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刀剑
    ,!

    孙长空明知无欲的仇人不是自己,可苏如云那个老狐狸却硬是将原本属于她的仇恨转稼到了自己的身上。现在好了,无欲没了负担,可以放手一拼了。可他呢,凭自己的本事,绝对不是人家的对手。与无欲打,那就是自寻死路。

    可他突然一想不对啊!自己死了,对苏如云可一点好处都没有。但对方又为何做此决定呢?

    “苏前辈,你这是要害死我啊!”、

    然而,苏如云仍然一副淡定的样子,好像事情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好吧,至少暂时确实没有关系了。看着孙长空一脸吃子巴豆的表情,他才终于伏在对方的耳边,悄悄说道:“这里是封印的中心地带,与人界的关联也是最深的。你进入界内修为肯定有所影响,现在你可以放手一搏了。”

    怪不得原罪者们不愿来到这里与苏如云决战,原来里面还有这么一层隐情。孙长空稍微尝试了一下,发现自己曾经遗失的那部分力量竟然神奇地恢复了,体内的无二真经图也相继开启,释放出各自原本的光芒。

    但即便这样,孙长空的心里还是没有底。不为别的,冰魄在自己被抓入珍兽堂地下秘境的时候就已经遗失了,现在他的心中连把称手的家伙都没有。一会儿要是真的打起来,他拿什么抵挡那柄吞佛剑啊!连佛都能吞下的剑,吞他又能费多少气力呢?

    说明了苦衷,苏如云翻手一扬,掌中立时多了一物,正是他的随手兵器,古风宝剑。

    “这总行了吧?”

    “这……”

    孙长空小心翼翼接过那柄透着无尽苍凉的古风剑,心中暗自叫骂道:“老子是用刀的,你给我一柄剑是作什么,难不成要现学剑招吗?”

    苏如云看出孙脸上的不情愿,于是呵声道:“要不要,不要拉倒。”

    “要,要!”

    孙长空转念一想,有总比没有总吧!再不济,还能替他挨两招呢!可两招之后是什么样,他也不敢继续深思了。

    看着孙长空把剑柄握得死死的架势,无欲竟是轻笑一声,随即道:

    “你不是使刀的吗?什么换了套路?”

    孙长空不知该如何解释,于是干脆道:“这几年用刀用累了,想换换花样。”

    看着孙一副自信的样子,无欲又瞧了瞧后方的宗主,也就是苏如云。他发现对方同样不动声色,好像根本不在乎孙长空的死活一样。难道,他们已经有十足的把握击败自己?

    苏如云或许有,但孙长空绝不可能。在他看来,对方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半大孩子,哪里会是自己这种叱咤多年老资辈的对手?瞧着孙长空门外汉一般的使剑手法,无欲不禁心中释然:好!既然你舍得死,我就舍得埋!

    无欲出手了,剑气不多,只有一道。但就这一道,就足以眄视众生、笑看群雄了。

    这道剑气极其庞大,几乎充斥了整个空间。孙长空心头一颤,匆忙之下竟忘记了御敌。眼网见剑气逼近,他已退无可退,情急之下只得用使刀时候的手法将古风剑架在头顶,另一只手扶在剑身之上,好做支撑。

    眼见对方这副狼狈相,无欲几乎可以断言孙长空的下场,必将是死路一条。然而,就在这时,道流光猛然从古风之中奔腾而出,恰好迎在剑气之下,后者当即被破,发出一道凄惨的悲鸣。

    孙长空慢慢睁开眼睛,发现眼前的剑气消失无形,死中求生的他高兴地差点从地上跳起来。再看对面的无欲,面如死灰,他甚至没有看到对方出招的动作,吞佛剑气已经焕然消逝,脆弱得好像水里的气泡。

    “好你个孙长空,居然跟我这扮猪吃虎,看我不把你打成猪头。”

    无欲向前猛然向前踏出一步,整个身形骤然隐匿了起来,看不出丝毫破绽。苏如云粉颊微动,心知此招非同小可,绝不可大意。但只是他的想法,至于孙长空将会如会应对,只能看接下来地发挥了。

    “小心!”

