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七原罪者
    ,!

    三招之内断了一腕,这是无欲做梦都没有想到的结局。他明明感觉到自己的力量臻至化境,几乎无敌,却不料却被一个进入斗兽场五年的后生给轻松击败。他不愿接受这个现实,更不能容忍这样人的存在。

    一息之间,断腕再续。

    一息之间,吞佛发怒。

    人与剑,在一息之间交织成最完美的形态,以最无上的剑意强招,再次攻向孙长空。

    招未至,气先行。即便相隔一人之远,也能清晰感应到剑身之上寒意。这回,孙长空真的退了。

    但是退并不代表败,正何况他已出招。

    孙长空以退为进,以守为攻,古风在他手中,犹似如鱼得水,久汗逢甘,一身孤傲剑意,竟被他演绎得淋漓尽致。眼见吞佛即至,原本向后射去的古风竟突然转向,折返回来,恰好与那毁天灭地的一式剑意来了一次正面对抗。

    这个时候,只见一旁的苏如云,看似不动声色,却是悄悄竖起一指,朝那吞佛剑的剑身七寸点去。而古风与他竟有感应,本来急速飞行的剑身竟然再次提速,遽地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在无欲的视线之中。

    接着,他感动新生的手掌虎口一麻,随之整把吞佛如同碎镜一样成片掉落,碎得不成样子。

    至此,无欲才知道:“我输了!”

    就在他的战心即将土崩瓦解之时,又有几道身影不紧不慢地进入到了无间道,并从上面的平台之上一跃而去,将孙长空与苏如云团得水泄不通。孙长空第一眼便看到了非凡,而对方似有所感应,故意将头偏向一旁不去看他。

    “不错不错,总算到了。我还以为你们会死在半路上呢!”

    苏如云一如既往地牙尖嘴利,而小德子自是不肯示弱,直接走上前来,指着对方的鼻子大骂道:“你设计的是什么玩意,害得老子承原地兜了大半天的圈子。要不是前面有火光出现,我还被蒙在鼓里呢!”

    这时,孙长空发现高淼淼竟然不说话,竟在那里梳理着头发。借着微弱的光亮,他发现对方的一张俊脸,居然被一种不知名的液体涂得五颜六色,好像他小时候邻居家里的大花猫。

    “哎呦,没想到你们还真会挑,高大小姐居然走到了坏水路中。怎么样,我的五彩斑斓水滋味不错吧!”

    听到苏如云的讥讽之后,高淼淼再也忍耐不了,豁然走出烟暗,以真面目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我的好侄女,你的胗是怎么了?”

    不仅仅是高峻山,就连孙长空也好奇。之前他以为自己是被泼了什么燃料之类的流休,但现在仔细一看才发现,那哪是什么颜料,分明就是她本身皮肤的色泽。高淼淼居然成了一张没画。

    “你个老妖婆,还不赶快把姑奶奶我的样子变回去。这玩意不知中了什么邪,不管怎么擦也擦不掉。你们谁来帮我下忙吗?”

    高淼淼拿着手帕,向周围的人求助。可这些人都不禁将头转向旁侧,生怕与之对视一眼。

    她环视了一周,发现只有孙长空和苏如云还在看自己。后者她不考虑,所以孙长空成了她的唯一希望。

    “对不起长空,我也是身不由己。你能帮一下我吗?”

    “不!我拒绝!”孙长空的回答干脆,却又无情。高淼淼身形一晃,好像被人搡子一把,眼中竟已擒着泪光。

    “为……为什么连你也不帮我?”

    孙长空勉强笑了笑,随即道:“因为已经来不及了,你的脸已经被完全腐蚀、不成样子,就算再怎么擦也不会令容颜重生的!”

    高淼淼伸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发现其中好几个地方都出现了莫名其妙的洞。随着抚摸的次数变多,洞的数量子也越多,到了最后,她发现自己的脸上已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全部溃烂**了。

    “不,不,不!”

    高淼淼口中发生野兽般的凄厉叫声。接着,她的身体猛然膨胀起数倍,巨大的兽躯挣脱美丽的皮囊,赫然出现在众人眼前。

    “说来说去,没想到最爱美的先变身了。要不,我们也跟着?”

