气,好像极不愿意提起似的,但看着对方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她终于还是说了:“从他的名字你就能知道,这家伙一定盐分贪吃。但与高峻山的贪婪不同,他能将有用的,没用的,全都吞入腑中,做到无所不吃,无所不化的惊人地步。而随着吞食物体的增多,他的力量也会增强。而这种增幅是没有上限的。”

    孙长空眼睛猛然睁大了好几分,两只眼珠好似要从里面跳出来一般。什么叫没有上限,要给他一座山的话,那他岂不是要与天比高!

    “不过看他现在的状态,并没有达到那种无敌的层面。不过,现在他的实力仍不能小觑,不然……”

    话未说完,那道人影竟轻轻触碰了下那道绿光。下一秒,一道强大到令人发指的力量从中随即爆发而出,巨型的能量波几乎让整个无间道乃至整座通天山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你在灾应付着,我过去看看。这家伙可能要搞事情。我必须在其达成目的之前一举歼灭他。”

    话音还在,苏如云的人早已不知云向。接着,走廊尽头的暗室之内便出现了一阵打斗声。掌击,光影,剑气,怒嚎,四种不同的元素,犹如一件件乐器一样,演奏出一曲动人心弦的骇世编章。

    “孙长空,你以为凭你的力量可以挡住我们六个吗?实话告诉你,我们都还有大半的实力没有展现,不然你就是已经成为一具死尸了。”

    高峻山很是得意,但他的得意之中还有一丝明显的狡诈,好像正在预谋什么不可告人的诡计一样。

    “这样,你加入我们,替我们打开这个世界的大门。只要能从这里出去,我们将会既往不咎。以后也会井水不犯河水,各走各的路,你看这个条件可好?”

    孙长空不屑地笑了笑,随即道:“你算什么东西,居然和我谈条件。别忘了,这里还有一个你们几个联手都打不过的人。”

    说着,孙长空用手比划了身后的走廊:“一会高远山就来和你们作伴了!”

    不知对方是不是听到了自己的谈话,在他话音刚落之时,一道烟影真的从他身后的空间之中急射而出,像一颗陨石一样装在地面上,砸出一个不小的深坑。那人挣扎着爬了起来,一边挥打着周围的尘土,一边开口骂道:“这个高远山还挺有两下子啊!孙长空,剑给我!”

    孙长空有些反应不过,但手中的古风已经脱手而出,重新回到了苏如云的身边。

    被打飞的不是高远山,居然是苏如云。

    孙长空有种不祥的预感。同时他也感觉到,周围的气氛也变得不再那么和善。六人,六束目光,全都集中在自己的身上,似是要将他看穿看破一样。

    “放弃吧,长空,你是打不过我们的。”

    这是非凡背叛他之后,首次在他面前说话。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好像你满心欢喜地娶来一个媳妇晚上一看竟是个男人一样。而这个男人却还拥有着两只傲人玉峰。这种戏剧性的变化孙长空实在接受不了。尤其,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对方还主动劝和,他真不知自己到底是哭呢,还是该笑呢。

    就在这个时候,苏如云第二次暴退回孙的身边。这回她的脸止已经看不见之前的从容,两只眼睛就好像十天十夜没合上过似的,浸满了瘆人的血丝。

    她居然打不过现在的高远山

    “哈哈哈!大哥,你对我给你准备的新身体是否还满意?”

    在高峻山的狂笑之中,高远山渐渐走出烟暗,现身于众人的面前。除了高峻山与之前交过手的苏如云之外,全场众人无不为其吓人的面貌所震惊。

    那是一个少说也有三丈多高的巨大身躯。半人半兽,上半身呈人类样貌,赤红色的皮肤好像要滴出血似的,显得格外醒目。但让人最为在意的是他胸前的那枚图腾,一张半张半合的巨大血口,好似真的能够吞吃掉这世间的一切。

    他还有一副狮身,只是狮首被他的人类身躯占据了。他就那么站在那里,全场无人再敢喘一声大气,生怕下一刻自己便成了牺牲的对象。

    “大哥,你的感觉可好?”高峻山小心问道。

    “二弟……”高远山终于说话了,他讲话的方式很是奇特,他的嘴丝毫未动,但胸前的唇形图腾却是跟着一张一合,好像真正的嘴巴一样,竟真的发出了声音。孙长空有些迷惑,对方的脑袋到底长在哪了呢?