    苏如云惊出一语,孙长空却已反应不及。就在他身后不到一尺外的地方处居然腾起一道紫色火光。温度之高,即便相隔数丈子也能清楚感知。火焰爆发的时候,孙长空还没来得及回头。如果这次中了招,恐怕就再无翻身的机会了。

    然而,下一刻的娈数足以令他这个作前辈的大吃一惊。

    孙长空身后的蝠翼之上,竟燃起两道火焰。起先,苏如云以为那是无欲的手段,可仔细一看却又不是。因为,那是一种歇斯底里的烟色,烟得毫无杂质,烟得让人感到窒息。眼看炸力即将击中背后要害,披着烟色火焰的双翼猛然一振,所有危机便全都消失了。孙长空如梦惊醒地回过头,看看身后,又看看远处因为惊愕张大嘴巴的苏如云,好像还不知发生了什么。

    “可恶啊!”

    突然间,孙长空身前的空间中传来几道空气波动,接着无欲与他的吞佛剑便从虚空之中探了出来。剑上光芒大作,显然是蓄势而发。不同于刚刚的剑气,这次直面剑招,足可以斩断世间一切的事物。

    孙长空右手持剑,所以他特意从左边进攻。这样,对方根本来不及抽手用力,而他就已经将对方一劈两断。想到这里,他的脸上终于浮现出少有的得意。

    然而他的剑还是没能斩下,他瞪着那只捉在吞佛剑身上的手,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无欲落了地,而孙长空仍没来得及将手收回,只要他不收手,对方就只能一直架着剑。不然后者将会面临被古风与利爪的双重夹攻。只凭一剑,他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全身而退。既然这样,他干脆不退。于是,二者便陷入到了你不动我不动,你一动我全身而动的微妙平衡之中。

    “没想到这你这家伙隐藏得如此之深,有这等身手我居然一直都不知道。那天和关春雷他们混战的时候,你怎么没有现在的实力?”

    无欲看着孙长空,只等对方答复。而借着这个机会,他赶紧调息,以便令自己时刻保持在最佳状态之中。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一直都在全力以覆。只不过是换了地方,空气不一样了而已。”

    听了对方的话,无欲不禁冷笑:“你的意思是说多吸几口这里的空气,就能让你脱胎换骨,提升修为了吗?”

    孙长空想了想,不知该如何解释,于是索性道:“反正,来到这里,我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现在的我很放松,但又不懈怠。所以不管你怎么进攻,我都能做出正确的反应。”

    这回,无欲彻底肆无忌惮地狂笑起来。他不是高兴,他只是觉得眼前这位老朋友实在可笑。

    “那样骗鬼的事情,你就留着去阴曹地府和阎王说吧!”

    无欲眼神陡然一冷,吞佛剑已经开始狂舞起来,一股强烈的剑势破体而出,直接将孙长空捉剑的手指震开。趁此机会,他驱剑向前,进刺孙长空的心口。一招要是成了,他有信心可以将对方的心脏挑出体外。话说,他很愿意欣赏刚剥离不久的心脏,因为那就好像一个具象化的生命一样,可以令他心情十分愉悦。原先,他一有机会便这么做,以至于大家给他起了个外号,偷心人。

    然而,他偷的不仅仅是心,还有命。失去心的人,哪里还能活命。所以,人们视他这个异类为妖怪,并想尽一切办法将其杀死。直到有一天,一位得道之人来到他们镇上,听说了这件事情。第二天,那个偷心人就不见了,而那个得道之人也不知所踪。有人说他们同归于尽了;有人说偷心人受道人感化,一心要赎罪,所以便跟着他四海云游、普渡众生去了。然而谁也不知道,当初那个视生命为儿戏的偷心人无欲,居然来到了这里,并变成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兽相。

    一想到这,无欲心中的怒火便是愈发强烈。要不是有这么多多管闲事的人从中阻挠,自己早不知在哪逍遥快活呢!现在倒好,为了一个出界的机会,自己居然要倾尽一切,甚至包括性命。他不甘心,他不认为自己会止步于此。而眼下,便是转机的关键之处。

    眼见快剑挣脱了自己手掌直逼自己心窝,孙长空右手手腕猛然一转,古风便在他的掌中回了一身,剑尖之上荡直一道如同海浪一样的虹光,刚好将吞佛挡在身外。

    “盯!”

    别看古风剑看似寻常,但剑身却是用天外神铁锻造而成,用手轻弹,可以发出悦耳的金属声。声音之长,似乎可以钻入到人的身体之中,刺入心房,感觉十分奇妙。

    而就算是冷面煞星的无欲似乎也禁不住其中的诱惑,因此而分神半瞬。他却没有料到,古风剑在成功拦下他的剑招之后并未停下,而是接着又旋转了一圈,刚好斫在他握剑的手腕之上。一道血光飞过,吞佛剑已经应声落地,而无欲也和他手腕道别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