    一言未尽,苦叔的声音声音突然间变得异常狰狞,与其一同改变的还有他的身体。

    不同于高淼淼现真身时候的情景,他的四肢变长了,但躯干没有变化。他那张饱经沧桑的脸上竟多了无数幼小的皱纹,乍一看去就好像一个发了霉的茄子。皱纹越来越多,以至于多出来的部分竟盖住了他的双眼。从外面看去,他的眼睛就是两条裂缝,根本看不动眼珠的活动。

    好像早已预料到这种局面,他的头上竟生了第三只眼,一只独立存在于头顶之上的天之眼。这只眼上知天,下通地,任你大如天体细如秋毫,都难逃这只“法眼”。

    这便是万悲佛的真身。

    在苦叔变化的同时,高淼淼也缷下了多年的伪装。与他原本的纤细身材不同,现在的她仿佛一只长毛的鸡蛋,前面几乎称不上是脸的地方,长着两颗比葡萄还小的眼睛。他的身体中间生有一双羽翼,但与他的体积比较起来,极不相配。想来,这双翅膀多半也是废了,并无实际的飞行能力。

    她喜欢别人叫自己淼淼,但绝不允许他们称自己的真名,混沌。

    每次听到这两好望角字眼的时候,她都想吐。混沌混沌,你怎么不叫饺子呢!她极度肥胖,但又管不住那张好吃的嘴。所以他的体重一天天地增长,身形也慢慢浑实起来。但意识到大事不妙的时候,他已经成了现在的这副模样,一只爱美却又异常丑陋的“混蛋”。

    恢复真身之后的万悲佛,力量奇大无比,根本不是人力可以相提并论的。一个回合下来,地无间道的地面已经纷纷开裂,有些地方居然冒出了地下河水,好不热闹。

    而化身成为的混沌的高淼淼,与自己的外形十分不符,行动起来居然快如闪电,完全不给人反应的时间。但然,不能反应的只是平常人,对于现在的孙长空来讲,这还在接受的范围之内。随着一道光柱从那畸形的身体之中喷射而出之后,孙长空已鹞子翻身的身法猛然在空中折了一个跟头,刚好让光柱从自己的身前掠过,击中一旁的墙壁。可不得不承认,刚刚的攻击威力十足,就算没有命中,也能清楚感知其中的骇然杀意。看着墙上那枚足有拳头大小的洞口,孙长空知道,如果换作自己也不会有第二个下场。

    万悲佛起身再上,却发现孙长空已来到他的身上,如入无人之境,自由地跳跃于身体各个部位之上,比回到自己家中都要显得更熟悉。一气之下,万悲佛竟向自己的身体发动了一波狂风暴雨的攻势。敌人没打着,倒将自己揍得够呛。要不是变态的体质撑腰,现在的他已经是一摊新鲜的肉酱了。

    “该死,谁来助我一拳之力!”苦叔哀呼道。

    小德子向前一步,当仁不让道:“我来!”

    陡然间,小德子的身上生处无数浓密的毛发,足有一匝来长。毛发无风自起,竟是由烟色变成褐色,又从褐色变成金色。他的两臂随之加长了三分之一,一直垂到膝盖处,一张尖嘴锥腮要多扎眼就有多扎眼。这是小德子的原样,金毛猴。

    金毛猴有一不良习性,嗜睡。只要一有工夫便偷懒睡觉,这让他渐渐远离了常人的正常作息规律,越来越远,最后与人类种群背道而驰,成为异类。为了报复人类,他利用自己的如簧巧舌,激化人们之间的矛盾,以挑拨战争为乐趣。短短十年之间,直接或间接死在他嘴下的人已经不计其数,将他视作原罪之一并不冤枉。

    金毛猴身手敏捷,与混沌截然不同。前者可以在运动的基础之上,可以添加上一些辅助进攻的招式。或掌,或腿,大多时候都是用爪去抓。看似最为原始的应激动作,放到战斗之中却成了百试不爽的克敌利器。他上场的第一招,就是用抓掠向孙的肋间。

    肋下是人类防守最为薄弱的位置之一,纵然经过专门的训练,但只要修得不是金钟罩,铁布衫这类外家功夫,也难挡敌人拳打脚踢。

    孙长空一手持剑,时刻小心着一旁的无欲,一手架掌,只要高淼淼和苦叔冒进,便给予他们迎头痛击。

    两手都被牵制,那他还用什么来挡下这志在必得的一招。

    突然间,孙长空的身后射过一道虹光。那束异彩并不走直线,而是犹如一条灵蛇一样顺着小德子的手臂,瞬间跳上对方肩头。

    这是孙长空身后的蝎尾,也是他最为满意的一处生理特征。这条灵活的蝎尾在爬上手臂的同时,一竟然还依靠自身妖娆的走位将对方的胳膊死死锁住,只要小德子稍作抵抗,不用孙长空动手,手臂自己便会支离破碎。

    孙长空以一人之力,迎战六位原罪者之三。高峻山面色阴沉,随即向最远处的一堵墙面上叫道:“大哥,你一路尾随至此,也该出来和主家打个招呼了吧!”

    孙长空心神一凛,出口叫道:“高远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