    “大哥你您说!”高峻山继续奉承道。

    “你太多话了!”

    高远山的声调猛然一扬,随即一股大到无抗拒的恐惧力浪化为杀生的风刃,直击远处的高峻山。

    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高峻山躲闪不及,正让那道风刃掠过自己的胸间。一时间,热血喷张,犹如红娜飘落,瞬间便将众人以及周围的地面全部染红了。

    孙长空想不通,对方的身躯怎么能贮存如此庞大数量的血液。但他更骇然的是,面对自己的手足高远山居然可以毫无迟疑地痛下杀手。难道,他曾经看见的那个和蔼谦逊的场主都是假想吗?

    身体一前一后摔落在地,高峻山不甘心地用双手支撑着仅有残肢,向高远山爬去。

    “哥,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这个时候,高远山的体内竟发生一阵猛烈的大笑。那笑声之大,几乎震得人耳差点失聪。电光火石之间,对方已经从地上抄起那道残缺的身体,丢入了自己肩上的口中。

    “怪就怪你太弱了,弱者,不需要!”

    至死,高峻山也没能说出自己的遗言。带着无数的疑问,化成了自己兄长口中的一瘫烂肉。

    “你……你这家伙疯了不成!”

    小德子哆嗦着大声吼了一句,想要借此宣泄自己心中的不满与愤慨。可谁知,对方二话不说,朝着他迎面就是一拳。变身成为金毛猴的小德子实力也有了巨大提升,而对方又使用了自己擅长的拳法。一时技痒的他,也想试试对方到底多少实力,便干脆不闪,直接挥拳与之对抗。然而,下一瞬,他就后悔了。

    小德子的身体几乎被击碎了,他的右手,右臂,右肩,右侧肋骨,还有少量内脏全都散落在地。而他自己刚仍保持着刚刚出手时的动作,甚至连痛觉神经都忘记了反应。也只觉得眼前有些无数的光斑在跳动,脑袋重得和铅块一样。尤其见到身边的众多残骸,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就是他们的主人。他刚要行走,却发现自己的跨骨已不知所踪,下方的胫骨没了支撑,直接脱离了身体,而他则单脚独立,样子有些好笑。

    “你!”

    这回,就连一向沉默寡言的无欲也按捺不住,抬手便向对方攻出数剑,而且招招致命,招招都能引动天兆。然而那些看似凌厉的剑芒,刚一遇上对方的身体,但顿时萎靡,连同其中强大的力量一同不知动向。

    “怎么可能!”

    “还给你!”

    就在无欲纳闷自己的攻击为何无效之际,对方胸前的那枚唇形图腾竟然光芒大作,随即数道气刃从中奔射掠出,直取无欲命门。

    危急之间,无欲显示出较之旁者出奇冷静的优点,气刃逼近,他以手带剑,画出一枚巨大的光圈,似要将对方全部困于其中。

    然而,无欲算漏了一点。

    他以为对方此时所发,就是自己之前所用的剑招。然而,他错了,而且大错特错。这些看似平常的气刃,竟比他所使用的剑气强大整整一倍。无欲用对付自己剑招的方式去迎战高远山的无形气刃,结果一定是:惨败无疑。

    七道气刃像一只整齐的军队一样,先后穿过无欲的身体。从前方看去,他的身上只多了一个微小的血洞,而且血液渗出的速度并不快。而如果好奇绕到身后去瞧,你会发现他的后心处竟有一个拳头大小、向外绽开的巨大豁口。而他的生气,便顺着这个裂口一点一滴地四散逃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